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52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52章

    袁珊珊对许言森的办事能力是很有信心的, 如今困在农村里有些大材小用,只要给他机会,将来肯定能迅速崭露头角。

    不过这一回她失算了, 这颗心放得太早了, 一个电话摇到坡头村大队里, 袁珊珊匆匆赶到大队里接电话, 对面竟是姚海波,电话里就呼救起来:“小袁妹子,不得了了, 你快来救命啊, 打起来了, 我算见识到什么叫村霸了, 小袁妹子你快来,再晚我跟许哥他们就快要撑不住了?!?br />
    说完那边就挂掉了,挂掉之前袁珊珊清晰地听到对面传来的嘈杂的叫嚷声。

    “小袁, 发生什么事了?哪里打起来了?”罗长树在办公室里隐约听了一耳朵, 忙问。

    袁珊珊没有千里眼, 看不到七沟村的具体情形,可许言森是因为她才掺合进去的, 她怎么也不能让许言森受半点伤, 一边往外冲一边回道:“支书,我请假出去一趟, 七沟村的知青和大队闹起来了, 我赶过去一趟, 对了,”袁珊珊又突然刹住脚,转头补充,“支书,你知道武装部秦同志那边的电话吗?能不能叫他带人去七沟村看看?”

    她现在根本不知这事是许言森故意闹大的,还是没能掌握好分寸激怒了村霸,有些村子民风确实彪悍,有时两个村子为了争夺水源能发生群殴械斗,甚至闹到出人命的地步。

    罗长树心里咯噔一声,身在他这个位置上,非常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最好不要闹出人命来,所以马上说:“我来打,小袁你小心些?!?br />
    得了准信,袁珊珊再度拔腿飞跑,路上的村民看到一个人影飞快从他们身边跑过,诧异之极:“那不是小袁吗?她这么急急忙忙的,是有什么事吗?”

    心里添补了句,这速度可够快的,每每他们被袁珊珊的外表所迷惑时,这姑娘总能做出惊人之举,一再地提醒他们这姑娘的彪悍。

    这时候的通讯不及以后发达快捷,罗长树虽然心里着急,还是耐着性子让接线员将电话一层层地转到了武装部那一边,等那边有人接听说话时,罗长树总算舒了口气。

    “什么?秦同志带人下乡去了?去了哪里?七沟村!”罗长树一听这个村名,声音忍不住拔高了几分,听到那边的质疑,忙解释说,“没什么,没什么,既然秦同志不在,那我下次再找他,多谢你们?!?br />
    挂了电话,罗长树站在那里有一会儿才消化完电话里的内容,武装部的秦同志早去了七沟村?这是……早安排好的?罗长树有些搞不明白,不过转念想到要赶去七沟村的袁珊珊还不知道这事,忙往外走去,风风火火的,一点不落后于小年轻。

    村民看到紧接着袁珊珊后,罗长树也大步流星地走过,挠挠头,表示看不懂了,这一个两个的,都是咋了?

    只可惜罗长树速度再快也赶不上袁珊珊,等他找了一圈也没能找到袁珊珊本人,可也没谁见到她从村口离开,罗长树不由将目光投向村后的大山,不知该作何表情,这丫头,想必是进了山从山里面抄近路赶去了吧,对别人来说只会浪费更多的时间,可对这丫头可不见得。

    和罗长树猜测的一样,袁珊珊不是骑自行车出发的,而是一头扎进了大山里,两个村子之间的直线距离,不算太远,但换个人,就算在不碰到山里野兽的情况下,也要翻过几座山头才能到达,半天能赶到,已算比较顺利的路程了。

    只是对于袁珊珊来说,一入山便如鱼入大海一般,行进的速度比平地上骑自行车还来得快速,且不说山里的环境对她来说如自家后花园一样熟悉,而且行进过程中,精神力萦绕在身周,那些伸展出来的枝枝桠桠,还没碰到她身体就自动绕了开去,这是被她的精神力异能挡开了。

    出其不意地出现在七沟村村后,在山脚下玩的村里孩子突然看到从山里飞一样跑出来的人,一转眼就不见了,还为此引发了一场争吵,没看到这一幕的孩子坚决否认,说其他孩子眼睛看花了。

    这都跟袁珊珊无关,当她赶到七沟村大队部时,这里的场面正是最混乱的时候,用精神力一扫,她便看到一群知青被堵在大队部最里面,外面围着一伙人,手里拿着木G板凳扁担甚至铁锹,气势汹汹地冲着里面的人叫个不停,还有一群人正在边上竭力劝说着什么。

