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60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60章

    袁珊珊果然给自己找了件事情忙起来, 也开始早出晚归, 用自己手上挣的钱开始不停地倒腾。

    这三年多, 利用药材和野味的生意,她手上攒了也有两三千块钱了,这在这个年代绝对是笔非常大的财富,再加上袁父补发的工资都交到了她手里, 她其实是个名符其实的小富婆了。

    这钱其实一直放在手里才是最大的浪费, 现在看着钱多, 可等市场放开后, 会发现这笔钱会越来越不值钱了,所以趁眼下还不如充分利用起来。

    其实之前没回来的时候,袁珊珊出去时便会往收购站转一转,不过那几年基本找的是旧书, 她没什么眼力,但凭着精神力这外外挂,也收集了些有些年头的书籍与字画, 但是不是真品不敢肯定, 家里不管是她爸还是钟伯伯, 都没这方面的鉴赏能力。

    现在出去转悠,就不是专为书籍字画去的, 凡是以后能够升值的,她都想办法往家里捞。她还不仅在丰城一个市里转悠, 还会往其他城市跑, 至于车子, 她专门去军区找了钟伯伯,不仅弄了辆车子,还办好了相关的手续,可以一人在周边城市来去自如。

    这天她拖回来一车的旧家俱,回到家天已经黑了,袁父刚下班回来,刚开始工作,事务繁忙,每天早出晚归的,要不是刚回城时让袁珊珊想办法养着,这身体也要吃不消。

    “姐,这些旧家俱有什么用???”袁卫彬一起帮忙搬东西,他其实很想跟姐姐一起出去跑的,只可惜陆伯伯对他盯得紧,隔一段时间就要过去汇报一阶段的学习情况,要是没达到要求,陆伯伯绝对会严厉地批评他,所以他每天必须抽出半天的时间学习,有时他姐一出去就是一天,所以哪可能带上他。

    “这是……红木质地的,那几块是黄花梨的?”袁父对木料还是有几分眼力的,虽然认不出是什么年头的。

    “是啊,正好看到了,就全部一起拖回来了,对了,里面还有几样其他东西,等下我来拿。这次回来年前就不出去了,等过了年再说?!痹荷旱梦乙黄鸸曜鲎急噶?。

    “好,好,在家好?!痹父咝说?。

    晚饭是待在家里的袁卫彬烧的,虽然水平不怎样,但至少不比袁父差。

    吃好饭也是袁卫彬去收拾的碗筷,姐姐在外面跑了一天很辛苦了,回来了当然要好好休息一下。

    袁卫彬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提了一小筐桔子:“姐,爸,差点忘了说了,今天我在家的时候苏叔和苏大哥找过来了,他们年前跑的最后一趟,从南边带了些水果回来,给了咱家不少,我要给钱,苏叔不肯收,我就装了些山货野味给苏叔?!?br />
    袁国柱一直挺感谢苏河昌叔侄对自家女儿的照顾:“怎没叫爸回来?”

    袁卫彬打开小筐:“我说了啊,苏叔不让叫,说年后经过这里的话再过来,他们要赶回去过年?!?br />
    袁国柱感慨道:“这苏家叔侄都是实诚人?!币刀优热说娜饲?,早就还了的,之所以一直帮忙捎货,虽然钱财是一方面,但在他看来更多的是还是冲着女儿那回救人的事,更别说一直帮忙往农场里带东西,确实比邮寄要安全得多。

    虽说前面是女儿帮了叔侄俩,但后面一直是他们帮助自己一家子。

    一家三口就在灯下剥桔子说话,这个时刻分外温馨,袁父提了一件事:“你们许伯伯出来了,不过可能不回丰城了?!?br />
    “呀,那去哪儿???”袁卫彬诧异道,“许大哥的家不是在这儿的吗?”

    袁父跟许父的交情也是很深厚的,回来后一直关注那边的消息,这次得到的结果非常确切:“省城那边需要人,所以会直接派到省城,那边会安排房子,当然是人走到哪里家在哪儿?!?br />
    袁卫彬有些接受不了,这几年许言森对他来说跟亲大哥没差,这次留在济口村没回来不要紧,因为知道迟早要回来的,可现在不同了,要回也不是回丰城了,而是省城,距离虽比安平县近,但也近不了多少好吧。

