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53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53章

    袁卫彬和郑学军都很好奇,可袁珊珊当着他们俩的面把房门砰地关上了, 两个少年面面相觑, 还是老实回房看书去吧。

    “珊珊, 你别生气, 我会将这件事情说清楚的, 你先坐下, 我泡杯茶给你?!?br />
    许言森说着便动手泡茶,茶缸就在房间里,水壶也被郑大乃乃灌满了热水, 方便得很,袁珊珊无奈地看着许言森,这家伙倒沉得住气,当热气腾腾的茶缸送到自己面前时, 伸手接过, 没好气地说:“这件事有必要闹到你拿自己施苦R计的程度吗?”

    有精神力在,许言森身上的伤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并不能瞒过她的感知, 否则她就不是直接将人带回坡头村了, 而是送去镇上县里的医院了, 想到当时秦同志带人冲进来, 看到村民和知青双方的情形时, 怒不可遏地鸣枪警告, 她多少猜到了一些, 可依旧很生气, 有必要以身犯险吗?

    面对那群没有多少理智和法制观念的暴民,冲突之下发生什么情况都有可能,许言森怎就能保证落到他身上的不是铁锹而是G棒?

    许言森拖了凳子在袁珊珊对面坐下,露出苦笑:“让珊珊你担心了,确实是我故意受伤的,不止我,还有几个七沟村的知青,多少也是故意让自己受伤的?!?br />
    “事情超出意料了?七沟村的情况很复杂?不止杨虹一桩?”袁珊珊脸色一变,让无关的知青也自愿卷进去,那就不是表面上这般简单的了。

    “是啊,七沟村的事情太出乎意料,这是我去之前根本没想到的,担心再出意外,所以来不及跟你说一声,我就想速战速决。其实杨虹这件事还是轻的,不说新来的知青不知道,就是我们一些老知青,也几乎忘了,这次杨虹事情的发生,才让知情的两位知青说出了真相?!?br />
    袁珊珊越听神色越紧,难道说七沟村早闹出过人命了?

    许言森叹息一声说:“早年七沟村有位女知青不幸意外身亡,对,对外就这么说的,意外身亡,当时我们大家碰到一起还感叹过那位女知青的不幸命运,可没想到这里面还有七沟村村民和大队干部的后手?!?br />
    经许言森讲述,袁珊珊才知道,当初那女知青,家庭成分也不好,不过那时的环境比袁珊珊刚来时糟糕许多,那女知青刚到七沟村,还被批、斗过两回,七沟村的大队干部,在这方面的“积极性”可是非常高的,便是在七沟村知青里,那女知青也受到排挤,可是没想到才半年不到的时间,那女知青人就没了,是投河自尽的。

    当时大家除了唏嘘之外,多半人以为她是受不了现状才自寻短路,这事过后,七沟村的大队干部每天下工后就把知青集中起来进行思想教育工作,这样的情况足足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不明真相的知青以为是大队担心这事会造成人心不稳,怕还有人会走上和那女知青一样的道路,可多少猜到一些真相的两名知青,则时时处于恐惧害怕之中,特别是一些暗示性话语对她们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她们的未来是卡在这些大队干部身上的,在拿不出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她们说出来的话能有几人相信,而且未来也会毁在那些批了人皮的畜牲手里。

    在许言森没找上潘建林谈话前,因为后者天天守在知青院外面,所以知青内部私下也有了传言,甚至有杨虹不检点的话语传出来下,再加上潘建林说了些他会负责任之类的话,几乎等于将他与杨虹之间的事情宣之于众了。

    许言森的出现,大队干部再次集中知青进行思想教育工作,反复强调大队对于他们知青的重要性,并拿前两年有知青得到回城名额来举例说明,那两名知青恐惧之下就找到杨虹向她求证。

    就如袁珊珊和许言森所想,如潘建林和潘家一些人的思维模式,这种事情根本遮掩不了多久,前后两件事都曝露在知青院所有知青的眼里,更火上浇油的是,知青出入都有人盯上了,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想把他们知青困死在七沟村,更激起大家的义愤填膺。

    想到七沟村那些糟心事和所谓大队干部的目无法纪的流氓作派,许言森的心情就糟糕得很,搓了把脸说:“我有想过能不能先从余支书那里下手,先将杨虹弄出来,结果这老东西,呵,也许就是看杨虹回来几日都没有动静,认定了杨虹不敢去告,只不过威胁吓唬他们,这些蛀虫,把面子看得比法纪还重要,说潘建林已说好了人家,马上就要办喜事,可杨虹也必须要吃个教训,意思是其他人都能走得了,就是杨虹不能走,没他支书松口,谁能把杨虹的关系调走,呵,那老东西!”

