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46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46章

    这次时间充足,袁卫彬又全程帮忙, 袁珊珊为许父许母备好的吃食只多不少, 经过周老爷子几天的调、教, 以及这段时间的看书收获后,她又准备了一些常用药材, 全部密封装好, 免得味道串了, 并在纸上将这些药材的用法详细写清楚。

    目前她能做的便是这些了,拍拍一直在旁边打下手的袁卫彬脑袋说:“放心吧,许伯伯知道你是你,你妈是你妈, 不会怪你的?!?br />
    她相信许伯伯能身处高位,这点心胸还是有的, 何况看许言森的教养便知道,许伯伯会是什么样的人,“咱们只要做到问心无愧便可以了?!?br />
    年代的问题,成年人的选择, 不应该由一个未成年人来背负,只需耐心等待几年,一切将会拨乱归正。

    “嗯, 姐, 我不会给姐、大哥还有咱爸丢脸的?!痹辣蛴昧Φ愕阃? 他会努力学习, 将来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袁珊珊借来自行车, 在后座上绑了两个筐,将打包好的东西放在筐里,便跨上自行车往济口村而去。

    到济口村天色已暗,老远便看到村口一人顶着冷风站在那里张望,袁珊珊一眼便认出那是许言森,看来她说的话许言森都听进去了,老实地在村里等着。

    看到袁珊珊出现,许言森忙迎过来:“珊珊,都是我抽不出空给你送个信,该是我去跑一趟的?!闭馓煸嚼丛嚼淞?,看袁珊珊顶着冷风骑自行车过来,许言森心疼,他刚回来没多久,否则早骑了车去坡头村了,“来,自行车让我推着,你快到我那边暖暖身子?!?br />
    看袁珊珊连个手套都没戴一副,又把自己手上的脱下来塞过去:“这副给你,我那边还有一副,前两天才降温,这天冷得厉害,别不在乎,每年冬天手上生冻疮的人不少?!?br />
    袁珊珊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就听这人不停地念叨,有些哭笑不得地捧着还带着这人体温的手套,她能说这点冷空气根本冻不着她吗?不过手套上的温度却一直传到了她心里。

    “知道了,许大哥,你别再念了,小心让人看到你这么婆婆妈妈的一面,有损你的形象?!?br />
    推着自行车的许言森听到袁珊珊的形容,抽了抽嘴角,转过头无奈笑道:“你看有几个女孩子像你这样不注意的,别仗着现在年轻身体好就不讲究,以后可就受罪了?!?br />
    袁珊珊赶紧作投降状:“好,我听,我听?!?br />
    到了知青院,姚海波看到他们回来,帮忙一起将行李拎进屋,感受到手里的份量,对许言森各种羡慕妒忌,看看小袁妹子对这家伙多好,不仅帮忙准备了这么多东西,还亲自送上门来了。

    许言森赶紧倒来一瓷缸热水,让袁珊珊赶紧暖暖身体,递瓷缸的时候手碰了下袁珊珊的手,发现并没有像他以为的那么冷,而是温温的,这才放下心。

    袁珊珊起初没在意,却发现转过身归拢行李的许言森,耳朵根有些发红,不禁好笑的同时脸上也有些发烫,感情这单纯的年代特质还能传染?

    再回头时许言森已毫无异样了,袁珊珊心里还有些可惜呢,接着又呸了自己一口,喝了几口热水就起身要回去了,再晚天更黑,山风更大。

    “要不在这里过一晚,明早再回?”许言森看看外面天色担心道。

    “不用了,跟郑乃乃还有彬彬他们说好了要回的,我不回去他们肯定一直留门等我,走吧,你送我出去?!痹荷浩鹕碇苯油庾?,她不认为许言森会不知道自己能力的。

    “好吧,你路上慢点骑?!毙硌陨ψ飞先?。

    “小袁妹子,你这么晚还要回去?”姚海波帮着把行李拎回屋,便找借口去了其他屋,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就要走了。

