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41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41章

    等袁卫国和许言森再回院子的时候, 衣服整齐, 脸上干干净净的, 起初除了袁珊珊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外面动了手, 不过过后许言森在帮忙端菜和吃饭过程中, 因为动作幅度过大拉动了身上的伤, 表情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让熟悉他的人猜出了些什么, 纷纷报以微妙的表情。

    袁卫国下手也不是没有分寸的, 打人不能打脸啊, 专挑看不见的地方,不过袁卫国暗暗揉了揉自己身上挨到拳头的地方,嘴角轻微抽搐了一下,没想到许言森这小白脸这几年混得力气也见长,虽说自己揍他三拳不一定挨到一拳, 可挨到的一下子也绝不轻松。

    可他不仅没表露出来, 还在许言森看过来时,朝他抖了抖眉毛得意一笑,跟他相比, 许言森不是弱不禁风又是什么?要不是他让着点, 这家伙能揍到自己?

    许言森黑线无比,这家伙下手竟如此狠, 在部队那地方待得越来越黑了。

    这顿晚饭虽然吃得晚了点, 但从山里带回来不少好东西, 所以菜色非常丰富, 大家也放开肚皮吃。剩下的野物清理干净后,也让袁珊珊放了大料丢锅里焖上了,等回去的时候捞出来带上,这天气放着也能吃上好几天。

    饭桌上说起为袁珊珊上报表彰的事,袁珊珊自己也十分意外,野猪是她自己特意留下一头的,现在经过郑大乃乃和大队里的口,就变成了大队里奖励自己的,这……说实话她还是有些不习惯这年头的思维方式:“这表彰的事非要进行吗?”

    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毕竟初心可纯粹是为满足口腹之欲,没那么高尚的。

    “这有什么,说出去的话咋能不算数,否则以后上面的人可不会将我们下面的大队干部当回事,罗大哥你说是吧?!甭奚艨刹痪醯糜惺裁次侍?。

    罗长树点点头说:“不错,今天的话都放出去了,可没有收回来的道理,否则他们会当我们糊弄他们。小袁不用觉得受不起,要不是你,那两头野猪什么时候会冲下山也不知道,再说接下来公社里为了让我们这些山村里的百姓过个安稳的冬日,会组织一些村民跟民兵连一起进山,清理外围对村子有危险的野兽,小袁你给我们村子当个领队人?!?br />
    “这……”袁卫国一听可急了,怎还让自己妹子带人上山打猎?

    袁珊珊却一口应了下来:“这是应该的,我现在是坡头村一份子,支书你就是不叫上我,我也会积极报名争取的?!?br />
    “哈哈,这就好,有你带着我们也能放心些。袁同志啊,你可别急,你这妹子本事大着呢,不信你问问今天跟着进山的这些人?!甭蕹な餍Φ?,伸手指了一圈今天一起上山的人。

    赵洪军他们纷纷附和,讲袁珊珊怎样靠掷石子S中野物的,还讲到当初两只大野猪的惨状,许言森好笑地看了眼袁卫国,看吧,这人对珊珊的本事所知也不多呢,他以前也参加过,今年肯定更要参加,可以和珊珊一起行动,到那时候这家伙肯定回部队去了。

    郑永祥没发表意见,因为他看到了带回来的猎物上的伤口,就跟这些人讲的一样,靠石子一击毙命,他在部队里都没碰到过这样厉害的石子神S手,再加上她能将两百斤的野猪搬动起来,这山里,能威胁到她的真的不多,当然袁卫国爱护妹妹的心情也能理解。

    晚饭后,帮着一起收拾好后,大家便散了,除了许言森留下,济口村的另三个知青跟着赵洪军他们走了,今晚就在坡头村过一晚,明天再回。现在有袁卫国在,许言森留在这里过夜不会引出任何闲话。

    袁卫彬虽然也想跟大哥挤一张床说话,可还是懂事地将机会留给了许大哥,收拾了一些东西搬到郑学军房里,这几天跟他挤一块儿了,两人不是没干过这样的事,有时候一起学习得晚了些,郑学军就留袁卫彬房间里了。

    两小收拾房间,许言森在厨房里烧水用来洗漱,袁卫国把妹妹单独叫到院子里,他到现在不少事还一头雾水,在别人面前却不能问出来。

    袁珊珊就知道,在袁父和袁大哥面前,这一关都要过的。

    不过这回在袁卫国面前,袁珊珊理直气壮地说:“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这事咱爸早知道的,你要问什么就去问咱爸吧,对了,哥,你这次有几天的假?有没有时间去看看咱爸?”

