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45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45章

    许言森也在这支队伍里, 进山后,袁珊珊很自然地和他走在了一起。

    虽然秦同志通过自己的了解,放下了对女同志的偏见, 但看到袁珊珊本人后,途中还是忍不住多留意了几分, 他都如此,更遑论其他人了, 有从别村来的五十多岁的经验丰富的老猎户,敲着旱烟杆子说:“这么小的女娃娃进山做啥?给狼群送R呢?”

    别人的异样目光和质疑话语并不能影响袁珊珊, 何况本身还是带着善意的, 所以她冲着那老猎户笑了笑, 坡头村也有一位罗姓猎户,跟那人认识的,指着他笑道:“没有武装部和民兵连一起跟着, 别说小女娃娃了, 就我们这些人,哪一个不是给狼群送R的?你这老家伙, 别怪我没提醒你,可别小瞧了人?!?br />
    信他话的人没多少,不过秦同志扫了一眼, 坡头村来的人非但没一个露出异样的眼神, 还对质疑袁珊珊的人露出看笑话的神色, 他对袁珊珊自带的弓十分有兴趣, 一问竟是自己动手做出来的, 就更想看看她的箭术如何了。

    能自制弓箭,已足以说明她和其他姑娘不太一样了。

    他们先进入的便是坡头村后面的山头,袁珊珊心知他们会白跑一趟,不说这里早已经是她的地盘了,会危及坡头村的野兽早成为了她的R食,而且她偶尔会带上那头大老虎出来溜达一圈,还有哪些野兽敢跟大老虎抢地盘?

    这些情况她却不能说,否则便会成为其他人眼中的异类了,进山后她也不是无所事事,一来老猎户的经验非常值得她学习,他们能根据野兽留下的脚印和排泄物,来判断它们是哪种野兽,有没有危险,倘若出现有危险的野兽的话,便要由他们领路追下去。

    如秦同志这几年都带队进山,从老猎户身上也学了些经验,坡头村的罗猎户见袁珊珊有兴趣学习,也高兴地将自己知道的东西教给她,而袁珊珊的学习能力自然强得让他惊喜。

    此外,袁珊珊看到好的草药也会动手收取,她做的防虫蛇药包,几个老猎户过了目,就是最初对她有看法的,也初步认可了她的本事。

    中午他们便在山里就地取材做午饭,虽都带了些干粮,但用铝锅炖上一锅热汤,还是非常惬意的事,也因此,对于身手好力气大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机会是主动争取来的,不说在山里的时候能趁机打打牙祭,而且在山里的收获,虽然很大一部分要交上去,但他们也会分到一些作为辛苦费,带回去后家人也能跟着吃上好几顿R。

    危险是有,但他们队伍里有带枪的军人,还有猎、枪,就是碰上狼群也能全身而退,很难得才会发生有人受重伤的情况,往往那还是疏忽大意造成的。

    中午吃的野味便是由袁珊珊S来的,秦同志一方面是好奇她身手,另一方面也是让自己带来的人开开眼,别再将人家当成娇滴滴的小姑娘看待,别以为他不知道,有几个没成家的小年轻,居然没事就往小姑娘身边打转,这是打着想?;と思倚」媚锏哪钔纺?。

    当袁珊珊炫了把百发百中的箭术后,众人齐声叫好,这才叫巾帼不让须眉嘛,结果秦同志的想法没能实现,反而让几个年轻人看袁珊珊的眼睛更亮了,并且还互相别起苗头来了,已经四十多的秦同志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有两个是自己下面的小崽子,等回去了非得狠狠C练他们不可,省得出来了给他丢人现眼。

    另一个心情同样不太好的就是许言森了,好不容易等到袁卫国离开了,他有单独跟袁珊珊待一块儿的时间,没想到那几个家伙竟然先一致对外,将他这个早与袁珊珊认识的人挡在了外面,专往珊珊身边凑,他还无法指责什么,这其中有两个以前还跟他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来着。

    “哈哈,这些年轻人真活跃啊,爬了半天的山也没他们喊累叫苦?!币桓隼狭曰Ц赝咀谝黄?,看着那边的年轻人笑道。

    秦同志没好气地说:“这才第一天,还有力气折腾,等几天下来他们还能这样,我就少C练他们几天?!碧乇鹗墙衲晷吕吹囊桓鲂♂套?,上蹿下跳的,就跟猴儿似的,没眼看。

    老猎户和几个比较沉稳的人都笑了笑,谁还没个年轻的时候冲动的时候,能理解,能理解,哈哈。

    袁珊珊起初没多想,只当年轻人跟年轻人扎堆,可几次下来许言森跟她说话都要隔着人用喊的,那目光,似乎还有些幽怨,袁珊珊再看身边这几人,特别是看到其中一人得意地冲许言森挑眉的一幕,心里特别明悟了,感情是这么回事。

