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59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59章

    自从周秀兰来过后, 回来后日子过得没心没肺的袁卫彬, 也多了几分心眼, 这落在袁国柱眼里,觉得儿子变得更加沉稳了。

    也只有袁珊珊和钟洪亮了然,并带着几分看笑话的心态留意着他的动作,没过两天, 袁卫彬不知从哪里抱回来一只小黑狗, 养在院子里, 得到了陆睿明的极大欢迎。袁卫彬用的借口是, 想念坡头村的大黄了,可是没有同样毛色的,只好抱回这只大黑替代大黄了。

    袁父带着几分纵容心态,袁珊珊则抽了抽嘴角, 难不成这傻弟弟想用只小狗拦住外面的人?

    别说,袁卫彬真存了这样的心思,后悔没将大黄带回来, 不过郑乃乃那里更需要大黄看家, 因为军军白日还需要去上工的, 留郑乃乃一人在家不安全,所以盼望着大黑快快长大, 以后带它去见见它兄弟大黄,比比看谁更厉害。

    当然不能仅仅靠这个手段, 一天有大半时候在外面流窜, 在袁父起疑时才减少了时间。别人不知, 袁珊珊却通过精神力发现了,对以前的小伙伴,回来后他就不太积极,这次却积极地跟这些小伙伴重新热络起来,几把山核桃炒栗子,很容易就能拉拢以前玩在一起的伙伴,并得到了他们一个承诺,凡是以后看到他亲妈以及跟亲妈有关系的人往这里跑,要一面拦住人一面赶紧通知他。

    手段虽幼稚,但已努力开动脑筋了。以往在坡头村,哪里需要用太多的心眼,可回来短短时间内,无论是对付曹美琴与韦建明,还是对付他亲妈,都耍起了心眼,不得不说,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比在坡头村三年的长进都大。

    看他独自背着大家折腾,袁珊珊一笑了之,让他折腾去好了,以后他要待的环境可不是坡头村那样简单的,又不是袁珊珊这样有精神力异能外挂的,多长几个心眼也好,现在吃点亏,以后才能顺利些。

    除此以外,每天早晚的身体锻炼也特别勤快,不是拉着钟洪亮请教,就是让袁珊珊给他指点人体的X位,看他如此勤快,袁珊珊哪里不知道他的小心思,这是准备揍人呢,不过这回要揍谁?韦建明?不太可能吧。

    袁珊珊倒把另一家人忘记了,这天她去市场买菜,提着菜篮子往回走的时候,看到几个貌似不良青年围着另一个人要聚众闹事的场面,当然这只是表象,因为她看到要带头闹事的人,正是她弟弟袁卫彬,跟在他身边的,不正是最近跟袁卫彬走得勤快的小伙伴,见了她也嘴甜地叫珊珊姐。

    至于被他们围在中间推攘的一个胖子,袁珊珊看了会儿他的脸才想起这么个人是谁,不正是当初导致她受伤的罪魁祸首,周秀兰的侄子周成刚么,这下可好,回丰城后这些牛鬼蛇神统统出现了。

    想到这些她不由有些同情袁卫彬了,有那么个糟心的妈,还有这么个拖后腿的表亲,看看比以前胖的周成刚,袁珊珊心说,这三年跟着曹家兄妹日子过得很不错嘛,在缺衣紧食的年代,长成胖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那可代表不愁吃喝,看她几乎顿顿用R养着袁卫彬和郑学军,也没把两人养得胖起来。

    袁珊珊索性站住,等着袁卫彬收拾这叫周成刚的。

    “给我打!”这时候的袁卫彬像是宠坏的嚣张富二代,指着周成刚一挥手,带头就一拳揍上这混蛋。

    “听彬哥的,打不死这丫的,敢欺负我们彬哥!”另几个小伙伴也你一拳我一脚地招呼上周成刚,这人吧,烧成灰他们也认识,对他的怨气可不止因为袁卫彬,更多的是冲着这小子之前的嚣张行为。这混球之前就是曹志虎身边的一条狗,仗着曹家的势没少干欺负人的事,现在曹家倒了,岂有不把旧账算回来的道理。

    “表哥?呵,三年前怎不知道是我表哥,还带人揍我,害得我姐受伤,要不是刚回来不想闹事,你以为你能逍遥到现在?”袁卫彬斜着眼睛看这混球,他不想让爸和姐姐担心,所以没去找这人,不过现在自己送上门来,当然不能放过。

    “彬彬,”周成刚抱着脑袋直喊饶,“是你妈让我来找你的啊,你带人打我,不怕你妈骂你?”

