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4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4八章

    从除夕到正月, 村里一直没有停止过鞭炮的响声, 雪白的积雪上, 洒落着红色的纸屑,分外喜庆。

    许言森和同样没回去的姚海波, 这几天干脆就住到了坡头村知青院里,反正空了不少床位, 再挤几个人也没问题, 当然那里只是个睡觉的地方,这个年基本就是在郑大乃乃家过的,除夕那晚将苏凤林和吴威也叫了过来,吃过年夜饭才转战去知青院守夜, 打了通宵的扑克。

    热闹的新年持续到元宵之后才渐渐降下温度,随着其他知青的回归, 许言森和姚海波也没有赖在这边的理由了, 只得依依不舍地道别, 说这个新年他们在这儿养胖了一圈, 特别是许言森,夏秋晒黑了些的皮肤,一个冬日下来又变白了不少,把站在他身边的姚海波生生衬托成了土里土气的老农一个。

    开春后,对农民来说意味着一年的忙碌又要开始了, 虽然还没开始下地, 可大队里已经响起修农具磨铁器的声音, 而袁珊珊和袁卫彬这对姐弟, 也越来越融入了坡头村的生活,去年参与的三件事,?;ご遄哟蛏币爸?,从劫匪手里救人,以及在搜山行动中的优秀表现,足以让袁珊珊成为秦石公社以至整个安平县政府和知青办重点表扬的对象。

    将一个成分不好的青年,教育改造成先进积极分子,这样的宣传相比其他更有意义,更具典型,也更突显出政府和知青办工作的到位与成绩。

    因此,当这样一个典型树立起来后,从县政府到秦石公社,以及整个知青办,就不容许再有人搞破坏给革命工作抹黑,也因此,在袁珊珊根本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上面的领导班子已经自发形成了对她和袁卫彬最好的?;せ?,立场不同的派系,对此却达成了一致意见。

    当袁珊珊从许言森那里知道这一情况后,当真是哭笑不得,也不再拒绝被上面指派了去其他公社作报告,表面功夫那是越来越镇定,毕竟出去多跑几趟,就能让她和袁卫彬不用担心外面的种种纷扰,可以安心地在坡头村过上安稳的日子,如果将这视为交易的话,那她明显是获得超过付出。

    不得不提的一件事是,袁珊珊出去作报告的稿子,在她写出初稿后,由许言森同志进行了大幅度的改动润色,虽然袁珊珊照着念的时候心底羞耻度爆表,但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报告为她这个先进典型增色不少。

    有着这样的光环护航,袁珊珊和弟弟顺利地从七四年走到了七六年,还将这样的光环辐S到了身在青祁农场的袁父身上。这两年虽然外面偶有大的波动,却也没能影响到身处在山村里的姐弟俩,倒是袁父那里受了些影响,幸好这几年和苏河昌叔侄的关系越来越巩固,靠着他们捎带过去的粮食和其他物品,这日子也慢慢熬过来了。

    不得不提的是,七六年发生了一件足以影响整个国家发展的大事件,那就是四人集团的倒台,十月消息传到安平县和秦石公社时,几乎所有的知青奔走相告,激动万分。

    那几日,坡头村知青院时常有别村的知青出入,有时还没进院子,站在外面就能听到里面的知青,慷慨激昂地谈论着国家大事,包括赵洪军和孟佳华这样沉稳的老知青,也无法避免,被这样的亢奋情绪影响着。

    或许整个知青中,也就袁珊珊表现出来的平静反而显得异常,因为这对她来说,是早已知道的事,既是已知的注定要发生的,又要如何产生出激动的情绪?受她影响,袁卫彬的表现也要比赵洪军他们好得多,此外便是许言森了,当他特地骑自行车赶过来,想在第一时间将这一大消息告诉袁珊珊时,袁珊珊平静地点了点头,说:“哦?!?br />
    其实她心里还有一句:原来是这个时间啊。