    她也不是太过迟钝,饮食男女嘛,这是很正常的事,前几天她不还C心她哥找嫂子的事,毕竟她哥的年纪在这个年代不算小了,没看郑永祥他哥孩子都抱上俩了,只要别牵扯上她,她都可以微笑旁观。

    末世里她不是没被其他异能者追求过,不过大多目的性比较强,而且她又是精神力异能,想瞒着她做点什么勾当会比较困难,所以当精神力异能开发出越来越多的能力后,她这样的异能者反而让不少男性望而却步了,谁还没点自己的隐秘,就算结成夫妻也不想全部曝露在对方眼中,特别是末世里又有多少人是打着白头到老的念头的,还不是搭伙过日子,或是找个不拖后腿的伙伴,今天一起过,明天可能就散伙各奔前程了。

    所以这样的情况下,袁珊珊临死前除了同队伍里的姐妹们,依旧是孤身一人,在末世里那样的情形下,除了可以性命相托的姐妹们,她无法全心信赖另一个人,从不觉得单身有什么不好。

    重生到这个年代,即使有另一个袁珊珊的性格中和了以往的性情,可多少延续了以往的想法,与家人相处尚好,但拥有异能的她,在这个世界上其实依旧属于一个异类,这样的异类如何与人谈婚论嫁结婚生子?尤其她的异能特殊,与人朝夕相处,也许最先受不了的先是自己了。

    当然相比于后世的年轻人而言,现在的人追求另一半的行为矜持得多了,不过是多说几句话,袁珊珊生火要用柴了,几只手同时伸到她面前,当她无奈地接过最近的一只手里的柴时,那手的主人顿时眉飞色舞起来,妈哟,末世里她见过多少对,当天就能天雷勾地火,干柴烈火烧得啪啪响的,甚至一堆人的群魔乱舞也见识过,对照一下眼前的状况,袁珊珊忍不住噗哧一乐,突然觉得这样的行为和这个年代的人,矜持得可爱。

    “许大哥,你帮我看着点锅和火,我去去就来?!痹荷浩鹕斫行硌陨?,还是跟他相处要自然得多。

    “我来,让许言森干别的事吧?!?br />
    “小袁你要做什么?我来帮你做就是了?!庇形恍崭叩男』镒优艿皆荷荷肀咚?。

    袁珊珊看了眼这位虽姓高,但身高比不得她哥和许言森的小高同志,笑了笑说:“好啊,一起来吧?!?br />
    小高同志顿时得意地跟在袁珊珊身边,一起往溪水边走,被留下的几人咬牙切齿,他们一致对外挡着许言森,却被姓高的小子抢了先了。许言森趁机来到袁珊珊之前的位置,认真地做着袁珊珊交待的事,虽然有些气馁,可他有着这些混蛋没有的优势,这些混蛋,做得再多也吸引不了珊珊的目光。

    袁珊珊走没影了,许言森才随手捡了根树枝指指其中两人,之前还跟他称兄道弟,现在却将他当阶级敌人对待,笑骂道:“我今天算认识你们的真面目了,以后见了面可别叫我许兄弟了,我可没你们这样没义气的兄弟?!?br />
    “别介啊,”其中一人笑嘻嘻地凑过来说,“这不是小袁还没对象,那我们人人都有机会,要是你跟我们说,小袁是你对象,那我们肯定把小袁当嫂子一样尊敬,你们说是不是?谁让你下手再晚了呢,说不定是小袁相不中你,那我们可不得抓住机会了?!?br />
    “就是,这话说得太有道理了,许兄弟啊,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一看就是拿笔杆子的人,这有的姑娘喜欢你这样的,可有的姑娘未必啊,你们说是不是?”

    这话惹得好些人哈哈大笑,包括旁边看这些年轻人热闹的,还有过来人跟他们谈经验。

    许言森没好气地捶了这人一记:“滚你的,我就看到了你们专跟我拆台!”

    走到小溪边的袁珊珊,忽然毫无预兆地回头看了一眼,眼里闪过错愕之色,这……是她以为的意思吗?

