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56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56章

    虽然睡下去时很晚了,可第二天也只比平时起得稍微晚了一点。

    袁珊珊睡多睡少影响不太大, 可袁卫彬纯粹是刚回来兴奋的, 因为生物钟的缘故睁开眼就不愿意再睡了,从房间里出来一看, 他爸不在家。

    “爸呢?钟伯伯早上好,陈大哥和钱大哥不在了?”

    钟洪亮正在院子里活动手脚,当惯了兵的一辈子都放不下:“你爸出去给你们买早点去了,他们两个小子当然回去了, 待在我这边又没什么事让他们做。过来跟伯伯过两招,看你这小子平时有没有偷懒?!?br />
    “好咧, 钟伯伯你小心喽!”袁卫彬兴奋地扑过去,打不过他姐,跟钟伯伯总能多坚持一下吧,于是一老一少在不太宽敞的院子里扑腾起来, 袁珊珊则一早起来忙早饭了,尽快将家里的一切熟悉起来。

    打开窗户听到隔壁的声音, 赵慧芬和她男人说:“看这样多有生气,珊珊丫头也能干, 这几年将小彬照顾得多好,他那个亲妈……算了,不说了, 说了扫兴?!?br />
    “孙叔, 赵阿姨, 你们起来了吗?”袁珊珊在外面叫门。

    “来了, 起来了?!闭曰鄯颐θタ?。

    为感谢赵阿姨两口子这几年帮他们看家以及平时的帮助,袁珊珊刚将行李整理出来,先取了些带回来的山货野味送过来,孙叔跟在后面,一看这大包小包的忙说:“你这丫头也真是……我跟你赵阿姨倒跟着你享福了,你们昨晚什么时候到家的?肯定很晚了吧?!?br />
    袁珊珊笑道:“快十二点才到家的,用那边乡亲们的话来说,这些山货都不值钱的,尽管吃,所以赵阿姨你们别推,这次回来,光村里人送我们的吃到明年都吃不完,真不骗你们,车上装得满满的带回来的?!?br />
    “好,好,我收下了,这一晃眼,看看,都大姑娘了,小彬也是大小伙了吧,光听这声音就听出来了,看你爸一大早就合不拢嘴地出门了?!?br />
    关心地问了几句,两口子就让袁珊珊赶紧回去了,这刚回来事情多着呢,反正这边几步路的距离,方便得很,让袁珊珊有什么事在院子里叫一声就可以了。

    袁珊珊刚从他们家出来,就碰到提了早点回来的袁父,父女俩一块儿回家。

    去农场前,袁父很少有一大早亲自出门买早点的,三年多的时间将一个严父改造成慈父了,只嫌自己能做的太少。

    袁珊珊看着袁父两手提满的早点笑了:“爸,你恨不得将看到的早点都买回来了吧?!?br />
    袁父已经被路上碰到的熟人笑话了,看他那高兴劲,大多猜出原因了,说了不少好话恭喜他一家团圆了,袁父这也笑了一路了:“不多,你们离开丰城好几年了,这些早点难得吃一回,只管挑喜欢的吃,爸这段时间会在家休养一段时间,反正空得很,喜欢吃的,以后爸天天给你们买?!?br />
    人回来后,这三年多的工资也补发下来了,所以并不缺钱花,花在自家闺女儿子身上,舍得。

    袁珊珊觉得,依袁父如今这股宠儿女的劲,她跟彬彬得给宠坏了吧,过去的严父呢?

    突然离开坡头村,不用每天上工,起初与家人团聚的兴奋劲过后,不管是袁珊珊还是袁卫彬,都有些不习惯。袁父虽然心疼两个孩子在农村待了三年多,但看到两个孩子特别是小儿子的变化,还是很高兴的。

    头几日,姐弟俩随袁父拜访了一些旧友,虽然这几年没在丰城,但多少还是受了这些旧友的照顾的,也有相识的人家前来拜访袁父,离得近的姐弟俩以前的朋友同学,也找了借口来看望他们。

