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4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44章

    袁卫国挑了挑眉:“等言森那小子过来问问就知道了?!比绻撬龅? 算他有能耐,这几年不算白待了。

    到家没多久罗晓桐便找过来, 说的也正是这事,她说:“也是怪事, 突然上面就下了这样的文件, 听说那叫戴永庆的知青也在修水库的名单里, 等修完后不知还能不能调回来了, ”罗晓桐语气有点幸灾乐祸, “你不知道,以前也修过, 这活最累最辛苦,又要干一个大冬天, 就是我们本地的壮劳力,干一个冬天也累得够呛, 就算照顾女同志派给她的活轻点,可也要天天上工,半点懒偷不到?!?br />
    袁珊珊和她哥互看了一眼,这下基本可以断定了, 就是许言森在背后运作的, 这样……挺好, 袁珊珊对屡次针对自己的人可没多少同情心, 再留下来, 她担心自己哪一天会忍不住将这人搞成傻子。

    袁卫国更不会同情了, 欺负到自己妹妹弟弟头上, 难道就因为是女同志要放过她?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至少在他袁卫国这里行不通,对外人,他没多少怜香惜玉之心。

    袁珊珊打开行李:“晓桐,这次在那边买了点当地的特产,正好你等会儿带回去,让罗叔和婶子尝尝,省得我再跑一趟了?!?br />
    “你啊,乱花钱?!甭尴┕衷荷郝一ㄇ?,可不得不说跟王春丽相比,袁珊珊这样的让人处着舒坦。

    袁珊珊又跑了罗婶家和知青院,他们兄妹刚回来,知青院里就得到了消息,现在看她过来,高兴地招呼她,大概除了赵洪军,其他人对王春丽借调一事都没有多想,只以为因为上次的事两人将革委会的人得罪了。那些人丢了个大脸,还不得想法子整治他们,于是就给弄到了水库那边了吧。

    苏凤林特地跟袁珊珊描述了王春丽接到通知时傻了眼的模样,被苏凤林逮到机会狠狠嘲讽了一下,不是说进步知识青年么,当然应该到最艰苦的地方才能充分体现他们的价值,不去?岂不是曝露了他们身上好逸恶劳的资产阶段作派。

    袁卫国则带着袁卫彬去济口村找了许言森,当面问他是不是他做的,许言森只是笑了笑,却什么也没回答,这还用明着说?看他这神情袁卫国就知道了,这小子还是一样的狡猾,把人整得有苦说不出,不过这次袁卫国狠狠拍了拍他的肩给予了肯定,接着又低声将这次去青祁农场路上发生的事说了。

    许言森露出惊喜的目光,只要那边当真有感谢信过来,对珊珊姐弟俩的好处可大了,可以说,再有人弄出什么幺蛾子,对姐弟俩的影响也不会太大了,接下来几年的日子会太平得多。

    “这是好事,大好事,你们没受伤吧?”没看到袁珊珊,他有些担心。

    “才没有,我姐很厉害的,一个人把所有人都打翻了!”袁卫彬握拳头,眼睛亮亮地说,他在农场几日,跟着钟伯伯学了一套拳法,一定要好好锻炼身体。

    袁卫国好笑地撸了把弟弟的脑袋:“彬彬说得没错,我这哥都没赶到现场,珊珊就一人全部解决了,”又打量了下许言森笑话道,“就你这小身板,在珊珊面前,几个都斗不过珊珊一个?!?br />
    许言森被会心一击,要不要一直提醒他这么残酷的现实?他武的不行,专往文的发展还不能吗?

    “哪天走?我到时过去送送你?”许言森心说,赶紧走吧。

    袁卫国不知道他的小心眼,说:“买了后天的票,以后有了假再过来看你们?!痹绞钦馐焙蛩礁珊米约旱谋局肮ぷ?,不能光让珊珊一人在这儿努力,“听珊珊说你也要去看许伯伯他们了,替我问个好,珊珊会帮你准备些东西,到时记得去拿,也算我们小辈的一点心意?!?br />
    袁卫国是真没将许言森和许家当外人,所以有自己父亲那边的,也会有许伯伯他们的。

    许言森点点头:“等这次进山行动结束吧,我不会客气的?!?br />
    许言第二天下晚便又去了坡头村,给袁卫国送行,郑大乃乃也挺喜欢这个大小伙子,只可惜不能长待,晚上和袁珊珊一起准备了一桌菜,而郑永祥,则在袁珊珊他们回来之前,已经回部队去了。

