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43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43章

    场领导都惊动了, 亲自过来见了袁家三兄妹,表示他今晚就会派人与派出所联系, 绝不能纵容犯罪分子,更对他们见义勇为的行为给予了肯定和褒扬。

    袁国柱得到信的时候又惊又喜, 喜的是不仅珊珊姐弟俩又过来了, 这次长子也跟着一起来了, 惊的是跟歹徒搏斗, 不知珊珊姐弟俩有没有被连累受伤, 至于长子,这种事情本就该是他应该做的。虽然知道了女儿身上发生的一些怪力乱神的现象, 可身为父亲哪可能不担心。

    看到三个儿女都好好的,袁国柱这才将心放回肚子里, 却习惯性地对长子板起了面孔。

    “爸,让你和两位伯伯担心了?!痹拦」鼙仍付几叽罅? 但严父的形象在他心目中更深,此刻见到父亲削瘦的身体,花白的头发,眼睛也不由地发酸。

    “既然出来探亲, 不早点写封信说一声?”袁父怪道, 转身看向珊珊姐弟俩, 面色却迅速柔和了下来, “珊珊和彬彬没事吧?”

    袁珊珊好笑地看了眼大哥, 笑眯眯地走过去搀扶住袁父胳膊:“爸, 我能有什么事?!?br />
    “就是啊, 爸,”袁卫彬也是机灵鬼,对大哥扮了个鬼脸,走到另一边扶住袁父,低声嘀咕,“其实是姐先发现的,等我和哥赶过去的时候,姐已经把他们都制服了,姐可厉害了?!?br />
    袁父转头又瞪了眼长子,身为大哥居然没护好妹妹弟弟,这是失职。

    袁卫国摸摸鼻子,貌似一家子他现在地位最低了,跟场领导告别后,袁卫国一人背着行李闷声走在最后面,被钟洪亮的大掌在肩膀上招呼了两下,要不是在部队里待了这几年,肯定要吃不消。

    “好小子,不错,虽然比大侄女还差了点,好好干,还是很有前途的?!敝雍榱列乃敌』镒犹甯癫淮?,是个当兵的好苗子,没想到老袁看上去挺文弱的,生的儿女却跟他截然相反。

    袁卫国早听珊珊说了这边的情况,对与袁父同住的两位长辈身份也都知道了,现在一看钟洪亮这脾气果然很对胃口,部队里可有不少像钟洪亮这般性情爽朗的老兵和首长,一点不介意他说自己比珊珊差点,今天晚上的经历已经让他知道了,他确实比珊珊要差了些。

    “钟伯伯老当益壮,依旧龙马精神?!币豢淳褪且酝4昧范皇亲旃业娜?,到了农场这边依旧没丢下当兵的那一套。

    陆睿明看到哥哥姐姐也高兴得很,跟袁父说了会话,袁卫彬就和他玩一块儿去了,陆正农笑眯着眼看着,现在袁家三兄妹安全了,陆正农才对袁父说:“这对老袁你,对他们兄妹三人,都是件好事,这件事肯定会传回部队和他们C队的公社里,以后就算有什么事,他们的日子也会好过些?!?br />
    袁父当然以珊珊姐弟俩的安全为第一,而不是去谋算怎样更得利,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只能往好的方面去看,让三个孩子身上多了份保障,这件事最后结果总算是好的。

    再说自家闺女儿子的品性都是好的,这回碰上的又是认识的人,如果他们袖手旁观,袁父反而要自责他这个当父亲的没尽到责任,是他养而不教。

    回到袁父住处,袁卫国看到破旧低矮的房子,果然跟妹妹弟弟说的一样,现在一家人,就属他们父亲境况最差了,当然这也多亏珊珊把彬彬带在身边护着教着,否则,他也不敢想像会落到什么境地。

    “走,进屋去,你们三个好好的,老袁在这里也待得安心多了,自从大侄女来过后,我们两个老的连带着明明这个小的,日子也过得好多了,哈哈?!敝雍榱僚呐脑拦募?,推着他进去,手里也帮着他提了一半的行李,心说老袁的儿子就是孝顺,平时寄的包裹就没断过,这来一回也是大包小包的。