    也正是那老东西的做法激怒了许言森,再加上之前还有一条人命案,许言森便剑走偏锋,否则就不是杨虹一人的事,整个七沟村的知青都要一起受罪,他将这事跟七沟村的知青一商量,大本就愤怒的知青,特别是男知青,都决定跟许言森一起行动,于是这便有了袁珊珊今日见到的冲突场面,想来包括余支书在内的这些大队干部,谁都没想到许言森有能耐让武装部的人配合他的行动。

    能有人跑出七沟村去武装部找人,也是七沟村知青联合起来才办到的事,没有这一步棋,许言森也不敢进行后来的事,而且他动用了袁大哥留给他和珊珊的人脉,确保此事的万无一失。

    后来他们跑去大队部后,也是许言森带人先占了安装了电话的办公室,与外面取得了联系。只不过后来被人发现这些知青往外面打电话,把电话线也剪断了。

    袁珊珊眼里闪着冷意,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种程度,呵,那姓余的支书,只怕是七沟村最大的村霸了吧:“现在杨虹的事七沟村都传开了?姓余的搞的鬼?放纵了这结果的发生?”

    许言森揉了揉眉心说:“我也觉得是这可能,明明另一边在安排潘建林的亲事,可这一头却没有禁止潘建林在知青院外面的行为,潘建林叫出来的话,让人不想想偏都不行,这……”依许言森的教养,都很骂他一句狗杂种,“老东西比那些无知莽撞的村民还要恶劣?!?br />
    “当年那女知青的事也和他有关?”袁珊珊问。

    “事情隔得太久,当初也只是猜测,可能相关的是余支书的亲弟弟,七沟村有名的余癞头,那就是个烂人?!闭饷锤鋈说氖虑樗疾辉敢飧荷禾崞?,省得污了她的耳朵,以前跟七沟村接触不深,现在一扒,底下藏着不少污垢,这让他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要是他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心情一点不会受影响,只要自己过得好便可,只可惜他所受的教育,他所拥有的抱负,让他无法坐视这些不管,这时候他无比庆幸,珊珊姐弟俩当初安排的是坡头村这边,与那边相比,郑大队长和罗支书,不要太大公无私高风亮节。

    袁珊珊心里对许言森的怒气消了不少,身在他那个位置,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七沟村的大队干部得到一些惩罚,很难办到,就是现在武装部出动将相关人员控制起来,也只是针对他们对付知青的暴力野蛮行为,而不是他们曾经做过的事。

    她起身翻了翻自己的药箱,消肿去瘀的药膏是最基本的,抛到了许言森怀里:“自己回去用,算了,今晚就要彬彬那里休息一晚吧,别再去折腾赵哥他们了?!?br />
    许言森心里一暖,身上的伤也不疼了,抬起头看袁珊珊:“珊珊你不生我的气了?”

    白日珊珊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以比自己瘦弱的身躯挡下那些村民的G棒武器时,他根本无法放慢自己的心跳,抵挡不了心里喷涌而出的情意,这三年,不是没生出过退却的念头,可是对珊珊的感情却随着时间的流逝,沉淀得越来越浓厚。

    袁珊珊丢了他一个白眼:“我是你什么人?你拿自己身体冒险,自己都不珍惜,跟我有什么关系?”

    “珊珊……”许言森脸一垮,要不要撇得这么清楚,“珊珊我错了,我高估了自己,我应该在准备这个计划的时候就一同给你报信,珊珊,要不……你打我几拳?”

    这一刻,他忽然羡慕起姚海波的死皮赖脸,不管用什么手段也要求得珊珊的原谅,甚至,他脑子里跳出一个念头,来自一些成了家的男人平时开的玩笑,如果这时候他跪一跪搓衣板,是不是能让珊珊笑一下饶过他这一节?

    “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袁珊珊看到许言森脸上忽红忽黑的变化,这是想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馊主意?

    “搓衣板……”话一开口顿叫糟糕,这下一张脸彻底变得通红,恨不得堵上自己的嘴巴,怎么心里想的就会脱口而出呢?连目光都不敢接触珊珊的了。

    袁珊珊同样黑线不已,这家伙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是跟姚海波混得太久被传染了?

    搓衣板代表的什么意思,当她无知少女猜不出来?袁珊珊顿时恼怒了,一把扯住许言森将他丢到了门外:“你自己待外面冷静一下吧?!?br />
    门,砰地关上了,被丢在外面的许言森哭笑不得,又恨不得将自己给埋了。姚海波??嫘?,说以后被珊珊家暴了怎么办,现在看来家暴还是好的,像这样反抗不了地任由珊珊丢出来,似乎……更丢脸。

    似乎为了应证他这刚冒出来的念头,隔壁房间的门打开了一条缝,探出一个脑袋,不,后面还有一个比较矜持一点的。

    前面那脑袋小声开口说:“许大哥,你惹姐姐生气了?”

