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51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51章

    杨虹想, 如果让袁珊珊处在她这个位置上,绝对不会像她一样只知道缩在壳子里, 不敢去面对现实。

    昨晚她跑出来后, 第一个想到的求助对象就是袁珊珊,而不是林丽芬,也许她下意识里就知道林丽芬不会坚定地站在自己一边,当白天袁珊珊将林丽芬和那人赶走后,她又一次流下了眼泪,珊珊比任何人都强大,让她有安全感。

    杨虹咬了咬嘴唇,窸窸窣窣地下了床,走到袁珊珊身边。袁珊珊多警惕的人, 杨虹在看她的时候就察觉到了, 更不用说后面的动静了, 等她来到自己身边时, 从书上抬起头,平静的黑眸看向她。

    这眼里没有鄙夷,没有看轻,杨虹现在无比庆幸她来到袁珊珊这里,白天的动静她听到了,珊珊没将她的事情说出去, 又威胁林丽芬和那人, 他们应该也不敢轻易说出去, 替她挽回了多少面子。

    她不敢想像这事被其他人知道后, 自己出去后面临的就是那些村民的指指点点,甚至唾弃的骂声,以前作为旁观者觉得那些村民愚昧无知,对当事人虽有同情但少了感同身受,可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想到会有这样一日,她就浑身发寒,不知道能不能有勇气面对那一切。

    “珊珊,我……”杨虹鼓足勇气开口,“我想明天去县里,不,去市里的医院看看,你说还来得及吗?”她怕县里碰到熟人,立即改口成市里。

    袁珊珊鼓励地笑了笑:“只要有了决心,没有来不及的时候,就算有了,还能打掉,总比不是在祝福中出生的孩子要好?!?br />
    其实她可以开药,但一来周老爷子对这方面要求很严格,没老爷子把关不准她私下开药方子,就是郑大乃乃身上的毛病,那也是带了脉案,详细描述了症状,去看望袁父时给老爷子过了关才动手的,二来则是她不愿意亲手做这样的事,她可以给杨虹指明一条路,指出她面临的会是什么境况,可以有什么选择,可不会亲自出手,免得有一日杨虹后悔,迁怒到她头上,她可不乐意做这些多余的事。

    杨虹不敢想像后面的情形,更不敢缩在壳子里不敢去面对现实:“我明天就去,珊珊……你会不会看不起我?我现在这样子……”

    看到杨虹吞吞吐吐,又一脸难堪,袁珊珊才知道自己她一开始领会错了意思,杨虹她不是指她面对此事的犹豫不坚定的性子吧,而是指被人用了强失了清白一事?

    “你是说你跟别人发生过关系的事?”袁珊珊斟酌着用词,免得刺激了杨虹,看到难堪地扭过头去,就知道这回猜对了,不由拍拍脑袋,“都破四旧了,还将封建那套贞洁烈女的枷锁套在自己身上?就当被狗咬了一口,难道不是把狗打死,而是把自己憋死?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和闲言碎语,日子是自己过的,不是给别人看的,你看农村里那些勉强自己嫁过去的女人,有几个过得幸福的?”

    “再说以后有机会回去丰城,你自己不说,会有几个人知道这件事?你看城里,结婚了还有离婚的,离婚了还有再嫁的,那层膜真没那么重要?!?br />
    杨虹的眼睛再度湿润模糊起来,手忙脚乱地用手抹掉:“珊珊,有时我真羡慕你,过得那样洒脱,无论碰上什么事都打不倒你,我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不过谢谢你,我知道你不是哄我,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的,跟别人不一样?!?br />
    以前袁家出事,韦建明转身找了别的女人,袁珊珊全无要死要活的模样,家庭成分不好,受别人的猜忌甚至举报,可她总能绝处逢生,之前三年,除了没办法离开这里,日子过得比所有知青都来得潇洒,这么多女知青里,除了她没别人能做到。

    袁珊珊拍拍杨虹的肩,别人看着洒脱,那也是用无数的血与汗换来的,残酷的现实让她的心变得强大起来,才不会让自己轻易被打倒,那样的经历,与现在的环境相比残酷无数倍,现在的人如何能想像得出末世里的情形?

