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第5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54章

    作为现场的目睹者,许言森到现在心里还犯着古怪的感觉, 当时余老狗那几人的状态太奇怪了, 跟这老狗打了几回交道, 哪里不知道这人的老J巨滑, 不可能轻易松口, 要知道公社里一些干部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觉得他配合公社将七沟村的各项工作做得都很到位。

    可事实是,当时余老狗几人连挣扎一下也没有,就像事先准备好的一样如数吐了出来, 不仅古湘兰的事,还包括他们这几年私下贪没的集体财产,做过的一些昧良心违法纪的事,全都交待出来了, 等交待完后, 那几人眼神好像才清醒过来,面对众人的愤怒,瘫软在地上浑身打摆子。

    事后许言森和其他知青交换意见时, 也谈到他们的诡异状态, 甚至有迷信的知青怀疑是不是古湘兰的亡魂在帮助他们, 可是不管怎么说, 这对大家来说是好事一桩, 不说对于他们知青, 就是七沟村的普通民众, 摆脱这样一群损公肥私的干部, 也好处多多。

    因为防着七沟村的村民闹事,武装部依旧留下一部分人驻守在村里,再加上之前的抓捕行动,所有有关七沟村的种种,在这资讯不发达的年代也以飞快的速度向四周传播开来,身在坡头村的罗长树和郑常有也终于弄清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不由瞪目结舌。

    郑常有说:“这姓余的胆子也太大了吧,他就不怕报应吗?不怕事情曝露吗?”他也是大队长,私心是有,可从来不敢将手伸得那么长,何况里面还牵涉到一桩人命。

    罗长树摇摇头,这种人对他来说跟土匪恶霸没差别。

    坡头村的知青也在谈论这件事,最早的一批知青对古湘兰还有些印象,毕竟一个好好的人突然没了,难免会留下一个比较深的印痕,可没想到这背后如此不堪,那些*死她的畜牲都不得好死。

    “现在觉得我们大队的干部一个个都跟大善人一样了,去七沟村的时候也见到过那几个干部,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br />
    “七沟村其他知青还好了,可那个林丽芬,找什么样的男人不好,找了余老狗的儿子,有那样一个畜牲当公公,你们说林丽芬现在什么心情?”

    看苏凤林有些幸灾乐祸的神情,其他人无语之极,他们在愤怒七沟村某些干部丧心病狂的行为,他们在同情古湘兰的不幸遭遇,也只有这么个人,不知哪根脑筋搭错了,关注点永远跟别人不同,虽然知道这人心地算不得太坏,就是这张嘴巴里说出来的话,总是那么不合时宜不讨人喜欢。

    对林丽芬,孟佳华接触得算比其他知青多一些,对这女人,她同样不喜欢,别的知青参加村里的抢收抢种忙得脱了几层皮的时候,她不是躲在家里偷懒就是做最轻松的活,还明里暗里的显摆,可现在也算自食其果了吧,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也不想想如此行事的公公,能干净到哪里去。

    “杨虹没事吧?”刘志诚关心同一年来到这里C队的知青,七沟村比较熟悉的也就是这一位了。

    孟佳华和唐芸以及赵洪军互相看了一眼,三人都是聪明人,七沟村的事只怕和杨虹也有些牵连,很可能也是受害者之一,不过如今从七沟村以及镇上传来的都是有关古湘兰的事,并没涉及到杨虹,所以他们也不会多嘴,否则有些话从他们嘴里传出去,到后来就会变了个味,特别是他们这里还有个大嘴巴苏凤林。

    “应该还好吧,现在七沟村的知青都在镇上,应该不大可能再回到七沟村去了,余家和潘家都有人抓了进去,这可是七沟村的两个大姓,就怕他们回去了,有些村民和家人会迁怒到他们身上,否则之前也不会发生村民围殴知青的事了,连武装部都惊动了,才将被围困的知青解救出来?!闭院榫馐土艘幌?,这回七沟村的知青非常团结争气,好歹给秦石公社的知青们挣了回脸面。

    “他们不会借着这机会回城了吧,这么说来不是因祸得福了?那也太容易了吧?!彼辗锪诌屏诉谱彀拖勰蕉始傻?。

    在场其他知青,包括这两年新来的知青,都一脸黑线无语地看着她,事后传出来的消息,可是有好几个知青被打伤了,包括去七沟村办事的许言森,要不是武装部的同志赶得及时,说不定还要闹出人命的,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在苏凤林这里就只看到好处了?