    “小袁,你要做什么,我来?”小高捞袖子殷勤地说,作为普通人,他当然听不到这么远的话。

    袁珊珊回过头来笑了笑,眼里脸上毫无异色,说:“那边没什么坐的地方,我看这边石头多,多搬几块去,一起搬吧?!奔父隼狭曰У勾寺碓?,挂在筐外面不占地方,也没多少份量,可其他人就没有了,实在没地方坐就扫了些枯叶堆起来往上一坐。

    袁珊珊不是多享受被异性包围的人,她反而喜欢静静地坐在一边看别人的互动,这几个年轻大小伙围着她,对她其实也很困扰的,再说她又不会给任何人机会,所以就要想个法子让人知难而退,还她一个清静,要不每天都如此,她也要受不了的。

    袁珊珊抬头对小高露齿一笑,走到一边伸手就搬起一块近百斤重的石头,然后轻松地往回走,走了十几步没听到后面动静,袁珊珊低笑了一下,然后回头,对傻站在那里的小高说:“走啊,不用回去了吗?”

    “哦哦,就来?!毙「咩躲兜鼗氐?。

    袁珊珊继续往回走,于是把生火做饭以及等着吃饭的一堆人又吓呆掉了,特别是跟许言森待在一起的人。只有是许言森最正常,见袁珊珊如此模样回来,顿时领会到她的用意,眼里含着笑意,起身迎人:“累不累?要不是喝点水?”

    袁珊珊放下石头,神色如常地说:“不累,等下再喝吧,我多搬几块回来,省得大家没地方坐,等走的时候我再搬回去?!?br />
    “我跟你一起去吧?!毙硌陨σ獍蝗坏厮?。

    袁珊珊看看他脸上比平时浓的笑意,点点头说:“好吧?!?br />
    两人一起往溪边走去,秦同志走过来,抬起脚就踹上还呆愣在那里的傻小子:“真是蠢得没法看了,等回去了,翻倍训练!”被人家一个小姑娘比下去了,他这个领队的人都丢脸。

    另一个傻小子过去抱石头,可以抱起来走路,但这腰是弯着的,再放下朝其他人摆摆手说:“你们上吧?!彼鲜?,再蠢也看得明白,这是人家小袁姑娘故意做给他们看的,看许言森一点没意外,就知道这人也是知道的。

    罗猎户用旱烟杆指指这些小年轻:“我早说过了,小袁两百多斤的野猪也能一人抬起来,你们这些大小伙子,一个都不是小袁的对手,哈哈!”

    袁珊珊连着搬了好几趟,每块石头的份量都不轻,可她轻松得连滴汗都没流出来,等她再坐回原来的位置时,身边顿时清静多了,袁珊珊露出满意的笑容,让秦同志等人看得摇头直笑,谁能想到这姑娘用了这一手将几个傻小子给镇住了。

    也再没人质疑袁珊珊有没有能力跟他们进山了,这要再质疑,他们这里的,有几人能合格?

    吃过午饭后继续往山里走,到了下午秦同志与几位老猎户碰头一商量,回吧。

    回去的时候罗猎户也奇怪道:“今年这山里清静多了,以往进来还能看到野猪活动过的痕迹,今年倒没有了,不过这也是好事,就不用怕它们什么时候冲到山下来了?!弊罱腥说P牡睦侨旱淖偌8且坏悴患?。

    许言森听到这话时看了眼袁珊珊,眼里闪过笑意,袁珊珊给他的R里,有时也夹杂了野猪R的,所以原本不是没有野猪,而是被珊珊一早清理掉了。

    另一个猎户则说:“这边没有,那肯定是转移到其他地方了,接下来几日可别马虎大意。对了,听说山那边的一个村子,秋收的时候不就有野猪冲下山,将山脚下一块红薯地给糟塌了,还有一个村民受了点伤,好在只是擦伤?!?br />
    天黑后回到坡头村,就在村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又转移地点继续搜山,有时当天返回,有时就在山里找个山D将就一夜,抱着厚棉衣靠山壁上或是互相靠着过上一夜。随着时间长了,就是年轻小伙,也不如一开始进山时的抖擞精神,但袁珊珊却没什么两样,好像一夜不阖眼对她也没什么影响似的。

    在第四天的时候,秦同志开了第一枪,他们终于碰到了野猪,没等老猎户顺着活动的踪迹找到野猪窝,他们先碰上了出来觅食的野猪。秦同志的第一枪虽然击中了目标,却没能让冲过来的野猪停下来,随即袁珊珊一箭就S入野猪的眼里,冲势不减的野猪一头栽了下去。