    再近了些,袁珊珊“看”到的情况更加清晰了,可“看”到的情形让她顿时恼怒起来,她看到许言森竟然受了伤,身上的衣服沾着血迹,嘴角还挂着血丝,在袁珊珊自己还没作出反应之前,她的精神力先变得暴动起来,充满了攻击性,正当一个手拿木G的男人在姚海波挑衅的话的刺激下,挥舞G子就要砸过去时,突然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上,抱着脑袋满地打滚。

    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仅围攻知青的这些村民吓呆掉了,就是姚海波和许言森也吓了一跳,特别是姚海波,手里抓着的用来防卫的G子,也差点从手里滑落下去,饶是如此,也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并摊开手说:“我可什么也没动啊,你们看清楚的都给我作证,我G子还没碰到他身上呢,我看啊,都是你们这些人作孽太多,报应来了?!?br />
    “先进屋躲着,把门抵上,等会儿武装部的人就会来了?!毙硌陨戳嘶岫卮蚬龅哪腥?,也没看明白,也许是原来就有什么毛病,正好碰上这个时候发作了,这件事可不在他们控制之内,希望不要出意外。

    姚海波不爽地咂咂嘴,不过还是打算听许言森的话,他们一帮知青正要回屋子里关上门抵挡时,有反应过来的村民立马叫嚣道:“是你们!就是你们做了什么!大家伙儿的,这些混蛋居然敢打伤我们潘家的人,要让他们十倍还回来,当我们七沟村潘家的人是好欺负的?”

    “打!打不死他们!外面来的敢在我们七沟村嚣张!”

    “你们住手!统统给我住手!”

    意外让场面变得更加混乱了,眼看混战就要发生,袁珊珊也没从正门进入,迅速翻墙跳了进去,外面看到的人还在后面哎哎直叫:“那姑娘谁???好好的大门不走翻墙做什么?”

    外面叫得再响里面的人也听不到,眼看那些人手里的G子铁锹就要砸到知青们身上,许言森赶紧带人往屋里退去,手里临时充当武器的G子之类的先挡了再说,却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冲进了混乱的人群里,挡在最前面的许言森和姚海波,就觉得眼前一花,那几个冲在最前面的几个男人,“砰砰砰”几声,倒飞了出去,砸在后面的村民身上,哎哟叫声不断响起。

    姚海波不敢置信地揉揉眼睛,这叫什么?天降救星?

    “珊珊?!你怎么来了?”许言森最先发现来的身影正是袁珊珊,因为他对这个身影太熟悉了,起初还疑惑,可几眼过后再确定不过,袁珊珊动作还没停下来,他就叫出了袁珊珊的身份,忽地转头看向姚海波,“是你?之前你躲在屋里打的电话,是给珊珊的?”

    虽说答应了珊珊,自己应付不了就托人叫珊珊过来的,可他早与武装部那边的人说好了,这时候应该也快到了,只要他们一来,眼前的局面便会迎刃而解,还会成为七沟村这些干部和村民*迫知青的证据,可万万没想到,珊珊还是来了,还让珊珊看到他最窘的一面。

    姚海波脑袋一缩,是他背着许言森叫的人,可算算时间,小袁妹子赶来的速度也太快了,这是用飞的过来的吧,果然小袁妹子对许哥关心得很。

    如果姚海波是从后世过来的,会用一句来形容这样的情况,这还不叫真爱那叫什么?

    看到许言森瞥过来的目光,姚海波赶紧跑到袁珊珊身边,此刻她身边是最安全的,冲袁珊珊笑得谄媚:“小袁妹子,你可赶得太及时了,要是再晚一步,说不定哥哥我就要挨上好几G子了?!?br />
    袁珊珊带着耳朵呢,听了许言森的话,哪里猜不出,那通求救电话是姚海波自己的主意,看来眼前的局面也是许言森想要达到的效果,可这对于手无寸铁的普通人来说,未免太过冒险,袁珊珊用不赞同的眼光,看了眼老大不自在的许言森一眼。

    许言森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走前几步同样来到袁珊珊身边。

    袁珊珊一个照面之下就缴了对方手上的武器,手里抓了一把G子和铁锹,其中一张长凳直接被她拆了扔在地上。

    她看向铁锹的眼神很冷,穷山恶水出刁民,这话用来形容眼前的这些暴民一点不为过,这铁锹一端的铁器,要是砸上人的脑袋,有几个经得???她刚过来的时候可看到挥舞这铁锹的男人,一点没手下留情的迹象,冲着知青的脑袋去的。

