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42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42章

    出师不利, 戴永庆与王春丽只能离开秦石镇, 在半路上分开, 返回各村,路上两人就没交流几句。

    戴永庆觉得是王春丽办事不力, 大好的机会白白浪费掉了, 下次革委会的人可未必会听他的了,那些人并不好打交道。

    王春丽可不觉得自己有错, 以己度人,如果自己有袁珊珊那样的能力,会不常常往家里带R?况且她听郑嫂子说过, 那家里R都吃不完, 可以拿来送人, 所以认定了, 只要出其不意地进去搜, 肯定能搜出证据, 可现在没找到证据, 肯定又是大队里包庇了, 通风报信将证据转移了!

    两人丝毫没想到,蒋胜利会将两人的名字交出去, 所以王春丽毫无心理负担地回到坡头村, 看到路边两个晒太阳说话的老太太, 摆出笑脸叫人, 岂料两个老太太一抬头看到是她, 脸色马上沉了下来, 站起来朝她的方向呸了一口,拎起马扎转身就走。

    王春丽惊怒无比,她以为伸手不打笑脸人,可没想到这些农村老太太这么没素质。

    更让她震怒的还在后面,老太太还没走远,又有两个小孩跑出来,抓了一把泥巴朝她砸来,并叫:“坏人!你是坏人!打倒坏蛋!解放军打倒坏蛋喽!”

    王春丽躲了,可仍有两团泥巴砸到她身上了,气得她要破口大骂,逮住小孩找他们大人去,可小孩一看她要追过来,马上一溜烟跑没影了,她连是哪家的孩子都没认出来,气得呕血。

    这两桩事让她对坡头村的村民印象更糟糕了,接下来闷头赶路,不跟这种没素质没文化的农民客气了,所以并没有发觉大部分村民对她的态度发生的变化,不是冲她指指点点,就是朝她吐了一口。

    直到她进了知青院关上门,看到她回来的村民才议论纷纷。

    “这姑娘咋还有脸回咱坡头村呢,这样的人才应该抓起来改造去!”

    “看上去体体面面的小姑娘,没想到却一肚子的坏水,这样的姑娘可不能娶回去当媳妇,否则就是一搅家精,别想有安稳日子过了?!?br />
    ……

    罗婶听人说王春丽跟没事人一样又回村了,跟她儿子说:“要我说啊,这姑娘肯定还不知道自己干的好事,已经被全村人知道了,祥子我跟你说啊,以后找媳妇千万不能找这样的,否则别怪妈不让你们进门……”

    啪啦啪啦说了一大通,郑永祥无力扶额:又来了。

    袁珊珊一行下午就从山上下来了,一个个满载而归,一路说笑,都将昨天的事情抛脑后了,直到山下有婶子告诉他们王春丽回来了,这些人才回到现实里来,不过大好心情也没被破坏太多。

    “小袁,你回去吧,我们也回知青院了,剩下时间陪陪你哥,好不容易才有探亲假过来看你们姐弟?!?br />
    姚海波三人也先跟着赵洪军他们回这边的知青院,许言森人不在,他也没那么厚脸皮去袁珊珊那边蹭吃蹭喝。

    孟佳华他们都很高兴,这次收获比以往大,带回来的山货虽不能当主食吃,但平时当个零嘴却是很好的东西,还能收拾干净了给家人寄回去,城里想吃到这些山货还得另找门路,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

    苏凤林乐滋滋的:“还是小袁有办法,看这回采的黑木耳,量大不说,也比以前的好,没小袁带路我们哪里找得对地方,等晒干了我给我爸妈寄回去,让我哥嫂子他们看看,咱这里的日子过得也不差。哎呀,不过一想到院子里那贱人这心情就坏了,你们等着,看我这回怎么替小袁收拾她!”

    孟佳华和唐芸互望了一眼,哭笑不得,苏凤林这是典型的有奶便是娘,不过唐芸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甚至还想在后面煽风点火,巴不得苏凤林越闹越凶:“我们这筐里的也算是集体财产吧,我们要不要上交?”