    “呸!要本事就去告状啊,谁怕谁?”袁卫彬一点不在乎他那个亲妈的态度,“这个时候还想拿我她来压我,当初带人欺负我的时候怎就没想到我妈?还是说,你觉得我妈把你这个侄子看得比我这个亲生儿子还重要?行,尽管告状去,不告就不是男人!”

    说完就亲自上阵,逮着人揍着好几拳,揍得周成刚哭爹喊娘,袁卫彬才挥挥手让大家伙停手:“哥几个,这次就这么算了,下次敢来,再揍,揍到不敢来为止,看他有几条命往这里跑的?!?br />
    “听到没有?”小伙伴踢踢周成刚,“彬哥饶过你这回,还不赶紧地滚,别让我们看见你再踏到咱这地界?!?br />
    周成刚连爬带滚地跑了,不过跑的过程中回头狠狠瞪了袁卫彬一眼,袁卫彬丝毫不在意,他说了,根本不在乎告状,捏了捏手,他又有一个威胁他亲妈的好法子了,最好不要打扰袁家的人,否则下回他就去揍周成刚了,袁卫彬呲牙咧嘴,他就是这么聪明。

    正当他洋洋自得的时候,边上小伙伴捣捣他,袁卫彬心情正好:“干什么呢?”

    “快回头,”小伙伴压低声音,“珊珊姐就在后面?!?br />
    嘎?袁卫彬僵硬地扭动脖子,袁珊珊怀疑都能听到嘎吱嘎吱的转动声音。

    果然,袁卫彬看到他姐拎着菜篮子站在不远处,他怎没早点发现?或者将刚刚那混球带到更隐蔽一点的地方?

    糟了,干坏事一不小心被姐姐发现了,要怎么办?乖巧弟弟的形象要破灭了。

    “姐,”袁卫彬哭丧着脸一步三挪地来到袁珊珊面前,“姐你来,也不叫我?”

    “叫你?”袁珊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以及后面跟鹌鹑似的小伙伴,“叫了你还能看到这场好戏?”

    “珊珊姐!”小伙伴们立即乖乖叫人,其实袁卫彬能顺利收拢这些人帮他做事,袁珊珊也有一份功劳,其实她什么也没做,只是“一不小心”让这些小伙伴看到了她徒手捏碎石块的场面,从此以后,每回这些小伙伴看到她,都无比尊敬地叫“珊珊姐”,叫得她跟大姐头似的。

    “姐,我错了?!痹辣蛉洗淼奶确浅:?,在他姐面前,先乖乖认错把态度放好,那是绝对不会错的。

    “刚是周成刚?那要尽量把麻烦解决在外面,别将人弄回家,爸那里可没我好说话,还有,别真把人打进医院去了,那你就成了彻底没理的一方了?!痹荷河镏匦某さ嘏呐牡艿艿募?,然后提着篮子绕过他跟他的小伙伴,继续往前走。

    人走远了,小伙伴们困惑地挠挠脑袋:“珊珊姐这是什么意思?不阻止我们打人?”难道不是应该阻止他们聚众闹事的吗?