    唐芸悠悠地说:“凤林啊,你也可以借鉴一下嘛,说不定下回就轮到你回城了,你加油,努力!”

    苏凤林这时才意识到不对劲,打了个寒颤连连摇手:“我可不敢,再说了,咱们村的罗支书和郑大队长对我们也不差啊?!?br />
    其他人听得噗哧一乐,好歹苏凤林也不算太没良心,罗支书和郑大队长对他们的照顾,没都被吃到狗肚子里去,否则他们岂不冤死。

    袁珊珊也是事后得知,侵犯古湘兰迫人致死的案子里,一共抓了六个人,其中四人是大队干部,而且就有余老狗,他弟弟余癞头也没能逃得过法网,当这件事在七沟村传开时,简直是全村震动。

    余家和潘家的人还想纠集起来闹事,特别是余姓人,一下子折进去两个,他们的媳妇先跳了起来,用污言秽语大骂知青,说知青栽赃陷害,可知青院里的知青全部转移出去了,而且武装部的人就驻守在七沟村,手里端着枪,再闹就抓起来,就敢窝里横的人哪敢真把天捅了。

    找不到其他知青,于是林丽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简直是水深火热,公公因为知青被抓了,婆婆和男人把种种情绪迁怒发泄到她身上,于是这家日日不得安宁。

    同时七沟村也出现了另外一个现象,起初是天黑之后,被抓的几户人家里,天天被人砸石头甚至泼粪便,发展到后来大白天也被村人针对,这几户人家向武装部报案,让他们把人抓起来,可武装部的同志知道的情况比公开出来的更多,其中一些是过去的受害人,因而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闹得不是太狠,也由着他们。

    与此同时,根据那几个干部自己的主动交待,从他们家里搜查出来的粮食与钱财也惊呆了村民,知道有些干部贪,可没想到他们这么贪,果然他们被抓起来并不冤枉,这样的事实也让闹事的余潘两姓人老实了不少,再闹就要激怒其他村民了。

    身在坡头村的袁珊珊,时不时地便能听到身边人议论七沟村的种种,她总保持着微笑,偶尔会顺着他们的谈话发表一两句看法,总之她深藏功与名。

    许言森第一次在她面前提过余老狗几人的古怪后便再没提起来,毕竟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他们,怎么也无法将这事与袁珊珊的特殊能力联系起来,要让他们理解什么是精神力异能,没经历过末世,也没经历过种种小说的熏陶,可谓难于上青天。

    袁珊珊伸手挡在眼睛上方,遮住当头照下来的光线,她远远看到一个身影向这边走来,碰巧,那身影是她认识的。

    直到那身影走到她面前,微笑叫人:“珊珊,我来看看你?!?br />
    “小袁有人找你,你就先回去吧?!钡乩镆黄鹄妥鞯拇迕窈暗?。

    “好的,那我先走了,辛苦你们了?!痹荷焊谴蛄松泻?,便转身朝来人说,“走吧,杨虹,我们回去说会儿话?!?br />
    隔了段时间再看到杨虹,袁珊珊还是比较满意的,杨虹的变化超出了她的意料,或者又在她预料之中,如果仅仅是杨虹一人的事件,也许她很难跳出来,可当七沟村的总总敞开来时,袁珊珊以为,如果她再沉浸在自己个人的情绪里,那这人也不值得她帮忙了。