    袁珊珊回头朝他摆摆手:“对啊,姚大哥,我走了,下次来我们坡头村?!?br />
    “好吧,路上小心,许哥你多送送?!币2ㄐ乃?,最好把人送到坡头村再回来,看他这兄弟多有义气。

    自行车由许言森推着,到了村口袁珊珊便接了过来:“许大哥你回吧,不用送了,这路,我就是闭着眼睛也能骑回去,当我在山上是白混的。你……”看到许言森黑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的注视着自己,话到嘴边拐了个弯,“等你回来,我带彬彬再来找你,或是你去坡头村?!?br />
    “好吧,你等我回来,路上慢点?!毙硌陨劾锫冻鲂σ?,“你骑吧,我看着你走再回?!?br />
    “好吧?!痹荷夯踊邮?,转身便骑着上了路,不用回头也知道这人视线一直黏在自己身上,心里又叹了口气,再等下吧,等他回来再说不迟。

    许言森一直到看不见袁珊珊的身影,才转身慢慢往回走,一人回味与珊珊相处的点点滴滴,不知为何,虽然珊珊亲自过来让他很高兴,却敏感地察觉到了珊珊态度上的回避,是他因为珊珊的出色,越来越吸引异性的关注,而表现得过于急切些了吗?他第一次因为一个姑娘体会到了忐忐与彷徨,又被她牵引而喜悦或犯愁,也许是他做得还不够好,让珊珊不能全心信赖他。

    是啊,他现在有什么?他能为未来的爱人提供什么?连一片遮风蔽雨的屋檐都没有,所以现在谈感情为时过早,也让珊珊看轻了自己了。

    再回到知青院时,许言森又恢复了以往的从容,被姚海波取笑时也能三言两语地反拨回去,姚海波好奇地把门关上,手架上许言森的脖子*问:“老实交待,是不是小袁妹子点头答应了?你个牲口,这么好的妹子……”姚海波作心痛状低嚎。

    恢复了从容的许言森也发现了问题所在,自己表现得太明显,让身边人都看出来了,这无形中给珊珊增添了许多压力了吧,珊珊将自己当哥看待,相比而言显得自己有些卑鄙了。

    “不要胡说八道,是我自己想通了,我现在连自己的未来都没能确定下来,无法给未来的爱人一个稳定可靠的肩膀,所以一切等将来再说吧?!毙硌陨难凵裨嚼丛郊岫?。

    姚海波怀疑地想要摸摸许言森的脑门,不会是一时头脑发晕了吧?“那不是还有不少知青在这里成了家了吗?你这么一说,好像他们都很不负责似的?!?br />
    许言森脸色沉了下来,语气沉甸甸的:“海波,你说,如果是同一个地方来的知青情况还好一些,对那些一方是知青,一方是本地人的家庭,你说将来有回城机会了,他们会作何选择?是留在这里,还是舍下家业回城?如果两方都是知青,却不是同一个地方来的,那他们将来又要将家安在哪里?”

    他越想越觉得,现在谈感情太不踏实了,不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都是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姚海波梗了一下,手松了开来,挠了挠自己脑袋,这问题,不好回答。

    扪心自问,如果他在这里找了本地人安了家,将来有回城机会,他能舍得放弃?不论是放弃还是不放,都会是一个艰难的不能两全的选择,原本一个完美的家庭,即使不破裂,也会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裂痕。

    “可我们真有回城的机会吗?”姚海波不自信的问。

    “会的!”这次许言森的回答却坚信无比,“国家迟早会改变,不会一直如此下去!”