    天亮后,袁卫国不舍地告别妹妹弟弟,由许言森送他去镇上坐汽车,与来时相比,行李重了许多,这可是来的时候万没想到的,妹妹给他整了一堆吃的。

    袁珊珊最后想起郑大乃乃嘀咕过的话,想想似乎很有必要,很认真地跟她哥说:“哥,你年纪也不小了,什么时候给我和彬彬找个嫂子啊,部队里要是有看对眼的,可别拖着啊,爸没提,我也差点没想起来,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别不放在心上?!?br />
    “噗,咳咳……”许言森赶紧转身佯咳了起来,实在是袁珊珊那表情,让他忍俊不禁,这是以妹代母职了。

    袁卫国表情扭曲了一下,将两个小的脑袋都拍了一下,斥道:“多管闲事,好好待着,有事写信,再有急事打电话也行,电话号码不要丢了!许言森,走了!”

    “来了?!毙硌陨坌σ?,这是恼羞成怒了。

    上了路,许言森依旧在笑,坐后座上的袁卫国怒道:“笑P啊笑,倒是你这小子,怕是要挑花了眼吧,别以为我没看到那些女知青都在偷偷看你,你小子从小就招小姑娘喜欢,我记得以前大院里两个小姑娘还为你打了起来……”

    “停!停!”许言森赶紧叫停,这幸好是离得远了,这家伙才揭他的老底,“这种陈年旧账你也要算,那时候才多大?”

    袁卫国这回得意地吹起了口哨,甭管多大,反正是事实,人家小姑娘可哭着喊着要给他当媳妇呢。

    送走了大哥,袁珊珊在家安心等着进山清理野兽,收拾了一些可能在山里过夜的物品,她还特地找材料制作了一把弓箭,这样就没必要时不时地炫一把自己的丢石子技能。袁卫彬看了也想要,袁珊珊就照着郑学军的那把弹弓也做了一个,不过叮嘱了两小安全上的事,可别没轻没重的伤到人。

    却在进山的前一天,罗长树匆匆找到在队里跟大家一起做编织活的袁珊珊:“小袁,快跟我走,公社里有电话过来找你,要我们过去一趟?!?br />
    知青们也都在一块儿,听了这话一惊:“书记,可知道是什么事让小袁去公社里?”

    罗长树跑得匆忙,看这些人神色知道他们误会了,忙说:“虽然不清楚,但听电话里的声音,应该不是坏事,说不定是表彰的事要落实下来了?!?br />
    “那还等什么,小袁快去?!泵霞鸦歉乓幌?,忙催促道。

    “对了,还有小彬,一起去?!甭蕹な鞑畹阃?,赶紧提醒。

    “好,我去叫他?!痹荷悍畔率掷锏氖?,起身去找彬彬。

    等两人走了,其他人才好奇起来:“咋还要叫着小袁的弟弟???”

    “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他们是一家人呗?!?br />
    门外还没走远的袁珊珊听到后面村人的话,挑了下眉,要将彬彬一起带上,她估计不是村里帮她上报表彰的事,很可能是风津县那边的事传过来了,在这年代这次的办事效率可够高的。

    罗长树作为大队支书,亲自带着姐弟俩一起赶去公社里,到了那里看到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袁珊珊才知道她猜错了,不是办事效率提高,而是当事者本人亲自过来了。

    她和袁卫彬见到了苏河昌和苏国飞叔侄,十分惊讶叫道:“苏叔,苏大哥,你们怎会在这儿?还有这位,你是上次的公安同志?”

    罗长树见到公安同志也吓一跳,不过看到大家脸上都带着笑容,心里估摸着应该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难道说小袁他们出去的时候碰上了什么事?

    公安同志哈哈一笑,伸手与罗长树及袁珊珊姐弟分别握了手:“没想到我们会过来吧,你们兄妹三人可是帮我们公安一个大忙,这不,被你们救了的苏河昌和苏国飞同志,想要亲自过来感谢你们,我正好和他们一起走一趟了,你们大哥呢?难道回部队去了?”

    他们公安顺藤摸瓜,逮到一个团伙,所以这次袁家兄妹的功劳特别大,他才会跟着跑一趟。

    “对的,”袁珊珊讶异地看了眼微笑的苏河昌叔侄,难道说大哥早猜到了这事?“我哥刚走了两天,你们太客气了,不说原来苏叔帮过我们,就是不认识的,遇上这种事也不能袖手旁观,特别是对我哥这样的军人来说,否则对不起穿的那身军装?!?br />
    罗长树隐约听明白了,这是去看袁父路上救了人了吧,好事!

