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61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61章

    与兄弟相比, 明显还是家人重要, 再说许言森也不过是去了省城,又不是天南海北的再也见不到面的,所以袁卫国想得很开。

    多了老大,再加上陆睿明这个小的,袁家越来越热闹了, 与之前这个家还要托邻居照应相比, 简直一天一地,左右邻居听到袁家传出的笑声, 以及袁家人的进进出出, 谁不说他们苦日子熬出头了。

    “你那边真没处对象?”袁父确认道, 上回写给长子的信里就提了这事。

    袁卫国很无奈,被妹妹问, 又被老子盯着, 就连小弟也眼睛闪闪地看着, 硬着头皮说:“爸,哪能说谈就谈的, 再说军队里那种地方, 姑娘本来就少,再要碰上看对眼的,几率很小?!敝俺煞植缓?,人家姑娘也不愿意选择他啊, 有条件比他更好的。

    “那……”袁父琢磨了一下, “要不趁过年这段时间, 找人给你相看相看?”

    儿子大了,总不能一直单着吧,袁父恢复工作后也有不少同事问起他儿女的终身大事问题,袁父也是自得的,在这丰城,不管是他儿子还是女儿,条件都是相当拿得出手的,不过他也说了,女儿还小,刚回到他身边,不急。

    其实不少来袁家的人都见过袁珊珊了,对这姑娘都挺中意的,自家没有合适的小子,可亲朋好友中有啊,很热心地想要做媒,可碰上女儿控的父亲,那真是毫无办法。

    袁卫国抹了把脸:“爸,这才几天时间,就算相看了能处上几天,等回了部队,下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这次能顺利请到假,也是因为爸你刚恢复工作。爸,部队里比我年纪大的不少,这两年我也想努力一把,说不定能有机会调得离家近一点,到时爸你再托人帮我介绍对象就是了?!?br />
    反正能拖一时就一时吧,袁卫国非常无赖地想,果然袁父被说动了,这距离问题确实很现实,如今时代不一样了,总不能跟过去一样盲婚哑嫁吧:“行,再给你两年,两年后你就给请假滚回来相亲,要不自己找一个带回来?!?br />
    袁卫国默默地再抹一把脸,为什么觉得农场待了几年,他爸的性子变了许多,想了想,好像有不少地方有钟伯伯的影子,可为什么不向陆伯伯靠拢?

    兄妹单独相处时,袁卫国不爽地弹弹小弟的脑门:“看你大哥的笑话是不是?你哥我拿爸没办法,还对付不了你小子?”

    “姐,大哥他欺负我!”袁卫彬缩到袁珊珊身后。

    袁珊珊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你们两个这么大的人了,也不怕明明笑话,明明,走,不要理他们两个?!?br />
    陆睿明偷笑,乖乖地跟在珊珊姐身后,家里珊珊姐才是老大。

    袁珊珊在厨房里做鱼丸,年底袁父带回来一条十几斤重的大鱼,是单位发的福利,还有不少猪R,钟洪亮那里也派自己的警卫员送来不少吃食,不用采买太多东西,他们今年就可以过上一个非常富足的新年。

    做鱼丸很考究手上的功夫,鱼茸打发得好不好,直接关系到做出来的鱼丸的口感,袁珊珊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在手上虎口处挤出一个个圆球,用小勺子舀了放进油锅里,没一会儿油锅里面漂起一片白胖胖的鱼丸。

    鱼头和鱼骨鱼尾早炖了汤备用,另有锅盛了鱼汤,将煎好的鱼丸添加进去,煮开后舀进小碗里,再洒上一撮葱花,叫人闻得口水都要滴下来了,陆睿明吃得停不下来,好好吃。

    “姐,我们的呢?”袁卫彬探头一看,居然陆睿明先吃上了,这个小叛徒。

    “都有,”袁珊珊刚将其他的碗盛好,“去端给爸和大哥一起吃去?!?br />
    袁卫彬这才高兴起来,在袁珊珊眼里,也没比陆睿明大多少,袁卫彬开开心心地端了出去,陆睿明抿嘴笑了笑。