    袁卫彬已经不是过去十几岁的半大孩子了,最起码经历了这么多事,看人的眼光还是有几分的,何况现在还有了最好的兄弟郑学军,这些在袁家出事后大部分远离了他的所谓朋友,算不得真正的朋友,虽然各有各的身不由己,但也找不回当初的心情了。

    当然现在的他也不会由着性子来,不高兴就甩人脸色,只要以前做得不太过分的,他也堆起笑脸招呼来人,至于那些跟着某些人一起辱骂欺凌他的人,不说没笑脸给人,就是连门也不会让人进。他记着爸爸和姐姐说过的话,有些事情是由时代造成的,所以他不会迁怒,推己及人,他当时也是害怕的。

    袁父一直观察一双儿女的为人处事,毕竟这三年多聚少离多,姐弟俩到底长成什么样子,他还是有些担心的,观察了几日后老钟拍拍他的肩说:“这下放心了吧,这孩子啊,有时候就该放出去让他们独自面对外面的风风雨雨,这样才能成长得更快,一直护在翅膀下面,虽然不会长歪,可到底经不住事。现在这两孩子,就是离开你这老父亲,也都能独挡一面了?!?br />
    袁父欣慰道:“是啊,珊珊让我很放心,就是彬彬这孩子,我总有些担心,老钟你知道的,他那个妈……唉,不可能让彬彬对她一直不闻不问,否则将来走上工作岗位,对他也不利?!迸匀嘶峋醯谜夂⒆游疵馓?。

    钟洪亮大大咧咧地说:“你就是想得太多,这孩子自己未必没想到,我听丫头可是说了,这几年可从来没收过他那个妈一封信,说到绝情,没谁比得过这个妈了吧?!敝雍榱劣行┬以掷只?,老袁居然娶了这样一个老婆,这眼光也忒差劲了点,好在孩子不随妈。

    说来也巧,在农场里,他们三个单身老男人凑在了一起,互相照顾,这感情比起旁人更深一层。

    袁父抹了把脸,那个年代结婚,哪有那么多门门道道,听了别人的评价,自己又看了几眼,人家一个未婚姑娘愿意嫁过来,他一个带了两孩子的男人还有什么可挑的:“以后不会了,我就守着三个孩子过日子,退休以后专门在家给他们带孙子孙女,彬彬的事,我找个时间跟他谈谈?!?br />
    袁卫彬全然不知将有一场严肃的谈话等着他,此刻他和袁珊珊正在去丰城大学的路上,一起去看望陆伯伯与陆睿明,路上经过邮局,把写好的几封信投进了邮筒里,人回来了,要给那边报个信。

    来之前当然打听好陆正农住在什么地方,陆正农原来出身不差,否则也接受不到那么好的教育,能精通几国语言,所以原来住的环境应该挺好的,不过当初送到青祁农场的时候,房子被没收了,现在只是人回城了,没收掉的东西还没说法,因此暂时安排在丰城大学的教工宿舍。

    两人以前都没过这片区域,进了这片住宅区后还得找人询问:“姐,前面拐弯不远的地方就要到了?!痹辣蚋瘴柿寺啡?。

    袁珊珊与他一起转进另一条小路,一看清前方的情景,袁卫彬顿时怒了,大声叫道:“住手!你们统统住手!”

    袁珊珊眉头也拧了起来,前面几个小孩围住一个小孩,对他推推攘攘,袁卫彬叫的时候,中间小孩已经被推倒在地上,手里的东西也洒落在地上,让姐弟俩会如此反应的,就因为那小孩正是他们要来看的人,陆睿明。

    袁卫彬冲过去忙将跌倒在地上的陆睿明扶起来,陆睿明原本沉默地看着这些人,不辩解也不说话,却在听到声音和看到飞奔过来的人时,眼睛顿时亮了,乖乖地顺着袁卫彬的力道爬起来,乖巧叫人:“小彬哥哥,还有珊珊姐姐,爷爷说你们快回来了的,准备带我去看你们的?!?br />
    袁卫彬看到他手上搓掉一小块皮,有血丝渗出来,心疼道:“疼不疼?你等着看哥哥教训他们,”转过身心疼换成了怒气,“你们一个个干什么呢?”