    这边公社领导和知青办的主任为罗长树解释了一下,罗长树这才知道袁家三兄妹去看父亲的途中,竟碰上了劫匪劫车的事,最重要的是,三兄妹将劫匪抓住并将两位司机同志救了出来,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你看看小袁姐弟俩,回来后居然什么也不说?!?br />
    公社领导赞道:“他们这是做了好事也不声张,幸亏风津县的同志过来跟我们说了一下,否则我们全都要被蒙在鼓里,这事要表扬,两位袁同志都要表扬,你们坡头村为我们公社作了贡献,对同志们的思想教育工作抓得很紧,值得我们整个公社学习?!?br />
    “不错,我们知青办也准备召集所有的知青开会,要在大会上通报表扬两位袁同志见义勇为,敢与劫匪作斗争的英勇行为?!敝喟斓闹魅胃胶偷?,同样笑得满面红光,没想到啊,袁家三姐弟这么给他们知青办挣面子,除了风津县的公安局送来了表扬信,两位司机同志还亲自送来了锦旗。

    ……

    等到再从公社出来时,袁珊珊脸上的?。叶伎煨┝?,袁卫彬也好不了多少,第一次见识这样的场面,头一次握了这么多的手,听了这么多赞扬他的话,其实他很惭愧,因为他只跟着跑了几步路,什么事都是他哥他姐前后忙碌的。

    姐弟俩做着一模一样的动作,就是揉笑酸了的腮帮子,苏河昌和罗长树齐齐笑出声。

    袁珊珊手一僵,忙放下来,无奈地看着苏河昌说:“苏叔,你们要来咋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太突然了,而且苏叔你身体完全恢复了没有?这样跑出来对身体没影响吗?”

    罗长树手里也捧了面锦旗,是送给坡头村大队的,这也是整个坡头村的一份光荣。

    “放心吧,苏叔早好了,早就想出来走动了,偏这小子压着我在床上多躺了几天,骨头都要躺酥掉了?!彼蘸硬阎蹲右煌ü?。

    苏国飞能说什么?只能老实当陪衬。

    袁珊珊请大家在国营饭店吃饭,不过最后付账的时候却被苏国飞抢了去,他们因为抢劫受伤的事已经耽搁了很长时间,这里特意绕个弯后就要准备回程了。袁珊珊让他们在镇上多等一下,骑了自行车就往回跑,跟在家担心姐弟俩的郑大乃乃以及军军交待了一下事情结果后,便带上家里有的山货与制好的野味又往镇上跑。

    苏河昌和苏国飞如此做法让袁珊珊心里挺感激的,虽然那边说了会有感谢信过来,但什么时候过来起多大效果,绝不会有现在这样及时又风光,对她和彬彬来说,今后几年可以躺在这样的成绩上面过舒坦日子了,而苏河昌叔侄俩,是专门特意为他们姐弟跑这一趟的。

    所以袁珊珊也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表达自己的谢意,这份好意她心领了,这年代的人将人性的两个极端展现得淋漓尽致,有如苏河昌以及坡头村大部分村民那样质扑醇厚的,也有如她后妈这般表面再如何光明伟岸实则自私到极点的。

    苏河昌看了一眼就连忙拴好袋子,目光闪了闪,笑道:“好,叔就收下了,往后我与国飞不论哪个再跑这一条线,一定过来看看你们姐弟俩,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带给你们爸爸的,只管交给我们好了?!?br />
    “那太好了,多谢苏叔和苏大哥?!痹荷汉驮辣蛞黄鸶行坏?。

    耽搁了不少时间,罗长树和珊珊姐弟俩一起将苏河昌与苏国飞送上大卡车,挥着手直到车子开远了才转身。罗长树看看手里的锦旗,胸膛一挺说:“走,跟叔回村去,让大家伙儿都好好看看,这可是咱村里头一份见义勇为的锦旗!”

    “真的是第一份?”袁卫彬也快活道。

    “当然,哈哈,你跟小袁都是好样的!”

    三人一路说笑着回村,回到坡头村自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这的确是村里的头一份,关键是这事等人家上了门他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后谁敢再拿袁家姐弟俩的成分说事?