    袁卫国能将许言森噎得说不出话来,可到了自己妹子面前却颠了个倒,一句话就将他肚子里所有疑问给终结了,这天还能不能好好地聊下去了?听听这语气,感情他们都知道,就瞒着他一个?袁卫国心里有些委曲,好像自己离家太久,被一家子给隔离开了。

    又是摸口袋想抽烟,又是挠脑袋,在院子里转圈,最后只能泄气,这是他亲妹子,他还能咋样?虽然现在变得有些不一样,可在他看来,这还是他那需要兄长挡在前面护着的娇滴滴的妹子。

    “真是败给你了,”想到珊珊寄给他的那几双亲手做的鞋子,袁卫国心里就暖暖的,鞋子寄到后,可把身边几个跟他一样的光G汉羡慕坏了,袁卫国穿起来后特嘚瑟地到他们面前晃了好几圈,“我这次能休得时间长一点,打算看过你和彬彬后,就去咱爸那里看一下,你们要不要一起去?假好请吧?”

    袁珊珊笑了起来,这是做妹妹和女儿的好处,可以撒娇,可以耍赖,有时候还可以蛮不讲理,做父亲的和兄长的,因为疼爱而不得不让步,看到袁卫国一脸“被你打败了”的无奈神情,她的眼睛笑弯成了月牙:“等我明天问一下,看公社里什么时候组织进山,只要在那之前能赶得回来,我们就一起去吧?!?br />
    “好?!痹拦残α?,嗯,反正还有时间,他可以检测一下妹子是否真有进山的能力,否则他还是要将妹子劝退回来的,荣誉要紧,可家人安全更重要。

    当天晚上,袁卫国从许言森那里知道了妹妹弟弟更加详细的情况,心里更疼妹妹了,不仅要在村里应付一些居心叵测的村民,还将一家人照顾得好好的,自从妹妹来到这里,寄到他和袁父那里的东西就不少,更别说还将弟弟带在身边照顾得仔细,看小弟脸上并没有因丰城那里的事情留下的Y影,袁卫国就知道珊珊这个长姐比他这长兄尽责多了。

    “是我对不起他们,要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形,当年就不一心一意地当兵去了,留在丰城好歹有什么事,我能在前面挡着?!痹拦奶勖米涌钙鹨患胰说牡W?。

    许言森看法却不同:“你这话就说错了,当年如果你不进部队,也许跟我一样也逃不了下乡C队的命运,对袁叔和珊珊姐弟俩更起不了多大作用了,就跟我现在一样,看着我爸妈在那边受苦,我这做儿子的能做什么?”

    他能做的跟珊珊比起来远远不及。

    要许言森说,当初卫国这条路还是走对了,军队里的环境非常适合他的性子,比起从政更适合他的发展,而且以他的脾气,即使没有下乡C队而是留在丰城里的话,碰上后来的事只怕更要糟糕,他一冲动起来砸上不论曹家还是革委会的门,那只会让事态更加恶化。

    袁卫国仔细一想,许言森所说的情况有很大的可能,代入许言森的情况想一想,他郁闷地想砸墙,可一想到隔壁住着妹子,拳头在上方挥了挥,不甘地放了下来。

    在外人面前很少吐露心声,对着昔日的兄弟却不想隐瞒:“你说我那后妈,不,现在不是后妈了,那人怎就这么心狠,不考虑我爸的感受也就罢了,可这狠心的女人连彬彬的感受也不顾及?!?br />
    时间越长他越心疼小弟,有这样的妈还不如没有,当初他爸重新组织家庭时,他虽然早已记事,对后妈没法产生多深的感情,但冲着他爸,他还是很尊重后妈的,虽说后妈不如亲妈亲,但直到他离开丰城,后妈的表现也不算太差,可哪想到这人心根本经受不住考验。

    现在划清了界限,他与珊珊可以将这女人当成陌生人看待,可彬彬却不行,走到天边去那也是他亲妈,每一回见到了便会提醒曾经伤过他的情形吧。

    许言森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他也清楚,袁卫国只是想要一个发泄的渠道。相比起其他妻离子散甚至Y阳相隔支离破碎的家庭,袁家和许家能都平安地保全下来,已属幸事

    “会好的,再等等,现在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你可别因为心急反而让袁叔为你担心。你在部队里,知道的事情应该比我们地方上小山村里更多一些?!毙硌陨蚕氪釉拦饫锪私馔饷娴拇笮问?,他再往县里跑,可有些消息总归落后了。

    两人聊得很晚才入睡,交流下来的信息加上许言森的分析,两人好歹对未来的信心增强了许多,许言森也更相信,现在就和珊珊说的一样,是黎明前的黑暗,很快就会云开日出的。

    ***

    罗婶带儿子回去后打趣儿子:“看到小袁了吧,你妈我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吧,就是晚了一步,人家小许比你更叫那啥水的?”