    “什么?!”苏凤林炸了,“她敢!”气势汹汹地往知青院跑去。

    “你啊,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孟佳华无语,“没你这句话,凤林她也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br />
    唐芸得意地一挑眉,一点不觉得自己有做错,她可没忘记苏凤林做的那些好事,她这人记仇。

    苏凤林冲进院子,把背的筐放开就尖声叫起来:“王春丽你个贱人,你给我滚出来!”并跑去她房前把门板拍得“砰砰”响。

    “你叫什么?我又哪儿惹着你这大小姐了?”王春丽肚子里也窝着火,刚躺床上眯了会儿就被苏凤林这大嘴巴给吵醒了,头都痛了,不得不爬起来打开门骂回去。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将当事人王春丽震懵了,也把刚踏进院门的男知青震住了,这院门还要不要踏进去?他们以为只是吵吵嘴,可没想到苏凤林、彪悍得上来就动手,可让他们去帮王春丽?又办不到,所以不如眼不见为净?

    唐芸则十分兴奋地看着,她就知道,她说出来的那句话起到了激化作用,涉及到自身利益,苏凤林肯定要炸,果然,要打起来了。

    孟佳华头疼,让她一个老大姐带着这几个问题女知青,她都要折寿了,一个个的能不能懂点事?难怪小袁一早就抽身离开了,实在太明智了。

    “啊——你打我?你苏凤林是什么东西敢打我?”王春丽尖叫起来。

    “啪!”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甩上另一边脸颊,苏凤林打得理直气壮,“我就打了咋啦?你个贱人敢做不敢当?不是你把那帮子红卫兵招进村的还会是谁?哦,我知道了,还有你那J夫姓戴的,你们一对狗男女做的好事,哈!可你没想到吧,革委会的人过来什么也没搜到,咱村里还要给小袁上报表彰呢,让你举报去,让你偷J不成反蚀把米!”

    什么?王春丽一时间顾不得苏凤林话里的栽赃污蔑,她心虚了一下,特别大声地辩解道:“谁说我举报的?那么多眼睛都看着呢?!?br />
    “哈!”苏凤林笑得夸张之极,笑死她了,“还想抵赖?革委会的人都把你跟姓戴的名字供出来了,哈哈,敢做不敢当了?你王春丽不是积极分子吗?原来也是个怂货!”

    王春丽这下彻底懵了,不可能的!革委会的人怎可能将他们交待出来?可看了一眼其他人不是回避就是愤怒的神色,她顿时两眼发黑,难怪刚进村的时候那些人不是呸她就是扔她泥巴,原来他们都知道了,可她有什么错?

    “就是我去检举的又怎样?犯错的人又不是我,你们一个个站在反动分子那一边包庇她,你们这是自甘堕落!你们是共犯!”王春丽竭力争辩。

    “哈!”苏凤林把自己的筐拖过来,把上面盖的叶子掀开,“看,我们都侵占集体财产了,你去告啊,我等着你把我们这一群人都告了,看我苏凤林弄不弄死你!”

    躲到门外的男知青更把自己的身影缩了缩,这要闹到什么时候才能吵完?爬了一天的山很累的好不好。

    许言森和袁卫国下晚骑自行车回来的时候,被躲出来的姚海波拦下来:“你们可终于回来了,早知道我跟你们一块躲出去了,”不用许言森追问,他自己就全部说出来了,“那院子里打起来了,就是这边姓苏的女知青跟那个告密的打起来了,你说我们外村的知青,又是男同志,想去拦架也不能?!?br />
    好在后来来了好几位婶子,才把打成一团的两人拉开来,他偷瞄了两眼,发现地上竟有好几团头发,都要产生心理恐惧了,力气没男同志大,可打起架来一点不输男同志,这点城里乡下好像没多大区别。

    “珊珊没在吧?”许言森第一个关心的便是袁珊珊有没有牵扯进去。

    “对,珊珊呢?”袁卫国紧跟其上。

    姚海波用“你竟是这样的见色忘兄弟的人”的目光瞪许言森,感情他说了半天,这家伙就只关心袁家妹子一个?瞄了瞄一旁的袁卫国,到底很有义气地没给兄弟捅出来,磨了磨牙说:“没有,小袁妹子在家忙着呢,她要来我们也会拦着的?!?br />
    许言森和袁卫国一起松了口气,异口同声道:“那就好?!苯幼旁拦聪蛐硌陨?,“你要不要过去看看?我先回珊珊那边?!?br />
    “一起回吧,这事我C不上手?!币檬忠膊皇堑泵嬷饰?,这事他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