    一届届的知识青年,不可能一直安排到农村去,那是增加广大农村和农民的负担,迟早会出现不稳定,便是知青也越来越人心浮动,而滞留在城里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这次卫国和珊珊他们碰上的劫匪的事就可窥一斑,那些劫匪不是农村青年,而是县里城里的一些游手好闲的人,这样的现象如果不发生改变,只会变得更多,他从公社里县里了解到的情况越多,越有信心了。

    “好,我信你的,你说可以,那一定可以?!币2ㄟ肿煨α?,反正许言森这家伙脑袋比他聪明,他只需要跟着许言森走就行了,省得自己动脑筋还动不出结果。

    ***

    天越来越冷,袁珊珊和袁卫彬都穿起了她做的新棉鞋,烧起了火笼。

    郑大乃乃这里只有一个很旧的火笼子,袁珊珊跟着队里上工的时候也学了些编织的手工活,发现火笼这样的取暖神器后,专门请教了手艺好的老师傅,除了将家里旧的换成新的外,一人房间里还放了一个。除了需要烧的木炭外,外面的竹笼子本身是劈得极薄的竹片编成的,就地取材,可花不了什么成本,讲究的一些人外面还会刷上清漆和桐油,看上去美观又大方。

    家里没烧什么木炭,袁珊珊特地去镇上买了一批回来,她不用担心冻着,可家里老的老小的小,特别是两个小的一直不放松学习,她也尽可能地为他们提供适宜的环境。

    冬日不需要天天上工,时间最充分,正是学习的大好时候,有时候罗晓桐和孟佳华过来,也会碰上袁卫彬和郑学军围绕着《数理化自学丛书》上的一道题目争论,两人的认真精神让她们看了也汗颜。

    孟佳华说:“这套书我记得早卖废品站去了,现在年纪大了,越来越看不进去了,不过小彬和军军正是学习的年纪,应该多花些时间?!彼飧龆炫戳嗣?,便是来到袁珊珊这里也带着毛线编织,袁珊珊看了那颜色,就知道不是织了她自己穿的,而是件男式毛衣。

    唐芸两手空空地来,烤火烤得打磕睡,罗晓桐则从袁珊珊房里找了本书看着,一室温馨。

    “唐姐别睡了,小心冻着,吃栗子和核桃吧?!痹荷喝±戳死踝雍秃颂?,家里还有花生,栗子和花生都可以丢火笼里烤了吃,是冬日烤火打发时间的极好方式。

    唐芸被孟佳华推醒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探头往外看了看,说:“这天连着下了几天雨,Y冷Y冷的,不会要下雪了吧?哎,你们说,王春丽现在在水库那边的滋味如何???”

    孟佳华笑了起来:“你啊,咋跟凤林学上了,我记得昨天她就说过这样的话吧?!庇锲栖恳谎以掷只?,“今年我们村还好,前两年不也要干活,大冬天的去清河道挖淤泥,可冷得够呛,不过今年不挖,明后年就逃不过了吧。其实我们这边日子还是很不错的,我有认识的知青去了最北边,还有西边的,那日子可比我们这边艰苦得多?!?br />
    大家说着闲话,火笼里栗子花生也发出了响声,边上又倒上了热腾腾的茶,大黄也趴在火笼旁啃着袁珊珊丢给它的栗子玩,虽然外面下着细雨,可日子并不难打发。

    下午雨势止住了,可天依旧Y沉,袁珊珊也懒得进山了,去后院摘些青菜准备晚上用。

    袁卫彬和郑学军在院子里活动身体,没一会儿将棉衣都脱了,忽然大黄冲外面叫了起来,袁卫彬往外一看,顿时欢喜地叫起来:“许大哥,你回来了!姐,许大哥回来了!”

