第40章 第40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40章

    郑大乃乃院子里,罗婶和罗长树媳妇都过来帮忙做晚饭, 替郑大乃乃和进山里的袁珊珊招待袁卫国, 郑永祥与他有共同语言,也留在这里作陪, 这两家的男人自然也只能过来一起吃饭了, 家里没人做饭。

    郑永祥不太了解从未见过面只在双亲口中提到过的袁珊珊同志,但凭听到的信息已足够让他敬佩这位女知青了,能一人上山赤手空拳打死两只野猪, 换了他,不借助工具可也未必能做到,但他看得出袁卫国这做兄长的担忧妹妹和弟弟, 在一旁劝道:“天黑之后他们肯定找地方过夜了, 这时候我们进山也不方便, 不如等明天天一亮,我陪袁同志亲自走一趟, 这山里我比你熟悉?!?br />
    天黑看不清,不知道进山的人走的是哪一条。

    袁卫国只能压下心里的担惊受怕, 努力让别人看不出来:“我明白郑同志的意思, 倒连累你们跟我一起担心,等他们回来,我要好好批评教育他们?!迸Π诔鲎龃蟾绲耐侠?。

    “别, 可别, 小袁姐弟俩都是好孩子, 小袁也从来不是鲁莽的人?!敝3S腥刺嬖荷核灯鸷没袄? 就凭今天革委会的人过来只搜到两块熏R,就足以说明她是个很谨慎的人了,换了他们,有这能耐可不会嫌家里R太多的。

    罗长树跟着一起点头,相比郑常有,他就更欣赏袁珊珊了。

    袁卫国心里偷偷得意了下,妹子来坡头村没几个月的时间,却让大队长和支书都帮忙说好话,可见妹子有多得人心,当然嘴上还要谦虚几句。

    郑永祥却看得笑起来,他也有些好奇了,到底什么样的姑娘,让自家爸妈还有罗叔一致夸奖,特别是郑大乃乃也很护着她,他对城里的姑娘和下乡的女知青,印象也多停留在比较娇气上面。

    罗婶出来正要招呼大家一起吃饭,袁卫国忽然耳朵一动:“山那边有动静?!苯幼偶依锕纷泳徒辛似鹄?,并向外冲去。

    郑大乃乃听到狗子的动静出来一看,诧异道:“这是小袁他们回来了?咋这会儿就回来了?”家里面最不担心山里安全的就属年纪最大的她了,她知道有袁珊珊在,肯定好着呢。

    袁卫国坐不住了,真的这时候下山了?早回来也是担心,不会是山里出了什么事,才会不顾天色就赶下山来吧。

    “我去看看?!彼底啪痛蟛搅餍堑赝庾呷?,郑永祥也忙跟上去,反倒郑大乃乃只是走到门口站在那里等着。

    这只被袁卫彬和郑学军联手取名“大黄”的狗子边跑边叫,虽然现在长大了许多,不再是条小狗,可刚抱回来取名的时候,这两少年就坚定地认为,小狗很快会长成大狗,叫小黄太不适合了,如今它总算不负两少年的期待,有了那么点“大黄”的迹象。

    一听到狗子叫声,落在中后段的两少年,突然就来了精神,跑到了前面:“是大黄,姐,大黄来接我们了?!?br />
    袁珊珊笑看了眼院子方向,看到后面他们大哥跟出来了:“前面就到家了,晚上就在我们这儿凑和吃一顿吧?!闭馐歉渌怂档?。

    “没问题,听你的安排?!逼渌嗣灰饧?。

    狗子跑到这边,无视了袁卫彬和郑学军,先到袁珊珊身边绕了一圈,摇头摆尾好不快活的样子,袁珊珊轻轻踢了一脚后才给面子地到了两少年那边,好在他们早习惯了,一点不失落,虽然才离开一天,却像跟狗子分开了好长时间似的。

    “有人过来了?!?br />
    “珊珊,彬彬,是你们回来了吗?听到了就回大哥一声!”袁卫国的声音先传了过来。

    大哥?!袁卫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抬头看向他姐,真是大哥的声音?大哥来了?

    许言森原本好笑地看着两少年跟狗子玩在一起,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也诧异极了,袁卫国怎会出现在这儿?感情他啥也没通知搞个突然袭击,想给他们一个惊喜?不过看看他们这一边人的情形,这惊喜确够惊的,喜,自然也有,可也有那么一瞬间,许言森心里闪过一抹心虚,但与好兄弟久别重逢的惊喜很快将之压了下去。

    “卫国,真的是你?你人过来了,怎没先通知一声?你什么时候到的?”许言森快步冲出去,迎到袁卫国,激动地一拳头砸上他肩膀上。

    “好你个许言森,先通知你?先通知了你我能知道你一声不响地把我妹妹弟弟拐到山上去?”袁卫国不客气的同样一拳头砸过去,那力道让许言森下一刻脸上就抽搐起来,袁卫国你个滚犊子的,难怪搞突然袭击啊。

    给了许言森一记后,袁卫国就赶紧看向自己妹妹弟弟,尽管有几年没见面了,可第一眼便能将他们认出来,都长高了,长大了,声音有些沙哑:“珊珊,彬彬……你们山上没事吧?言森有没有照顾好你们?你们跟大哥说实话,大哥回头揍他去!”