    因为之前她只知道大约在七六七七年的时候,那个四人集团要完蛋了的,现在总算知道了具体时间,原来是七六年啊,这一年发生的大事件可真多,之前伟人逝世的时候,包括坡头村在内,整个国家都陷入悲哀之中,这才过去了一个多月,亲身经历这一段历史,袁珊珊也是有所动容的。

    看她这般模样,许言森也忍不住笑起来,县里许多工人学生都走上街头了,也就袁珊珊如此冷静,在他想来是因为早知道有这么一天的吧。

    袁珊珊又连忙描补了句:“这的确是好事,因为这意味着,国家要开始拨乱反正,对一些冤假错案进行平反了?!?br />
    “是的,”许言森用力点点头,激动期盼道,“像你说的,不会等太久的?!?br />
    也许是这一事件让许多知青看到了回城的曙光,知青互相之间的走动变得频繁起来,交流各自打听到的消息,与家人之间的通信也比以往勤快,希望能尽快拿到回城的名额,人心,也变得更加躁动。

    只是,该上工的还是要上工,因为不住一起,没太受知青院那边气氛的影响,袁珊珊与袁卫彬每日上工时间一到,必定已经到场了,这情形与其他知青相对照,让大队干部看得也暗暗点头,不亏是受县里重点表扬的积极分子,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能坚持不动摇。

    其实这真是误会,因为袁珊珊虽然不太记得清这一时间,可她清楚记得恢复高考的时间的,现在时间还没到,所以该干什么就该干什么,那些知青过上几个月便会发现,他们只是白忙碌一场,回城的时机还没到呢。

    “珊珊姐,有你的信,从丰城来的?!敝N耙簿褪锹奚舻拇笏镒?,挥舞着手里的信找到在地里忙春耕的袁珊珊。

    “来了,等我洗下手?!痹荷喝ヅ员叩乃到稚系哪嘞吹?,擦干了手走过来,接过信说,“谢谢小华,小华真乖,又帮你爷爷做事了?!?br />
    郑伟害羞地笑笑,他现在和弟弟都已上学读书了,每天早上村里的牛车会将这些上小学的孩子送去邻村的红旗小学,晚上再去接回来,坡头村并没有学校,今天放假,在大队里玩的时候碰上邮递员过来,便自告奋勇地送信过来了。

    “姐,谁来的信?”隔了些距离的袁卫彬,看到了忙过来问,他如今是十七岁的大小伙了,不再是小少年一名,因为比同龄人吃得好又有充足的锻炼,这个头越来越向他们大哥看齐,站在袁珊珊身边比她高了小半个头了。

    袁珊珊以前和他平视,现在需要稍微抬起头才能看到他眼睛,即使有异能加持,也对先天遗传因子束手无策,拼了命地蹿到一六六后,就再也不肯动一动了,袁珊珊表示已经绝望了。

    其实这身高在坡头村姑娘小媳妇中,已经算高的了,女知青中,包括后面几年陆续过来的,到现在也只有唐芸比她高了两三公分,只是袁珊珊老拿以前末世的身高才衡量,末世前她不算矮,异能觉醒后又长高了一截有一米七几,但在女异能者队伍里,这身高也绝算不上高的。

    只能说老袁家的高个基因都跑到袁卫国和袁卫彬这对兄弟身上了,袁珊珊是托了自己异能的福才摆脱了矮个的头衔。

    “是孙叔和赵阿姨来的信,我看看写了什么?!痹荷菏栈啬抗?,拆开信一目十行地扫起来。

    这几年年节的时候她自己或是让许言森帮忙,从县里寄些熏R和山货给孙叔一家,一直保持着联系,虽然通信没有和袁父袁大哥那样频繁,但一年下来也会写上几封,所以丰城那边发生了什么大的变化,她也能及时得到消息。

    这回孙叔信里便告诉了他们一个大消息,对他们袁家来说绝对是件好事,袁珊珊惊喜道:“彬彬,曹家倒了!曹家父子被抓起来了!”

