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55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55章

    开车的军人司机姓陈,看着袁珊珊的身影消失在路边, 担心地问袁卫彬:“真的不用我们一起跟过去吗?”

    袁卫彬大咧咧地说:“陈大哥你放心, 我姐很厉害的,你跟钱大哥两个人也打不过我姐一个?!?br />
    陈大哥嘴角一抽, 不过跟后面的车子挥挥手,继续往前开,要是等不到人,他们肯定得回头。

    袁珊珊本人则转身就进了山里, 因为没有事先得到消息,走得太突然, 一些事情根本来不及准备,而她又是个有秘密的人,这山里放着头大老虎,要是老虎一直感受不到她的气息, 谁知道会不会私自跑下山,不管是老虎伤人还是老虎被伤, 袁珊珊都不希望发生。

    这一次将速度提升到极限,她不能让别人在济口村等太长时间, 必须尽快赶过去。

    饶是以她现在的能力,赶到老虎地盘上时也大口喘气,一脑门的汗, 刚停下抹了把脸上的汗, 感应到她到来的大老虎, 高兴地虎啸了一声蹿了出来, 又是用脑袋蹭她又是用尾巴扫她,为避免自己摔倒,袁珊珊不得不用手抵住它脑袋,哭笑不得地拍拍虎脑袋说:“走,上山收拾一下,能带走的我就带走,不能带的就留给你当点心吧,以后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法给你带吃的来了?!?br />
    说到这儿,袁珊珊心里也生出不舍的情绪,对异能者来说,被自己驯服的异兽,是比人类同伴更加可靠的战斗伙伴,因为它们永远不会背叛自己,不会伤害自己,所以三年多的时间相处下来,袁珊珊也不再仅仅将它当成看家护院的帮手。

    仿佛觉察出将要分离的情绪,上山的过程中,大老虎也显得特别的黏袁珊珊,脑袋时不时地就蹭上袁珊珊的腰,几次要将她绊倒,还频频低吼,换了个普通人肯定要吓瘫掉,袁珊珊却安抚地摸摸它脑袋。

    到了山上的屋子,袁珊珊装了满满一大筐的R食,其实离开这里她也有些不舍的,离开了这里,往后她哪可能再过上天天吃大R的日子,这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有钱想天天买到足够的R,都无法办到。

    将筐里的R遮严实,不会被人一眼发现里面装的是什么,将筐背到自己身上绑好,又用袋子将存放在这里的药材也装了带上,可是有好几株山参的,她不舍得留在这里。出来后拍拍虎脑袋,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反反复复地用精神力传递给大老虎。

    如果此刻有外人在此,便会发现一人一虎之间奇怪的互动,这人不时地说着什么,老虎则不停地低吼,几次要将人推得摔倒,外人会以为大老虎要对人不利。

    在袁珊珊的努力劝说与安抚下,大老虎总算接受了现实,并答应不会离开这里的地盘去S扰山下百姓,遇到打猎的人也会躲起来,老虎面对枪这些热武器也不是无敌的,否则不会闹到后世一些凶猛野兽要灭绝的地步。

    “再等等,说不定我以后还会回到这里,或者另外找一个风景好山林茂密的地方长住下来,到时过来把你接过去?!币蛭甓嗖患涠系赜镁窳薪涣?,这只大老虎的智力有了很大提升,明显超出了同类,袁珊珊也不愿意以后再去培养另一只野兽,过几年也许早没了当初的心情了。

    袁珊珊再离开时,大老虎就一直缀在她后面,直到她出了老虎的地盘时,它才没继续跟上来,袁珊珊回头看了一眼,挥挥手,迅速隐入丛林中,离了老远,还能听到后面的虎啸声,忍不住心酸了一把。