    袁卫彬开心地握了握拳头,嘴巴咧得老大:“我姐的意思是我们得做得干净点,不能让人抓住把柄,你们啊,以后跟我还有我姐学着点,别那么傻不楞登的?!?br />
    “袁卫彬你行啊,出去混了几年居然骂我们傻了,你小子太不要脸了!”几人笑闹成一团,打打闹闹中感情飞速上升。

    袁珊珊回到家,听到袁父和钟伯伯两人在长吁短叹,出去走一趟,如今城里无所事事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工作岗位就那么多,不愿意下乡用了些手段留在城里的年轻人,可不就成了游手好闲之辈,袁父看到这种现象还是很心痛的。

    袁珊珊买了两根甘蔗回来,天冷,市场上很难碰到新鲜水果,看到有甘蔗她赶紧抢了两根,边削皮边说:“爸,这几年你有得犯愁呢,你应该到乡下看看,想尽办法回城的知青多着呢,要不是下面卡得紧,你看用病假探亲假回城的知青,会更多,这一回估计就不会再下乡了,没有单位接收的知青,可不就成天在外游荡了。对了,你看我跟彬彬现在不就是这样?!?br />
    这年头,就是想做点小生意都不行。

    袁父起初听闺女说得挺正经,可一听到后面哭笑不得:“我已经找人帮你们把关系转回来了,你们哪能跟外面人一个样,别说爸养得起你们,就是我闺女自己挣的钱也能养活一大家子了?!彼拦肱龅囊┎纳?,以及和苏河昌叔侄俩搭上的关系。

    袁珊珊削甘蔗的动作飞快,一片片甘蔗皮像飞花一样从她手里飞出,又整齐地落在前面簸箕里,看得钟洪亮目光熠熠,多好的苗子啊,怎就喜欢上捣鼓药材了呢。

    手起刀落,劈开切段的甘蔗堆在桌上的盘子里,大小均匀,一口一个可以慢慢嚼着吃。

    袁珊珊将盘子推到她爸和钟伯伯面前,说:“话不是这么说的,待在这里的确有些游手好闲了,时间长了确实不是那么一回事,不像坡头村,不上工了,我也可以进山里转转?!?br />
    周老爷子还没从农场出来,要是离开了,她还能跟过去专门学习一阵子,她又不是专门搞学问的人,不会成天捧着本书看,总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干干,当然让她去工厂里上班那也是绝不可能的,在坡头村上工,受的约束可没城里上班多。

    “这……”袁父哪里想到让闺女回来,闺女会觉得在家待得太无所事事了,只能说自家闺女太特殊了,有哪家这个年纪的姑娘,会喜欢成天往山林里钻的,这样想的时候袁父心里又有种自豪感,他的闺女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不如丫头跟我到部队里待一阵子?”钟洪亮仍旧不忘忽悠袁珊珊进军队,多好的苗子啊。

    袁珊珊也知道这话说出来让长辈为难了,特殊的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幸好有了三年多时间的调整过渡,否则一上来就过这样的日子,她只怕要受不了了。

    她笑了起来说:“爸你别担心,钟伯伯,你还不了解我啊,最受不得约束的,再说咱家有我哥当兵了,我爸肯定不想再送第二个?!?br />
    “就是,”袁父瞪钟洪亮,像老大一样能在部队里几年不回来一趟,他可舍不得女儿也一样,“再说珊珊是姑娘家,难道要让她成天跟那些男人混在一起?别跟我说女兵,别说你只是要让珊珊当女兵的?!?br />
    钟洪亮投降,这说到实处了,现在部队的女兵,不是文工团的就是医院的,就算有一起训练的女兵,那也是不能男兵相比的,要按这样的标准对待珊珊丫头才是耽误了她呢。

    “是我欠考虑了,”这么个出挑的姑娘,他也不舍得放进一群光G汉里,“那丫头想做什么,想好了尽管跟伯伯开口?!比缃袷稚匣故怯行┬∪?,办事比老袁方便多了,钟洪亮拍胸脯保证。

    自从珊珊丫头回来这日子过得多舒心,生活质量迅速上升,之前只有两个不太会做饭的老家伙,随便糊弄了吃吃,有这丫头,材料有限,也能翻着花样弄出一堆吃食,还有炖的汤汤水水,虽然放着药材味道有点不太好,可丫头才回来多久,出去见了个老朋友,就问他最近怎么养的,气色比刚出来时好太多了,这可都是丫头的功劳啊。

