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5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5八章

    信封上的字迹是袁珊珊的,抽出来的纸张却是两份, 背面上有字迹, 许言森一眼便辨出哪份是袁珊珊的,哪份是袁卫彬的, 当初帮姐弟俩代替信件时还笑过姐弟俩省邮票的方式,没想到这种方式也用在他身上了。

    许言森先看了袁卫彬的这份,这小子嗦嗦叨叨写了不少,回去一路的见闻, 到了丰城的感想,和家里的情况, 许言森仿佛见到信赖他的弟弟站在他面前边比划边说着什么,不由会心一笑。

    只是袁珊珊这份却挺薄的,许言森手按上信纸的时候,看到了面前压在玻璃下面的一张照片, 是当年公社表彰先进个人时专门请照相馆拍的集体合照,许言森作为工作人员也在合照内, 袁珊珊正好坐在他前面,因而这张合照被他珍惜地压在了书桌上, 一低头便能看到珊珊的巧笑倩兮。

    在照片里的笑脸上流连了几眼,许言森打开信,完全意料中的, 这封信跟汇报信差不多, 字里行间想找出一些比较亲昵的字眼都很难, 还不如袁卫彬的, 让许言森不知说什么好,最好还让他代问姚海波好。

    许言森反复看了好几遍,才从抽屉里翻出信纸,白纸蓝墨,开始给袁珊珊回信,这还是他写给珊珊的第一封信,写得特别慎重。

    同一时间,坡头村的知青院和几户人家,也收到了从丰城来的信件,罗长树很高兴,其中一封是写给他的,有郑常有和罗婶的,有郑大乃乃祖孙俩的,还有知青院的,他亲自给送了过去。

    “乃乃,珊珊姐和彬彬来信了!乃乃,我念给你听!”郑学军拿到信,兴奋地跑回家。

    “好,乃乃听,看咱家的狗子好像也知道是珊珊他们来信息了?!苯愕芰├肟?,家里的狗子头几天也有气无力的,郑大乃乃更不习惯了。

    袁珊珊姐弟家中得到平反,并且家里派人将他们接回了城,这一消息飞快在整个公社传开了,引起不小的轰动,当杨虹听到这一消息时,就知道这一天会迟早到来的,只是没想到走得这么突然,不过听说有军车专门过来接,也知道这对珊珊姐弟来说肯定也很突然。

    放在以前,她或许会羡慕甚至妒忌,只是如今却替他们高兴。

    戴永庆从知青院出来,回他与王春丽自己的小家,两人结婚后便搬了出来,将房间让给后来的知青,只不过跟消息灵通的知青打听一下外面有没有什么新情况,没想到却让他听到袁珊珊姐弟让人接回城的事,那张脸上顿时忽青忽白,干巴巴说了句话就转身走了。

    不同村子的知青间联络挺多的,所以当年戴永庆和王春丽所做的事,一些知青也有所耳闻,看他的背影像是忙不迭地逃开,一些知青心里暗暗摇头,早知如今,何必当初,一个城里来的知青,却把关系弄得如此之僵,否则便是托人家打听些家乡的消息找些门路,也方便得很。

    王春丽抚摸着凸起的肚子站在门口张望,终于等到人回来了,不过看到戴永庆两手空空地回来,脸顿时黑了:“让你去买的棉花和棉布呢?你这又跑去了哪里,这孩子年后就要出生了,到现在东西还没准备齐全,你能不能上点心?”

    戴永庆越过王春丽径自回屋,要不是当初鬼迷心窍地听了王春丽的话,哪可能将袁珊珊得罪得那么彻底,还有一个许言森,他早认清了,自己根本不是那男人的对手,他做不了第二个沈红军。

    看戴永庆居然理也不理她,王春丽更加生气了,追在后面非要戴永庆给个说法,进了屋子戴永庆猛地回头,差点撞到后面的王春丽,王春丽扶着肚子喘气。

    “你想要我说话?好,那我就告诉你,你在坡头村的高中同学袁珊珊和她弟弟,已经被人接回了丰城,他们父亲平反了,从农场回去重新走马上任了,这下你满意了吧?别烦我,我去睡觉!”戴永庆一通吼完,钻回房间里去了,留下傻愣在那里的王春丽,艰难地消化戴永庆吼出来的信息。

    怎么可能?为什么能够平反?凭什么能够这么早就回城?

    忽然肚子里的动静唤回王春丽的神智,赶紧进屋找凳子坐下来,再抹了把脸,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湿润一片。

    ***

    父子间一场严肃的谈话后,袁卫彬有些沮丧地从书房里出来,找到了正带着陆睿明一起包饺子的姐姐。

    陆睿明手里玩着珊珊姐用面团捏出来的小老虎,看到小彬哥哥如此模样,怀疑他挨训了,他有时候没达到爷爷的要求,也会挨批,眨了眨眼睛不知要怎么安慰小彬哥哥,于是朝珊珊姐看去。

    袁珊珊用沾了面粉的手弹了一记袁卫彬脑门,顿时那里白了一片,陆睿明偷笑。

    袁卫彬用手一摸,是白的面粉,就用这只手捏了捏陆睿明脸蛋,说:“姐,我才是你弟弟啊,姐你从来没给我捏过面老虎?!笨吹矫髅魇掷镨蜩蛉缟男±匣?,他妒忌了。

    “哟,这多大了啊,还跟明明争抢,明明别理他,怎么,事情不好办了?”袁珊珊笑话道。

    陆睿明眨眨眼,他也不舍得把老虎让出去,于是安心地收着。

    袁卫彬叹气道:“有点不想去找她,见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br />
    说这几年为什么不跟他联系?会不知道他在哪儿?凭曹家的关系怎会打听不出他跟姐姐人在哪里,既然当初说了不跟她走就不要认她这个妈,为何还要有那么多麻烦事?