    济口村,两辆军车的到来同样引起了村民的围观,不过这回从车上下来的袁卫彬,却有不少村民认识的,毕竟袁卫彬与许言森常走动的。

    “啧,原来是你这小子啊,这是来接你们姐弟俩回去的?”姚海波半道上迎到袁卫彬,用力拍了拍这小子的肩,幸好袁卫彬一直跟着姐姐没放松过身体锻炼,否则也吃不消这力气,“走之前还惦记着来看看我们,不错,不错,不过你姐呢?”转头望了好一会儿,没看到小袁妹子啊。

    袁卫彬不客气地回了姚大哥一拳,对后面走过来的许言森说:“许大哥,是钟伯伯派车过来接我跟姐的,我姐她落了样东西,半路上下来回去取了,让我来问问许大哥,要不要请假一起回丰城?!?br />
    钟伯伯?对姐弟俩情况极为了解的许言森,立刻意识到小彬口中的钟伯伯是哪一位,先将开车的两位军人迎进知青院自己的房间,再询问详细情况,外面围观的村民和知青就让姚海波招呼了。

    姚海波也很干脆,吃了小袁妹子那么多R,当然要替姐弟俩将人挡下来。

    村民看个热闹稀罕罢了,知青的问题才是最多的,大多问姐弟俩这是不是直接回城不再回来了,还是说只是相当于探亲假。

    要说这些知青中对袁珊珊最不喜欢的就属程雪晴和齐慧二女了,程雪晴早被沈红军甩了,这两年不是没人追求,却左挑右挑就是没定下来,因为有许言森这样条件好的摆在那里作对照,哪一个都看不顺眼。

    她以前就因为许言森的成分不好了,转身接受了沈红军的追求,可现在局势的变化,传出来的种种风声,特别是今天军车的出现,把她的脸打得啪啪响,告诉她当初她的选择有多愚蠢,她现在还苦苦去信询问家里有没有办法将她弄回城,人家却是专车过来接了,让她顿时有种被比到了泥地里的感觉。

    齐慧酸溜溜地说:“这算不算公车私用了啊……”要她说这种人就应该一直改造下去,否则凭什么这些人无形中就比他们高人一等。

    “不服气可以去向上面反应啊,”姚海波正跟其他人说话,一听到齐慧的嘀咕声就怒了,“人家在战场上不知杀了多少鬼子,就怕你到了人家面前连话也不敢说了?!?br />
    齐慧抬头看到其他知青不屑的目光,羞恼不已,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那许哥家里平反了吗?许哥是不是也快要回城了?”

    没有确切消息姚海波也不敢放大话,摇了摇头说:“没听许哥说,不过许伯父跟小袁他们家关系挺近的?!币簿褪撬敌灾视Ω貌畈欢嗟?,现在袁父都平反了,许家应该也快了。

    其他知青也听明白这话的意思,心里羡慕不已,不过妒忌倒没多少,没看许言森自己的能力和做了多少事情,之前七沟村藏身在干部队伍里的毒瘤的拔除,就跟许言森分不开,他在整个公社的知青里相当有威信,如果不是这几年成分的耽搁,凭他的实绩,早就可以离开了。

    屋里,许言森来回走了几步,其实他很想甩开手,什么也不用想,跟着珊珊他们一块儿回丰城。

    运了几回气,才将这个念头给强压了下去,停在袁卫彬面前说:“许大哥这次不跟你们一起回丰城了,不过过年的时候我应该会请假回去,我在这里手上还有不少工作,越是这时候越不能丢开?!?br />
    袁卫彬有些失望,不过他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了,许大哥做出这样的决定当然有许大哥的道理:“好吧,许大哥,那我跟姐姐先回去,你年底要回来过年啊,不准失言?!?br />
    “好,不失言,到时候我给彬彬准备一个大红包?!毙硌陨Φ?。

    “切,我这么大的人早不要压岁钱了?!?br />
    许言森笑着拍拍袁卫彬的肩,让他陪两位同志,他出去泡杯茶弄点吃的过来,这时候上路,顺利的话回到丰城也要半夜凌晨左右了,水和吃的总要备上,他们出来得匆忙,肯定没准备充足。

