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50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50章

    同为女人, 应该更清楚被人强迫,对未婚姑娘来说是多么严重的事, 特别是这个思想还被禁锢远没开放的年代, 可是林丽芬的态度却表现得非常明显,站在了加害者一边,身心受到的伤害,却企图用“误会”二字就遮掩了过去,让袁珊珊心里阵阵冷笑,她对林丽芬这个女人,从第一面起就未喜欢过。

    林丽芬这样的人,和桂花婶子其实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不过是手段更加高端而已,却更加可恶, 因为她会打着“这都是为你好”的旗号。

    袁珊珊大步回了院子, 院门在身后“砰”的关上, 这种赤、L的无视态度将林丽芬气得牙痒, 心里直骂这女人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扯了一把潘建林说:“看到了吧,杨虹就在那人家里,快点!”

    许言森骑着自行车刚进入坡头村,唐芸半路上将他拦下来:“你快去小袁那边看看,刚来了两个外村的人叫住小袁, 不过好像谈得不太愉快, 小袁自己回去了, 那两人追在后面?!?br />
    许言森刹住车, 诧异道:“你认出是什么人了吗?”

    “其中一个好像是七沟村的女知青,另一个男人不认识?!碧栖恐灾懒掷龇艺馊?,是因为她的行事招唐芸不喜,嫁了当地人也就罢了,却因为公公是大队支书,在别的知青面前显摆,一副沾沾自喜得了大便宜似的,没得叫人看了恶心。

    “多谢,我赶过去看看?!毙硌陨煽炱镒?,他原本是带着好消息过来的,这下却急上了,七沟村的知青找过来干什么?珊珊在七沟村只认识一个同从丰城来的女知青,应该不是那人,否则唐芸不会不说出来。

    七沟村虽然村子比坡头村大得多,但环境却比不上这边,那边的大队长和大队支书的名声,许言森身在济口村也听过。

    因为杨虹是天黑后过来的,所以看见林丽芬过来的人,都不知道她是冲着杨虹来的。

    孟佳华从后面走过来,看着远去的许言森,说:“那女知青我记得,叫林丽芬,那男人我好像有些印象……”孟佳华敲敲脑袋,忽然想起来了,“对了,他是小袁一个叫杨虹的同城知青的对象,不会是杨虹出什么事了吧?”

    “那我们去看看?”这么一说唐芸也担心起来。

    孟佳华点点头:“我去把老赵叫上?!币怯惺裁词?,有男同志在好搭把手。

    “那你快去,我追过去看看?!敝耙蛭荷阂裁唤腥?,所以唐芸就站在路边想观望一阵。昨晚因为临时有同城知青来找她,所以没去袁珊珊那边,否则一早就会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袁珊珊进了院子,郑大乃乃听到声音从厨房里出来,用手指指袁珊珊的房间,这是告诉她,人还在房间里:“一直没有出来,我进去看了几回?!敝饕堑P哪茄就废氩豢?,到时连累了珊珊丫头。

    “我去叫她,郑乃乃,待会有人叫门别开门?!?br />
    郑大乃乃看了眼院门,难怪丫头回来了就把门拴上了,少有大白天拴门的,不过是什么人让丫头这么警惕关门?没一会儿郑大乃乃就知道了,因为外面到来的林丽芬在拍门叫人:“袁珊珊?杨虹?我是林丽芬,开开门,杨虹,有什么事都跟林姐讲,没什么过不去的关……”

    郑大乃乃转身回厨房,继续准备一家人的午饭,这两年有珊珊丫头帮忙,她的眼睛好多了。丫头不让她开,她就不开,外面叫门的人,不正是和房间里那丫头一个村子的知青,不会那个混账东西也过来了吧。

    郑大乃乃真相了,袁珊珊进了屋,杨虹还躺在床上,桌上摆的早饭早被郑大乃乃收拾走了,袁珊珊知道她醒着,很干脆地说:“林丽芬来了,你听,外面已经在叫门了,要不要见她由你自己决定,对了,林丽芬没说,姓潘的男人跟着一块来了,知道你林姐怎么跟我说的吗?她说一切都是误会,来的目的不用我说你也能想到吧,是来说和的?!?br />
    杨虹终于有了动静,起初林丽芬叫门的声音让她动容了一下,这三年多在七沟村,将林丽芬当成知心大姐,感情早超过了袁珊珊这边,可等袁珊珊的话说完后,脸色更白了。

    她从床上坐起来,眼睛仍旧红肿,脸色憔悴得很,声音颤抖嘶哑道:“她……她真这么说的?珊珊,你让她走,你让她将那人带走,我不要见他们?!?br />
    袁珊珊倒了杯水递过去:“补充点水分,不吃不喝解决不了问题,要是让你爸妈知道你现在这样糟贱自己,会不心疼?你不想见人,我自然不会让他们进来,不过你得考虑清楚,靠一时的躲避解决不了问题,你不能一直躲在我这里不回七沟村,等回七沟村后你要怎么办?”