    袁珊珊手指动了几下,一个胖乎乎的饺子便成形了,又拿起另一张擀好的面皮继续包,竹屉上摆好的几排,排列得特别整齐,就像是用模子印出来的一样。

    她说:“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越拖越麻烦,你以为她会不知道你回来了?消息是瞒不住的,很可能已经从曹美琴那里知道咱家的情况了,别忘了她们之前是什么关系?!?br />
    周秀兰能把曹家父子给捅了,留在丰城的其他曹家人能饶过周秀兰?即使明面上不敢做什么,可私底下闹得周秀兰不得安生,她又能怎样?曹家可和袁家不一样,袁家的孩子教养好,不会跟周秀兰大吵大闹,可曹家的人岂是那么好甩掉的。

    所以根本不用他们做什么,周秀兰就会自食其果,袁珊珊一点不担心,当然这些话不会如实跟袁卫彬说了。

    “我知道姐说得都对,算了,姐,等我吃完一大碗饺子我就去,吃饱了才有力气!”袁卫彬给自己打气,像是要上战场似的。

    “行,饺子管够?!?br />
    袁卫彬去洗了手也来帮忙,在坡头村跟着他姐与孟佳华这些知青,饺子还是会包的,虽然没他姐包的形状好看。

    于是没一会儿,竹屉上又多了一小排歪歪扭扭个头不匀的饺子。

    等出去遛达的钟伯伯回来,袁珊珊便开始下饺子了,屋子里暖融融的,一家子等着锅里的饺子端上桌。不过没等袁卫彬先吃上,就被他姐指派了出去:“去,这碗给赵阿姨孙叔送过去?!备舯谧隽撕贸缘囊不岫斯?。

    袁卫彬忙接过碗蹿了出去,叫声还留在耳边:“你们要等我一起吃,不能先吃啊?!?br />
    “这小子……”袁父笑着摇头,与明明相比,跟猴儿似的,“明明先吃,别等你哥?!?br />
    不过这一送人却没如意料的很快回来,袁父要起身出去看看,袁珊珊按住她爸:“爸,我去看看,你们跟明明先吃上,别放凉了,等会儿我再来煮就是了?!?br />
    袁珊珊精神力一扫,外面什么事都瞒不过她,所以她看到了,并不是袁卫彬不想回来,事情就是那么凑巧,刚送完饺子从孙家出来,就碰上了之前话题中的人物,袁卫彬的亲妈周秀兰同志,袁珊珊并不想让他爸跟周秀兰多接触。

    袁父没多想,照顾明明先吃起来,不等臭小子了,钟洪亮看了眼袁珊珊,后者朝他使了个眼色,无声说了三个字,彬彬妈,钟洪亮顿时了然地点点头,让她出去处理就是,不让老袁出去。

    袁卫彬气得快炸了,哪里想到准备兴冲冲回去吃饺子时,就碰到他亲妈了,一声招呼不打就想上他家去,所以把人拦住就往外拖,不准她上自家去,那里早不是她的家了,凭什么自说自话地跑过来?

    袁卫彬一点不想他亲妈打扰自家的安宁日子。

    “我是你亲妈,你就是这样对你亲妈的?我要问问你爸,是怎么教育你的?”周秀兰这回来就是想质问袁国柱的,怎么教儿子的,居然在大街上随便动手打人,可她的力气哪有袁卫彬大,所以便被拖得离袁家越来越远。

    袁珊珊虽然人出来了,却并没有准备与周秀兰碰面,而是在拐角处等着,如果袁卫彬不能处理她再出去不迟,自己教出来的弟弟,袁珊珊还是很信任他的,当然也不能任人欺负了。

    袁卫彬觉得讽刺无比,丢开她的胳膊讥笑道:“亲妈?这时候知道是我亲妈了?当初你怎么说的,不是说不认我这儿子了吗?既然都不认了,还跑过来充什么亲妈,亲妈会几年来问都不问一声亲儿子的吗?我爸他都被你弄到农场上去改造了,他要怎么教育我这个儿子???”

    越说越愤怒,面前的亲妈,不见还罢了,总觉得隔着一层,可以保持冷静,可现在人就在自己面前,想到桩桩旧事,袁卫彬心里的火气不断地往外蹿,这几年他姐比这亲妈更像妈,所以她凭什么这时候跳出来指手划脚的?还嫌弃上了?