    另一边,另一头野猪倒在猪户的猎、枪之下,因为猎、枪散弹的缘故,远不及这一边野猪的完整。

    秦同志将击毙的野猪翻了个身,看到C在眼眶里捅进脑袋里的箭,朝袁珊珊竖起了大拇指,果然是百发百中的好箭术,而且力道足,说是神S手也不为过。

    几天下来,大家对袁珊珊更为关注了,但关注点与最初大不相同,起初是将她当作生得好看的异性来对待,但现在,则将她当成一起战斗的好伙伴了,不仅身手好,而且性情也爽利得很,如果不是看着她那脸,很容易让人忽略她的性别。

    整个搜山行动持续了半个月才结束,他们总算将这一带的山头都走了一圈,除了个别人有擦伤或是扭伤外,也只是累了点,其他一切都好,最叫他们开心的是,这一带并没发现特别危险的兽群踪迹,别的地方传来消息,有支队伍可是跟狼群开了火的,好几个人被狼咬伤了,这让听到消息的他们庆幸不已。

    大的野物交上去了,但小的基本由大家分了,当袁珊珊重回到坡头村时,是被好几个人送回来的。他们的回来得到村民的欢迎,谁都知道进山有危险的,特别是狼群咬伤人的消息传过来,他们更是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有他们的行动,大家才可以安稳地过个冬日。

    “呀,这么多野物啊,这都是给谁的???”

    “哈哈,他们几个手上的都是小袁的,小袁立了大功,这是秦同志奖励她的,这几个小伙子帮着送回来?!甭蘖允止Φ?,帮忙送的人里面就有小高,自从见过袁珊珊搬石块后,他可再起不了贼心了,还是老实当跟班比较没有危险。

    “姐,你回来了!”袁卫彬也早早跑了出来,除了最初两天,之后都转战到其他村子了,袁卫彬一直没见到他姐了,乍然分开,天天盼望。

    “嗯,回来了,回家?!痹荷阂埠芟氲艿?,这还是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

    “珊珊姐,我帮你拎东西?!敝QЬ鞫锩?。

    “好?!痹荷杭袂岬娜盟悄米?,基本是山里采来的草药。

    帮忙提野物的几人将东西送到地方后,连口水也没肯喝,又摆摆手走了,认个门就可以了,说不定以后还能找袁珊珊一起打猎呢,而且边上还有个许言森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所以他们不多留了,走的时候一个个轮流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露出了一个佩服的眼神。

    袁珊珊现在就跟他们的大姐头似的,虽说她性格一等一的好,和他们理想中的媳妇形象简直一模一样,但那与外形迥然不同的力气和身手,要当媳妇看,不是一般男人能承受得住这种压力的,所以对于许言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行为,表示敬佩,至于其他的就不用他们担心了,就凭袁珊珊这样的能耐,往后只有她欺负男人的,没有男人能欺负到她的。

    许言森赶紧把这些捣乱破坏的家伙赶出门,恨不得一人踹上一记。

    将他们送出门再回头时,许言森面上虽然如常,实际上胸腔里的心脏,跳动得比平时快上一两分,却在这时听到袁珊珊在叫他:“许大哥,你的野物是在这里帮你一起处理了,还是等你回去了再处理?罗婶,晓桐,孟姐,你们帮我一起收拾吧。要不帮许大哥你的也一块弄了吧,省得你提回去又弄得知青院里一股味道?!?br />
    许言森仔细看了袁珊珊两眼,却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心里掠过失望的情绪,笑道:“一起弄吧,留一半珊珊你帮我一起腌了,到时带给我爸妈他们尝尝,这是他们儿子亲自打来的,剩下的带回去让海波他们解解馋?!?br />
    他心里多少带了点期盼的,他以为小高那些家伙这几日的表现,应该让珊珊看出点名堂来了,可现在发现珊珊待他的态度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差别,难道说,珊珊真将他当成和袁卫国一样的存在?想到这个可能,许言森心里不由苦笑了,似乎一开始,他也是这般想法吧,是替卫国照顾他的妹妹弟弟。

    罗婶爽气道:“行,帮你们一起趁早收拾了,到时小袁管我们饭就行了?!?br />
    “没问题,我老婆子替珊珊丫头答应你们?!敝4竽四诵γ凶叛鬯?,“丫头,知道你爱干净,彬彬和军军早给你烧好了热水,赶紧先去洗洗吧,这里有我们忙?!?br />
    袁珊珊高兴道:“好的,谢谢彬彬和军军了,罗婶你们先忙?!泵Σ坏鼗胤磕没幌匆路?。