    “珊珊,我不知道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杨虹将脸埋在手掌里。

    袁珊珊拍拍她的肩:“你慢慢想吧,外面又有人来了,我会将你的话转告给他们?!?br />
    看杨虹无声地点点头后,袁珊珊转身走了出去,她“看”到许言森来了,还有后面追来的唐芸,最好赶快将人打发走,否则让林丽芬和那男人多待一会儿,杨虹的事情就会增加曝露的机会。

    许言森赶来,果然看到一男一女站在院门口叫人,杨虹?这么说杨虹也在里面?他们是冲杨虹来的?

    “你们是什么人?”许言森下了车提醒道,“里面有老人,你们这样的动静会惊了老人家?!?br />
    林丽芬十分气恼袁珊珊自作主张的行为,如果不是她,她早见到杨虹了,杨虹是什么性子她清楚得很,肯定能把杨虹劝动了一起回七沟村,偏偏这个姓袁的丫头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她就知道,这丫头才是最不好对付的人。

    转头一看,眼里闪过讶色:“原来是许同志,还认得我吗?我是七沟村的知青林丽芬,这是潘建林,我爱人的表弟,也是杨虹的对象,现在杨虹就在里面,我跟建林担心她的情况,可是……”

    可是什么就不用她说清楚了吧,这道门将他们拦在外面,见不到人她只好叫门了,这能怪他们惊扰里面的老人吗?

    许言森却不会被她牵着鼻子走:“我想珊珊不愿意开门,是因为杨虹不愿意见你们吧,虽然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珊珊跟杨虹是高中同学,自然会照顾好她,有什么事等冷静下来杨虹回了七沟村再谈不行吗?”

    “就是啊,”唐芸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我说你们两个,怎么看都像是来*迫人的架式吧,杨虹是腿残了还是咋的,愿意见你们还不会自己过来开门?一直等在这儿,难道是想等着小袁将你们一手一个丢出去?”

    许言森想像一下唐芸说的情形,心里忍不住莞尔,因为他觉得还真有可能的。

    就在这时,门“哗”地一下从里面打开,耷拉着脑袋的潘建林猛地抬起头,看也不看门口的人就要往里冲:“杨虹,你是不是在里面,你听我说……”

    “砰”地一下,一个一百多斤重的大男人,就在几人面前,被一拳打飞出去了,好巧不巧砸在许言森脚边上,当袁珊珊目光看过来时,许言森下意识地挺直腰杆站得笔直,像是等待检阅似的,至于脚边上的男人,是谁?他不认识。

    唐芸先是愣了一下,不过因为早对袁珊珊的武力有了认知,所以很快反应过来,朝她竖起大拇指:“好样的,跟他们好好说话,可跟听不懂人话似的,还是这样最简单直接?!?br />
    “啊——你怎敢打人?”林丽芬尖叫了一声,愤怒地朝袁珊珊瞪了一眼,转身去扶潘建林,“建林,你咋样了?”

    “林同志也是高中毕业生,应当知道私闯民宅是什么行为,不经主人家同意就往别人家里闯,还有理了?”袁珊珊几步跨出来,顺手将门在身后带上,就站在门口,想从她身边经过闯进去?不说门,窗户都没有。

    处理了这两个让她恶心的人,袁珊珊又看向许言森:“你怎么来了?是又有什么新情况?”不然不会大中午的赶过来。

    “对,”许言森将自行车停边上,走过来小声说,“那边来消息了,有工作组进青祁农场了?!?br />
    “真的?!那太好了!”袁珊珊大喜,工作组进农场,是要对在里面改造的人进行重新审查了,没问题的话应该就会出来了吧。

    唐芸模糊听到了“工作组”几个字眼,挑了下眉头,看来是袁珊珊和许言森家里的问题要解决了吧,唐芸心里有些羡慕,原来他们是被人瞧不起的黑五类,可现在四人集团的倒台,一些被错打的人将会得到平反,平反后他们的身份又会迅速变得不一样了,很快会成为许多人特别是那些没办法回城的知青羡慕的对象。

    真是风水轮流转,不过相比那些人受过的苦难,唐芸还是忠心祝福他们的。

    潘建林一下子被打懵了,被林丽芬扶起来后才看清打他的是谁,完全不敢相信他是被这样一个女人打出来的,对了,他想起来了,杨虹是说过有这么个一起C队的同学,他当时怎么想的?心里很不以为然的,一个女人力气再大能大到哪儿去?当他不知道以前的浮夸风是怎么吹起来的。