    项东从公社里回到家里,接过媳妇递来的热毛巾擦了把脸,说:“这回你认识的坡头村两个知青可给公社涨了面子了,就是跟小许一个城里来的姐弟?!?br />
    “你说小袁姐弟俩?什么事?”陶大姐好奇道。

    项东在公社里围观了整个过程,这事对他来说也实在出乎意料,但因为他与许言森之间的关系,总的来说还是很惊喜的,他将整件事跟媳妇说了一遍,陶大姐顿时得意道:“咋样?我看人的眼光不错吧,我就觉得小袁不仅长得好,做事也爽利得很,这不心地也好,可不是谁碰上了这样的事都敢去救人的,没看人家亲自跑过来感谢他们了。就是可惜小袁她大哥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否则长得那样相貌堂堂,肯定招姑娘喜欢,我还能给他做个媒呢?!?br />
    “你拉倒吧,”项东乐,“指不定早有对象了,还是城里姑娘,哪还等到你去做媒?!?br />
    项东挺佩服许言森,他也没怎么见他动作,居然不声不响地就把两个知青,弄去修水库去了,这在水库上熬一个大冷天,日子可不好过,这可比其他的整治手段都来得狠。

    就他所知,这个建议一提出来,革委会的蒋胜利头一个就站出来支持,过了他的眼睛,可没人压得下去,这人虽是怂货,可心眼小特别记仇,对让他吃了大亏的两个知青,哪可能轻松放过,机会送到他眼面前,正称了他的意。

    ***

    罗长树回村后便召集了大队干部,将袁珊珊三兄妹途中见义勇为的行为大大宣讲了一下,锦旗也挂在了大队办公室里,随后便用喇叭在全村宣传,以及上次为袁珊珊上报表彰一事也已经落实下来了,这次的事情又给村民们提供了很长时间的话题。

    喇叭里刚结束,郑大乃乃家里便迎来了不少串门的人,大家都好奇着呢,想亲口听姐弟俩说一说怎么勇斗歹徒的事。

    特别是平时与袁卫彬郑学军一起玩的小伙伴们,正是崇拜英雄向往外面世界的年纪,有的最远就去过镇上,对袁卫彬这个城里来的又出去转了两圈的同龄人十分羡慕,尤其他还有个厉害的姐姐,于是把袁卫彬叫了出去,在他身边围成一团七嘴八舌,让他赶紧描述一下他们是怎么抓歹徒,喇叭里的那些经过远不能满足他们旺盛的好奇心。

    知青院里,大家都为袁珊珊这事高兴,他们都知道,有这回的表彰,以后成分的事很难影响到袁珊珊了。

    苏凤林撇撇嘴:“小袁运气真好,这样的事也能叫她碰上,咋不叫我也碰上一回呢?!?br />
    要是她有这样的荣誉加身,说不定下回能轮到她得到工农兵大学的推荐名额,离开这个破地方了,这样一想放在袁珊珊身上岂不是浪费,有再多的荣誉也没用,成分一关就把她的路堵死了。

    唐芸岂会看不出苏凤林的小心眼,真不知该说这种人什么好,不客气地嘲讽道:“拉倒吧你,要是真让你碰上,不是吓瘫掉就是有多远躲多远了,人家两个成年男司机都没办法的事,换了你你行?也不想想一个是当兵多年的解放军,一个是小袁这样力气大的人,歹徒就是碰上他们才会没有得逞?!?br />
    “不错,不是说是天都黑了,埋伏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半路上的,这事换了哪个人,敢冲过去救人?受点伤都是轻的?!闭院榫尥?,这种事情不是说运气好就行的,也得你有这个本事,所以旁人是妒忌不来的。

    袁珊珊兄妹碰上了是运气好,要是他们碰上了,则估计是走霉运了。

    “我就说说嘛?!彼辗锪值蜕具媪司?,虽然王春丽暂时搬走了,让她快意了一阵子,可事后又有些傻眼,原本以为王春丽来了她有个同盟,因为孟佳华和唐芸才是一国的,现在貌似又回到了过去的模式,难道要等到明年新知青过来?

    再说袁珊珊这个人吧,苏凤林现在一点不敢动什么歪脑筋了,那人看着软和好说话,可一个能杀野猪抓歹徒的人,哪可能真是好性子的人,她还怕哪天撞到袁珊珊的枪口,还不如像现在这样,还能跟着蹭点好处。

    袁家兄妹的事??刹恢辉谄峦反逡桓龃遄哟?,而是由公社下发文件,所有的村子都进行了宣扬,也因此,这回袁珊珊和袁卫彬大大出了回名。

    不认识姐弟俩的人听过也就算了,可认识他们的人简直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就那样一个长得软绵绵的姑娘,能徒手与歹徒搏斗?不会是出力的其实是他们的身为解放军的哥哥,他们跟着沾光的吧?