    “真的?快给我看,姐,快让我看看哪里写了?”袁卫彬先是一愣,紧接着很快反应过来,抢着要看信上怎么写的。

    袁珊珊已经扫完了整封信,转手递给了袁卫彬,当袁卫彬看到那段内容时,兴奋得握拳挥舞了几下,太好了!当初害了他们一家的坏蛋,终于得到报应了。

    郑伟眨眨眼:“是坏蛋被公安抓起来了?”

    “对,”回答的是袁卫彬,“是坏蛋罪有应得,自食其果了,姐,我太高兴了?!?br />
    袁珊珊如今无法随意地拍他脑袋了,笑着说:“不是早知道的结果,就他们一家子做的那些,迟早会有清算的一日,现在不就来了?!?br />
    “姐,那你说咱爸,是不是也快要出来了?”袁卫彬期盼道,毕竟青祁农场并不是他们的家,他们的家在丰城。

    “会出来的,这是迟早的事,不要着急,咱爸还有钟伯伯他们都会离开那里的?!狈岢堑囊磺?,随着曹家父子的倒台,也许就是给出了一个信号,可能用不了多久,袁父就能回城了,因为许父和袁父都是在曹家父子手里被打成反动分子送去改造的,“谢谢小伟,小伟找弟弟去玩吧?!?br />
    “珊珊姐再见?!敝N氨谋奶刈吡?,虽然郑伟妈?;徉止疽恍┰荷翰缓玫幕?,但郑家的两个孩子还是跟着罗婶的时间长一点,受的影响更大,再加上袁珊珊这里好吃的东西也多,哪里会听得进他们妈妈的话,所以依旧亲近袁珊珊姐弟。

    袁卫彬将信反复看了好几遍,才不舍地叠起来放进自己衣兜里,好一会儿脸上喜滋滋的神情才退去,挠了挠脑袋说:“姐,姓曹的被抓了起来,你说……我妈她不会又要跟姓曹的离婚了吧?”

    在没离开丰城前他对他妈感情还好,毕竟是亲妈,可后来亲妈的行为犹如一盆冷水浇在他头上,如果可以,他多想不承认那是他亲妈。

    来到坡头村后三年多了,他也想过他妈会不会惦记着他这儿子,不放心地写封信过来关心一下,要不是有他姐,他不可能适应得了这里的生活,可越等越心冷,三年多来连一张纸片都没来过,当初他没跟他妈走,与爸以及姐姐哥哥划清界限,他妈当真就不认他这个儿子了,幸好他还有爸和大哥姐姐。

    三年的劳作,三年的学习,可以让一个少年身上发生很大的改变,现在看到这个结果,想到在青祁农场的爸爸,他觉得这是个莫大的讽刺,看他妈这个革命积极分子,最后又落到什么好的结局?再嫁的男人又被抓了起来。

    “说起来,那姓曹的,也算是我后爸吧?!彼底旁辣蛐α艘幌?,倘若没有释然,这样的话他以前是从不会承认的。

    袁珊珊想想周秀兰的性子,笑道:“也许会吧,风水轮流转,如今是曹家父子成为人人喊打的角色,你妈一直自诩革命积极分子,怎可能自甘堕落,与这样的人为伍。彬彬你放心,你妈有本事让自己活得比谁都好,也许抓曹家父子的过程里,她也会积极检举提供证据,那样她不仅不会受到牵连,还会得到优待呢?!?br />
    袁卫彬脸一黑,这还真有可能是他亲妈会做出来的事,跟在正常人身边时间越长,他越不能理解他亲妈的脑子和思路。

    袁珊珊踮脚摸摸他脑袋:“算了,不要去想了,等以后回到丰城,你有空再去看看她就是了?!敝劣谒退缇退懔?,早已经是陌路人了,“要是能抓紧一点,说不定今年我们能和咱爸一起在丰城过年了?!?br />
    袁卫彬点点头,他姐说过,亲妈是没办法选择的,但人可以选择以后走什么路。说实话,他姐比他亲妈更称职,他妈没给予的,他却一样不差。

    后面的话却让他一喜,向他姐确认道:“真的?姐你说的是真的?爸马上就能回去了?我们今年能在家一起过年了?”