    “噗!哈哈……”

    姚海波先受不住地喷笑起来,揉着肚子蹲了下去,许言森跟袁家大哥感情深是深,可有妹妹弟弟在,那绝对给扔到了后面去,他一点不同情许言森,更别说袁大哥知道这家伙打的主意的话,那可不是一顿揍能解决的。

    “噗,咳咳……”其他人没姚海波这么夸张,可一个个握拳抵在嘴边,不是转向两边就是看天看地,啊,今晚天上的星星真亮啊,他们同样不同情许言森这家伙。

    袁卫彬刚要高兴地奔过去,真的是大哥哎,可接下来大哥的话让他的脚步刹住了,脸上兴奋的表情也扭曲了一下,这里就属他最有良心,跑到大哥身边先义正辞严地申明:“大哥,许大哥很好的,许大哥帮了我和姐好多,真的!”

    又响起好几个咳嗽声,哎哟,袁家兄妹三个,真是各具特色。

    你个傻小子!袁卫国在心里给弟弟下了句评语,表面却不显露,用力按了按弟弟脑袋:“嗯,长高了不少,哥快认不出来了,”又拍拍肩膀,鼓励道,“不错!”

    袁卫彬顿时将他的许大哥抛在一边了,嘿嘿直乐。

    “哥,”袁珊珊同情地看了眼有些眦牙咧嘴的许言森,知道她哥给的一拳力道不轻,不过她不会说什么的,“你是请到探亲假过来的?什么时候到的?晚饭吃了没有?这位……是哥你的战友?”她看了看后面落后几步的郑永祥,同样的一身军装。

    袁卫国看妹妹没有受伤的痕迹,提着的心才放下,同时越发满意自家妹子出落得比以前更出挑了,接着心里一紧,这样出挑的妹子得要看好了,可别被哪个混小子给骗了去。

    女大十八变,他袁卫国的妹妹当然是越长越好看了,袁卫国心里骄傲地想,转身介绍道:“这是郑永祥同志,不是哥的战友,是本村人,正好碰上了也回来探亲的?!?br />
    “祥子哥!”罗晓桐这才将郑永祥认出来,从后面跑上来,真的是祥子哥。

    原来这就是罗婶的小儿子,袁珊珊不止一回听到罗婶以及村里其他人念叨起这一位,确实比起罗婶的大儿子要出色得多,军队,那是个锻炼人的好地方:“原来是郑二哥,常听罗婶提起?!?br />
    知青里倒也几人还记得这一位,毕竟他们来坡头村C队的时候,郑永祥还没进部队,只是天暗加上在部队里的锻炼,气质上有些变化,一下子没认出来。

    别说这些人了,郑永祥自己都有些晕头转向,跟袁卫国站在一起的娇滴滴的姑娘,真的是他亲妈亲爹口中提到的能拳打野猪手劈砖块的女知青?之前脑子里幻想出来的孔武有力的女汉子形象,迅速坍塌了。

    之前郑大乃乃那边事情结束,母子俩一起回家,罗婶见着小儿子高兴,逮着念叨了好多事情,甚至没藏住话,将想撮合他和袁珊珊的事情都说了,郑永祥当场就打了个寒颤,这是他亲妈吗?

    好在后来罗婶嫌弃地看了小儿子一眼,说袁珊珊各方面条件太好,虽说眼下出身差点,可往后指不定怎样呢,所以觉得小儿子有点配不上人家姑娘,因此就打消了这念头,郑永祥再度觉得,这真的是他亲妈?