    “近水楼台先得月,”郑永祥帮他妈补充,心里哭笑不得,“妈你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大哥都给你生了两个孙子你还嫌清闲啊?!?br />
    “呸,这哪一样?还不是看着你年纪渐渐大了,像你哥在你这个年纪,你嫂子都进门了,你这对象还没谈上呢,你妈跟你爸能不替你心急?”罗婶没好气地横了小儿子一眼,他自己不急,光让老两口C心了。

    “这情况不是不一样么,你看袁大哥,年纪比我大得多,不一样没娶上媳妇呢?!敝S老槠炔坏靡呀拦靖岢隼?,心里对他说声对不起,“对了,还有咱村里的知青,爸你说是不是?”

    罗婶气得捶了小儿子一记,郑常有背着手进门,背对着儿子来了句:“咱家里的事都听你妈的,妇女能顶半边天,咱家里的天都是你妈顶着的?!?br />
    罗婶被逗得噗哧一乐,这爷儿俩合起伙来糊弄她呢,见他妈不再追着说娶媳妇的事,郑永祥也松了口气,他就是现在娶上媳妇,不也两地分居,跟现在也没差,还是以后再说吧。

    ***

    第二日许言森和袁卫国起了个大早,没睡多长时间,囫囵吃了早饭就骑上自行车奔镇上县里去了。

    袁珊珊很想跟着一起去看袁父,这村里的事情就不能落下了,于是去了知青院,问他们要不要今天就去山上,把野栗子和其他山货采回来。

    休息了一晚,昨天累极了的一伙人又生龙活虎起来,难得两个村子的知青凑到一齐,一致同意今天就把任务完成了,省得下回再赶过来。

    袁珊珊又叫上罗晓桐,十几个人再次去了山里,这次是直接奔任务去的,不再游玩了。

    许言森带着袁卫国到了镇上后,先到了陶大姐的家里,陶大姐的爱人目前就在公社里工作,在县里也有些背景,许言森和陶大姐的爱人最近因为野物的关系走得更近,也许能得到别人嘴里不会说出来的消息,他也担心是不是上面的人有什么变动。

    因为来得找,陶大姐的爱人项东正好还在家里,没到上班的时间。

    陶大姐开门一见是许言森,赶紧将他拉进来就问:“你跟小袁俩没事吧?昨天革委会那帮子混蛋是不是冲着小袁去的?我正想着找人带话给你问问情况呢,咦?这位同志是谁?”说了半天话才发现边上还有一人。

    项东对媳妇的大大咧咧早有认知,将两位客人请进屋坐下再说话,打发媳妇去倒茶。许言森将袁卫国身份介绍了一下,项东看得眼睛闪了闪,这样的身份让他更满意了,笑道:“看看你陶大姐急得,要是今天你再不过来,我肯定就要被她打发了亲自去找你一趟了?!?br />
    这话说得就更热情了,前后态度的变化许言森心知肚明,他和项东之间更多的是利益结合,也因为野物的关系两人现在拴一根绳上,要是他出了问题,项东也跑不掉,所以这次的事他不会怀疑到这人身上,也才会第一个到他这儿来打探。

    “项哥你太客气了,昨天要不是我回来得太晚,昨晚就该过来一趟了,省得你们也跟着担心?!毙硌陨Φ?,他用野物只不过换些粮食与生活用品,但这些野物落到项东与陶大姐手里,发挥的作用就比他大多了,有这样一个稳定的来源,项东轻易舍不得断掉。

    陶大姐端了茶出来,又端了J蛋糕,听了许言森的话说:“你跟你项哥客气啥,今天咋不把小袁也带过来一起玩?她可有日子没过来看陶大姐了,我就说我咋第一次看到小袁姐弟俩就喜欢上他们了,今天看到袁同志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大地方出来的人跟咱小地方上的就是不一样?!?br />
    “陶同志客气了?!痹拦呛训醚捞?,坐在那里腰杆挺得笔直,这也让项东看得暗暗点头,这样的人家不会一直消沉下去,等有一日再翻身,这些也是他们的人脉了。

    寒暄过后,项东便进入主题,与他们说了昨日打听到的情况,也许早料到许言森会过来,所以一早将这件事的前前后后都摸清楚了,不得不说也是个人精。其实昨日蒋胜利那帮人回来,他便得到消息,这些人白跑了一趟,什么也没得到,所以项东便也不愿意开罪许言森了。

    这件事说简单也不复杂,就因为最近一段时间,蒋胜利的小姨子在县里搭上了门路,撺掇得蒋胜利有点蠢蠢欲动,想将头上的“副”字给去掉,这最紧要的就是立功拿表现了,正好撞上戴永庆送过来的把柄,觉得自我聪明了一回,只要把事情办实了,小姨子那边的人再护着,几个知青还能翻了天去?