    说完,他和袁卫国一起蹬着自行车又骑远了,留下姚海波一人站在那里傻眼,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这两人也走得太干脆了吧,果然没他这般有兄弟义气,两人是不是忘了,两辆自行车里,有一辆是他借来的,就等着自行车回来,他好骑着回济口村去。

    袁珊珊回家后便和郑大乃乃及两小忙开了,将筐里背回来的山货摊开来晾干,虽说袁卫彬背不动太多份量,可袁珊珊一人抵两人都不止,所以份量足足的,等许言森和袁卫国回来的时候,他们才刚忙完。

    “咦?这时候还有山核桃?”袁卫国捡了一个捏开来,将核桃R丢嘴里。

    “嗯,就是过了时间没多少了,之前我摘了不少回来,哥你回去的时候多带点?!彼恢蓖嚼锱?,也不是光弄R,各种山货也陆续采了不少,大部分都放在山里,就是带回来的也足够一家人吃的了,这些山货晒干了都让她和郑大乃乃藏地窑里了。

    “给咱爸多带点就行了,我那里不用?!痹拦⒉磺宄米涌谥械摹安簧佟笔嵌嗌俜萘?。

    袁珊珊看了眼她哥,没继续说,等她哥离开的时候直接拿出来给他就是了,到那时候还能拒绝?

    天黑后许言森也没离开,借来的自行车让姚海波骑回去了,等一起吃了晚饭,袁卫国才奇怪道:“言森,你不回去?不要上工了?”

    许言森淡定地说:“难得你来,我陪陪你,明天一早回去不会晚?!?br />
    袁卫国欣慰地拍拍他的肩,好兄弟。

    袁珊珊去问了公社里组织进山的时间,还来得及一起去趟青祁农场,所以晚饭后便收拾行装准备早点出发,秋忙已经结束,队里给假也很大方,当然这也因为袁珊珊平时上工时完成的工作量不比一个成年壮劳力少。

    袁卫国和许言森出去散了会步,回来时听到厨房里有闷响声,点了煤油灯,不知在做什么。

    “珊珊你们在干什么?这是砸什么呢?”两人走进去看到袁珊珊拿了木G在敲什么,两少年在边上看得起劲。

    “哥,许大哥,家里不是山核桃多么,咱爸也不是多爱吃零食的人,我就想着做点油炒面,平时肚子饿了可以冲点吃吃,又有营养?!彼嗔孔帕Φ涝业?,拿开木G对两少年说,“快看看,壳跟R有没有分开,好不好捡?”

    袁卫国也抓了一把,这力道用得这么巧,居然R跟壳都分开了?许言森握拳抵唇边轻咳了一下,袁卫国对自己妹妹的本事了解得还是不够多啊,笑了下走过来:“我也帮忙捡,珊珊你多砸点,这东西是好,我们那边有知青回城探亲时,也会带点这东西过来,用开水冲了,那味道,真馋人?!?br />
    “好,那我多做点?!痹荷盒Φ?,她之所以想到这个东西,也是今天在山里听其他人提起来的,正好家里又收了点花生,也可以捣碎了放里面。

    袁卫国不信邪地试了试,砸了几G子下去后,袁卫彬伸头一看,顿时把自家大哥嫌弃上了:“哥,你砸得比姐差多了,这样的一点不好捡?!?br />
    砸完后袁卫国自己就知道了,可被小弟这么看不上眼,还是故作生气状撸乱了他头发。再看自家妹妹砸的情形和核桃碎裂的情况,不得不承认,这力道的把握上面妹妹比自己强得多,感情他妹子,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成了武林高手?