    他当时不知该庆幸亲妈的放弃,还是不高兴亲妈的嫌弃了,好在身为儿子,了解亲妈的性情,庆幸的成分还是占了大半。

    可现在一见到他亲妈口中的姑娘,这心情,甭提多复杂了,难怪他亲妈嫌弃自己儿子觉得配不上。

    “晓桐啊,”郑永祥看向跑自己面前的罗晓桐,听罗叔说了晓桐也跟着上山了,微笑道,“都大姑娘了,祥子哥也快认不出来了?!闭馐谴蛐〕R黄鹜娴拿妹?,关系自然亲近。

    又冲袁珊珊点点头:“小袁妹子,我回来后就一直听我妈念叨小袁妹子,本以为明天才能见到,你们这会儿肯定还没吃上吧,先到院子里凑和吃点,让我妈再下厨煮些饭出来?!?br />
    “对,走吧,大家都是我妹妹弟弟的朋友,不是外人?!痹拦菜?。

    “好,那就听袁大哥的?!?br />
    赵洪军和孟佳华都认识郑永祥,回院子路上就说上了话,郑永祥对他们印象也比较深,他们算最早一批来坡头村C队的,当时他也好奇地跟着围观了,后面来的印象便浅了些。

    几年后再相见,知青还是原来的知青,原来的山村小子如今已成了部队里的有为青年,这其间的落差让人唏嘘。

    回来后大家解释了一下为何会没过夜赶回来的原因,袁珊珊也只说突然有些心神不宁,觉得家里出事了,在见到大哥的时候她也只以为是大哥到了,家里狗子因为有陌生人才焦躁不安,可等郑常有与罗长树将下午发生的情况说了一遍,大家才惊愕不已。

    “原来小袁的感觉没出错,竟然真的出事了!”姚海波第一个叫嚷起来,“妈了个巴子的,我就知道那两个人不是好东西,特别是那个姓戴的!”

    苏凤林第二次出声:“我就说王春丽那死丫头不会死心的吧,果然,居然趁着我们都不在,她自己一人去告发了,这心肠也太毒了吧!”

    她的表情有些洋洋得意,果然被她说中了,这表情落在坡头村其他知青眼里,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现在是得意的时候吗?再说她这也不过是马后炮。

    赵洪军和孟佳华他们不知说什么好,这事与他们也有点关系吧,毕竟王春丽是他们知青院里的知青,这幸好没揪出什么证据,否则他们都没脸在这儿待下去了。

    特别是刘志诚,因为与戴永庆是同一届的知青,所以平时接触比同院里其他知青要多点,也知道戴永庆想出人投地,想得到上面看重,能找到机会离开这儿,可没想到他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检举告发同届还是同城的知青,他难道会不知道一旦罪名定下来,袁珊珊一个姑娘家一辈子给毁了吗?

    那些被抓进革委会的女同志……刘志诚想到这儿不由地打了个寒颤,戴永庆为了出人投地已经不择手段了吗?他第一次意识到身边人的可怕。

    其实这四邻八乡的,想要抓个罪名,有多少人能真正身家清白的,就像这野物,他们今天还不是带了一堆回来,要是被革委会的红卫兵给撞上,他们一个也逃不脱偷猎集体财产的罪名吧,戴永庆会不知道这样的情况?所以这样的人更加可怕!

    袁珊珊也没想到这两人会走到这一步,也知道这其中戴永庆起的作用比王春丽大,凭王春丽一人做不到这种程度,单去公社里县里她找不到能发挥作用的人,就不知戴永庆从哪里知道这些跟许言森背后的人不是一条路子上的人了。

    她最初不愿意将R放家里,是担心遭贼,他们白日都出去工上,就留郑大乃乃一人在家,如果这时候有贼进家,发生冲突的话郑大乃乃这年纪可经不住,她可不想因为想吃点R而给郑大乃乃带来危险,没想到那么远,结果现在现实告诉她,千万不要看轻一些人的下限,以后做事需要更加谨慎一些,否则会连累身边的人。

    许言森搓了把脸:“这事我……”

    袁珊珊摇摇头,谁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事都预料到了:“这和许大哥你没有关系,就是给队里的领导添麻烦了,让你们跟着担惊受怕,我们以后会更加注意的,”袁珊珊给郑常有和罗长树道了歉,“现在知青院里人回来了吗?”

    罗婶“呸”了一口:“那姑娘估计心虚着呢,人一直不见回来,哼,我看她还有什么脸进咱们坡头村!”把革委会的人招进村子里,会招大部分村里人恨的,知道革委会的那些家伙专门是做什么的,普通的老百姓对他们都没什么好感。

    袁珊珊笑了笑:“我先帮着一起做晚饭吧,有什么话休息一晚明天再说?!?br />
    “我们一起帮忙吧,这些R,全部做了分了吧,别留着了?!泵霞鸦?,可别再招人眼举报什么的,想到王春丽做的事,他们心里也拔凉拔凉的。

    “做吧,做吧?!绷辗锪忠怖绦渥幼急赴锩?,没有舍不得地想留点起来。

    女人进厨房忙碌了,男人留院子里说话,袁卫国伸手往许言森肩上一搭,将人往外推:“走,我们出去抽根烟说会儿话?!?br />
    许言森苦笑了下,没有反对的想法。