    进了屋将带来的吃的用的都取了出来,吃的当然不是给袁父一人准备的,而是一起算的,一大堆的吃食和山货,可把钟洪亮乐坏了,特别是看到油炒面,马上转身就去厨房烧水去,又一拍脑袋:“你们仨还没吃晚饭吧,看我跟老袁这脑子,光顾着看你们高兴了,老陆,走,给他们三兄妹做点吃的?!彼突嵘丈账?,吃的还得老陆来。

    袁珊珊要去帮忙,让陆正农拦下了:“就给你们做些面疙瘩,这晚上吃了暖和?!?br />
    当天晚上,农场里就有汽车发动,场领导亲自过问,自然重视无比。

    第二天一早,袁卫国接手了他父亲的活,将养牲口的地方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了,回来刚坐下吃早饭,场领导就带着两个公安过来了,袁珊珊本准备吃了早饭去卫生院看望苏家叔侄俩,顺便给他们带些早饭去。

    过来的两位公安并没有对袁父他们流露出异样的目光,其中一位还对袁父大加赞赏,袁父教出了三个好子女,袁父自来到这里后就没得到过这样的待遇了,心里为儿女骄傲的同时也没露出多少受宠若惊的神色,毕竟以前也是当干部的,淡定的功夫还是很到家的。

    场领导陪着这位公安与袁父他们一起说话,另一位公安则找上袁家三兄妹做笔录,重点是袁珊珊与袁卫国,因为他们先去了苏河昌与苏国飞那里,了解到正是这位女同志和这位解放军同志出现得及时,救了他们。

    两人尽量还原了事实,不过袁珊珊把大哥也突了出来,声称没有身为军人的大哥在一旁一起出手,她也做不到那么果断,袁卫国要否认,其实昨晚他就跟着跑了一趟,到的时候人早被珊珊制服了,他最多再帮着把歹徒带回来而已,但袁珊珊用眼神制止住了他,这份功劳当然要兄妹三人一起分了,反正都是自家人,有必要互相推让吗?

    公安同志没想到袁珊珊一位女同志在这里面出了大力的,苏河昌叔侄在做笔录的时候就说了出来,在这里又得到了证实,袁珊珊谦虚道:“我就是天生力气大点,碰上这样为非作歹的事,当然不能往后退缩,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做的,昨晚要是其他人碰上,肯定也会跟我们一样,大哥是吧?!?br />
    “是,我们军人更当以身作职,?;だ习傩盏陌踩?,打击各种犯罪分子?!痹拦幼潘?。

    “好!说得好!”坐在另一边的公安听了兄妹两人的话拍手叫好,“两位小袁同志的觉悟都非常高,值得所有的青年向你们学习,等这件事情查明后,我们会联合农场以及林场那边一起,向你们所在的部队和公社发去感谢信?!?br />
    “不错,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迸┏×斓家脖硖?,农场也会因为这件事而沾光的。

    袁珊珊与袁卫国连带着袁父一起又谦虚了一下,做完了笔录,场领导和两位公安同志告别离开。

    袁珊珊长长舒了口气,使劲搓搓自己的脸,妈啊,刚刚说了那么多不习惯的话,她的牙都快酸倒了,就因为她也意识到这件事将会带来的正面影响,所以死命地板着面孔说着场面上的话,其实,那一刻她脑子里闪过的是王春丽的形象,用她那副模样肯定没问题。

    果然,还是凑效的。

    这人,也不算一点用处没有。

    “爸,我们去看看苏叔他们?!痹荷核?。

    “应该的,他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应该去看看,你们拿点东西过去?!痹赴锩κ帐傲诵┳蛱煨置么吹某允?,油炒面是最方便的,临走的时候,袁珊珊将陆睿明也带走了。

    之前公安在的时候,他们就问了这两人伤的情况,万幸叔侄俩基本是皮外伤,就是苏河昌脑袋上挨的一下比较重。到了卫生院,他们被带到旁边的隔间,苏国飞在照顾躺在床上的叔叔,看到兄妹三人过来,忙起身热情地迎接他们,苏河昌也在床上挣扎着要起来。