    袁珊珊拎了一篮子青菜从后面走出来,看到刚进院子的许言森,笑道:“听到了,别叫了,许大哥,你这是走路过来的?”没看到自行车,不过许言森看上去精神很不错,这说明他父母那里的情况不算糟糕吧。

    “彬彬,接着?!毙硌陨掷锾岬亩鹘桓辣?,抬头冲袁珊珊笑道,“是啊,走路过来的,路上太湿不太好骑车,反正时间多。前天就回来了,这不一直下雨,雨停了就过来看看你们?!?br />
    也许是想通了,心也沉静多了,不再像个毛头小伙似的急躁,许言森现在的心态平和多了。

    袁珊珊自然发现了这点变化,她以为是许言森刚见过了父母,一颗心踏实了的缘故,招呼他进屋,又对袁卫彬说:“彬彬你和军军赶紧把外套穿上,别逞能!”

    “哎,知道了?!绷饺艘炜谕氐?。

    “小许来了?!敝4竽四撕Φ?,“快进屋烤烤火?!?br />
    “好?!?br />
    许言森过来,大家都很高兴,包括袁珊珊,原本想简单弄点热腾的晚饭,也因为他的到来改成吃火锅了。将为吃火锅特地从镇上弄来的炉子烧起来,大家围着炉子坐下来,汤底是大骨头和鱼头鱼尾,汤色炖得雪白,上面飘着红色的辣子,看着极为诱人。

    荤的素的,袁珊珊和郑大乃乃准备了一大堆,都堆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面。

    “这是鱼片,这是R片,是什么R,你吃了猜猜看?!痹荷褐缸琶媲扒械帽”〉模移?。

    锅里咕嘟咕嘟在翻滚,许言森挟起一片放锅里涮了涮,R片立即翻卷起来,蘸了点调料,送嘴里嚼了嚼,他迟疑道:“这是……鹿R?”他还是没下乡之前吃过,有好些年头了,不太确定。

    袁珊珊忙“嘘”了一声:“自己人吃,别让外人知道?!?br />
    郑大乃乃笑着用手点点袁珊珊,这丫头越来越鬼精灵,好在现在不用担心什么人随便往家里闯了。

    许言森脸上笑意加深:“我什么也不知道,只管吃?!?br />
    大黄在旁边打转,袁卫彬挟了根大骨头丢出来,大黄立即啊呜扑了过去,又因为烫摇头摆尾的,看得大家好笑。

    这一顿火锅吃得极为热闹,屋里也热腾腾的,有袁珊珊这大胃王在,准备的菜没一点剩的,郑大乃乃和许言森都乐呵呵地看着她吃,最后还烫了些面条,总算把肚子填饱了。

    火锅收拾掉,炉子没有撤掉,上面放了水壶烧着热水,袁珊珊泡了自制的山楂茶,大家一起喝了消食。

    没一会儿,袁卫彬和郑学军回他们房间看书去了,郑大乃乃床上放了烫焐子,也早早回房间到床上躺着去了,屋里就剩下袁珊珊和许言森,一边拔着山核桃吃一边喝茶,听许言森说去许父那里的情况。

    “……情况比我想的要好一些,临走前他们一再叮嘱我,叫我好好谢谢你,多亏了你,叫二老生活改善了许多,我妈说生个姑娘就是比小子好,懂得照顾人,事事都比我这个儿子想得周全?!币残碚獯巫罱兴咝说氖撬璧奶劝?,许多东西都是珊珊经的手,让他妈夸了又夸。

    袁珊珊噗哧一乐,跟袁家比起来,许家人口就单薄多了,只有许言森这一个儿子,不过她记得貌似许家的亲戚还是不少的,她笑眯眯地说:“那就没办法了,虽说我哥从小跟你一块玩大的,跟许伯伯也亲得很,”可以说相当于半个儿子了,“可也不是姑娘,等你以后娶上媳妇,伯母就能享上福了?!?br />
    许言森接口道:“是啊,我也跟我妈这么说的,我妈捶了我一顿,我爸也很严肃地告诉我,不管我做什么决定,都不能只图眼前,如果我做了什么不负责任的事,我爸先头一个打断我的腿,不许我进家门,虽然我年纪不小了,但他们并不希望我在没稳定下来之前找对象,我向他们保证过了,等稳定下来有了基础再说?!?br />
    两人互视一眼,一起笑了,相处的气氛又回到了过去,变得轻松起来。