    “什么私闯民宅?我要找杨虹,虹,你在不在里面?我是建林哥啊……”潘建林捂着被打疼的腹部冲着院子里面叫喊,深情得让袁珊珊和唐芸胳膊上的汗毛瞬间起立。

    林丽芬向来以自己的身份自得的,她是城里姑娘,又是高中毕业生,所以在婆家很受重视,现在却被人拿这样的身份质问,脸上阵阵难堪,如今还有私闯民宅的罪名?这农村里上谁家的门,不都是推门就进去的,城里的红卫兵,不也是直接冲进去打砸一通。

    她对袁珊珊这个怪力女其实很鄙视的,可没想到有一天会亲自对上,却毫无办法,连潘建林一个大男人都被打飞出去,她能做什么?不得不耐着性子说:“我们只想见到杨虹,现在杨虹跟她对象之间产生了些误会,只要给他们时间,总能解释清楚,袁同志,你这样的行为……”

    袁珊珊忽然*近她,吓得林丽芬赶紧后仰,差点跌倒下去,袁珊珊控制着声音只让她一人听到:“误会?高中毕业的林同志难道会不清楚他这种行为的正确说法,应该叫做强女干,你说杨虹去报案的话会有什么结果?证据都留着呢,最好别声张出去,否则你们知道会是什么结果,想清楚了再找杨虹说事,好走不送!”

    不看林丽芬瞬间刷白的脸色和惊愕的眼神,袁珊珊回身对许言森他们说:“不用管他们,进院子里说话吧?!?br />
    许言森不知道袁珊珊对林丽芬说了什么,让她露出害怕的神色,但他相信珊珊,所以很顺从地跟着进院子,唐芸更是如此了,后面才赶来的孟佳华和赵洪军一头雾水,不过先进院子再说。

    潘建林还想跟进去,林丽芬连忙将他拉扯住,咬牙切齿地低声说:“你还想跟进去?人家都要告你强女干罪了,你——真是让我说你什么好?先回去,回去商量一下怎么办才是,走!”硬把潘建林拽了回去。

    将院门又关上,袁珊珊让他们等等,回房间跟等着的杨虹说:“他们会回去了,被我威胁过也不会随便将这件事叫嚷开来的,因为我跟他们说,姓潘的犯下的强女干罪证据还留着呢,午饭做好了我会给你送过来的?!?br />
    袁珊珊转身出去的时候,听到杨虹低低的声音:“谢谢你,珊珊?!?br />
    袁珊珊摇了摇头,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明明是男人的错,可一旦传开来,受到伤害的只会是杨虹,所以她只能威胁他们闭嘴,否则将来回城后,这事还会对杨虹有影响。

    杨虹不是多坚定的人,昨晚就下不了决心告男人,最后很可能会对那男人心软下来,但她也不看好两人能继续下去,杨虹是吃不了苦头的人,回城和家人团聚的诱惑对她来说会更大。

    就是那林丽芬,这种人会为了孩子和男人留在农村里?呵!

    不过袁珊珊记得,这女人的公公是他们村里的支部书记,想要将一个知青的档案压下来还是很容易办到的,就不知道到那时这女人要怎么办,呵!

    出来的时候袁珊珊心里还是充满了无力感,这样的强迫行为,似乎最好的结果就是这般不了了之了,要靠被伤害的女人忍气吞声地隐藏起来,来遮掩这样一桩所谓的“丑事”。

    唐芸打开门缝向外张望,惊奇道:“他们果然走了,小袁你果然厉害,居然不是靠拳头而是靠嘴皮子,把人给弄走了?!?br />
    孟佳华哭笑不得地将她拉回来:“到底怎么回事???小两口闹矛盾了?”居然闹到这儿来了,莫非不是闹矛盾,而是闹分手了?

    袁珊珊走过来摇摇头说:“让杨虹自己解决吧,外人帮不上什么忙?!?br />
    孟佳华看没什么大问题了,便也和赵洪军离开了,最后只有许言森留下来一起吃了午饭。

    许言森见识到袁珊珊干净利落的处理手段后,很放心,也没多问,只在临走前说了句:“有什么解决不了,送个信给我?!?br />
    珊珊和杨虹不一样,她需要的是信任,而不是随意的干涉与指挥。

    “嗯,会的,不用担心?!?br />
    袁珊珊不得不承认,认识的这些人里,许言森是和她最合拍的。

    许言森挥挥手骑走了,其实他多少猜到,是因为最近出现的回城希望,所产生的一个影响,而这样的情况接下来,在各个村子里绝不会消失,只会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人心不稳。