    罗婶笑道:“这一走就半个月,亏得这丫头能受得了?!?br />
    可不是,如果不是跟着那些男人在一块儿不方便,袁珊珊都恨不得跳进河里洗一洗了,还是回来舒服,离开末世不过半年的时间,她似乎越来越堕落了。

    许言森微笑着一边听罗婶她们说话,一边为袁卫彬和郑学军讲他们进山这些天的经历,没多久,罗婶和郑大乃乃也被他的讲述吸引住,不聊天了,一起当起了听众,罗婶啧啧夸赞,不亏是文化人,讲得让他们跟听故事似的,他们祖辈都生活在这儿,咋不知道这山里还有这些趣事。

    虽然郑大乃乃说留饭,可罗婶她们忙完后还是没留下来,说袁珊珊累了这些天,让她早点休息,别忙了,不过是袁珊珊出言请人帮忙的,本就没有让人空着手回去的道理,所以最后还是一人提了一只收拾好的野物,许言森也从自己的份子里给了孟佳华一只,他常在那边借宿,这次算请他们的。

    当晚许言森就让赵洪军骑自行车送他回济口村去了,看着站在院子门口目送他们的袁珊珊身影越来越远,直至看不见,许言森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不仅许言森叹了口气,晚上一人躺在床上的袁珊珊,睁着眼睛看着房顶,也叹了口气,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呢?

    许言森在她心目中的地位跟其他男人不一样,否则她就不会犯愁了,尽管在许言森面前她没流露出丁点异样,可到底在她心湖里掀起了水花。

    像刚刚认识的小高他们,袁珊珊可以轻松地解决了,因为他们不过才相识,冲着的不过是她这张脸,流于表面,所以她能跟这些人笑嘻嘻地翻过这一节。

    可许言森却不同,自从那天在溪水边无意中通过精神力发现异样后,这几日她其实一直留意着许言森,如果是突发的念头还好解决,以后尽量让彬彬多走动就是了,少了接触自然就淡下去了,可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的。

    许言森是个好人,这不用说,她和彬彬初来乍到,是许言森跑前跑后,全然没有因为被袁家连累了而迁怒她和彬彬,这个男人的心胸要比别的男人开阔得多,她和彬彬都很感激他。

    接触多了,便发现他心里有股这个年代进步青年的正气,但又不迂腐懂得变通,却又坚守着自己的底线,也许对许多女人来说,这样的男人是个理想的丈夫人选。

    如果她当真考虑要找一个男人一起过下半辈子,不得不说,许言森是个极好的人选,可她……

    唉……袁珊珊翻了个身,这人怎就丢给她这么大一个难题呢,说到底,她有点舍不得看到许言森露出失望的神色。

    只做朋友该多好,她是欣赏许言森的,可要她跨出那条线,要顾及的问题就太多了。

    辗转了半夜,到底还是睡去了。

    第二天起床,袁珊珊心里便有了决定,虽然有些可惜,可她不喜欢拖泥带水,还是趁早与许言森说明的好,毕竟他年纪与她哥一样大,在清楚她的想法后,断了念想,也许什么时候就会和另一个女人看对眼组成家庭了。

    想到这可能,袁珊珊心情有些微妙,因为这意味着她以后必须与许言森保持距离了,否则任何一个女人看到自己男人与另一个女人亲近,这心里肯定都不会高兴。

    只是接下来她没等到许言森过来,惦记着他要去看许伯父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袁珊珊跑了趟济口村,从姚海波那里才知道,当晚从这里回去后,第二天他就被借调去公社里帮忙了,虽然只是短时间的,但也让他忙得够呛,连着好几天没回来了。

    “那他请假的时间没变吧?还是按照原来的时间去看许伯父他们吗?”袁珊珊没进知青院里面,就在外面问。

    “没变,他上次回来提过这事,说忙过这几天就好了,过去帮忙的时候跟那边说好了的?!币2ㄐ睦镞谘肋肿?,许言森这家伙,竟让小袁妹子亲自跑过来关心,等他知道了,还不得尾巴翘上天了。

    “那好吧,等他回来你跟他说一下,他走前的下晚我会过来一趟,让他不用去坡头村,就在这里等着我?!彼岚盐聿急傅亩鞔?,省得许言森两边折腾。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币2ㄟ肿抛煊Φ?。

    “那我走了,回见?!痹荷褐烙辛礁雠嗖惶不蹲约?,也不愿意进去看别人脸色,跟姚海波摆摆手,骑上自行车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