    “好啊,我会好好想的,爸,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也没多少空闲时候了?!?br />
    袁父还是觉得对不起闺女,可眼下也是没办法的事。

    外面有自行车铃声响起,袁珊珊一看,拍拍手起身说:“是邮递员来了,应该有咱家的信?!?br />
    邮递员正摆出要敲门的手势,门便打了开来,见了她笑道:“有你家的信,不少呢?!?br />
    应该是坡头村那边的回信来了,算算时间差不多一去一回,果然接了一叠的信,谢了邮递员,一边翻信一边往里走。

    “是那边来的信???”袁父想起心里装的事,故作不在意地想往袁珊珊手里看,都是哪些人来的信。

    “是啊,爸,看,这两封是许大哥寄过来的,给我跟彬彬分开来寄的,还有军军寄过来的,这是大队里的……”郑学军的存在袁父也是一早知道的,对那因为动乱的缘故而没了父母的孩子,挺怜惜的,不过此刻他的关注点都在老许家的小子身上,这小子,给他闺女写信了?信上写的什么?

    要不是向来的教养,袁父都恨不得将许言森写给闺女的信拆开来,看看写的什么,可他也知道这样做不好,就是小儿子的交友与信件,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干涉的,所以只能自己坐在一边挠心挠肺的,眼睛不时地瞟向一边已经在看信的闺女。

    钟洪亮趁机嚼甘蔗,丫头孝敬的,当然要大吃特吃,不时地瞅瞅老袁的表情,心里乐得差点笑出声。

    袁珊珊就算再迟钝,可作为精神力异能者,对别人的目光再敏感不过,这手一顿,从信上抬起来看向她爸:“爸,你要看信?”

    说实话,将许言森写给她的信给爸看,她脸皮再厚也有种羞耻感,明明信里写的话挺正经的,但不知为何,她就是能从中读出隐藏其间的绵绵情谊。

    “不用了,你看吧,爸回书房去?!北樟吮昭?,还是眼不见为净吧,袁父干脆起身离开。

    “爸,带点甘蔗过去,等下我去收拾?!痹荷菏战凶∷?,匀开一个盘子递过去。

    刚刚心酸了一把的袁父又高兴起来,女儿还是那么贴心孝顺。

    袁珊珊眨眨眼送走袁父,回头便看到钟伯伯打趣的眼神,扶额:“钟伯伯,这样看小辈的笑话不好的?!?br />
    钟洪亮挥挥手说:“不碍的,我跟你爸不一样,你爸是舍不得养这么大的闺女嫁到别人家,伯伯我可等着丫头带回一个好女婿,到时伯伯帮你一起考较考较?!?br />
    袁珊珊嘴角一抽,不知为何对身在济口村的许言森,涌起一股同情的情绪,明明她可什么也没答应。

    “是不是你刚说的姓许的小子?他体格怎样?能不能跟卫国相比?”钟洪亮继续兴致勃勃地问,“这小子居然没一起回来,就不怕咱丫头相中其他人?不要也罢,伯伯帮你另外挑好的,部队里的怎样?”

    袁珊珊黑线,这也是在家闲得发慌的,才会这么想看她的热闹,有这样的长辈吗?

    好在这样的日子并不长,没到过年,家里蹲的两位长辈就先后恢复了工作,袁父就在城里,所以白天上班,晚上就会回家,钟洪亮却不是,军区里另有安排他的住处,还有专门照顾他的警卫员,所以这一去不到过年放假是没办法回来了,这让袁珊珊耳朵清净不少,不过真走了又有些想念。

    袁卫国的信也到家了,今年肯定请假回来,将回家的时间也说了,这回能在家待上半个月的时间,除了第一年去了坡头村,之后就一直没再休假。

    看到大哥的信,袁珊珊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她哥有可能要上战场,凭她哥的性子,如果机会放在眼前,只怕没他的名额,他也要争取了去。

    袁珊珊皱了皱眉,这事只能等大哥回来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