    袁父没看小儿子,一直在留意女儿的表情,袁珊珊微挑了下眉头,这个结果是有些意外,但人往高处走,这些干部也不可能一直窝在一个地方不动的,也算不得太过惊讶,原本许父的职位就比她爸高,而且,袁珊珊微皱了下眉头问:“许伯伯家应该有些来历的吧,不止咱丰城这边的这么简单吧?!?br />
    “嗯,这事以前没怎么跟你们说,现在一道说说,”他担心女儿真看中了许家的小子,先打打预防针,免得到时候生出波折让女儿没有准备,“你许伯伯老家不是这边的,不过这些年一直待在丰城工作,没往上走,想来也是因为这几年局势不太明朗,也可能是京城那边的许家情况更加不太好,所以这几年也很少走动,你们才没能在你许伯伯那边碰到。这回老许能出来,又调动到省城,想必许家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了,小许说不定也能去京城那边?!?br />
    袁珊珊还没怎样,袁卫彬先垮下脸:“许大哥要走了啊,那以后还不如在坡头村那边了?!彼涫亲≡诹礁龃遄永?,但骑上自行车也很快就能到了,怎么感觉回来后事事不如意了,除了跟袁父团聚一事。

    袁父拍拍小儿子脑袋,笑道:“你以后也要离开家门出去闯荡,你许大哥会离开不是很正常,又不是走了就再不跟你联系的,不要以为我不在家就不知道,你给你许大哥写的信够频繁的吧?!?br />
    袁父怀疑许家小子是不是跟彬彬说了什么,所以家里有什么事都跟小许去信了,这是给小许通风报信呢。

    袁珊珊笑道:“是啊,爸说得对,咱家大哥不是早就远离家门了,你以后也不一定会留在丰城,说不定以后咱家三个,就我这个姑娘留在咱爸身边了。爸,等你退休后,我们去郊县包座山头当地主去?!?br />
    袁父忍不住噗哧乐出声,袁卫彬不高兴地抗议,他姐的规划中怎能少了他?

    不行,坚决不行,他也要跟着一起去,袁父在边上笑呵呵地看着姐弟俩斗嘴,如今家里就少了个大儿子,否则更圆满了。

    袁珊珊脑子里闪过许言森的事,其实有这样的变化,她并不是太过意外,未来这个国家发展的变化太快,而许言森又是个身怀抱负不甘于平庸的人,所以不可能一直停留在某个地方。她欣赏这个人,有时想和这样的人走下去,也不是不能忍受的事,但两人中间仍还有着许多隔阂,最大的问题就出在两人对未来的规划上。

    袁珊珊以后最大的愿望就是跟袁父描绘的一样,包座山头当地主婆,什么东西都种上一些,多种些草药,再去坡头村山后把山里的老虎接过来。不用她亲自种地,雇人来做便可以,她想下地干活就干,不想了就去山里转转,待上几天也没关系。

    可许言森愿意迁就她吗?那似乎就不是她认识的许言森了。

    可让她为了许言森而放弃自在的生活,去城市里汲汲营营,呵,她没那么大的牺牲精神,她这辈子永远不可能有爱情凌驾于一切的时候,她太清醒,也太理智。

    袁珊珊眼里闪过一丝无奈之色。

    不止袁父接到了许家动向的消息,身在济口村的许言森,此刻也面对着一个从未出现在济口村的青年,面露无奈之色:“哥,为什么你来这儿不先提前跟我说一声?你从我爸那里过来,不可能不知道我这边大队里的电话?!?br />
    来到这边的是许言森的堂兄许言州,不是很满意地看着许言森住的房间,还是两个人一间的,虽然现在姚海波很自觉地去了其他知青房间,将空间让给这对久不见面的堂兄弟说话。

    许言州也是开车过来的,与上回来军车接人一样,这回也让知青与村民震惊不已,知道许言森以前是干部出身,可现在看来这背景比他们以为的还要大,知青们纷纷向姚海波打听许家的情况。

    姚海波哪里知道得那么清楚,只晓得来的人是许言森的堂兄,要说关系多亲近,如果没有血缘关系的话,还不如和袁家兄妹三人来得近。

    许言州喝了口茶,说:“何必那么麻烦,给你打电话未必找得到你人,反正要过来接你回去,那就直接开车过来好了,你到底什么想法?现在二叔出来了,你还要留在这山村里当一辈子的知青???”

    “话不是这么说的,”许言森反感别人替他作主,他要走的话,早在珊珊离开的时候就跟回去了,何必等到现在,“你要提前通知一声的话,我这边也好作准备,现在这么突然,我本来已经请好假回丰城过年的,要是我早走的话你不会连人都见不到?!?br />
    “你傻啊,二叔都不回丰城了,你还丰城过年?回丰城住哪儿?还说我来得不好,还不赶紧收拾收拾跟我走,干脆把关系一起转了得了,还怕二叔那边安排不好?”