    至于袁珊珊回去拿落下的东西,许言森一听就知道她去做什么了,这几年一直没断了R食和药材的买卖,所以许言森非常清楚珊珊在山里有个秘密据点,不过不说他了,就是袁卫彬也不知道这据点藏在哪里。

    许言森人缘还是很好的,一说要弄吃的,女知青基本都来帮忙,准备了不少方便路上吃的食物后,两位司机有点坐不住,在说要不要回坡头村看看的时候,袁珊珊终于出现了,许言森看到她又是肩上背的又是手里提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先赶紧将她手里提的接下来,帮着放进车子里。

    “这是……”陈同志帮忙搬筐,结果接过筐手里猛地一沉,差点掉下来,错愕地看了看筐和袁珊珊,这就是她回去取的东西?目标这么大,之前应该不会漏掉的吧,而且想想两个村子间的距离,她一个姑娘背着这么重的东西一路走过来?早知道就该跟着她一起回去的。

    许言森抽抽嘴角,这事真不能明着说,咳了下说:“这里基本是一些野味和药材,你们知道的……”

    两位同志顿作明白状,原来如此,那确实应该避人耳目,不过依旧佩服地看向这位姑娘,好胆识,也好……力气,钟首长看中这位姑娘是不是就因为这个缘故?听说之前在农场改造的时候,钟首长受了袁国柱同志不少照顾,是不是也跟这有关?

    他们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应该说出来,所以只帮忙将东西搬车上。袁珊珊其实也很无语,来接人,居然大手笔地派了两辆车,其中一辆专门帮他们装行李。

    “你不回去?”看到车上并没有许言森的行李,袁珊珊哪里不明白这人不跟着一起走了,“要不这筐里的东西给你留点下来?”她不在这里,这人的伙食肯定要下降不少。

    “不用了,”许言森连忙阻止袁珊珊的动作,“你带回去慢慢吃,不说我,就是你跟小彬回去,伙食也要下降不少,这些够你们吃一段时间,我在这里还是能想到办法的。帮我跟袁叔说一声,我不能回去给袁叔接风洗尘了,年底会请假回去,说不定要去打扰袁叔了?!?br />
    如果他父母还没回城,那只能到袁家凑和一下了,到时卫国应该也会回去,今年的新年应该会热闹得很。

    “好吧,我该想到的,有什么事写信,或是拍电报,对了,你先帮我打个电话给苏叔那边吧,我人不在了,那事会中断一阵子了,以后想到办法再看,我怕我回去再通知他会晚了点?!蓖上?,年底的生意最大,可以赚上不少钱,只是今年做不成了。

    看到袁珊珊一脸遗憾之色,许言森转过身无声笑了笑,再回身面色正常起来:“好的,我会去电话的,顺便跟卫国那里也交待一声,好让他放心,不过也许袁叔那里早考虑到了。不多说了,你们早点上路,一路顺风?!?br />
    虽然心里极其不舍,可再拖延下去,他们回到丰城的时间会更晚,许言森忍了忍,只是伸出手拍了拍袁珊珊的手臂外侧。

    “好的,许大哥你也保重,别再做冒风险的事,对了,”袁珊珊翻出车里的药箱,取出好几个瓶瓶罐罐,“你留着吧,以防万一,对了,有空去看看郑大乃乃和军军,替我照顾一下?!?br />
    “好的?!?br />
    “还有跟陶大姐说一声,太匆忙,没法跟她道别了?!?br />
    “好的?!?br />
    ……

    再一次经历分别场面,袁珊珊看着越来越远的许言森的身影,这一回的不舍更浓了,仿佛习惯了随时可以看到这个人,现在乍一分开,让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由苦笑,第一次碰上这么有耐心的男人,虽不想承认是那只被温水煮的青蛙,但……不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