    手一挥,几根G子和铁锹哗啦一下丢在她与这些村民的中间,冷眼看着他们:“还有谁来?也让我袁珊珊来见识一下七沟村村霸的厉害?!?br />
    这一手,确实把这些村民给吓唬住了,包括边上劝阻的大队干部,其中就有余支书,一听这丫头报出她的大名,余支书眼角直抽,他同潘建林最初的想法一样,虽说是个怪力丫头,可最多力气比普通人大点,外面的宣传太过夸张了,可刚刚这丫头怎么出现的他还没看清楚,眼前一花,几个手拿G子铁锹的大男人,就被她一个丫头就揍飞出去了。

    之所以劝得不是很狠,未尝没存了让村里的人教训这些眼高手低得寸近尺的知青一顿,最后再由他们出面做好人,这些毛还没长齐的知青还不得感激他们,老实地听话?

    余支书眉头皱了一下,全被一个丫头吓唬住,这可跟他们的想法不一样,也达不到他的目的,这可不行,他就不信一个丫头再能耐,能挡得过这些长年在地里干活的农村汉子?今天不把他们压下去,以后七沟村还不知要跟谁姓呢。

    余支书朝一个缩着脑袋躲后面的村民使了个眼色,那村民立即领会,躲在后面吆喝起来:“不过一个臭娘们,吓唬谁啊,有种就把我们打死,否则别想在我们七沟村指手划脚的?!?br />
    “哈哈,是啊,小娘们就应该老实地在家给汉子暖被窝,这种地方也是你们臭娘们能进的?大家伙的一起上,怕了一个臭娘们?”

    附和声不断,一个个凶狠地盯着袁珊珊,甚至有人还露出垂涎之色,这丫头比他们村知青院里的几个还出挑,待会儿就是摸上一把也能过把瘾了。

    袁珊珊朝余支书瞥了一眼,刚刚的举动又哪里逃得过她的精神力,虽然不知道这中年男人到底是谁,可想也知道就是七沟村的大队干部,没想到这七沟村的大队干部竟是如此货色,坡头村跟这相比起来实在太好了。

    许言森听了那些污言秽语气得脸都涨红了,瞪了姚海波一眼,实在不该把珊珊叫过来的,武装部的同志怎么还没赶到?难道遇上阻拦了?

    袁珊珊却不觉得有什么,末世里再不堪的话都听过,不过逞口舌之快而已,能有多大的杀伤力?

    “暴民!简直是暴民!这些人欺人太甚了!”知青在屋里根本待不住,人家一个女知青冲在最前面?;に?,他们能安心躲在后面?“出去跟他们拼了!”

    袁珊珊向外看了一眼,侧头对许言森低语:“拦住其他知青,你要等的人来了,这些人有我应付,等这里处理完了再跟你算账!”

    许言森脸又红了红,不过这次不是恼的,而是羞的,还有一股喜意,要说最信任的人,非袁珊珊莫属,所以珊珊说人来了那就肯定来了,于是没有丝毫犹豫地转身劝冲出来的知青。

    “住手,我们尽量跟乡亲们协商解决此事……”

    “打啊,还等什么?先把这臭娘们拿下!”

    许言森的声音很快被淹没掉,有一人带头,顿时加入了好几个声音,并且一起挥舞手里的武器向袁珊珊轮过来。

    声音太大,以至外面的动静都没有听到,就在十几个村民向袁珊珊冲过来的时候,大队部的院门突然被人踹开,一人看清里面的情景后怒吼:“住手!统统给我住手!”

    可热血上头的村民哪里是呵得住的,余支书心中正得意,就见一群武装人员冲了进来,手里拿着的正是枪这玩意儿,看清这东西后吓得差点两腿一软瘫倒在地上,慌忙和其他同样看清情形的干部冲过去:“快住手,都给我住手啊……”

    有一个算一个,袁珊珊可不想轻易饶过这些人,她脚一勾地上的G子就跳了起来,好巧不巧正好蹦到了余支书等人的腿边,慌乱的这些干部哪里会留意脚下的情况,腿上一痛人就不受控制地往前栽了过去,把自己送进了热血上涌的村民G棒武器下面。

    “啊——”

    “啪!”

