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57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57章

    三年多了,袁珊珊几乎忘了韦建明这个男人的存在, 或者说, 在她这儿,韦建明还没曹家兄妹来得印象深刻, 不过也是因为曹美琴的存在,让她一眼便认出了这个朝曹美琴走过来的气急败坏的男人。

    虽说不能和三年前相比,可这外表也比曹美琴整齐得多,也许起初能过上风光日子, 不过随着曹家的倒台,身为曹家的女婿, 这人能落得好?

    韦建明一转身就不见了曹美琴,听到路人的喊叫声才发现她跑到马路对面来了,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压抑住怒气道:“曹美琴, 你到底想干什么?要出来买东西的是你,可到处乱跑的也是你, 有什么话回去说,走!”

    韦建明拽了两下, 可却没拽动,曹美琴哪可能就这么放过袁珊珊:“你放开,我饶不过那贱人, 姓韦的, 我告诉你, 你想跟我离婚找那贱人?没门!”

    路人议论纷纷, 并对被这孕妇针对的袁珊珊姐弟表示同情,面对发疯的孕妇,他们能做什么?做什么好像都是错的。

    曹家曾经在丰城风光无限,曹家兄妹又是爱出风头的,所以现在虽然形象改变了不少,可就曹美琴这三个字,还是让一些路人想起来了,原来就是那个曹家的人啊,呵呵!

    韦建明起初根本不知道曹美琴为何发疯,可一听她的话,再加上路人的议论,不由地向四周看去,这一看便愣住了,袁珊珊如今人长得高挑了,容貌比三年前更加出色,在人群里如同鹤立J群一般,任谁第一眼便会将目光集中到身上,韦建明也不例外,更何况,这是如今他越来越后悔放弃的女人。

    原来她从农村回来了,与三年前相比,出落得更加出挑,也是,袁父回来了,想要将她从农村里弄回城再轻松不过,只是看到她淡漠的眼光,韦建明再想到自己目前的情况,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最不堪的一面猝不及防地曝露在她的眼皮底下。

    “珊……”

    “啪!”

    与韦建明开口的同时,曹美琴一个巴掌狠狠扇到他脸上,恶毒的尖声骂道:“你们这对J夫Y、妇,当着我的面就勾勾搭搭,韦建明,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我不会让那个贱人好过的!”

    人群嗡地一声炸开了,这种话题最为敏感,不少人看看韦建明,又看看袁珊珊,猜测两人到底什么关系,不过也有明眼人看得出人家姑娘根本没对过来的这男人有个好脸色吧,那目光,看他跟陌生人差不了多少,听这孕妇之前的话,人家不是刚从农村C队回来,有这时间做多余的事吗?

    袁珊珊嗤笑一声,曹美琴将韦建明当成宝,可在她这里跟坨狗屎差不多,她现在跟歇斯底里的疯婆子差不了多少,曹家的落魄对她打击不可谓不小,所以拼命地抓住韦建明这男人不想让他挣脱出去。

    袁卫彬却不能忍受这疯婆子对他姐姐的栽赃污蔑,冲出来指着这女人骂道:“你这疯女人胡说八道什么,你曹家都倒台了,还以为丰城现在是你们曹家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地方?就这男人,哪点配得上我姐?送给我姐也不要,姓韦的是不是?不把这疯婆子看好了,放她出来乱咬人,就是你的错,我不能打孕妇,还不能打你?”