    看到有大人过来,这几个孩子不是不怕的,可马上又挺起胸脯说:“他是小反动派,我们要打倒反动派,让他滚出这里!”

    “对,打倒他!”其他孩子附和道。

    袁卫彬气极:“你们调查过没有?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是毛主、席说过的话,你们敢不听从?明明和他爷爷陆教授已经平反回了城,你们这是不服从组织上的调查结果和安排?走,你们大人在哪里,带我去问问,看你们大人是怎么教育你们的!”

    其实袁卫彬很想狠狠揍一顿这几个熊孩子,可也知道那样的处理方法不好,跟着许言森到底受了不少影响,学的不仅仅是书本上的知识。

    袁珊珊闲闲地站在一边看弟弟怎么处理,朝陆睿明招了招手,后者看了眼袁卫彬,然后跑了过来,袁珊珊拿手帕给他擦手上沾到的灰,清理一下破皮的地方:“看哥哥怎么处理的,以后要据理力争,不然明明受伤了,爷爷知道了会难过的?!?br />
    陆睿明抿了抿唇,抬头看向袁珊珊说:“珊珊姐不要告诉爷爷好不好?我以后不会让他们欺负了?!?br />
    袁珊珊摸摸他脑袋说:“好,不过明明得说到做到,否则珊珊姐还是要告诉你爷爷的哦?!?br />
    陆睿明只犹豫了一下下就点头同意了,回来后不是第一回了,看爷爷一直忙碌,他不想让爷爷再为自己的事C心,所以在外面受了欺负从不回去说。

    成功将那些小孩威胁了一顿赶走的袁卫彬,走过来听到两人的对话,按了按明明脑袋:“你啊,不用找你爷爷,下回再有人欺负你,你把人记好了,然后等我过来,帮你欺负回来?!?br />
    陆睿明从没想过要欺负别人,听到袁卫彬的话,羞涩地笑了,袁珊珊其实觉得这方法也不错,孩子的事就让孩子去解决好了,让陆正农一个教授去找那些孩子的家长说理,袁珊珊怀疑陆正农会不会是那些家长的对手,因为熊孩子背后站着的很可能是熊家长,现在这大学里的教育队伍,可未必见得全是能够胜任的,这十年期间通过其他途径进来的,只怕还没肃清呢。

    陆睿明露出了笑容:“好的?!闭飧龇椒ū雀嫠咭?。

    “走,带我们去你家?!?br />
    袁卫彬和袁珊珊到了陆家后,果然没跟陆正农说明明被欺负的事,看陆正农一脸疲惫之色,就知道刚回来这日子过得并不轻松,没家里两个长辈惬意。

    看到姐弟俩,陆正农还是很高兴的:“你们回来就好,安心在家温书,有什么不懂的过来问伯伯我,这两年里肯定有机会的?!闭饣嶙匀凰档氖歉呖嫉幕?,将他这样的教授重新调回工作岗位,为的是什么,就算他不懂政治也看得明白眼下的形势,“过两天再过来一趟,伯伯帮你们办两张借书证,可以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借书?!?br />
    “好的,谢谢陆伯伯?!?br />
    “陆伯伯,让明明跟我们回去住几天吧,明明还没去过我们家吧?!痹辣蛱嵋榈?。

    陆正农看了眼孙子,就看到他小眼睛亮了一下,陆正农也不是全然埋进工作里对外一无所知,这学校里的氛围风气,还没完全转变过来,这孩子,只有他一个爷爷在身边,肯定会被排挤欺负。

    “好,把书包带上,去袁伯伯家住几天,要听姐姐哥哥的话,知道吗?”