    许言森拍拍身上的衣服,好在没让他摔个四脚朝天,人还好好地立在地上,走过去把脑袋推回去,门索性大开:“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都看书去,一点不认真!”

    袁卫彬认定了许大哥惹了他姐,他和军军一直留意着隔壁的动静,所以他姐说的话他都听到了,不是惹了他姐生气,姐姐要说让许大哥待外面冷静的话?

    袁卫彬朝许言森扮了个鬼脸:“我跟军军早挣工分是大人了,许大哥你别对我们摆大人威风?!?br />
    郑学军对许言森同情地笑笑,转身回去看书去了,许言森直拍脑门,这一个个的,都反了。

    看到一起带出来的药膏,许言森又笑了。

    半夜,所有人都在沉睡中,袁珊珊这回连大黄都没惊动,悄悄翻出了院墙进了山里。

    山风拂面,让她的大脑特别清醒,轻松地跳跃在山林间,目的地是秦石镇,七沟村涉事的村民干部,全被带到了镇上,不管这事查下来的最后结果是什么,当时在院子里的这批干部是甭想继续待在原位了,知青们统一的口径就够让他们喝一壶的了。

    不过听了许言森的讲述后,这对袁珊珊来说远远不够,肮脏不应该遮掩起来,而应该撕开表皮,将一切曝露出来,让相关人员接受应得的惩罚。

    这些人,和平年代尚且如此,倘若将他们放到末世里,袁珊珊完全可以想像出这些人为了自己的生存,会做出何等丧心病狂的行为来,她和姐妹们曾经亲手灭了一个村庄里的幸存者,任他们苦苦哀求还是怒声谩骂,没放过一人,因为那些人已经不能称为人,而是一群畜牲,村庄的后山里,掩埋了多少白骨,那是鲜血淋淋的罪证。

    一想到那个魔**庄,袁珊珊心里对七沟村那些人的恶意就直线飙升,就算如今和平年代她不能亲手取了他们的性命,可就这么让他们轻松地逃过应该得到的惩罚,她也做不到,这不仅仅是杨虹一人的事,或者说到了这一步,已经和杨虹完全无关了,她的事只是一个导、火索。

    想到杨虹,袁珊珊倒希望她能借助这件事真正走出来,让自己变得坚强起来,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怕的是自己都认命了。、

    不知怎的,又想到许言森,袁珊珊眼里闪过无奈之色,要说这几年不知道许言森从没放下对她的心思,那是欺骗她自己,也是侮辱她的情商,哪怕其实并不太高,但也没低到连许言森真正的想法也看不出的地步,袁珊珊也以为这家伙会坚持不了,可结果貌似有越挫越勇的趋势。

    不得不说,这几年来因为她的外表流露出几分意思的人,不是没有,但不是因为她内在的彪悍和强势而退却了,就是时间一长便坚持不了,也只有这个傻瓜,像受虐狂似的专爱往自己身边凑。

    想想姚海波也是如此,屡屡被唐芸打击,可还是控制不住他那双脚,莫非物以类聚,所以许言森能跟姚海波成为好兄弟,其本质上是一样的?

    袁珊珊忍不住莞尔一笑,又忙收紧心神赶路,她得在最不容易惊动人的时间内,将一切事情办好。

    三年多了,她对秦石镇的一切已经非常熟悉,而且白天是跟着秦同志他们一起去了镇上,然后才从镇上返回去的,所以那些人现在待在哪里,她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凡是动手的村民,都关在武装部,而余老狗这些干部,则拘在公社里。

    公社这边的防卫对袁珊珊来说几乎等同于摆设,武装部那边也许还要小心些行动,这边,也许大摇大摆地走进去,这深更半夜的也无人发现。

    顺利找到余老狗这些人,袁珊珊发现有两人竟然醒着,压低着声音交谈着什么,精神力一扫,其中一人就是余老狗,原本在七沟村大队部发现就是这人暗中指使村民针对知青后,她对这人印象就糟糕到了极点,等到知道他就是支书以及七沟村干部的劣迹后,更是一落千丈。

    余支书没想到会有一天栽在一帮他没看得上眼的小年轻手里,在他眼里,这些从城里过来的知青不知天高地厚天真得可以,却没想到能将手伸进武装部手里,关系不过硬,哪可能轻易叫得动带枪的武装部。

    一想到自己的位置可能会保不住,余支书就恨对这些知青还是太手软,对他们太过客气了:“咬死了不承认就行了,是那些兔崽子自己待不住想要回城,所以故意闹事的,最后结果各打五十大板,这样还能留得青山在,不怕以后没机会,七沟村除了余家和潘家的人,谁还能坐得稳那两个位置?”