    第二天袁珊珊刚起床,杨虹便也跟着起来了,用冷水敷过眼睛后,总算能见人的,这回没用袁珊珊将早饭端进房间里,而是跟着一起上了桌子。起初拘谨的杨虹,在看到其他人并无异样的目光后,便也稍稍放开了些。

    早饭后,杨虹骑了袁珊珊的自行车离开了,身上带了借来的钱,郑大乃乃从袁珊珊这里知道她的去向后叹了口气:“这姑娘能自己看开就好,过个几年这事情也就淡了?!?br />
    袁珊珊也知道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简单结束的,反正最坏的结果也就是男方那边将这事闹开了,进行一场*嫁,好在杨虹的知青身份给了她一定优势,如果她是当地人,说不定爹妈为了自家的面子也成为*嫁的推手,有家人亲戚看着,想逃出去报案也没门路,除了嫁人,大概就没有第二条活路了。

    幸好杨虹是知青,又在当天晚上就及时跑了出来,既然叫袁珊珊知道了,男方的家人亲戚还敢做出限制杨虹自由的举动?当然袁珊珊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搞到回城名额,离开七沟村,彻底与那个地方断开关系。

    当天晚上,唐芸终于能来袁珊珊这边了,虽然知道杨虹没在这边,还是问了句:“杨虹回去了?”

    袁珊珊淡淡地说:“应该是有事耽搁了,她骑的我的自行车,出去办点事,办完了应该先回我这儿的,也许是半道上被人截住了吧?!?br />
    当初她将自行车买回来时,引起了许多村民的羡慕,自行车在这年代的档次可不比往后的小汽车低,特别是她家里这样的情况,居然还能掏出一大笔钱买自行车。

    唐芸诧异道:“是她对象?昨天来的那男人?嘶,”唐芸想到昨天的场面抽气,“也就杨虹受得了那种男人,是不是男人都喜欢这种小鸟依人温柔乖巧的性子?那看来我是注定孤家寡人一个了?!?br />
    这思维发散得,袁珊珊快跟不上了,乐道:“男人跟女人一个样,又不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哪有都一个喜好的,说不定有人就喜欢你这样的。对了,你们那边有谁这两天要去济口村或是七沟村的吗?”

    “怎么了?捎话给许言森?”唐芸表示她也看不懂许言森和袁珊珊间的关系,说是处对象吧,但没人承认,但又比普通的朋友关系亲近得多,两人说起话来让人C不进去,“还是说找人帮你把自行车带回来?好像是有个姑娘明天要去济口村的,我等会回去问问?!?br />
    “自行车不重要,”袁珊珊说,“帮我捎话给许言森,让他帮我留意一下七沟村和杨虹那里的情况,她现在不想跟她以前的对象谈了,我担心那边不肯就这么罢休?!?br />
    唐芸挑眉问:“难道是因为回城的事情闹的?可现在能不能回城还不确定呢,就已经闹开了?要我说当初就不应该找当地的人,既然找了就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呗。你说那边不肯罢休,难不成还能把人压着进D房?”

    袁珊珊乐了一下:“想太多,就算D房了,没打过结婚报告没拿到结婚证书,就不是正式的夫妻,难不成七沟村还能一直把人拴在家里?报到上面去,七沟村的支书甭想坐稳他的位置了?!?br />
    她不信那支书会认不清这现实,所以不可能助纣为虐,知青的事要一个处理不好,那可就是烫手的山芋。

    “不错,”唐芸来劲了,“你放心,我回去一定跟那小姑娘说,要是七沟村敢干这种事,我们多召集点知青打上七沟村去!”

    她说的小姑娘是这两年才来的知青,而同袁珊珊一年来的王春丽,当年修完水库后就留在了戴永庆所在的大队里,第二年,他们就得到消息,这两人居然打了结婚报告领了证,正式结成夫妻了,袁珊珊当时听过一笑了之,只要不惹着她,爱干什么干什么去,以如今她在整个秦石公社的响亮名气,新来的知青也没谁会不长眼地再招惹上她,反而见了面便叫袁姐,热情得很。

    袁珊珊点点头,要是七沟村真敢干这种事,只要在知青中一宣传,绝对会闹大了,面临外界的威胁时,这时候的知青很容易拧成一股绳,特别是这时候许多知青被回城的事闹得情绪不稳定,很可能会将这样的事情当成一个发泄情绪的渠道,可劲地闹吧。

    说实话,听了唐芸的话,她也有些蠢蠢欲动,也许舒服日子过得太久了,末世里那些打打杀杀的日子对她还是留下了很大影响的。

    七沟村,这个晚上也正发生着一场大争论,围绕着的也正是杨虹的问题,就如袁珊珊所以为的,不管是七沟村的大队支书,还是林丽芬本人,都不赞同潘家和支书媳妇的想法,这些人聚在支书家里,不时响起拍桌子大吼的声音。

    余支书的丈母娘,也就是潘建林的乃乃,她的战斗力那在七沟村也是有名的,用她的话说,那死丫头都是她孙子的人了,要是敢跑,把她腿打断,这女人,只要生了崽子还怕跑人?到时候还不是老老实实地当她潘家的媳妇。

    林丽芬一想到袁珊珊当时威胁她时的那双寒眸,就忍不住打个冷颤,她城里乡下也算见识过许多人了,可从来没见过袁珊珊这种让她打心底深处发冷的女人,她清楚,要是她在这件事没尽心尽力帮忙阻止,她在知青里的名声绝对会坏了的,以后真会被婆家压得死死的。

    所以一听这老太太愚昧又胡搅蛮缠的话,心里鄙视的同时忍不住跳出来:“那就等着建林坐牢去吧,现在新社会了,你要敢把人打断腿,明天公安就能上门,你们这种做法统统是犯法的!”