    没一会儿,袁卫国端了碗进厨房里吃,吃完一碗又舀了一碗,顺带帮陆睿明也舀了一碗,袁珊珊看了说:“别吃太多了,待会晚饭要吃不下?!?br />
    袁卫国拍拍肚子说:“没事,这点才填一个小塘,我妹子做菜手艺这么好,以后也不知道要便宜哪个臭小子?!?br />
    袁珊珊第一个反应是,报应来了,谁让她跟袁父都在袁卫国面前提对象的事,现在报应到自己身上来了吧,袁珊珊黑线道:“那我不嫁就守着爸过日子好了,倒是大哥你以后有嫂子做给你吃,哪里还会想得起我这个妹妹啊?!?br />
    “不可能!”袁卫国一看要把妹子惹恼了,忙表态,“大哥这里永远妹子第一,你嫂子后边去?!?br />
    袁珊珊噗哧一乐:“行,等哪天嫂子娶进门,我会记得把这话告诉嫂子的,明明也听到了,是人证?!?br />
    袁卫国嘴角一抽,妹子不带这么玩他的啊,眉毛眼睛一起耷拉下来:“珊珊,哥错了?!彼浞忠馐兜?,妹妹是惹不得的,以后的老婆同样惹不得,要真让以后老婆知道他说了这样的话,还不得让他跪搓衣板。

    陆睿明吃完了跑出去找袁卫彬玩了,袁卫国依旧留下来自愿受妹妹的虐,很珍惜和家人相处的时间。袁珊珊吃得美滋滋,她也觉得自己做的鱼丸好吃,这话题很自然地转到了以后会不会有战事上面。

    “哥,如果有战事,你会上战场吗?”

    袁卫国放下勺子,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珊珊,哥不想骗你说不想去,我是军人,从第一天穿上军装开始,保家卫国就是我的责任,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哥会努力活着回来?!?br />
    如果回不来了,那他留下的功勋也会?;に募胰?,只是他也知道,最对不起的便是家人,他这个长子却没担起自己该担的责任,而是留给了妹妹。

    也许不该提这么沉重的话题,其实袁珊珊早知道她哥的选择,如她在末世里,为了让队员活下来,明知是死路一条,她还是一力扛下了那只变异精神系丧尸,最后与它同归于尽,丧尸围城时,不到最后一刻城破之时,她和队友也不会独自偷生,身在什么位置上,享受了这个位置赋予的利益,还要担负起它所需要的责任。

    “哥,真到了那一天,不要瞒着我们,你不说我和爸也能通过其他渠道得知,那样岂不是更加难受,好歹让我们知道你人在哪里,在做些什么,妹妹我好歹也学了几年的中医,专攻药材和针炙的,提前给你配些药还是可以的,就算受了伤,我的针炙也能发挥些作用?!庇肫涞P?,袁珊珊决定还是在针炙上多下些工夫,还可以继续开发精神力在针炙中的运用。

    袁卫国摸摸妹子的脑袋,鼻子有点发酸,说到底他这大哥还是亏欠了妹妹弟弟,到头来还让妹妹为自己C心,声音有些低哑:“好,哥听你的?!?br />
    钟洪亮和陆正农都是忙到大年夜这天,才停下来赶来袁家。

    如果不来袁家,钟洪亮能在军区里跟其他当兵的一起过个集体新年,可陆正农就要惨了,也许年夜饭也会和孙子一起吃面疙瘩,哦,面疙瘩是陆正农做得最拿手的饭菜,当看到桌上摆满了的盛着菜的盘子,两人脸上堆满了笑容。

    陆正农看看自己孙子,常往袁家这边跑,明显比在农场时胖了点,也白了不少。

    钟洪亮大手一挥,声音洪亮地喊道:“走,跟我出去放鞭炮去,放完鞭炮回来吃年夜饭?!?br />
    袁卫彬和陆睿明忙跟了出去,两人手上一人拿了一支香,用来点鞭炮的。袁卫彬胆子大,点了后也不跑远,陆睿明就不行了,刚点了引信就赶紧捂着耳朵跑远,结果鞭炮没响,袁卫彬过去一看,火都灭了,把陆睿明笑话了一把替他点上,立即来了个震天响。

    隔壁赵阿姨两口子也出来放鞭炮了,他们的儿女一个没回来团圆,不过这个年还是得过的,看到袁家人笑着提前拜年,两家门口噼咧啪啦一通炸,没一会儿红纸屑到处飞,烟雾弥漫,还吸引来不少孩子。

    鼻间还留有硝烟味,一大家子围坐在桌旁开吃了,边上烧着炉子和火笼,屋里暖融融的,天气冷,袁珊珊在桌子中间弄了个炭锅吃火锅,这尤其得到三个老的和袁卫国的欢迎,而袁卫彬则是常跟他姐这样吃的。

    本该一边吃年夜饭一边看春节晚会的,只可惜春节晚会这会儿还没举办成为老百姓的传统节目。钟洪亮弄来了两瓶茅台,让袁父和袁卫国看得都眼睛一亮,这茅台酒久违了,之前还是在许家喝过,陆正农看得也笑呵呵的。