    “我听叔的,叔吃的盐比我吃过的米还多,听叔准没错的,这些年那些城里来的兔崽子,吃我们的用我们的,住着我们的房子,到头来还敢跟我们对着干,不能轻饶过他们!嘿嘿,当年那个小娘们……”

    “闭嘴!”余支书一听他提起这事,马上低声呵斥,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事给我彻底忘了,什么时候也不能提,想死别拖上其他人!”

    袁珊珊听得眼里冷意越来越浓,放开来的精神力也变得压抑得很,她敢说,刚那个混账东西提的小娘们,就是许言森提过的当年投河自尽的女知青,一条人命,在这种人眼里成了可以炫耀的事了。

    “怎么回事?气快喘不过来了?!庇嘀橥蝗恍乜诒锩频美骱?,以为是白天身上挨的G子造成的结果,却忽然脑子一晕,什么也不知道了。

    没过多久,黑暗里的身影又悄然而去,彻底消失在黑幕中。

    第二天早饭桌上,许言森看袁珊珊不再绷着脸,心里松了口气,郑大乃乃则笑眯眯地看着几个孩子,在她眼里,这些可不都是孩子。

    “我待会儿要去镇上,郑乃乃你们有什么要我带回来的吗?”作为参与者和挨打的知青成员之一,许言森还得去公社里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想亲自盯着,怎么着也要扒掉他们一层皮。

    吃好的袁卫彬放下筷子,抹了嘴巴说:“许大哥,镇上又没什么好东西,还不如山里好玩,许大哥你忙你的,我和军军跟我姐进山去?!?br />
    许言森黑线,这小家伙是故意的吧。

    郑大乃乃笑道:“家里什么都不缺,小许不用担心?!?br />
    许言森点头,袁珊珊看了他一眼说:“帮我看看杨虹吧,确定她这回能回城吗?”

    许言森说:“她情况比较特殊,上面不会不考虑周全,她不适合再回七沟村去了,你别担心,七沟村的两个女知青,一直陪着她呢?!?br />
    “嗯,我不担心,离开那地方也好?!蹦芴崆盎爻且埠?,希望以后一切都好吧。

    许言森骑了袁珊珊的自行车去镇上,路上还在想七沟村的情况,想要彻底整治七沟村的环境,很难,因为七沟村两个大姓占了大半人口,只能从新的大队长和支书身上下手,余老狗那样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继续待在那位置上了。

    一路上心里琢磨不停,全然没想到镇上有多大的震动等着他,昨天姓余的和其他干部一起到镇上时,就不停地主动承认自己工作上的失误和不足,身为支书没做好村民的思想教育工作,险些酿成大错。

    这态度落在公社领导眼里,那就是在非常诚恳地检讨自己工作上的不足,而且这些干部也受了伤,可见是想拼命阻止的,最后没能如愿,只能说工作上确实还有很大的不足,以后还需要努力。

    姓余的很会做表面工作,如果不是需要考虑知青的态度,公社领导很可能马上就让姓余的恢复他的工作,因为七沟村的村民也需要安抚,只是知青那边反应下来的意见却是对以姓余的为首的一班大队干部极度不满,所以公社打算由公社和武装部一起出面,协调知青与大队领导之间的关系,如何在减少矛盾的情况下将工作做到位。

    只是几方刚到场,就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状况,七沟村的干部当着所有人的面作起了检讨,内容之深刻,不仅惊掉了在场人的下巴,等理清所有事情后,就不是意外了,而是震怒,武装部的同志气得差点当场拔枪把其中几个毙了。

    这就是七沟大队的好干部?简直是畜牲,不,是畜牲不如!并且武装部的人马上又派出一队人赶去七沟村,把这些人交待出来的相关人员立即抓起来。

    不说公社的领导听了震怒之极,就是同在七沟村的知青也万万没想到当年的事,背后还有如此不堪的内情,就是两个有所察觉的知青,也没想到真相比她们以为的还要惊心触目,难怪最后要走投无路只能投河寻了短见,换了其他人也无路可走,这些畜牲,根本就没给她留第二条路。

    “原来那名女知青叫古湘兰啊,很好听的名字?!痹荷禾诵硌陨乩吹南?,叹了口气,昨晚她就知道这里面的事了,不仅催眠他们自己主动交待出来,还下了暗示,就算抓起来坐牢,在牢里也会过得不安生的,不让他们亲自尝尝备受折磨的滋味,如何让逝者的亡魂得以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