    敢用那样恶心人的眼光看他姐,看他揍不死这混账东西,叫他恶心人,叫他将疯婆子放出来,疯婆子的账,当然也得由他扛下来。

    袁卫彬将韦建明当成发泄的对象,一拳又一拳地砸到韦建明身上,边打还边骂,把这男人骂得狗血淋头,路人也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些名堂,原来这男人跟小伙子的姐姐是高中同学,不过曹家抄了小伙子的家,所以两家成了死敌了,现在曹家倒了,可人家却平反回城了,这一见面形势反转得厉害,可不就杠上了。

    韦建明被揍得抱头鼠蹿,可他一个文弱书生样的男人,哪里是做了三年多农活又锻炼过的袁卫彬的对手,后者又得过袁珊珊的指点,懂得揍哪里最吃痛又伤不到要害,逮着机会就绝不放过,叫他以后还敢不敢用那样的恶心眼光看他姐。

    曹美琴自己可以打自己的男人,却受不了他被别人打,尖叫着要扑过去救人,可身体却根本动弹不了,一转身,就见自己胳膊被一只手牢牢抓住,抬头一看,竟是袁珊珊这贱人,另一只手就要向她脸上挠去。

    只可惜另一只也落进袁珊珊手里,袁珊珊冷笑道:“这种男人,也就你曹美琴会当成宝,送我,我袁珊珊也看不上眼,你放心,我和我弟都不会打一个孕妇,毕竟大人有错孩子没错,可如果再让我听见一句不该出口的污蔑之语,你就等着韦建明被我和我弟收拾吧?!?br />
    “你……”曹美琴瞳孔一缩。

    袁珊珊玩味地笑了:“原来没有真疯啊,真是可惜了,老实下来了?不老实我让我弟弟继续揍,你能肯定韦建明还吃得消,不会被打坏了?”

    “你敢!”曹美琴恨不得啃袁珊珊的R喝她的血,可回头一看韦建明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却只能忍下,这贱人居然如此心狠手辣。

    “这样乖乖听话不就好了,”袁珊珊松开她的手,叫袁卫彬,“彬彬,停手了,打这种人,会脏了自己的手?!?br />
    “哦,知道了,姐?!痹辣蚨偈贝有酌偷幕嵋说男∈?,变身成乖巧的弟弟,瞪了眼躺倒在地上的韦建明,回到袁珊珊身边。

    “明明,我们回去?!痹荷合蛏砗蟮穆筋C髡姓惺?。

    “好的,珊珊姐?!甭筋C饕坏悴缓ε?,反而看得很起劲。

    这三人走了,四周围着看热闹的路人,却一点不同情这对小夫妻,刚刚还有人对那话题感兴趣,可现在谁都看出来了,什么J夫Y、妇,全是疯婆子一人臆想出来的,人家姑娘可是让弟弟揍起人来毫不手软,而且那威胁的话,叫人忍俊不禁。

    “哈哈,这姑娘有意思,不能动孕妇,那当然就是孕妇的丈夫替她受过了,哈哈……”

    “原来就是那个曹家啊,呸!曹家的人统统不得好死!”

    “这孩子投到曹家人肚子里,倒了八辈子霉了!”

    ……

    尽管不认识曹美琴,可曹家的事情丰城百姓可听过不少,更有人和家里的亲戚吃过那帮红卫兵的苦头,曹家父子抓起来了,这曹家的女儿居然还如此嚣张。

    来得早的人听到了曹美琴起初的叫嚣,现在弄清她的身份,只觉得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将这话复述出来给别的路人听,曹美琴又遭到不少路人的唾弃。

    连带着韦建明这个曹家女婿都得到不少人的鄙夷,声声入耳,勉强从地上站起来的韦建明,恨不得挖个坑将自己埋了,曹美琴将自己后半辈子都毁了,恨恨地瞪着她:“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走了!”说完也不管孕妇,自己捂着腹部踉踉跄跄地挤出人群,走得越远越好。

    更叫他伤心绝望的是袁珊珊说出来的那些无情的话,像刀子一样刺进他的心脏,都是曹美琴这恶毒的女人害了他,否则他怎会跟珊珊分开,即使苦上几年,也会等来如今风光的日子。

    这件事到底影响了三人心情,所以接下来没再逛下去,而是直接回家了。

    看到陆睿明,袁父和钟洪亮都高兴得很,说早该将这小家伙接过来照应了,小家伙见到两位伯伯也开心得很。

    袁卫彬没对袁父隐瞒路上碰到的事,如实地说了出来,包括自己将姓韦的男人狠揍了一顿。

    虽然祸不及子女,但从小儿子嘴里知道曹美琴做过的事以及今天恶毒的诬陷谩骂,袁父对这姑娘的印象糟糕到了极点,特别是袁卫彬还坏心眼地说了当初曹志虎的心思,袁父更是像吞了几只苍蝇一样,手抖了一下:“你妈当初也是这想法?”