    点了两盏煤油灯,几人在厨房里忙到老晚,第二天许言森又特地去找陶大姐买了些白面和大肥R回来,这天院子里不时飘出香味,这味道,跟许言森说的一样,馋人,炒好第一锅时,不说两小,袁卫国和许言森也没忍得住冲了碗吃起来。

    说好的回村上工,许言森在这里又赖了一天。

    袁珊珊也从他和大哥口中知道了他们出去跑了一天的成果,镇上项东说出的情况不提,两人去了县里找了县里认识的领导,这事果然和县里新调来的干部有关,只是袁珊珊这事却完全属于蒋胜利自己一人的主意了,和县里新来的那一位并没有关系,但那一位的到来,却也让县里的形势比原来紧张。

    “原来想等小许你下次过来的时候跟你提一提,让你心里有数,没想到这上面的形势先把下面给影响了,一个个上蹿下跳的?!蹦俏涣斓继硌陨盗讼旅娴那榭龊?,也是无可奈何地摇头,完全没想到的状况。

    许言森在县里走了一圈,打听到的情况与这位领导所说的一样,真的只能说是无妄之灾了,这也是因为他和袁珊珊姐弟俩的成分太过惹眼,容易让人盯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好在村里要给袁珊珊争取表彰的事,如果落实下来会给她加分不少。

    袁卫国跟着过去也不是一无所获,他跟县里武装部的一位同志搭上了关系,对方和他一个军区里出来的,说起军区里的首长,两人很有共同语言,得知袁卫国的弟弟妹妹就在下面的村子时,武装部的这位同志拍胸口说他关照他们。

    袁卫国让这人的详细地址和联系方式都留给了袁珊珊,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实在找不到人帮忙的时候,这人可以作为最后一条退路,他回部队后会再找找人,争取将这一关系再巩固一下。

    袁珊珊很认真地收了起来,就跟这一次一样,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有意外的情况发生,能不用到自然是最好的。

    许言森到底还是回去了,走的时候恋恋不舍的貌似只有袁卫彬一个,不过袁珊珊给了他一小袋油炒面,这……也算是一份心意吧,许言森如此安慰自己,挥挥手骑上自行车,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袁珊珊在出发前的晚上进了趟山,袁卫国完全不知妹子去了山里,以为是和村里的小伙伴道别去了,等她再回来时手里提了一个袋子,袋子一打开,袁卫国傻眼了,因为里面全都是R,他乍舌道:“珊珊,这是从哪里来的?不会是打……”

    想说打劫来着,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袁卫国的妹子怎可能做那种事,再说这时候想打劫也得找到地方啊,这村子里,有谁家藏了这么多R能让他妹子去找劫?

    袁珊珊动手将这些R剁成小块,方便带着上路和存放:“当然是我亲手做的,不过一直放在山里面,等吃的时候或者要用得着的时候再取回来,不然放家里让人过来搜查?”

    好有道理,可听着还是很不对劲?。骸吧嚼??放山里不会被野兽叼了?被虫子啃了?不会被人发现?”

    袁珊珊用手指指带回来的R,这还不说明问题?

    袁卫国又被堵了回去,这回在妹子面前怎会变得笨嘴笨舌了?

    袁珊珊又说:“之前让许大哥给爸那里寄了一些,不过想想以后还是少寄点,宁可自己费点时间多跑一趟亲自带过去?!闭饽晖?,吃点R都要遮遮掩掩的,真是不痛快,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袁卫国同意道:“是这个理,万事小心点没大错,明天上路我来背着,没人敢检查我的行李?!?br />
    袁珊珊给郑学军和郑乃乃也留了些R,让他们收在地窑里,几天时间放不坏的,第二天一早,便由袁卫国背着行囊,兄妹三人坐上了由郑永祥赶的牛车。

    离开前,袁卫国和袁珊珊已经得到消息,大队给袁珊珊的请功名字报上去了,公社也接了下来,没意外的话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批下来,让兄妹只管放心。

    “永祥兄弟,多谢了,以后常联系?!痹拦呐闹S老榈募?,两人从最初客气的“同志”称呼,转变为如今的“永祥兄弟”和“袁哥”,都是当兵的,有共同语言,袁卫国为着珊珊姐弟俩着想又存着刻意拉近关系的想法,两人很快就熟络上了,袁卫国也将县政府领导层的变化告诉了郑常有与罗长树,这会让他们在以后的工作中方便不少,至少不会撞到枪口上去,成为派系争斗的牺牲品。