    “呸!”潘老太太一口痰差点吐到林丽芬脸上,把她恶心得差点吐了,“你个小娼妇,公安管天管地还管到爷儿们的床上去?老婆子我早就说过了,你跟那贱丫头都不是好东西,哪家的姑娘跟了男人后还敢跑的?都是不要脸的东西!”

    又朝支书媳妇也就是她女儿骂道,“你也是个没用的,让一个儿媳妇爬到头上去,换到老婆子手里,敢不乖乖听话?搓掉几层皮就老实了,吓唬我一个老婆子?当我老婆子是吃素的?就是公安敢抓我孙子,想也别想,除非从我老婆子身上踩过去!我潘家不是没人!”

    碰上这种不讲理只会耍横撒泼的老虔婆,林丽芬再能言善辩也只有败退的份,着急道:“爸,你倒是说句话啊,真让他们这么闹下去?坡头村那姓袁的知青爸你不知道?她一个拳头就把建林给打飞出去了,那真是个能杀野猪的姑娘?!?br />
    余支书冷冷看了儿媳妇一眼,要他说,这事大半就是这儿媳妇闹出来的,当初他就不同意找知青,可不仅自家儿子较上劲了,就连媳妇的娘家侄子也相中了知青,看吧,弄出事情来了吧。

    他早看出来了,这儿媳妇心气高着呢,哪里是他儿子能兜得住的,这回城的风声出来了,当他不知道这儿媳妇心里也有想法了?

    “女婿你是大队干部,你说这事咋办?”潘老太太好歹给女婿一点面子。

    余支书敲了敲烟杆,轻咳了几声,说:“要我说这城里姑娘心已经不在林子身上,咱林子也别稀罕她,凭咱林子的条件,就是镇上的姑娘也娶得,何必将这样的姑娘娶进门搅得不安生。妈,你也不要用老观念看问题了,现在小年轻成家讲究两厢情愿,我跟孩子他娘也想让妈多过几年舒心日子呢,没得让妈这大把年纪还为了小一辈闹心?!?br />
    能怪老太太最看中这当干部的女婿么,看看,这话都说到她心坎里去了,叫她听了就是窝心,就他那儿媳妇一张嘴,老太太恨不得揪住她扇上几个耳光。

    “女婿你说得也有道理,可是,我们老潘家能就这么算了?那小贱人也太不把我们潘家和女婿家放在眼里了,就这么轻拿轻放的,以后七沟村的人咋看我们潘家和女婿家?”老太太的怒气消了不少。

    “他姐夫,”潘建林的妈心疼儿子,儿子非那丫头不娶,她能咋办?“那林子咋办?林子就看中那姑娘了,这饭也吃不下,天一亮就跑出去守着,天黑了也不见人回来,这要是不让他娶,可让他往后咋过啊?!毙宰尤砣醯呐四杆底啪湍ㄆ鹧劾崂?。

    “咋办?”老太太又气上了,咋就摊上这么个没用的儿媳妇,“咱本地的姑娘哪里差了?能下地干活又能生养,我老太太出彩礼钱,还怕娶不进媳妇,等床上滚一滚,你看他还记不记得那小贱人,黑灯瞎火的不就是那么一回事!”

    林丽芬简直听不下去了,跟这些大字不识一个的村妇老太太相处,她越来越后悔当初的选择,为什么要嫁给当地人,一想到以后跟这种人搅和一辈子,甚至可能以后她也成为这样的一员,她就想扇自己耳光。

    “我觉得妈说得有道理,还是赶紧帮林子张罗一门亲事,尽早把人迎进门,成了家了,林子还能一天到晚的惦记那姑娘?再早点抱上孩子,更什么事也没了?!?br />
    余支书很赞同老太太的看法,就他家这儿媳妇,他也看不顺眼,跟村里姑娘一比太娇气了,不仅地里的活干不了,就连家里的活也要指派他儿子,有哪家的小媳妇这么懒的?还一天到晚的想回娘家,可现在明明是他余家的人了。

    老太太赞同,潘母也巴不得如此,要是儿子娶了那姑娘,以后还有她这个妈的地位吗?忙点头说:“我娘家那边有个姑娘……”