    “苏叔,你可别动,好好躺着,我们就来看看你们情况?!痹荷好χ浦顾亩?,据她估计,苏河昌挨的那一G,可能有点脑震荡了,那几个少年年纪不大,下手倒狠得很。

    “谢谢小袁你了,这位袁同志,快坐?!彼蘸硬坏迷诖采险泻羧?。

    苏国飞从隔壁搬来凳子让兄妹三人坐下,袁卫国将带来的东西递过去,又是一番推让最后只得收下。

    苏河昌叔侄对袁家兄妹感激无比,昨晚要不是他们,两人还不知能不能好好地回来,听他说起详细的过程,袁珊珊也才知道整件事比她以为的要危险得多。

    “也许是我们常在这一条线上走,早被人盯上了,摸准了我们昨晚那个点会经过,所以呵呵……”苏河昌直摇头。

    苏国飞接口道:“昨晚是我叔开的车,突然有个小子从路边冲出来,我叔害怕撞到人,赶紧刹车下去查看,没想到又突然冲出一个人,挥起G子就砸上了我叔脑袋,我叔差点就被砸晕过去,可也被那几个混蛋用刀抵着脖子,后面的情况你们也能猜到了吧?!彼展陕冻隹嘈?。

    原来碰瓷这种事哪个年代都有,袁珊珊只是没想到,昨晚上那几个劫车的,其实年纪都不大,这么年纪轻轻居然就干这样的勾当。

    “其他没什么损失吧?”袁卫国问。

    “还好,”苏国飞也松口气,“幸好你们赶得及时,否则我们真要撑不住了,他们拿去的包里没放多少钱款,叔叔就是怕路上会碰上麻烦,所以放得比较隐秘,有一部分可是公款,这要是损失了……”苏国飞摇摇头,“回去可没法交代?!本退悴蝗盟前亚罨钩隼?,估计叔侄俩的这份工作也没了。

    “人没事就好,以后上路小心点,”袁卫国安慰道,“好人有好报,上回珊珊他们就多亏了你们帮忙?!?br />
    这下苏河昌和苏国飞都笑了起来,事情发生后苏国飞也不知该说叔叔太心善还是什么了,要是没有上次一时好心捎上姐弟俩,这次可就要闯不过去了:“是啊,好人有好报,这次可不就应验了,上次直到小袁下车时,我还将小袁的话当笑话呢?!?br />
    袁卫国好奇地问他妹妹说了什么好笑的,苏国飞将袁珊珊上次搭车时说的出复述了出来,听得袁卫国也哈哈大笑。

    正说笑着,隔壁林场的领导也过来慰问伤员了,毕竟是去林场的路上出的事,这也算是工伤了,不过因为农场近,这才将人送到这边的卫生院,等苏河昌情况稍微好转些,还会将人接去林场。林场领导又感谢了一下袁家三兄妹,亲自将他们送出门。

    接下来日子平静多了,上工回来的钟洪亮非常高兴地说,托了兄妹三的福,农场方对他们三个老的派的任务轻了不少。以前想照顾也不能明着来,现在恰好有了最好的借口,这让袁卫国三兄妹也非常高兴。

    袁卫国除了帮忙照顾牲口打扫卫生,还将里里外外破损的床板桌椅统统搬出来修理,刚跟农场方开了口,对方就将一整套工具借了来,袁卫彬跟着打下手,袁珊珊则拆拆洗洗,将三个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让上工回来的三个老的看得舒心极了。

    陆正农很尽心地考较袁卫彬的功课,于是袁卫彬跟陆瞎明过起了一样的日子,知道袁珊珊想学些基本中医知识后,袁父请了钟洪亮帮忙将女儿介绍给那位老中医,因为钟洪亮以前在战场上受过伤,有时旧伤发作,会偷偷找那位老中医拔拔罐针灸一下之类的,所以关系很不错。老中医听了后让钟洪亮先把人带过来看看,人看过了再说。

    虽然现在中医不受重视,但袁国柱对女儿的选择没有反对,很显然上次从这里回去后,女儿也在认真考虑以后要走的路,虽然老钟常说要把女儿弄去当兵,可袁国柱知道当兵的辛苦,舍不得女儿也进部队,当一名救死扶伤的大夫很不错。

    其实,袁珊珊哪有那么崇高的想法,不过是想选择一样最适合自己的职业,自己的精神力异能并不能摆到明面上来。

    老中医没想到外面来的小姑娘还会对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感兴趣,要知道,在外面这些可都是被划入除四旧的范围,特别是听钟洪亮在那里遗憾不能将小姑娘收到手下当兵,便问了缘由,才知道小姑娘天生力气大,五官感觉又比普通人灵敏,倒生出了见一见的兴趣。