    袁珊珊说:“这要看丰城那边动作了,希望能快点吧,就算今年回不了,明年肯定能?!?br />
    袁卫彬激动得眼眶发酸,转过头拼命眨眼睛,回头来又朝他姐咧嘴傻乐。

    等下了工回去后,郑大乃乃和军军也知道了,替姐弟俩高兴,他们也觉得袁父的好日子快来了。

    袁珊珊原本要让弟弟骑车去济口村,将这好消息告诉许言森,不想袁卫彬刚推着自行车出门,就看到远远骑车过来的人,正是他要找的人,忙挥手叫道:“许大哥,我正要去找你,我跟姐今天收到丰城来的信了?!?br />
    许言森骑到他面前刹住车,脚踩到地上,脸上的喜意同样遮不?。骸扒闪?,我也刚得到消息,准备过来告诉你们的,没想到你们的信到得这么快?!?br />
    进了院子,许言森说了他得到的消息来源,是县里的人给他递了消息,他又特地赶去县里,往丰城打了电话,再三确认过后才来通知珊珊姐弟,免得让他们空欢喜一场。

    许言森得到的消息比珊珊姐弟更详细,因为四人集团的倒台,这一段时间丰城的动作挺大,不仅曹家父子,还有不少以前行事嚣张的革委会分子下了台:“……那边人说了,曹家父子手上都有人命案,现在罪名差不多落实了,他们被抓起来可不是送去改造的问题了,而是要抓起来审判的,说不定要吃上枪子,说起来,这里面……”

    他笑着看了眼袁卫彬,袁珊珊诧异道:“难道这里面真有彬彬妈的检举?”下午她和彬彬不过那么一说,没想到真的应验了?

    见袁卫彬神色还好,他继续说:“是的,这里面有周秀兰同志的一份功劳,否则没那么快把曹家父子问罪,毕竟他们在丰城张狂了好几年,不说根深蒂固,身后也有不少人的,这下可好,曹家父子被抓,身后还扯出不少人,所以周秀兰同志的功劳是不能抹杀的?!?br />
    袁卫彬撇撇嘴,没作评价,要他说,他妈可不是觉悟多高,不过是为了她自己的日子能好过,不被曹家连累了而已,否则早不揭发晚不揭发,要等到这时候?曹家的问题可不是现在才存在的。

    “她离婚了吗?”袁卫彬问。

    许言森笑着拍拍他的肩说:“确实离了,据说周秀兰同志把证据交上去时,提出的其中一个要求就是跟姓曹的离婚,组织上同意了,所以不用担心你妈,她跟姓曹的离了婚,又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生活上不见得会比以前差?!?br />
    “谁担心她了?”袁卫彬可不认为自己是担心,不过是确证一下她的行为,果然跟他推断的一样,“她日子过得好也好,否则我还要担心她过不下去了,会不会又赖上我爸?!?br />
    许言森轻咳了两声掩住笑意,彬彬这样一说他也觉得有道理,毕竟有彬彬这个儿子在,周秀兰总能找到借口找上袁叔,现在可是连彬彬这个亲儿子对她都避之不及。

    袁珊珊说:“许大哥你说丰城抓了不少人,那这样一来,我爸和许伯伯那里,会不会平反得更快一些?”

    袁卫彬眼睛一亮,许言森点点头说:“我也是这样想的,丰城市政班子有了缺口,肯定要尽快把人补上,否则会乱起来的,也许那些问题比较轻的人,很快就会回到原来的岗位上去了,这样说起来,也许袁叔会比我爸更早回去,到时珊珊你们可以回丰城跟袁叔团聚了,说不定早的话今年能赶回去过个团圆年了?!?br />
    “嘻嘻,”袁卫彬高兴地笑道,“我姐也这么说的,许大哥肯定也能的。姐,你说这几年我们都没能回去,家里是不是落满了灰尘了?”他C心的事倒不少。