    好在她总算不辜负她与许言森的努力,救不了当初的古湘兰,但能避免后面的人重复当初她的悲剧。

    “好的?!毖詈绺崭找恢碧嶙诺男?,现在因为袁珊珊的态度而安心了许多,紧紧地跟在她后面,向远处的那座院子走去。

    路上谁也没先开口说话,回到院子里,两人先后跟在家的郑大乃乃打了招呼,随后袁珊珊把杨虹带进自己房间里,给她泡了暖茶,喝了暖暖身体。

    捧着茶缸,暖意一直流进了心里,杨虹抬头,热气让她的眼眶染上了些湿润:“珊珊,谢谢你,我每次想起来,都庆幸那天晚上跑出来找的是你,我知道许哥会去七沟村也是因为珊珊你,在公社里许哥尽力帮我,也是看在珊珊你的份上?!?br />
    袁珊珊笑了:“算了吧,我就跟他提了一句,是他自己原则性太强,看不得不平之事,要早知道会用苦R计算计那帮干部,说不定我都要出手阻拦了?!?br />
    杨虹因她的说笑更加放松下来,心里的话自然而然地吐了出来:“我也没想到有许哥的鼓动,大家会那么团结,在那之前,我也很担心害怕会达不到结果,反而把大家都牵连进去,要是记在档案里可是会跟一辈子的,看大家那么认真努力,我觉得我也看不起以前的自己了?!?br />
    她抽了抽鼻子说:“珊珊,我没告潘建林,你不会怪我吧?”

    袁珊珊早从许言森和流言里知道,七沟村被抓的人里并没有潘建林,冲杨虹挑挑眉:“你怎么想的?”

    杨虹苦笑了下说:“我其实无法原谅他所做的一切,可说到底我自己也有错,是我摇摆不定的态度导致他……”杨虹还是无法回想那晚的一切,“所以我想就这样吧,我害了他,他也害了我,一报还一报,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br />
    袁珊珊拍拍杨虹的肩,尊重她的选择,能正视自己也是个不小的长进,以后吸取教训不再犯这样的错误。

    杨虹抹了下滑落下来的眼泪:“其实还有我自己的私心,我不想这件事传开来,就像现在这样,外面没人谈论我的事情,我们村的知青……虽然已经知道了,但因为前面的事情都很同情我,珊珊,你说我是不是很坏?很卑鄙?”

    袁珊珊笑了笑:“人为不己,天诛地灭,只要掌握好一个分寸,不害人害己,算不得坏人,现在环境如此,对女人来说终究苛刻了点,你这样想并不过分?!?br />
    否则传扬开来,今天杨虹来坡头村,肯定要面对不少村民的指指点点,这是非常令人无奈的现实。

    杨虹没等到吃饭的时间,与袁珊珊说了好一会儿话便离开了,走前将上回从这里借来的钱还了,并告诉袁珊珊,她决定留下来,如果只有自己回城的话,对不起七沟村一起努力的知青,是他们的付出甚至受伤才有了她的解脱,所以想留下来跟大家待在一起,要走大家一起走。

    袁珊珊送走杨虹,对她最终的选择还是挺高兴的,这次选择的不是逃避而是勇敢面对了,这对她来说真的是个很大的进步,因为从她选择留下,就知道可能会出现的种种情况,选择留下就已经有了觉悟。

    郑大乃乃听了袁珊珊的话,唏嘘道:“都还是孩子啊?!?br />
    袁珊珊没回应,有些也许能用孩子来形容,可有些人的做法,却不能用一个孩子来带过的。

    当七沟村的事情逐渐平息下来时,农村的忙碌也告了一段落,天气越来越冷,这天,袁珊珊和郑大乃乃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糊鞋底,坡头村的村口,却出现了两辆小汽车,引起了整个村子的轰动。

    这年头小汽车是多么稀罕的物件,出现在坡头村就更加稀奇了,刚停在村口就引起了许多村民的争相围观。

    “这是找谁的???不会开错地方了吧?!?br />
    “说不定是找哪个知青的,这车子在咱乡下稀罕,可城里多着呢?!?br />
    “胡说八道,谁说城里就多了,你这是没去城里的吧?!?br />
    “你们都别说了,没看到这车子上挂的是军牌,这是军队里的车子,快去通知大队长和支书?!?br />
    立即有人跑进村子里报信,这时前面的车子门打开,下来一位身穿绿军装的青年,客气地向围观村民打听消息。