    姚海波和一同过来的济口村的两位男知青,对许言森投了个同情的目光,姚海波还知道得清楚一点,上面的人应该关照过了,成分的影响也解决了,可革委会的人依旧突然跑到这儿来,袁大哥肯定要跟许言森算算账了,这可差点让小袁妹子进革委会。

    郑永祥也知道了这位男知青许同志与袁家兄妹间的关系,看了眼两人的背影,这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袁卫彬这个小叛徒,觉得其他人表情有点问题,转身就跟他姐打小报告了,许大哥让大哥叫出去了,不会大哥真要揍许大哥吧?许大哥肯定打不过大哥的。

    心情正有点糟糕的孟佳华他们,突然被小彬弟弟来了这么一出,忍不住喷笑了起来,哎哟,小彬弟弟怎这么可爱呢。

    “别瞎说,大哥和许大哥之间的感情好着呢,长时间没见面,当然有好多话要说?!痹荷嚎扌Σ坏玫匕讶烁铣鋈?。

    袁卫国一点不知道自己亲弟弟卖亲哥的行为,把许言森拉到离院子老远的地方,做什么举动也不会被院子里听到,许言森因为一些不可言说的心思,一点没折腾,任由袁卫国带着。

    袁卫国把人带出来了,可又一下子不知道要怪责他什么,下午的情况,他清楚不能完全怪罪到许言森头上,虽然许言森找了人罩着这边,可上面也不是一块铁板一个声音,总有不对付的人想抓另一边的把柄,所以这样的意外真的不能推到某个人身上。

    见袁卫国郁闷得不想说话,许言森先主动承认错误:“这次是我大意了,等明天我去找人问问,看问题出在哪里,据我所知,今天来的那位蒋胜利,只不过担了个副主任的头衔,这人就是个墙头草,关键要看他后面是谁指挥的。幸好珊珊自己够谨慎,也幸好你和郑永祥赶来的时间太巧了,否则……”现在想起来还阵阵后怕。

    袁卫国掏了根烟递过去,两人蹲在地上,点了烟一起抽起来,袁卫国眉头拧得能夹苍蝇,这事与其说迁怒许言森,不如说他更气愤自己,照顾妹妹弟弟明明该是他的责任,可却让他们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受欺负,心里窝着股火,恨不得去将那革委会给打砸了。

    狠狠抽了口烟说:“明天我跟你一起去,认认门,我那边影响不大,虽然现在因为成分的关系不会让我有晋升的机会,可也不会把我弄下去,毕竟这些年我做出的成绩也是不能抹杀的,部队跟地方上到底还是有些不同的?!?br />
    他这是家里出事后早在部队里扎稳了脚跟,否则影响还难说,就像现在新征兵入伍的,成分一关就把人卡死了,所以他现在在部队里的身份还是有些效用的。

    “也好,”许言森知道他这兄弟比自己有拼劲,部队那地方正是可以让他发挥的地方,他也想拼,但现实环境让他什么也做不了,“卫国,这次还是算我欠你和珊珊他们的?!?br />
    如果真让他们搜出野味来呢?那就是有袁卫国这个大哥还有大队干部在,他们也无力阻止什么,是他这段日子过得太得意,不够谨慎了,这次也是给他的一个深刻教训,以后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否则他自己先饶不过自己。

    袁卫国拍拍许言森的肩,兄弟之间,一切尽在不言中。

    不过,袁卫国将烟头掐灭,站起来把许言森拉起头,一拳就砸上他的肚子了。

    “呃……”许言森痛得弯下腰,这混蛋,连声招呼也不打一下,他还以为这一关过了呢,他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愤怒地指着这混蛋。

    “看看你这副弱不禁风样,越混越倒回去了啊,行啊,胆子够大啊,把珊珊和彬彬交给你看着,你这混蛋敢将他们带进山里,还打算一夜不回!来,站起来,咱兄弟多年不见,再来过两招?!痹拦遄判硌陨粜频?。

    妈的!许言森心里爆粗口,缓过一节后,总算能直起腰来了:“行啊你袁卫国,说多年不见,有你这样一见面就揍兄弟的吗?我弱不禁风?我看你在部队里混成五三大粗的浑人了,来就来,谁怕谁?”

    话说出去的时候,拳头已抢着偷袭过去了,好歹也待在农村里种了几年的地,这手上的力气比没下乡的时候大得多了,他就不信揍不到这浑人。

    “砰砰砰?。?!”

    两人在远离院子的地方,你一拳我一脚地打起来了,袁珊珊无意中探出精神力扫了一下,结果就看到这一幕,这……是好兄弟交流感情的表达方式?哈,够与众不同的。

    不过她相信这两人是真的感情好,所以才肆无忌惮,可从没见许言森在其他人面前流露过这样气急败坏毫无形象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