    林丽芬走了出去,不想再听下去了,只要他们不逮着杨虹闹事,爱娶谁娶谁去,统统跟她无关。

    以前觉得自己嫁的男人听话,不比其他男知青差什么,可现在看了这男人却越来越恼火,这样的场合居然甩甩手就走人了,留她一人面对那些糟心的长辈亲戚。

    许言森常往公社跑,公社里便有七沟村的人,要打听到七沟村的情况确实容易得多,过了两天,没见杨虹过来,许言森先来了,带来了那边的消息。

    “七沟村这两天挺热闹的,那叫潘建林的,”如今不好用杨虹的对象来代称了,许言森还是特地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叫这名字,“如果不用睡觉,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守在知青院外面,惹得七沟村里多了不少闲言碎语,最有意思的是,潘家的老太太找了两个媒婆了,要帮潘建林说门亲事?!?br />
    许言森含笑看着袁珊珊,他觉得事情之所以会如此局面,跟那日珊珊对林丽芬说的话有很大关系,让七沟村的支书与潘家做事都有所顾忌,因为七沟村的人提起那潘老太太,语气都不太好,说那样的老太太可招惹不起。

    袁珊珊皱了皱眉:“这么说那姓潘的倒是个痴情种子?”语气充满讽刺意味,“那他肯听从家里的安排不再去折腾杨虹?”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省事,杨虹能得到解脱了。

    瞥了眼许言森问:“干嘛这样看着我?”

    许言森低咳了声笑道:“我是觉得珊珊你厉害,不知说了什么,能将那些胡搅蛮缠的老太太也制住?!?br />
    袁珊珊翻了个白眼说:“拉倒吧,要是这姓潘的不知收敛,我可不觉得那种老太太会懂得收敛,只怕还要坏事,”袁珊珊想了想,还是将实情告诉许言森了,因为她相信这人的口风很紧,而且他做事比自己更方便,他擅长的正是自己不擅长的,“……就是这样,我暂时将他们吓住,你以为这些农村的法盲老太太,能被唬住几时,就怕这事最后还要闹出来,倒是唐芸说了个法子,就是从知青入手?!?br />
    许言森听得瞳孔骤缩,眉头也拧了起来,他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最多也就猜到两人可能情投意合偷食了禁果,可没想到竟是不顾女方意愿用强的,顿时对潘建林的印象直线下跌。原本在他看来,这两人之间的事要各负一半责任,最终的原因还是造化弄人,现在却全推翻了。

    如果可以,他也想赞同珊珊的态度,这样的人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只是当事人自己都不愿意,他们这些外人做多了反而惹人厌。

    许言森站起来走了几步,停下看着袁珊珊说:“不能就这样下去,杨虹虽然被潘建林*回了村子,可据七沟村的人说,她一直躲在房间里,就是不肯出来再见潘建林,看来是下定了决心不和他处下去了,要是潘建林自己能想通,顺从家里的安排,那一切好说,杨虹继续留在七沟村也没有太大问题,可是,要是潘建林不肯呢?死心眼地非杨虹不可呢?”

    袁珊珊摊手说:“我也是担心这一点,你想怎么做?”

    许言森说:“我明天去七沟村一趟,找那潘建林谈谈,”如果不是不得已,他根本不愿意跟这种人接触,“如果他继续这样执着纠缠的话,最好将杨虹弄出七沟村才好,否则……会*出人命来的?!闭庖囱詈缧睦沓惺芰Υ蟛淮?,可依他的了解和珊珊的看法,算不上多坚强的人。

    流言能杀死人,可不仅仅是一句话而已,许言森在这边待了这些年,听见过碰过的不止一桩了。

    “离开七沟村?谈何容易?”袁珊珊当然也知道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她虽然不想继续掺合下去,可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人命发生。

    “我来吧,我去找七沟村的支书谈谈,毕竟杨虹也是我们丰城的老乡?!彼故怯辛⒊」实?。

    “那你小心些,过去的时候多找几个知青,特别是七沟村的男知青,再有解决不了的,让人给我报信,我有办法让那支书松口,你放心,不是用武力解决问题?!痹荷嚎葱硌陨P牡纳裆?,多解释了一句,以她如今的精神力异能,想要影响一个人让他按自己的意愿办事,还是很容易办到的,除非是碰到受过特别训练,意志特别坚定的,可在她看来,七沟村的村民包括那支书,不在这个行列。

    许言森笑了:“那好吧,如果我这里不行,肯定来叫你,我会注意自己安全的?!彼郎荷菏堑P牡钡厝硕?,这不是不可能的事,可让珊珊觉得自己?;げ涣俗约?,有点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