    “好的袁哥,常联系,我只能送你们到这儿了?!敝S老橐才呐脑拦募?,对袁珊珊和袁卫彬笑了笑,他的假期少,等兄妹三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回部队去了。

    郑永祥目送他们上了汽车后才转身离开,袁珊珊这姑娘跟他以前接触过的确实大不一样,回来几天了,他还是无法想像出,长得这么娇滴滴的姑娘,怎会生出那么大的力气的,赶牛车的时候离开镇子的时候还是不由地失笑摇头。

    这次有袁卫国跟着,虽然没碰上上回搭顺风车的叔侄俩,不过他们也没在风津县过夜,而是坐上了去下面镇子的车,等到了镇上后,袁卫国让姐弟俩看行李,他出去转了一圈,居然找到了正要回青祁农场的马车,对方正好也知道有袁国柱这么个人,再看了袁卫国的工作证件和介绍信后,就跟着他一起回来接姐弟俩了。

    马是农场里养的,农场定期有人套了马车来往镇上和县里运送物资,有农场送出去的,也有外面采购的,这位大叔今天正好因私事耽搁了一些时间,否则袁卫国就要另想办法了。

    “坐稳喽,走喽,驾!”

    鞭子扬起,马儿撒开蹄子,马车比牛车速度快多了,袁卫国递了烟,与大叔交谈起来,一路上让他知道了不少农场里的情况,有些珊珊姐弟俩来过一回的都不知道。

    这季节日天渐短,天色已完全黑下来,马车前吊了个马灯,一摇一晃的,路上空荡荡的,这年头又没有路灯,看着怪瘆人,不过这大叔明显不是第一回干这样的事,告诉他们这路上绝对安全得很,没哪个傻大胆敢在这段路上干不法之事。

    袁卫彬被摇晃得靠在他哥身上打起了磕睡,相比起来袁珊珊还精神奕奕的,行到一半时却发现前面一辆大卡车挡在路上,刚刚还说这路上很安全的大叔,心里咯噔了一声,不会这么巧就被打脸了吧,拉了下缰绳放慢了速度。

    “咦,这车我认识,就是上次我和彬彬来的时候搭的便车,哥,我们快过去看看?!痹荷好幌氲秸饷辞?,先是看到了车子的外地牌照认了出来,可现在车上竟然一人都没有,连忙放开精神力四处搜索起来。

    不好,地上有拖拽的痕迹,路边有一片草被踩压了下去,袁珊珊不等马车停稳,迅速跳了下来,就向那方向飞快跑过去。

    “彬彬,快醒醒,有情况?!痹拦吭谒砩系牡艿芙行?,又不放心将弟弟一人丢在车上,行李没关系,“跟哥一起走,大叔等我们一等,我是军人,不会有事?!?br />
    大叔擦了把头上冒出来的冷汗:“好的,你们快去快回,有情况出个声,我等你们回来!”这正好卡在半道上,想要叫人也不方便。

    “哥,咋回事?”

    “路上解释?!痹拦P纳荷?,可没想到妹子速度太快,一眨眼就消失了,他只能带着弟弟顺着消失的方向跑去,“彬彬快跟上?!?br />
    顺着痕迹,袁珊珊的精神力很快追到了源头,竟有五六个年纪不比彬彬大多少的男女,在围殴躺在地上的两人,那两人正是她上回认识的叔侄俩,旁边还有扯破的包,票据之类的纸张散落在草丛里。这情形让袁珊珊一眼便看得分明,站谁一边还用得着说,信手就捡了几颗石子,如今对她来说还是石子用得最顺手了。

    不过掷石子的时候她手顿了一下,差点将这些人当成丧尸或是山里的野物了,好在脑子还清醒得很,一边跑一边石子就掷了出去。

    “咻咻咻?。?!”

    “??!谁打我?”