    “你……”周秀兰哪想到被亲儿子这样忤逆,伸手就想甩儿子一巴掌,却被袁卫彬拦下来,瞪着她。

    周秀兰怒气冲冲,真是反了天了:“你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说到天边去那也是我周秀兰的儿子,我能不认你这儿子,可你不能不认我这个妈,不然你问问左右邻居,我是不是你亲妈!”

    气到极点反而冷静多了,袁卫彬丢开她的手,冷冷地问:“那你来做什么?又想把我认回去了?晚了!当年是你不要的,所以我归我爸,怎么,曹家的儿子女儿不认你了,所以才想起我这个亲儿子?”

    袁珊珊弯了弯嘴角,从不知道自己弟弟嘴皮子还有这么厉害的一天,分明是知道他亲妈哪里痛专门往哪儿戳。

    “你个臭小子,”周秀兰在曹家的事情上站不住立场,事实证明,她看走眼了,可越是如此她越不可能说出自己的眼光错了,“差点被你绕糊涂了,我问你,你为什么大街上动手打人?是不是想被抓起来?”

    “啧,还真让我姐说中了,曹美琴跟你告状了?她怎么不说我为什么打人,告诉你,下次她再这样,我还要打,见一次打一次?!痹辣蚧幼湃吠驳?。

    “你……真是气死我了,我不管你为什么要打人,反正打人是不对的,你是我亲儿子我能害你?跟你说不通,我跟你爸说去!”周秀兰埋怨起袁国柱,看看把儿子教成什么德性了,什么事都靠拳头解决吗?袁卫国当了兵,难道要把她生的小儿子教成小流氓?

    “不准去!你有什么资格踏进袁家的门,我告诉你,你要踏进袁家的门,我现在就上曹美琴家揍韦建明去,不,这回连姓曹的一块儿揍!”

    袁卫彬喊出来的话顿时把周秀兰唬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儿子:“你……你怎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以前虽然顽皮,可也没这样霸道不讲理的?!?br />
    “我在乡下待了三年多,跟乡下人学来的?!痹辣蚵辉诤醯厮?。

    周秀兰的心又被戳了一记,这是埋怨她这个妈了?可当时她的选择明明是最正确的,不然的话,她也得跟着袁国柱一起下到农场去,要是这儿子肯跟她一起走,也不至于会到乡下去。

    “好,好,有话好好说,我不去还不行吗?”周秀兰真怕儿子去打孕妇,要是闹出人命来真会坐牢的,她现在就这么一个儿子,可不想他落到这个下场。

    儿子这是因为这几年不理睬他的缘故,所以对自己这个妈生气了吧,周秀兰如是想,也许她该慢慢来,而不是一上来就用训斥的口吻,于是放软了声音:“好了,妈不去找你爸了还不行吗?”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她一定要找个机会跟袁国柱好好谈谈,不能因为她这个妈对不起袁国柱就不肯好好教育这个儿子,“妈先回去,有空再来看你,你也别打人了,看看现在那些红卫兵的下场,没好结果的……”

    看袁卫彬又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忙说:“那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对了,妈身上还有一些钱,你先拿着用,别亏了自己……”说着从兜里掏了一把零碎票子要往袁卫彬手里塞,这是怕袁国柱只顾着前面两个孩子亏待了袁卫彬。

    袁卫彬往后一退:“拉倒吧,我才不要你的钱,你赶紧走吧?!辈荒头车鼗邮?,跟这个妈没法好好谈话。

    周秀兰没法,只好跺跺脚转身走了,要不下次买了东西带过来,给儿子加强下营养,在乡下待了几年肯定受苦了。

    如果袁珊珊和袁卫彬知道她心里的想法,真不知说什么好了,有没有长眼睛,有没有好好看看袁卫彬如今的模样,这像是受了苦没营养的样子吗?

    看着周秀兰走远了再看不到人,袁卫彬才懊恼地抓抓脑袋,果然非常麻烦,这次是暂时把人弄走了,可以后呢?看她这样子就不像是就此罢休的,早知道回来要面对这种情形,还不如待在坡头村呢。

    发泄了会不快,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让脸色恢复正常,袁卫彬才从自己待的地方走出来,走了几十米,看到袁珊珊站在前面朝他笑着。

    “姐,你怎么在这儿?”袁卫彬回头看看,不太想让姐姐知道他亲妈过来过了。

    袁珊珊为了照顾弟弟的自尊心,也不想让他知道她听到了整个过程,所以退开了一段距离,普通人不可能听得那么远,但对于她就不成问题了,摊摊手说:“等你回去吃饺子,可没想到人一去不回,爸和钟伯伯担心,我出来看看,这是跑哪儿去了?”

    袁卫彬嘿嘿笑了两下,走到他姐身边:“碰上个熟人说了两句话,姐,对不起,我们快回去吃饺子吧,也真是的,这个时候把我拖出来说话,第一锅馋子肯定一个不剩了吧?!?br />
    回去后袁卫彬也是如此跟袁父说的,也就钟洪亮知道实情,笑了笑没说什么,既然孩子想自己处理,那就由着他了,等孩子处理不了再由大人出手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