    袁珊珊非常敬重身处逆境仍不放弃所习医术的老中医,她上次过来见过这人,是位很精神矍烁的老人,毫无不得志的抑郁之色,她相信这样的人就算放到末世里,只要活下来也能很快找到自己的定位,就如钟洪亮这样的老军人,他们的心灵很强大。

    所以随袁父前去见这位姓周的老中医时,袁珊珊态度很诚恳,任由这位看上去很温和的老人打量着。

    周老爷子扶着胡须打量着这位小姑娘,知道这么号人物,上回帮着长辈干活,让不少老家伙羡慕,这回又抓歹徒做了回小英雄,每一回过来似乎都挺热闹的,想不关注都不行。

    “小姑娘,你要跟我一个老头子学中医?”周老爷子笑眯眯地问。

    袁珊珊并不会认为老中医会如外表一样温和,她不想糊弄人,老实说:“我想有一技之长,加上我天生力气大,常往山里跑,采草药非常方便,所以想多学些这方面的知识,也不白浪费我一身力气。我带了些我自己采的草药和按方子配的药,想请老爷子帮我看一看,没人教,都是我一人瞎琢磨,怕出错?!?br />
    钟洪亮不爽地咂嘴,不浪费这天生的力气,部队才是最好的去处吧,去学中医跟草药打交道?那才是大材小用了。

    袁国柱站一旁不说话,不管结果如何,只要老爷子肯出言指点一二,或是列些需要看的书目,对珊珊就有很大帮助,作为父亲的私心,他不愿意女儿和儿子一样远离父亲身边,有可能去做一些有危险的任务,女儿对未来的设想规划很务实。

    周老爷子不说话,打开袁珊珊放到桌上的药包,一个个的检查,不时放到鼻子底下闻闻。袁珊珊能配什么药?不过是驱虫蛇之类的,但经实践验证,效果确实不错,不管是上回带人进山,还是她在山里收拾出来的那间屋子,帮她避免了不少麻烦。

    还有她根据书上写的配好的用来给袁父三人泡脚的草药,其他的不敢乱用,配的是袪除风湿对关节炎有好处的药,冷天睡前泡一泡,对身体好,又有助于睡眠。

    周老爷子放下药,拍了拍手,笑道:“小姑娘心思倒灵巧,”这些药派什么用场他哪里分辨不出来,“果然是深山里采来的,这些药材配这些方子,浪费了?!币槐沧咏僭谥幸嚼锏娜?,看到好的药材忍不住见猎心喜。

    “老头你倒是给句话啊,不行的话还是跟着我吧,跟你学什么中医,那叫浪费?!敝雍榱链蟠筮诌值厮?。

    周老爷子瞪了他一眼,这个胡搅蛮缠的大老粗,挥挥手赶人:“待一边去,再说下回就别再来找我老头子?!?br />
    钟洪亮鼓了鼓牛眼,却也只能郁闷地待一边去,甭说,老爷子的威胁对他挺起效用的。

    老爷子欣慰地看着袁珊珊说:“虽说刚上手,做得有些粗糙,可这药效却一点不差,看来你是用过了心里有数的吧,老头子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你要多学些草药知识,这没问题,老头子我巴不得学的年轻人越多越好,我给你列张书单,你在外面想办法找找看,实在不行再来这里我给你指个门道。你先把基本的书看起来,走前这几天,多往我这里走走,我给你说说这炮制药材的功夫?!?br />
    指着泡脚的草药对袁国柱说:“这是给你们配的吧?只管拿去用吧,有用,天天坚持,比吃药管用?!闭饷媲暗囊桓隽礁?,大毛病没有,可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小毛小病不断,累积下来总归不好,可关在这里却讲究不起来。

    “多谢老爷子?!痹荷焊咝说?。

    老爷子一乐呵,忍不住又多说了几句:“想不想学针炙?这对力道的控制要求比较高,光是力气大可不行的?!?br />
    袁国柱终于开口说:“这丫头有门砸核桃的手艺活,几G子砸下去,山核桃的R跟壳能分离大半,这就是用的巧劲吧?”这都是小儿子在自己面前炫耀的,当父亲的也忍不住炫耀了一下,他可不认为自己女儿这方面不行,他从老钟这里知道,周老爷子最拿手的还是他的针炙。