    真那么能耐,还能被打发到他们这穷山村里?

    好不容易壮了回贼胆,却在看到袁卫国与郑永祥时立即怂了,嚣张而去,灰溜溜地跑了回来,据说蒋胜利把告发的知青叫过去狠骂了一顿。

    “县里?可知县里是哪一位?”许言森问,如果只是蒋胜利自己一人拿的主意还好说,如果是县里人的授意,那就麻烦多了。

    项东坦承道:“昨天刚想法子从姓蒋的怂货手下那边打听到这事,还没来及问县里是那条路子,不过小许你肯定有办法,之前我听说了,县里新调来一位领导,说不定有点关系?!?br />
    许言森还真不知道这事,看来真是自己疏忽大意了,马上说:“那我们赶紧去县里一趟,看看什么情况,多谢项哥为我们打听到这么些事,等风声过了我们再过来找陶大姐和项哥?!?br />
    “好说,有什么事让你陶大姐带句话给我就是?!毕疃呛堑厮?。

    “多谢项同志和陶同志,我妹妹和弟弟有劳你们平时照顾了!”袁卫国郑重道谢。

    “这么快就走了,哎,你们这些男人也真是……”陶大姐一边抱怨数落,一边与她爱人将两人送出门,回头就嗔了她爱人一眼,她一直知道自己男人这肚子里长了好几个心眼。

    项东摸摸鼻子,知道自家媳妇对生得好看的男人会另眼相看,好在这心还是在自己身上的,否则真冤?。骸跋备灸惴判陌?,这两人都是聪明人,不比你男人我笨,将来说不定还有我求着他们的时候呢,所以能办到的事我当然会替他们办了,就是眼下,小许送过来的东西我们也得了实惠的?!?br />
    “你说真的?”陶大姐对那些野物怎么处理向来不管的,但听项东说过,明年可能职位会往上动一动,虽然他们家在镇上算条件不错的,可谁会嫌弃变得更好的,“可将来就是有机会,他们不是回丰城么?!?br />
    项东笑笑,凭许言森在这边县里就有人罩着,说明背后的人可不止丰城那明面上的,他听说了一些小道消息,不过目前不知真假,所以连媳妇也没告诉,只是透露点风声,跟这样的人往来,将来说不定真能搭上一条路。

    ***

    昨天和戴永庆一起举报了坡头村知青袁珊珊后,王春丽整个人就处于一种非??悍艿淖刺?,她真想跟着革委会的人一起回去,亲眼看着他们把证据搜出来。袁珊珊带着人上山了,她相信剩下的郑大乃乃一人,就算明知有革委会的人上门了,也来不及将家里的东西藏起来。

    所以这回袁珊珊肯定逃不掉了,她很快就可以看到袁珊珊当着整个公社人的面挨批,接下来那些人就该知道,从来错的都是袁珊珊这个反动分子,她王春丽从来没错,凭什么一个个将她孤立起来。

    这些知青中,只有戴永庆才是最了解她的,只有戴永庆才跟她有共同语言,他们也有着同样的革命志向。

    好歹吃过几回苦头,知道不能就这样回坡头村去,她知道坡头村大部分人都被那贱人蛊惑了,只要过了今日,那些人就会知道那贱人的真面目。

    两人一直在镇上等着,等到革委会的人回来,不用王春丽催促,戴永庆就赶紧去问情况了,结果挨了蒋胜利好一顿骂,丢了他一堆罪名,什么破坏群众团结,投机主义要不得,喷了戴永庆一脸唾沫星子,他才明白过来,结果跟他们想像的完全不一样,革委会的这些人空手而归,并没有抓到私藏集财产偷猎集体财产的证据。

    蒋胜利把一路上积累起来的怒气全发泄到戴永庆头上了,把自诩进步知识青年的戴永庆气得差点憋过气,这些人以前不是向来打砸一通,没罪名的也能给按上罪名的吗?这一回怎就怂了?他也是知道这些人得罪不起,所以才没当场翻脸骂回去。

    回去后戴永庆则把王春丽一通怪,怪她提供了错误消息,没将事情具体打听清楚,误导了他。

20选5河北开奖 www.do-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