    接二连三有人或是捂着P股或是捂着手臂跳起来,又或者人一歪倒了下去,抱着腿嘶嘶直叫。

    “哪个王八蛋躲在暗处用弹弓偷袭我们?给我们滚出来!”一人瞪着袁珊珊跑来的方向色厉内荏地叫道,一只手受伤,另一手仍抓着G子。

    可眼前影子一闪,下一刻G子便不再在他手里了,随即背后一痛,人就被趴下去了,袁珊珊抢到G子随手就一G子敲了过去,还能立刻站得起来算她输。

    “砰砰砰”几下,没一个还能站起来了,其中有两人手上还拿着小刀,被袁珊珊两脚一踢,不知飞到哪处草丛里了。

    “珊珊!”

    “姐!”

    袁卫国听到前面传来的惨叫声,跑得更快了,袁卫彬这种情况下怎可能拖他哥的后腿,紧紧跟在他哥后面,跌倒了又爬起来,一声不吭。

    “我在这里,不用担心,歹徒都被我制服了?!痹荷焊辖艋鼗?。

    袁卫彬长长吐了口气,跑死他了,他觉得他有必要跟他姐一起锻炼身体了,否则要是下次碰上事,他保准是拖后腿的那一个,再说他也想跟着他姐行侠仗义来着。

    “小袁?你是小袁姑娘?”一个虚弱的声音从地上响起,地上两人还没反应得过来,围殴他们的这伙劫匪就被制服了?再听到喊出来的话和有些耳熟的声音,苏河昌从记忆里挖出一个身影。

    “叔,你还好吧,我们得救了,有人救我们了,”苏国飞被揍得浑身痛,他还要护着一上来脑袋就被砸了一下的叔叔,所以后来挨的揍最多,“你……是上回我们碰到的袁珊珊同志?”苏国飞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眯起眼睛看去,眼前的不正是上回搭他们车的姑娘。

    “我是,没想到和苏叔苏大哥你们这么有缘,我们看到你们停在路边的车了,这不追过来看看,我哥我弟他们来了?!?br />
    袁珊珊话音刚落,袁卫国和袁卫彬出现了,袁卫国眼睛一扫便迅速辨清眼前情况,好家伙,竟让他探亲路上碰上拦截车子的劫匪,而且一个个才多大年纪,居然不学好做这种犯法的事。

    “解放军同志!”苏国飞一看清袁卫国那身绿军装,差点喜极而泣,似乎袁卫国的身份比袁珊珊的身手更得他们信赖。

    “饶了我,我们再不敢了……”那几个男女也吓傻掉了,原来的胆气迅速没了,一个个求饶起来。

    袁卫国可不是求一求就心软的人,要不是碰上他们,不知这两位司机会是什么下场,这些劫匪必须交给公安,所以上去踹了几人一脚,让他们更加害怕了。

    “两位同志,我是袁卫国,你们伤得重不重?还能起来吗?”袁卫国走过来替他们检查身上的伤。

    “能……我们不要紧的?!痹偕艘驳门榔鹄?,叔侄俩互相搀扶着站起来,“多谢解放军同志,多谢两位小袁同志,太感谢你们了!”

    谁能想到,当初一句玩笑话,会在这时候兑现了,带了他们一程,居然真的替他们挡了劫车的。

    袁卫国让弟弟扶着叔侄俩,和袁珊珊一起找了藤条将这些人捆在一起,一起拖着带回去,一个都逃不了。等在路边的大叔见到一串人回来的时候吓了一跳,等弄清楚状况后也大骂这些小年轻的,哪怕种地也好,居然干这种犯法的事,必须送公安!

    让叔侄俩到马车上躺着,农场里有卫生院的,最后卡车是由袁卫国开回农场的,又从农场叫了好些人,将那几个劫车劫财的人一起先带进农场,等天亮后再由农场送去派出所。

    这件事很容易就定性,因为有苏河昌苏国飞这对叔侄作证,他们的身份农场这边也是知道的,于是袁家兄妹三人迅速上升为智救百姓勇擒劫匪的英雄,专门有人去通知浑然不知的袁国柱同志。

    袁国柱和钟洪亮以及陆正农爷孙俩全部过来了,他们谁也没想到袁家三兄妹一起过来了,还是以这种方式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