    后面的路上,袁卫彬和郑学军刚从镇上回来,看到挡在前面的两辆车子也好奇不已。

    两人下了自行车推着往前走,郑学军见过的世面不及袁卫彬,压低声音问:“这是哪里的车子啊,看上去跟镇上县里见到的不同?!?br />
    “这是军车,”袁卫彬眼里闪过讶色,“不过这军车怎会开到我们坡头村的?”

    两人准备绕过军车进村,忽然就听到前面有人叫他:“袁卫彬,有人找你和你姐姐,解放军同志,那边推自行车的就是袁卫彬!”

    袁卫彬更诧异了,这时不仅那边打听消息的青年往回走,并且车里又下来一人,热情地对袁卫彬说:“你就是袁卫彬小同志,袁国柱同志的小儿子?不用担心,我们是钟首长派过来接你们回丰城团聚的,你们父亲袁国柱同志已经在丰城了?!?br />
    “真的?!你们是钟伯伯派过来接我们的?我爸什么时候离开农场的?钟伯伯呢?还有陆伯伯和周爷爷呢?”早有心理准备的袁卫彬听了依旧狂喜,有些语无伦次地一个接着一个问题抛了出来。

    过来接人的两位解放军很能理解袁卫彬的激动心情,耐心地听他问完才一一回答。

    袁父刚回丰城,准备安顿好了再打电话过来,让姐弟俩年底回丰城团圆,不过钟洪亮大掌一挥,不用袁父C心,他直接派了两辆车过来,连人带行李都能接回去,省时省力,原来钟洪亮目前就安排在丰城所在的省军区任职,他孤家寡人一个,还没正式走马上任,索性就跟着袁父暂住在袁家了。

    当然派两辆车还是能办到的,一同的陆正农祖孙也回了丰城,不过他们对袁卫彬口中的周爷爷所知不多,这要等袁卫彬回去问袁父。

    就在他们这边一问一答的时候,郑常有和罗长树赶了过来,路上已听人说是来接袁家姐弟的,两人都很为姐弟俩高兴。

    “两位同志辛苦了,小彬和军军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回去报信去,我们陪两位同志一起过去?!甭蕹な魉底呕古牧松敌∽釉辣蛞患?,光顾着兴奋了,忘了最重要的事。

    袁卫彬傻笑两声,忙不迭地爬上自行车赶紧往回踩,这回没忘了郑学军:“军军你慢点走,我先回?!?br />
    郑学军挥挥手:“赶紧回吧?!?br />
    心里有些失落,珊珊姐和彬彬要回去了,就剩下他和乃乃了,不过他应该为珊珊姐和彬彬高兴才是,因为听珊珊姐他们描述就知道那农场条件艰苦。

    “姐!姐!钟伯伯派车来接我们了!”还没到家门口,袁卫彬的声音就传到了里面。

    “这是……彬彬?”郑大乃乃都听到了。

    袁珊珊放下手里的东西,起身说:“我去看看什么情况?!?br />
    没等她出去,袁卫彬一头冲了进来,差点自行车撞到迎过来的袁珊珊身上,当然只是差点,袁珊珊一手就能止住,袁卫彬两脚踩地上,兴奋地比划着说:“是钟伯伯派车来接我们的,爸和钟伯伯都在丰城,派了两辆军车过来,姐,我们要回家了!”

    袁珊珊拍了他一记,向后看看:“人呢?光顾着自己回来了,接我们的人呢?”