    惨叫声与鸣枪声一同响起,这大队部的院子里顿时陷入一片安静。

    姚海波眨了眨眼睛,他想不通那些G子怎就正好砸了那几人的腿,然后那些想对他们动粗的村民的G棒,统统落到了这些大队干部身上,那可是真的没有一点手软留情啊,他们发出的惨叫声可是将姚海波吓得抱住了自己胳膊,这G棒要是落到自己身上……顿时幸灾乐祸,不,同情地看向挨打的大队干部。

    昨天跟这些大队干部打交道的时候就知道了,没几个好鸟,打得好!反正是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

    许言森抽搐了下嘴角,自然知道这情景与珊珊的小动作分不开,珊珊的武力值,似乎越发厉害了。

    村民被枪声骇住了,一个个保持举着G棒的姿势,呆呆地看着迅速跑进来将他们包围起来的武装部人员,他们身上穿的绿军装,腰里束的皮带,以及手里端着的武器,让他们充血的大脑瞬间冷静了下来,一个个赶紧丢掉自己手里的G棒,双手举了起来。

    这种情形下,一个马后炮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扶着墙说:“就是他们,他们把知青困在大队里,还要对知青动私刑,就是他们……”

    声音越来越弱,因为这时才抬起头看清院子里的具体情形,这一位,是给武装部同志带路的知青,结果带队的秦同志嫌他脚程太慢,怕闹出人命来,带着人就先赶来了。

    院子外面因为武装部人员的出现而聚来了不少村民,不过枪声将他们也震住了,不敢大声说话,只敢探头探脑地小声交谈着什么。

    “刚刚谁在放鞭炮???”

    “啥鞭炮啊,那是枪声,谁这时不要命了往里面冲,准备吃枪子???”

    “枪声?”刚说鞭炮响的老太太顿时软倒在地上,两眼一翻晕厥过去了。

    “咦,这是潘家的老太太,咋说晕就晕过去了?”

    “吓住了呗,里面的人不是姓潘的就是跟潘家有关系的,平时那么张狂霸道,一说吃枪子不照样吓得P滚N流!”边上一人朝潘老太太呸了一口。

    ***

    震动整个秦石公社的七沟村村霸事件,被秦同志带领武装部雷厉风行地镇压了下来,当天傍晚,身上带着伤的许言森,老实地跟在袁珊珊后面回到坡头村。

    换个时间,姚海波绝不会放过一起来坡头村的机会,可这次他发挥了野兽般的直觉,很没义气地抛下了兄弟,拍拍P股就走人了。

    路上许言森几次开口想要交谈,可每次都是唱独角戏,也只能老实下来,没想到珊珊生起气来会这么可怕,许言森只能苦笑着摸自己鼻子,同时又很高兴珊珊不顾一切地跑来七沟村救自己的行为。

    这次回来,袁珊珊把落在七沟村的自行车骑回来了,而许言森这个袁珊珊眼里的伤患,当然是坐后座上了。进了村子后,熟悉他们两个的村民看他们的情形觉得好笑,有跟许言森熟悉的年轻人还开起了玩笑,许言森无奈地朝他们挥挥手,笑就笑吧,在体力方面,他是比不过珊珊,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袁珊珊先去了罗长树家里,白天突然那么跑了,还让罗长树通知武装部,虽然事后知道多此一举,袁珊珊还是得跟罗长树说一声,免得他担心,对照七沟村的那什么姓余的支书,坡头村的罗支书不要太高风亮节,袁珊珊觉得自己还是挺幸运的,否则碰上那样的支书,少不得要增加许多麻烦。

    到罗长树家,许言森从后座上跳下来,袁珊珊一句“去敲门”,他哪有不从的,至于为什么要敲门,等见了罗长树自然就知道了。

    罗长树出来开门,看到的便是许言森跟小媳妇似的站在袁珊珊身边,不由笑了起来:“七沟村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吗?你们没事吧?小许脸上这是……受伤了?”

    原来罗长树知道这事,许言森顿时明白珊珊过来的用意了,摸摸脸上的伤笑说:“没事,不小心碰上的擦伤,让罗书记担心了,七沟村的事由公社和武装部接手了?!?br />
    “这么严重?”罗长树诧异道。

    “我们不少知青被困在七沟村,所以不得不找人向武装部求救,幸好武装部的同志赶去得及时,没出大乱子?!毙硌陨馐土艘幌?。

    罗长树心说这还不严重?不过人好好的回来了,也算是不太严重吧:“你们还没吃吧,赶紧回去,小袁啊,你郑乃乃那边我跟她说了一下,免得你不回来她和小彬他们担心?!?br />
    “多谢罗支书,那我们先回去了?!?br />
    罗长树目送他们走远才返身回屋,七沟村的事情他有些看不懂,不过既然惊动了公社和武装部,迟早要叫他们去开会的。

    回去后许言森又得到家中郑大乃乃三人的一番关切,郑大乃乃猜到是杨虹事情的后续发展,不过见两人好好地回来了,也没再多问,晚饭是她带着两孩子做的,吃了饭后就赶他们回自己屋说话去,人老成精的她看出来,珊珊丫头跟小许之间有问题需要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