    陆睿明用力点头,并叮嘱道:“爷爷要记得按时吃饭?!?br />
    “人小鬼大,有学校食堂,爷爷会记得的?!?br />
    袁珊珊姐弟俩带了不少东西过来,除了从坡头村带回来的山货野味,还带了些白面挂面和油炒面过来,陆正农知道这是老袁和老钟的好意,只得收下:“跟他们说,我这里一切都好,让他们不要担心了,怎么说我也是大学教授,养得活自己跟明明的?!痹谒蠢?,老袁的负担也不小,哪能一直让他们帮衬自己。

    再从丰城大学出来时,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陆睿明背着自己的小书包开心极了,不过这孩子明显要比袁卫彬内向多了,也是因为一向没有同龄朋友的缘故。

    陆睿明离开丰城的时候太小,几乎对丰城没什么印象,他就是跟着爷爷在青祁农场那样的地方长大的,回来后也难得有跟爷爷出来走动的机会,所以对看到的一切都好奇得很,袁卫彬这个哥哥的角色当得很尽职,不用陆睿明问,他就指着各处讲解起来,有的地方还特地带他过去看看,手上也多了几样零食。

    “袁珊珊,是你?!”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让正走着的三人停了下来。

    在这地方长大,走在街上会碰上熟人并不奇怪,不过这咬牙切齿的声音的主人,显然不是属于朋友一类的。

    袁卫彬顺着声音看过去,恍惚了一下才认出站在马路对面的女人是谁,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护在他姐身前。

    袁珊珊目光淡淡地扫过去,反而是彬彬的举动让她失笑了下,一直护着的弟弟现在想要?;に飧鼋憬?,这样的举动还是让袁珊珊很窝心的。

    “小彬哥哥,她是谁?”陆睿明扯扯袁卫彬的衣角,虽然他不认得,但能看得懂,这人不是朋友。

    “明明只要知道她是坏人就可以了,是以前欺负过我和姐姐的坏人?!痹辣蚧赝犯筋C魅绱私馐?,顿时让明明的眼神也变得不善起来。

    袁珊珊暗暗摇头,这算什么介绍,就他们这一会儿说话的工夫,对面的女人已经冲了过来,说实话,如果不是跟这女人及她背后的家庭恩怨太深,姐弟俩未必能第一眼将她认出来,实在是变化太大了。

    “袁珊珊,你不是下乡了吗?你怎能回来的?你回来干什么?”

    这女人失控地瞪着袁珊珊吼道,这张脸,当年就想划花的,没想到在乡下干了几年农活,不仅没变得粗糙几分,反而比以前更加让她刺眼。

    袁卫彬没让这女人接近他姐身边,这么个头发有点乱皮肤发黄,还挺了个大肚子的女人,居然就是当年冲着他们姐弟俩耀武扬威的曹美琴,说出来的话更加不可理喻,袁卫彬不客气地说:“你是谁啊,我跟我姐要去哪儿,回不回来,跟你有半点关系???你这女人,你以为这丰城还是你们曹家一手遮天的时候啊,也不……拿把镜子照照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br />
    袁卫彬对她的形象嗤之以鼻,跟他姐站在一起相比较,快跟乡下婶子差不多了,袁卫彬心里如此恶意地想道,可不知道,就是这样的目光与语气,更加激怒曹美琴了,张牙舞爪地想要扑过来撕烂那张让她刺眼的脸。

    “都是你们,都是你们害了我们一家子,你们还敢回来!”

    “小心,别靠近她?!痹荷核洳唤庵秩朔旁谘劾?,但该有的警惕心也不会失去,挺着这么个肚子,不管发生什么冲突,因谁而起,一旦有意外,错的都会是他们姐弟,所以见她这架势,就一把拉住袁卫彬和陆睿明,闪身就避了开去,转眼离了十几米远。

    “小心!”边上有路人,看到一个孕妇扑过来,生怕出什么意外,忙出声喊人,“这是谁家的家属,肚子里的孩子还想不想要了?这位大姐,怀着孩子就不要太激动,对孩子不好?!?br />
    好心的路人还劝来着,只是此刻的袁珊珊,在曹美琴眼里跟仇人无异,似乎只要这个人没了,消失了,曹家的一切还会回来,被路人拉住了还挣扎着要扑过来。

    袁卫彬吓坏了,这女人怎这么可怕,要真是不小心撞上她肚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还要算他们的责任?这个……疯婆子!

    “曹美琴!”另一个声音响起来,袁珊珊看了一眼,有意思了,她竟然不知道,原来曹美琴和韦建明成了夫妻了啊,这两个人凑作堆,正合她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