    “不行!”许言森坚决反对,“我有自己的规划,要回去我早就离开了,何必等到现在。你等着,我先给我爸打个电话,你知道怎么打的吧,等我回来再收拾几样东西回去过年?!?br />
    许言森很高兴父母能从改造的地方出来,工作也有了落实,与以前相比算是高升了,但一想到之前的一封信里还跟珊珊说什么时候回丰城,现在却要去省城了,这是要对珊珊食言了,还有彬彬,写了一堆问题想要问自己答案,他也想好了等回丰城的时候给他好好解答一下,可现在似乎都泡汤了。

    这让他高兴的心情打了点折扣,当然这和父母无关,打通他爸的电话,听到他爸的声音,他还是差点红了眼眶。

    “本来说给你打电话,通知你自己来省城这边的,可言州非说要去接你,我想你们兄弟好几年没见过面了,就同意了。你的关系要不要转,还是等你回来了当面再谈,爸听听你的想法再说?!?br />
    “好吧,爸,我马上收拾了行李跟州哥回去,爸和妈在家里等我?!?br />
    想再打个电话给珊珊姐弟,可袁家家里没装电话,还是等回省城了,再想办法回趟丰城,有几年没见袁叔了,他其实也应该去拜访的,许言森这么跟自己说。

    带了几样换洗衣服和随身之物,许言森就跟许言州一起踏上了回省城的路。

    “怎么,谈对象了?离开的时候这么恋恋不舍的,要是谈了带回去一起让二叔二婶见见啊?!背瞪?,许言州调笑道。

    许言森没好气地看了眼堂哥:“你管好自己的事吧,少C心我的,你还没成家,我不急?!痹趺此敌硌灾菀脖人笠恍?。

    许言州摸了摸鼻子:“这跟吃了枪子药似的,哪来这么大火气,莫非真的是因为没法跟对象交待?”

    许言森干脆闭目休息,不跟这堂哥说话了。

    许言州目光更加玩味了,看来真被他说中了,等回去问问二叔他们,不过在这种地方的姑娘,哪怕是知青,这条件似乎也有些差啊。

    丰城。

    打听好袁卫国回来的车次,袁珊珊开了车去火车站接人,这回袁卫彬跟着,坐在副驾驶座上左瞧瞧右看看,坐姐姐开的车跟别人的就是不一样:“姐,什么时候教我开车啊,你没看到,那几个家伙看到你开车进出,第一次那嘴巴张得老大?!钡比凰彩瞧渲兄?,不过这丢人的事就不用在姐姐面前说了。

    “以后机会多的是,说不定过上几年家里人手一辆小车开起来了?!痹荷合胂?,就是她现在告诉别人,以后马路上到处是私家车,一堵车能堵上几小时,只怕没几人会相信,跟现在相比,后世真是爆炸式的发展。

    就是现在袁珊珊说的话,袁卫彬也只是嘿嘿一乐:“我肯定买不起,要姐给我买也不好意思啊?!彼阏厶诨乩吹亩?,说以后都会升值,是值钱的玩意儿,他有些想象不出,不过就算那样的话,家里最有钱的还是他姐。

    在火车站外面等了不少时候,才等到那辆车次进站,看到了提着行李往外走的袁卫国,袁卫国人高马大目标醒目得很,一眼便能看到。

    “哥,大哥,这边!”袁卫彬拼命挥手。

    袁卫国抬头一看,高兴地笑了,妹妹弟弟都来接他了,大步走过去,拍拍弟弟的肩:“不错,长这么高了,追赶上大哥了,珊珊也不错?!币脖纫郧案咛?,出现在这火车站,偷看他妹的男人不少。

    “哥,我们回家,姐亲自开车来接你了?!痹辣虬锼缣嵝欣?,个头能赶上他哥是他的目标,得了肯定咧开了嘴。

    “珊珊开的车?哪来的车?”袁卫国诧异道。

    “过去看了就知道了,走吧?!痹荷涸谇傲炻?。

    到了车子那儿,这回袁卫彬跟他哥一起坐后面了,袁卫国也像第一次坐车一样左看看右瞧瞧,等袁珊珊熟练地发动车子后,仍旧惊讶地问:“珊珊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

    袁珊珊朝后瞥了一眼说:“回去问爸去,爸会告诉你的?!?br />
    袁卫彬挠头,对啊,他姐什么时候学会开的?他又觉得他姐会开车是很平常的事,应该问,他姐还有什么不会的?

    袁卫国嘴角一抽,又是让他问爸,记得上一回在青祁农场问他爸关于妹子的事,他爸咋说的?他爸说你出去多长时间了,家里人的情况有几分了解?就是以前在家没参军的时候,又有多长时间是在家待着的?成天跑没影了,有时候要找人还得到老许家去将儿子领回来,于是,袁卫国什么疑问都给憋回去了,他这个大哥当得太不称职。

    现在一看他弟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袁卫国又羞愧起来,太不称职了啊,等局势好了他什么调得近一些,再好好补偿家人吧。

    回去路上又绕去了丰城大学,顺带把陆睿明带上了,跟陆正农叮嘱一声,手里事忙完了就去袁家一起过年,到时钟伯伯也会过去。

    “言森那小子呢?过年也没回来?”袁卫国问,许言森没跟着回城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哪里啊,”袁卫彬闷闷不乐地说,“许伯伯调去省城了,许大哥也去省城团圆了,不来丰城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