    袁卫彬挠挠头嘿嘿笑:“罗叔说他们会陪着过来的?!?br />
    “好了,我去准备招待客人,你去看看你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这次回去可能要待到过年,别落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痹荷禾嵝训?。

    没一会儿,罗长树与郑常有陪着两位开车的军人过来了,两人早听首长说了,作主的是姐弟俩中的姐姐袁珊珊同志,所以又很认真地向她解释了一下身份和此行的任务,让姐弟俩收拾行李,他们马上出发,今天就可以赶回到丰城。

    “首长说了,先回丰城,其他的事等回去后再说?!?br />
    罗长树在一旁说:“是啊,小袁不用犹豫了,你赶紧去收拾行李,这里有我们和你郑乃乃招呼客人,对了,先给你们批一段时间的假开封介绍信,好让你们出行?!甭蕹な餍闹菊庋墓叵?,直接将姐弟俩直接弄回城去也不是问题。

    “是啊,听罗书记的,快去收拾行李吧,别让解放军同志等了,晚了路上开车也不方便?!敝4竽四舜叽俚?,虽然有些舍不得,但好在早有了心理准备,“多收拾些行李,把冬衣都带上?!?br />
    “好吧,你们坐,我去收拾行李?!痹荷翰辉俣嗨凳裁?。

    没多一会儿,这院子里挤满了不少人,知青们听到消息都赶了过来,心里不是不羡慕的,但孟佳华他们和袁珊珊姐弟相处得都很不错,如果这次姐弟俩不再回坡头村的话,以后想要见一面都难了。

    唐芸和孟佳华帮着袁珊珊一起收拾行李,说着祝贺的话,这一去袁珊珊也不知以后情形会如何,想了想将自家丰城的详细地址写下来:“有什么事写信给我,年前估计不会回来了,你们要有空来丰城看我也行,家里地方还是挺宽敞,够住的?!?br />
    唐芸很珍惜地将地址收起来,一听这话塞了一拳头:“看你嘚瑟的小模样,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肯定不能放过这打土豪的机会,你等着,到时候我过去吃穷你跟小彬?!?br />
    孟佳华笑了起来:“反正丰城离这儿不算远,会有见面的时候的?!?br />
    苏凤林兴奋地从外面走进来,她刚光顾着打听消息了,因为以前没听说过袁珊珊家有军方背景啊,一进来就怪嗔道:“小袁啊,你太不够意思了,居然没告诉我们你家有n省军区背景,居然直接让省军区派军车来接你们,还有专门的司机开车?!?br />
    这话说得心里还酸溜溜的,人比人气死人,以前觉得自己成分比袁珊珊姐弟俩好,在姐弟俩面前心里还是有些小自得的,可哪里想到形势变化得太快,看看,这一转眼就平反了,还成了干部出身,又有军方背景,早知道她就多跟袁珊珊套套近乎了。

    房间里的三人太清楚苏凤林的小心思了,唐芸停了手,挑眉看往袁珊珊身边凑的苏凤林:“你现在羡慕人家背景厉害了,可在平反之前跟你说了你敢接近?”

    苏凤林笑脸一僵,眼睛转了几圈,根本不敢当着袁珊珊的面说不敢接近,可那时候谁敢啊,就袁珊珊也是因为在坡头村这边才没关系,否则要还是在城里,肯定离这种成分的人远远的,免得受牵连。

    当然这话哪能当袁珊珊的面说,现在讨好她还来不及,瞪了唐芸一眼说:“小袁马上就要走了,我懒得跟你吵?!?br />
    唐芸噗哧乐了,没想到苏凤林还有这份眼力啊。

    苏凤林舔着脸说:“小袁啊,你回去了要记得回来看看我们啊,千万别忘了我们和坡头村啊,对了,还要记得给我们写信,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在坡头村待了好几年了,也算是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

    唐芸揉揉肚子,实在受不了了,再待下去她要笑岔气的,孟佳华也哭笑不得地摇头。

    行李很快就能收拾好,村人见袁家姐弟俩这么快就要走,不少人回家去装了些山货之类的东西带过来,跟郑大乃乃说:“让小袁姐弟俩带回去,让他们家里人尝尝咱坡头村的山货,咱这儿别的东西没有,山货管够?!敝饕钦饽甏猩交跻裁坏胤铰?,再说也不敢往外卖,万一被揪资本主义尾巴咋办?