    回到七沟村的林丽芬,在她婆婆看到她没能将杨虹带回来后,生气地抱怨了一通,这婆媳俩的关系算不得融洽,林丽芬嫌弃婆婆是个没文化没素质的村妇,也从来不肯低头的,只是这潘建林却是她婆婆的娘家侄子,和她男人向来玩得好,相中了杨虹便让她牵线搭桥,林丽芬怀着某种心思也很积极帮忙。

    局势的变化对知青的影响很大,身为大队支书的媳妇,再无知也听得懂别人的话,不时有人在婆婆耳边嘀咕,她这知青儿媳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抛下她儿子回城去了,如今她侄子的事对她来说更如火上烧油,Y阳怪气道:“我看你就没想把人好好地劝回来,跟那丫头打着一样的主意吧,我告诉你,你进了咱家的门就是咱家的人,死了你那个念头。那丫头也是,都是建林的人了,还能跑到天边去?破了身子的姑娘还有哪个男人要?”

    林丽芬两头受气,哪一边都落不着好,气炸了:“那你去说啊,等着你侄子被抓起来坐牢吧,他那是强女干,那是犯罪,你们有本事就嚷嚷着让全村人知道吧,等着有个坐牢的侄子吧!”

    婆婆没想到被儿媳妇指着鼻子骂,她侄子会是劳改犯?唬谁呢?不过她男人却是大队支书,平时村人默认的规则是一回事,可真要较起真来,他很清楚,要想将这罪名洗清不容易,尤其对方还是知青,有知青办盯着,事情就更不好办了。

    ***

    该做的袁珊珊都做了,该提醒的也提醒了,剩下的只能由杨虹自己去想通,所以下午她照常上工,下了工后和郑大乃乃一起忙晚饭,饭烧好后和中午一样,袁珊珊端了送去房间里。

    袁卫彬和郑学军不是不好奇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房里躲了快一天一夜了,中午还有人跑过来闹。

    袁珊珊一人敲了一记脑袋:“你们也不小了,记住了,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就是谈恋爱了,以后结婚成家了,也要给对方充分的尊重,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有谁轻视女人,小心我收拾你们!”袁珊珊手握成拳,在两个少年面前威胁地挥了挥。

    刚刚两少年还害羞地脸红了一下,姐姐(珊珊姐)好好的说这种事情做什么,可接下来的话让他们黑线了一下,有袁珊珊这样一个比成年男人还厉害的姐姐作对照,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可能犯这样的毛病,他们也没有这胆量。

    袁卫彬翻了个白眼:“姐,你说什么呢,姐你都快十八项全能了,我们敢小瞧女同志吗?毛主、席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像姐姐你这样的,顶了大半个天不止?!?br />
    郑学军连连点头。

    郑大乃乃笑眯眯地,珊珊丫头的话她很认同,她这辈子因为身份吃过不少苦头,知道女人的难处,可不希望孙子沾上村里有些男人的毛病。

    袁珊珊满意地点点头,想想彬彬和军军年纪都不小了,村里有的这年纪的小伙子都说亲要成家了,她身为长姐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他们的青春期教育问题?

    只是这年代的人脸皮薄着呢,只怕她好意思说,这两孩子都不好意思听,姐姐这个身份还是有些不方便的,家里的男性又不在身边,要不,改天跟许言森提一下,让他稍稍给这两孩子普及一下?

    “姐,你干嘛盯着我跟军军看?”袁卫彬刚反驳了他姐,现在被这样盯着,有种毛毛的感觉,听说上午她姐一拳就把一个成年男人给打飞出去了,要是给他来一拳,袁卫彬寒了一下。

    “没什么,我在想该让许大哥给你们好好上一堂课了?!痹荷盒ψ潘?。

    “对哦,许大哥最近忙,都好久没给我跟军军讲题了?!痹辣蛲耆旎岽砹怂愕囊馑?。

    因为杨虹在这边,唐芸晚上又没能过来,袁珊珊则在袁卫彬房间里待了会儿,帮他们解答了一些问题,便回到自己房间里。杨虹晚上用的饭菜比中午多了些,虽然依旧不太有胃口,但这也算是好现象了。

    依旧维持着抱膝坐床上发呆的姿势,袁珊珊没打扰她,自己一人坐在煤油灯下看书。

    不知过了多久,发呆的杨虹眼睛终于有了焦距,集中到了灯下的袁珊珊后背上,曾经袁珊珊跟她说过的话都映现在了她脑海里,跟袁珊珊相比,她的日子过得稀里糊涂,远没袁珊珊这般有计划,又能长年如一日地坚持下来,她所见到的知青里,没一个比得上袁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