    袁国柱从吃了晚饭后就坐不住了,没一会儿就走到门口向外张望,也许下一刻接人的车子就出现了。

    “老袁,你这是……”邻居老孙看到好几回了,终于忍不住出来问了问。

    “是老孙啊,”袁国柱挺感激邻居家这对夫妻的,这几年家里得亏他们照应,回来后也没用收拾太多就能住人了,远亲不如近邻,说的便是这个道理,“今天有车子去接两个孩子回来,这不,我出来看看车子有没有回来呢?!?br />
    “两孩子今天就回来了?”赵慧芬听到声音从窗户里探出头,“呀,老袁你也不早说,你家里现在就两个大男人,也没个细心的,这孩子回来家里房间还能不能住人?晚上吃的够不够?被子都晒了没有……”

    一大堆的问题快把袁国柱问得晕头转向了,老孙赶紧让老婆住嘴:“行了啊,少说两句,没看老袁原来就够紧张的了,有这时间你去帮老袁看看还有什么可收拾的?!?br />
    “行,我来,我不说,我做还不行?”赵慧芬放下手里的事,跟着袁国柱回去,帮忙看看姐弟俩的房间还差些什么,幸好袁国柱还记得晒被子,被单什么的也一早由赵慧芬帮忙洗干净了收拾起来的,袁国柱和钟洪亮跟在后面也忙碌了好一会儿。

    去厨房看了看,赵慧芬眼睛都笑眯了,两个大男人还是挺会做的嘛,这炉子上炖一锅老母J汤,不用说是给两孩子炖的,可怜天下父母心,赵阿姨也想到自己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他们父母身边。

    因为袁珊珊进山的耽搁,回到丰城的时候确实很晚了,幸好这个年头路上车子少,当然路况也不能跟后世相比,一进了城,袁卫彬就扒在车窗上眼巴巴地看着外面,从小在这里长大,却有三年半的时间没踏进来一步了。

    现在远没到经济与城建高速发展的年代,所以三年半的时间,这个城市却一点变化都没有,特别是快到深夜了,路上都没几个鬼影子,袁珊珊瞄了眼就收回了目光,偏袁卫彬看得起劲,看到熟悉的特色建筑,还要拉着袁珊珊一起说话。

    袁国柱早让赵阿姨两口子回去了,等明早让两个孩子再去看他们,在屋子里转了几圈,终于听到外面的汽车声,忍不住问同样没睡觉等着的钟洪亮:“这回是了吧?我再去看看,这回肯定不会错了?!?br />
    “披上棉衣!”钟洪亮喊了句。

    这回确实没错,等袁国柱打开院门的时候,就看到两辆车子分别停了下来,刚停稳,袁卫彬就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跳了下来,一蹦三跳地跑过去:“爸,爸,我们回来了!”

    “哎,回来就好?!痹畹憷侠崧湎吕?,眨了眨眼睛看向后面刚下车的女儿,又重复道,“回来就好,爸让你们受苦了?!?br />
    “不苦,一点不苦?!痹辣蚝俸傩α肆缴?,又说,“爸你快回去,我跟姐搬行李就行了,还有两位大哥帮忙的?!笨吹胶竺娉隼吹闹雍榱?,又高兴地叫人。

    袁国柱哪可能真待屋里等着,让两个儿女动手做事,所以几人一起,又有袁珊珊这个力气大的在,很快就将车上的东西全部搬了下来。

    车锁上,进了屋子后两个司机向钟洪亮汇报这次的任务,袁珊珊和袁卫彬则看着照得满屋亮堂的电灯感慨不已,三年多了没见到了啊,三年多了,晚上陪伴他们的可都是煤油灯。

    “爸买了些挂面回来,炉子上有炖好的J汤,你们等着,爸给你们下面条去?!?br />
    “爸你别忙,我来,”袁珊珊哪能让她爸动手,“在车上坐得身体快僵了,正好活动活动,爸你和钟伯伯坐着说会话,等下也吃点夜宵,有什么事明天睡醒了再说吧?!?br />
    “好,好。对了,还有小陈小钱他们的一起?!?/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