    “放心吧,有赵阿姨帮我们看家,不会败落的。许大哥,许伯伯就算晚点,也不会晚太长时间的,说不定今年咱们都能回去团聚的?!痹荷何庑硌陨?,说道。

    许言森笑着点点头,如今的局势,特别是今年,与前几年相比越来越明朗了,所以他现在反而不着急了,就算今年不行,明年肯定能回去的。

    这消息对袁家和许家来说都很振奋,吃了晚饭后许言森便离开了,离开前说会多往县里跑动,一有新的消息便会告诉珊珊他们,让他们等着好消息,至于袁父那里,暂时不要急着通信。

    几年的等待,终于盼来了曙光,许言森回到济口村时,身上散发出的喜悦情绪仍能让人一眼便知,姚海波酸溜溜地说:“这是刚从坡头村回来吧,你现在居然过家门而不入了,别否认,我闻到你身上R味了?!?br />
    明明说去县里的,到现在才回来,肯定先跑坡头村去了,没义气的家伙,居然不回来把他一起叫上。

    “许哥又去看袁姐了啊,什么时候叫袁姐来我们这儿坐坐?!闭馐呛竺嫘吕吹闹啻蛉さ?,虽然许言森否认跟袁珊珊处对象的事,但谁都看得出,两人走得特别近。

    许言森走到姚海波身边踹了他一脚:“狗鼻子也没你这么灵的,吹了一路的风,就算吃了R也早没了味道了。现在地里忙,有空了会过来玩的?!?br />
    “拉倒吧,人家可是先进积极分子,哪有空跑出来玩?”齐慧Y阳怪气道,“可先进积极了好几年了,不还待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没看她能拿到推荐名额离了这穷山沟?!?br />
    程雪晴脸一冷,转身就进了屋,许言森和姚海波互看了一眼,那些出去读大学的人,也不是没一点消息传回来,毕竟不是沈红军一人去的,整个县里这些年累积下来还是有不少人的,所以他们都知道了,沈红军在学校里又谈了一个对象,也难怪离开三年来,也就第一年还见回来看望程雪晴,后面再没见人影,也就程雪晴硬撑着说沈红军学业繁忙,不愿意耽搁了他。

    姚海波冲齐慧翻了个白眼,跟其他人摆摆手,搭上许言森的肩说:“走,回屋说话去,省得有人听了心里不服气,可不服气也得憋着去?!?br />
    后面传来“噗噗”两声,有人被姚海波的说法逗乐了,见齐慧要发怒,又赶紧跑了。

    回房后,许言森也没瞒着姚海波丰城的情况,并将自己的推测小声说了,虽然他一直坚定地说会有回城的机会,一切会拨乱反正,但在没看到事实前,说出来便会缺少一份说服力。两人一个房间,姚海波也知道许言森一直在复习功课,准备什么时候恢复高考后参加高考。

    “所以,你看到了,一切正在转变,向好的方面改变,不会等太久就会有回城机会的,也许就在这一两年内?!币恢币岳吹牡却眯硌陨级不岵?,但这两年的情况让他越发坚信,所以投入在学习上的时间变得长了,“倒是你,对以后有什么打算?”

    姚海波往床上一倒,头枕上胳膊上:“怎么打算?既然你说有回城机会,那就等着回城了?!?br />
    许言森嗤笑了一声:“你真舍得?你跟唐芸不是一个地方的吧,你真不努力一把?”

    “C!”姚海波咒骂了一声,“就那个尖牙利嘴的死丫头……”可在许言森能够看穿一切的目光下,他的声音却弱了下去,转过头避开,嘴犟道,“她是她,我是我,人家要往高处走,哪里看得上我这样什么都没有的人?!?br />
    抓抓头又坐起来,烦躁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初在学校里我就是混过来的,现在一看到书眼就发晕,我天生就没那读书人的脑子,人家现在嫌我不上进,我有什么办法?”