    “就是,老头你可别小瞧了我大侄女,我这侄女要是有机会学到手,保准比你这老头厉害?!敝雍榱烈贿谘烙挚诹?。

    袁珊珊抽了下嘴角,心里却暖暖的,她爸和钟伯伯都在帮自己,她眼睛亮了一下,有机会能学这门技能当然要学,她不会认为自己控制不好力道辨不好X位,这方面精神力异能更有发挥余地。

    周老爷扶须的手抖了一下,这是激动的,这山核桃可不是好砸的,力气大又能将力道控制得这么好,他敢说没几人能做到,如果……如果……周老爷子心里一乐,说:“既然如此,老头子给你多加几本书,以后再过来记得到老头子这里来,让我验收一下你看书的成果。对了,再给你列张药材单子,山里有的就采了带过来,没有的就别去找了?!?br />
    “你倒会占便宜?!敝雍榱凉具媪司?。

    “好的,我记住了,多谢老爷子?!痹荷河Φ?。

    再回去的时候袁父满面笑容,周老爷子挺通情达理好说话的,中医也不会一直像现在这般被埋没,迟早会有用武之地。

    袁大哥和袁小弟也替袁珊珊高兴,一大家子包括老钟和老陆爷孙俩,一起整了桌好吃了算庆祝一下,这座简陋矮旧的院子,越来越有生气了。

    苏河昌叔侄在第二次就被林场的人接了回去,大卡车也有人开了过去。

    袁珊珊以为走之前不会再碰到他们两人时,临走前一天,苏国飞却特地跑过来找兄妹三人,是代表他叔叔过来的,他年轻,又因为受的皮外伤,所以恢复得很快,苏河昌到底脑袋受的伤,所以苏国飞没敢让叔叔出来跑动。

    袁卫国就在简陋的院子里招待苏国飞,苏国飞进来后看得唏嘘不已,这些人原来都是城里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可现在日子过得比他都差多了。

    苏国飞提了些点心带过来,说是给小孩的,以及让兄妹三人带路上当干粮的,袁卫国与他推让了一番便收下了。

    苏国飞倒想多送些东西表达他的感谢之意,与救命之恩相比,这区区礼物算得了什么,当时没他们出现的话,自己和叔叔也不知能支撑到几时不将那笔款子交待出来。

    来之前他跟叔叔说了,还是叔叔提点他,要感谢袁家人,不必表现在这些礼物上,而要送到别人心坎上,送到实处,被叔叔点拨了一下,苏国飞便知道他们应该怎么做了,不过在袁卫国他们面前,只是一再感谢,然后要了他们的详细地址,说是方便以后联系,稍微坐了会儿便离开了。

    送走苏国飞,袁珊珊说:“哥,你说苏大哥特地跑这一趟为的什么?”

    袁卫国多少猜了出来,笑道:“他叔叔是个聪明人,也许用不了多久就能见到结果了,总归是好事,不用担心?!?br />
    虽然没有这样的结果他也会救人,但能有这样的结果他也不会往外推,因为这能更好地?;っ妹玫艿芎透盖?,看农场的态度便知道了。

    再不舍也得离开了,这次把儿女送走,袁父的心里比上一次好受多了,儿女都好好的,以后见面机会会越来越多,所以他不难受,最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走吧,下次再过来提前写信,不要跑得太勤?!痹富邮?。

    袁卫国三人也挥手让他们赶紧回去,包括还有个小的,农场对他们非常优待,这次知道他们要走,特地又让来时的马车将他们送去镇上。

    这次回去,他们在两边的县里都停留了一天,专门到收购站淘书去,淘到了就让袁卫国这个穿绿军装的人拿着,袁卫国也老实地给妹妹弟弟当搬运工。

    钱用出去不少,自从袁珊珊姐弟俩到了坡头村后,袁卫国除了第一次寄来的钱和票后,后来每月发下来的补贴,大半都寄了过来,袁珊珊回信说不用,可该寄的还是寄过来了,在袁卫国看来,他这个做大哥的不能亲自在身边照顾妹妹弟弟和老父亲,只能在钱财方面多尽点力了,毕竟如今家里也只有他一人在外面挣工资了。

    再回到坡头村,袁珊珊就得到一个消息,他们村的知青王春丽同志,被借调出去修水库了,正巧她前脚走,后脚袁珊珊就回来了。

    袁珊珊诧异地看向她哥,这里面,是大队的正常调动,还是许言森在后面的运作?她直觉上认为是第二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