    济口村的知青院,还围绕着这件事发生了争论,以程雪晴和齐慧为首,坚持认为袁珊珊姐弟不过是沾了他们大哥的光,看袁卫国那体格那气魄,对付几个小毛贼还不是轻而易举,对沾这样光的袁珊珊十分瞧不起。

    “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们都没有亲眼见过,就武断地下定论,说袁珊珊是沾光,你们还犯了个以貌取人的错误,如果袁珊珊同志没有参与和歹徒的搏斗,风津县的公安同志和获救的司机,会大老远地亲自赶到我们秦石公社,亲手送上锦旗和表扬信?”上次和袁珊珊一起进山的一位男知青听得不舒服,据理力争道,但凡亲眼见过袁珊珊身手的人,绝不会对这件事有半分怀疑。

    “算了,跟他们争什么,有的人就是想沾这样的光也沾不到,不过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币2缓闷乩棺?,自从沈红军一事,他就对程雪晴这女人没好感,觉得这女人太势利,却还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姚海波你说什么呢?你这人咋这样?明明我们一起在一个知青院生活了好几年,你却因为别村刚来的知青就处处看我们不顺眼,你这叫什么?你这叫背叛我们的革命情谊!”齐慧明着指责,实际上却是说给许言森听的,虽然姚海波时常Y阳怪气的,可也没有许言森的态度来得气人。

    “嗤!别村的知青?错了,我跟小袁妹子才是一国的,那跟我亲妹子一样!许哥,走,我们出去走走?!币2ㄠ托α艘簧?,拉上许言森直接出门去了,摆明了就是不爽这两女人。

    许言森却一点不在意,还劝姚海波:“你跟他们争什么,他们什么看法有那么重要吗?”他相信就是珊珊也不会在意这些声音。

    “拉倒吧你,要是小袁妹子真有什么事,看你急不急?!币2ǚ烁霭籽?,他不知道,其实有个词可以形容许言森现在的模样,叫“装*”。

    在整个秦石公社各个大队热议的气氛中,民兵连来到了坡头村,这只是其中一部分人,他们按片划分好了各自负责的山区。

    领队的几人是武装部里的军人,配的是真正的枪支而非猎、枪,每个村子都会征召一些经验丰富的猎户,原本罗长勇将袁珊珊的名字报上去的时候,上面的人很有意见,包括这次带队的秦同志,不是他不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看不起妇女同志,实在是女同志进了山能做什么?拖慢他们的速度不说,万一遇上野兽只怕还会害怕地尖叫不停,说不定会连累其他同志。

    可很快袁家三兄妹的事迹也传到了他这边,他再仔细一询问,乖乖,原来不是普通的女同志,而是杀得野猪打得歹徒的,特别是冲着后一条,本身的职业让他对袁珊珊赞赏起来,为此他特地去找了还没离开秦石公社的公安同志,向他们详细询问了一番,原来袁珊珊还在这次抓捕歹徒救人的行动中出了主力的,只是两位司机的描述比较模糊,他们在发现自己得救的时候,歹徒已全被制服了,后来公安同志又从当地了解到,袁珊珊一位女同志却天生就力气大。

    “这是我们大队的袁珊珊同志,”罗长树很高兴地把袁珊珊介绍给秦同志,至于其他人,都是往年参加过这样行动的,大家并不陌生,“小袁,这位是这次的领队人、武装部的秦同志?!?br />
    “秦同志,你好,我就是袁珊珊?!痹荷荷斐鍪?。

    “你好,你好?!鼻赝究辞逶荷耗Q便读艘幌?,见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忙也伸手握去,要不是此事经过自己的求证,他也不敢相信面前的姑娘就是杀得野猪打得歹徒的人,他也犯了与郑永祥一样的错误,以为是位身材高大结实的姑娘。

    “欢迎袁同志加入我们?!币仓皇俏⑽⒁汇?,便热情地握了握手,秦同志说,“我们这就进山吧,如果山里没什么特别发现的话,天黑前还可以返下山休息,否则就要在山里过夜了,袁同志要做好思想准备?!?br />
    “没问题,我都准备好了?!痹荷涸缱急噶烁霰晨?,东西都塞里面了,背身上不会占着双手。

    “好,我们这就出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