    袁卫彬撇嘴:“反正没反对?!?br />
    袁父更气了,通过进驻农场的工作组同志的口,他也知道曹家以及革委会的其他头目,犯下的累累罪孽,那女人自己愿意跳进那火坑也就罢了,还想害他女儿,幸好女儿当机立断下乡去了。

    原本袁父还有劝劝小儿子的心思,那到底是他亲妈,不可做得太过分,说不得小儿子心里也念着亲妈,可想到这亲妈连张纸片也没寄过给小儿子,还差点害了自己女儿,他对这个前妻的印象同样跌到了地底。

    “你姐她跟那个姓韦的小子……”袁父张了张口问,听了这事他才猛地意识到闺女年纪不小了,有的这个年纪的姑娘,都当妈了,对了,珊珊亲妈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嫁给他怀上卫国了。

    “爸你想什么呢,”袁卫彬怀疑地瞅瞅他爸,“爸你不会以为我姐跟那混蛋真有什么吧?就算当初我姐对他有好感,可当年那混蛋跟曹家兄妹一起上我们家的门的时候,我姐哪可能再喜欢他啊,要不姐今天也不会说让我揍那混蛋的话了?!?br />
    袁父抽抽嘴角:“别一口一个混蛋的,就算要说也放在心里,好了,是爸误会了,你姐……”袁父纠结道,“在坡头村那边有没有喜欢上的男知青,或者其他青年?”

    “没有!”袁卫彬非??隙岫ǖ匾⊥?,“喜欢我姐的人很多,可我姐那么厉害,那些人一个都配不上我姐,我姐就跟许大哥还有赵大哥姚大哥他们走得近点。爸你放心,那些以前喜欢过我姐的男人,都有自知之明的?!?br />
    袁父再度抽嘴角,不过有些话怎听上去不太对劲:“你说……你许伯伯家的言森?”

    “对啊,许大哥常来看我跟姐啊,还辅导我功课,我姐有什么事也让许大哥去做的,许大哥除了没我姐力气大身手好,其他还是可以的啦?!痹辣虼蟠筮诌值厮?。

    袁父看向小儿子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闺女跟老许的儿子不会是……懒懒地挥手让小儿子出去,连想跟他说说他亲妈的事都暂且略过了,容他静静,这许家的小子跟自家闺女是不是走得太近了?他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自家闺女又那么出色,言森小子可能没想法吗?

    袁父如今跟许多女儿控的父亲一样,觉得女儿哪里都好,优秀的青年喜欢上女儿很正常,没喜欢上肯定不是女儿的问题,而是别人的问题。

    所以许言森这小子会不喜欢自家闺女吗?根本不可能!

    可喜欢上有用吗?袁父对以前一向看好的许家小子变得挑剔起来,哪里哪里都不好了,在女儿控的父亲眼里,许言森之流的存在就成了跟他抢女儿的混蛋了。

    虽然他觉得闺女年纪还小,分开三年多,好不容易团聚了,当然留在身边多待几年才好,可他也知道现实,到了年纪还没个对象,会成为别人说嘴的对象,袁父纠结无比。

    于是袁父找上钟洪亮诉说自己的心情,钟洪亮听得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要飙出来了:“老袁啊老袁,你啊,与其担心我大侄女找不找对象的事,还不如多想想你那大儿子,卫国年纪不小了吧,你就没想过卫国要成家的事?”