    那层纸其实谁也没捅破,可这两人碰到一起,总有种火星撞地球的感觉,没说几句就能吵起来,可是吧,等回来后,隔上一段时间姚海波又忍不住跟着许言森往坡头村跑,未必就是袁珊珊那里的饭菜吸引了他。

    许言森笑道:“那也不能怪唐芸啊,我问过珊珊,珊珊说只要有机会,唐芸肯定会离开这里,如果恢复高考,凭唐芸绝对能考上,当年的事情你多少也听到一些风声的吧,唐芸心里憋着口气呢,肯定要做出点成绩出来?!?br />
    所以让唐芸为了姚海波退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他记得珊珊说过这样一句话,吃过一次男人的亏,不可能再对另一个男人掏心挖肺的好。其他女人可能未必,但对性子要强的唐芸来说,就不会再把男人放在第一位了。

    姚海波干脆耍无赖:“你就看我笑话吧,别忘了咱是难兄难弟,到现在都没把小袁妹子磨下来?!?br />
    许言森也不恼,从枕头下面抽出本书便凑到灯下看了起来,姚海波哼哼两声也不再打扰他了,从许言森的书箱里翻出本杂书,躺在那边翻了两页,便发出了鼾声,许言森听到声音回头看了眼,无语摇摇头,这家伙在这方面确实没开窍,以前也不知道怎么让他混到高中毕业的。

    ***

    许言森走后,袁珊珊与郑大乃乃饭后聊天,郑大乃乃这几年精神没变差,反而比以前袁珊珊没来的时候要好,看着军军和彬彬带着大黄出去散步,欣慰道:“日子过得真快,一眨眼军军也长大了,你们也快要回城了?!?br />
    “郑乃乃,以后让军军带你一块儿进城,以后跟着军军还有长久的好日子过呢?!痹荷喝暗?。

    郑大乃乃摇摇头:“我一个老婆子去城里做什么,我就守在这里,给军军守好这房子,他哪天回来了就陪陪乃乃。丫头,你说以后不会再变了吧?”

    她既想让孙子成为有出息的人,不要一辈子在地里刨食,可又害怕军军会重复他爸的命运,她要下多大决心才敢让军军跟着一起学习。

    “郑乃乃,不会的,军军还有我跟彬彬呢?!痹荷旱蜕爸4竽四?,跟她描绘以后军军的好日子,考大学,在城里工作,再给郑乃乃娶上孙媳妇,让郑乃乃抱上重孙子,把郑大乃乃逗笑起来,这时罗晓桐走进了院子。

    女大十八变,说的正是罗晓桐这样的姑娘,曾经成天在地里干活,再讲究也是个村姑,如今摇身一变,成为城里姑娘了,拆了辫子,用手帕在脑后束了起来,裤子带了点刚刚兴起的小喇叭,脚上踩了皮鞋,显得精神又时髦,现在是村里许多姑娘的羡慕对象。

    当年去了县里读高中,高中毕业后正好碰上县里的厂子招工,罗晓桐便报了名,加上许言森走了些关系,现在的她成了国营厂里吃商口粮的正式工,看女儿过得越来越体面,罗母再不抱怨罗长树对女儿的纵容,现在上罗家提亲的人家与过去相比可提升了一个大台阶,哪里愁嫁不出去。

    “珊珊姐,大乃乃?!?br />
    “晓桐从城里回来了,都成大姑娘了,大乃乃快认不出来了?!敝4竽四丝醋沤诺穆尴┬Φ?,之前罗晓桐在县里读高中,放假回来的时候便把学校里学到的教给彬彬和军军,所以跟她相比,家里的孩子功课一点没落下,每回她来,郑大乃乃都很高兴。

    “大乃乃瞎说什么呢,咱村最好看的姑娘就在大乃乃家里蹲着呢?!甭尴┐蟠蠓椒降厮?,她在县里也见识了不少长得好看的姑娘,可在她看来没一个比得过珊珊姐,哪怕珊珊姐从来不打扮自己。用天生丽质来形容珊珊姐,一点不为过。

    “哈哈,你们都好看,乃乃看得都高兴?!敝4竽四死趾呛堑?。

20选5河北开奖 www.do-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