    “小袁啊,”看袁珊珊出来了,“啥时候山货吃完了,给咱捎个信,咱再给你们寄去?!?br />
    “好的,我一定不会客气的,谢谢大家了?!痹荷嚎疵灰换岫し?,院子里就积了不少东西,心里也挺感动的。

    罗婶拍拍袁珊珊的肩,正好家里做了饼,全给袁珊珊装来了:“路上吃,来不及做再多的了?!?br />
    “哎,好的?!?br />
    郑学军帮袁卫彬一起收拾,袁卫彬突发奇想:“军军,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丰城住段时间?叫郑乃乃一起去?!?br />
    郑学军拍拍他脑门:“你安心回去跟伯父团聚去吧,别惦记我跟乃乃了,这次不去,以后我肯定会带乃乃一起出去看看的?!?br />
    袁卫彬兴奋劲降低了些:“那好吧,我回去就给你写信,你要记得看书啊,不懂的问那些知青,别不好意思,再有不懂你写信里,我找姐和我爸给你解答,咱们说好的,要一起考,一起读大学?!?br />
    “嗯!”郑学军用力点头,他一定会的。

    赵洪军和刘志诚这些男知青帮忙将行李一起往村口的车上搬,村里路太窄,没办法开进来。

    回头看看偏僻的院子,刘志诚想到当初和袁珊珊姐弟俩一起来坡头村的情景,感慨道:“小袁姐弟一家算苦尽苦来了?!?br />
    也是袁珊珊能干,否则姐弟俩在坡头村的日子不会太好过,第一次来的时候要是被革委会的人搜出证据,都不知会是什么结果,现在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应该到头了吧。

    “他们还会回来吗?”这是后面新来的一位男知青,年龄也比较小,对袁家姐弟俩能离开挺羡慕的。

    赵洪军笑笑说:“当然会回来了,小袁姐弟哪会忘了我们坡头村,就是将来我们有一天离开这里了,难道不回来看看了?”

    没人纠正这回答并非那知青所说的意思,虽然形势转好让大家看到了回城的希望,但这还是他们所知道的第一起得到平反接回城的情况,这在他们心头都掀起了波澜,而各人的想法又有些不同。

    刘志诚想到的是姐弟俩一直没放弃学习的事,连带着唐芸也加入了进去,是不是袁珊珊知道些什么内部消息?这让他不禁生出期盼,也许,他也该赌一把,毕竟回城与考大学并不相冲突。

    行李收拾好,搬上了车子,袁珊珊将两个房间的门锁上,钥匙交给了郑大乃乃。

    姐弟俩在知青和村民的环绕中走向村口,与大家挥手道别,弯腰钻进了车里,这一刻,即使一直期盼回家的袁卫彬,也忍不住生出伤感不舍的情绪,探出车窗跟郑学军以及几个玩得好的小伙伴一遍遍地叮嘱。

    车子终于开出了村子上了村外的路,袁卫彬的眼睛红了,再回头,已经看不到村口了。

    “停车!”袁珊珊突然出声。

    开车的军人踩下刹车,后面的车跟着停下来。

    “彬彬,你跟两位大哥先走,去济口村问下许大哥要不要先跟着回丰城看看,我忘了点事,要回去一趟,等下我赶去济口村跟你们碰头,不会耽搁太长时间,麻烦两位大哥在济口村等我一等?!?br />
    开车的军人看了一眼姐弟俩,想起钟首长说过的话,让他们一切听袁珊珊的,钟首长对这姑娘非??粗?,想了想说:“那好吧,请袁同志尽快一些,等不到人我们会返回来的?!?br />
    “多谢两位大哥?!痹荷河指辣蜞止玖司?,她不是回村,而是要去处理下山里的事情,之前当着村里人的面不好提,就等着出了村子再说,袁卫彬也想起他姐在山里有个藏R的地方,他跟军军想去看,姐都不肯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