    袁珊珊觉得像缷掉了一个包袱一样,她觉得应该是许言森察觉到了她的意思,主动澄清了两人的关系,不否认许言森是个极好的谈话对象,他学识丰富,对许多问题的看法也很有深度,这下她不需要再避讳什么。

    许言森看袁珊珊像松了口气的模样,眼里闪过笑意,果然是他C之过急给珊珊带来压力了,一年不行,两年三年,他不信一直守着珊珊会敲不开她的心门。

    他看得出,袁珊珊是个慢性子,虽然看上去随和好说话,但想要走进她的心里并不容易,也许循序渐进的方法更适合她,所以还是先从朋友做起。

    从这次所谓的澄清后,许言森便也恢复了之前的模样,隔一段时间便会来坡头村走动,俨然将坡头村当成了他在这里的第二个家,姚海波也常跟着来,依旧一口一个小袁妹子,与唐芸也常常针锋相对唇枪舌战一番,谁也不肯退让一步,颇有点冤家的架式。

    冬日的坡头村平静多了,少了许多纷争吵闹,如果不是路上偶尔碰见桂花婶子和他儿子,袁珊珊几乎忘了这家人,这对母子俩,每回远远看见她,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团让她不要看见他们,袁珊珊便也如了他们愿,无视之。

    说老实话,以前桂花婶的儿子叫什么名长什么模样,她几乎没多少印象,反而是现在要深刻得多,不知是不是因为身上缺少了某样东西,整个人变得畏缩起来,腰也挺不直,人Y沉Y沉的,很难得才能见到他的身影一晃而过,等见到那位郑常发时,袁珊珊才明白为何这副模样让她印象稍微深了些,如今的郑狗子可不正和他父亲一模一样么。

    袁珊珊无意中听罗婶提过一次,郑常发已经打算在郑家人里过继一个儿子了,袁珊珊对之嗤之以鼻,如此愚昧,活到最后也不过是场笑话,有个能传宗接代的儿子,就好像是他们活着的全部意义了。

    末世里有个姐妹也是这种不幸的受害者,在那种环境里依旧有人将儿子当成一切,为了让儿子有口吃的活下去,就将女儿卖给见不得光的地方,幸好那姐妹在危险关头爆发了异能逃了出来。

    进了腊月,坡头村的年味越来越重了,袁珊珊也刚将一个包裹寄了出去,有亲手做的棉鞋,有皮毛做成的穿里面的衣服和护膝手套,还有一些药材,包括让袁父捎给周老爷子的,她也认认真真地给老爷子做了一身保暖护身的皮毛衣裳,用的也尽量是一些不打眼的毛色。

    “珊珊!”许言森骑了自行车冲到坡头村,从后面叫住刚从罗婶家出来的袁珊珊。

    袁珊珊转过身:“许大哥,有事?”因为前两天才过来了一趟,不该这么快又来的,而且脑门上都有汗了,看上去骑得很急很赶的样子。

    许言森刹住自行车,说:“上次你救过的两位苏同志,现在正在镇子上,我从公社里出来的时候碰上了,他们是来找你的,我过来接你的?!?br />
    “你说是苏叔和苏大哥他们?他们跟你说了从哪里来,要去哪里吗?”袁珊珊一听是他们,心里一喜,因为受过一次教训,她这次根本没敢往袁父那里寄什么吃食,基本是穿的用的,年前已请了两次假,在知青请探中算是频率非常高的,所以这次过年她没打算再去青祁农场。

    “说了,”许言森笑了起来,“和你想的一样,你上车,我带你回去,你要准备多长时间?”

    “好咧?!痹荷禾献孕谐岛笞?,“我要回去看看,会抓紧时间不让苏叔他们待太久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