    袁父呆滞住了,钟洪亮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他把这事给忘了,更笑得拍桌子,老袁这个父亲做得比他还糊涂,幸亏侄子侄女都早早懂事了,否则不会被这糊涂父亲给耽搁了?

    袁父抹了把脸,坐下喝口茶冷静冷静,这种事,他以前习惯交给老婆处理的,可现在又恢复单身,所以他这父亲应该把里里外外的事都给C心起来。

    “等我写封信问问卫国,看他什么意思,说不定他在那边都处上对象了呢,我也不是老古板的父亲,当然会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我替他们把把关就可以了?!笨杀鹣袼庋?,会给孩子带来伤害,让孩子难处。

    至于珊珊丫头,钟洪亮大手一挥说:“等我恢复工作了,去军区把年龄适合的未婚青年都挑出来,让丫头一个个的挑都可以,大把的好青年,还愁挑不中合适的?”

    “胡说什么,哪有这样的道理,让别人怎么看珊珊?”袁父虽然听得有些动心,但坚决反对这种做法,会影响自家闺女的名声的,显得太招摇了,私下里让他过过目还可以。

    袁珊珊和袁卫彬全然不知道白日的事在袁父那里会有如此诡异的走向,不过之后袁珊珊便发现袁父在与钟伯伯下象棋之余,会用比较纠结的目光看她,有点摸不着脑,没等她亲自问明白,便听到了袁父的问话:“珊珊啊,你要是有喜欢上的对象,先跟爸爸说一声,爸爸替你把关?!?br />
    袁珊珊忍不住噗哧乐出声,感情她爸这两天纠结的就是这事?不知怎的她脑子里冒出许言森的身影,又赶紧挥去,说:“爸,我都没着急爸你就先急上了?我年纪还小呢,想在家多陪爸几年,难道女儿以后嫁不出去,爸你会把我赶出家门?”

    “胡说,爸是那样的人吗?而且珊珊这样出挑,哪可能嫁不出去,就算不想嫁人,有爸爸在,你哥你弟谁敢赶人?要走也是他们走!”袁父生气道。

    袁珊珊笑得要岔气了,表示同情未来的嫂子和弟媳,难怪姑嫂难相处,根子就在这儿呢。

    袁父比较放心了,看闺女的样子,不像要急着嫁人的,这就好,他怕多说了反而勾起女儿的心思,这才有空把小儿子拎到自己跟前,继续之前中断的严肃谈话。

    “珊珊姐姐,”陆睿明目送小彬哥哥跟着袁伯父上楼,“小彬哥哥闯祸了?伯伯要教育小彬哥哥了?”因为袁卫彬一脸苦相地跟着上楼的,袁父一板起面孔,袁卫彬就想起了以前还是严父的爸爸每次找他谈话的情景。

    “没事,你小彬哥哥是大人了,所以他们要进行大人之间的谈话?!痹荷憾嗌俨碌皆敢冶虮蛩凳裁?,都遇上曹美琴了,彬彬妈就是个无法避开的人物,与其等到事到临头再头疼,不如先掌握主动权,至少让彬彬知道他那个妈目前的情况,再分析要怎么对待。

    陆睿明在袁家待得开心极了,虽然每天依旧要抽出一定的时间学习,那是爷爷布置的任务,但在学习之余可以尽情地跟小彬哥哥玩耍,珊珊姐则会做好多好吃的,他像掉进了福乐窝里。

    丰城大学的图书证办下来了,袁珊珊领着陆睿明回去过一趟,让明明见了爷爷,自己也去借了一些书,回来时当然把明明还带在身边。

    这个年代,有如曹家这样的道德败坏到极点的人,但对一些人来说,人与人之间的人情味也比后世浓得多,像钟伯伯与陆伯伯及周老爷子,还有坡头村认识的一些人,都是她非常珍惜的,就算以后会不可避免地走向人情淡漠,但至少现在,这些都是真实的。

    济口村,许言森接到了珊珊姐弟一起寄来的信,两人分开来写的,不过塞进了同一个信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