    袁卫彬叫嚷着要喝酒,他在坡头村就喝过米酒了,茅台酒是什么档次的,怎能错过,不过因为他的年纪,只许他喝一小杯,再叫可就连一小杯都没有了,至于更小的陆睿明,只准他用筷子蘸了尝尝味道。

    袁珊珊作为成年人,当然不在禁止喝酒的行列,而且她的酒量并不差,反正在坡头村喝米酒从没喝醉过,不过袁父和袁大哥都不太放心,时不时地要留意她的情况,这使得父子俩也没敞开来喝,算是比较节制的,总算没一个个喝得醉熏熏的。

    吃到最后,喝得有些上头的钟洪亮来劲了,一脚踩凳子上,两手拿着筷子敲面前的碗碟和杯子,放开喉咙唱起了不知哪里的民间小调,声音粗犷,别有风味,就是老不在调子上,笑歪了袁家三兄妹和陆睿明,待他唱完了,非要陆正农也来表演一个节目,并跟四个小辈说:“别看你们陆伯伯斯斯文文的,这肚子里的货可不少,别被他现在这副糟老头的形象骗了?!?br />
    陆正农酒量不高,脸上染起了红晕,兴致正高,加上如今的环境放松了不少,便不推辞,清了清嗓子,唱起了一首……只有陆睿明能听懂几句的外文歌,最后还是陆睿明解释,这是首德文歌。

    唱完后陆正农脸更红了,钟洪亮拍了拍他的肩:“搞得这么高雅,我老钟一粗人听不懂,不行,重来,不信你问问他们?!?br />
    袁家三兄妹一致摇头,听不懂的说,表情无辜得很。

    陆正农羞涩地笑笑,表情跟他孙子如出一辙,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口琴,于是又吹奏了一曲,这会大家都听懂了,不就是“红梅花儿香”那个调子。

    接下来闹得更欢了,袁卫国吼军歌,袁卫彬唱“大刀向鬼子砍去”,这两兄弟一首接一首地吼,偶尔还夹杂着钟洪亮的大嗓门,袁珊珊坐在一边托着腮帮,酒没喝红脸,却笑红了脸,这也许是她经历过的最有意思的一个年。

    最后结束时大家还意犹未尽,火锅下面的炭火早灭了,桌上的菜也都冷了,没春节晚会,一顿年夜饭也吃了两三个钟头,让长辈歇着,四个小辈将桌子收拾干净,陆睿明也脸红扑扑地跟着打下手。

    三个长辈身体都吃不消守岁,等过了十二点,老家有吃饺子习惯的钟洪亮,非吃了几个饺子才爬上床睡觉,袁家三兄妹在客厅里打牌,陆睿明想坚持,可没一会儿就歪在袁卫彬身上,袁大哥轻手轻脚地将他抱上了他爷爷的床,塞进了被窝里,三兄妹继续战斗,想看看谁最先坚持不住去睡觉。

    家里有座座式老钟,当午夜一点的钟声响起时,袁珊珊耳尖地听到外面有车子驶进来,起初没在意,也没放开精神力去探看,结果这声音就停在了自家门口,并且敲门声响了起来,袁卫彬听得一哆嗦,将手里的牌都抖落到桌面上。

    “这是谁???大半夜的来咱家敲门?”袁大哥看看钟,没错啊,都半夜一点钟了,就是小弟的胆子还要练练嘛,甩下牌说,“你们在屋里待着,哥去看看是什么牛鬼蛇神这时候敲咱家的门?!?br />
    袁珊珊哭笑不得,因为她“看”到了门外举手敲门的是谁,正是本该在省城和家人过年的许言森,只是这时候却出现在袁家门口,这人……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袁卫国披了棉外套开门出去,又赶紧把门带上,免得屋里暖气跑出去,搓了搓手小跑过去,并小声问:“谁???这大半夜的谁在敲门?”

    “卫国,是我,言森?!泵磐獾纳粝炱?。

    袁卫国很想掏掏耳朵,自己没听错?许言森这个时候跑来了?赶紧把门打开,果然这人站在外门,身一件藏青昵大衣,袁卫国心里嘀咕,挺人模人样的嘛,就是冻得脸有些发白。

    把人拖进来,向后车子看了眼:“车锁好了吧,就你一人没其他人了?赶紧进屋,你就不能明后天再过来?我要休半个月的假,原来还打算过了年开车去你家,给许伯伯拜个年的呢?!?br />
    许言森搓了搓手,看向屋里漏出来的灯光,说:“就我一人先过来的,我爸明天也会过来,说要给袁叔拜年?!钡仍拦睾迷好?,两人一起小跑回屋里。

    袁卫彬早竖起耳朵听外面动静,听出了许言森的声音,这下见到人进了屋,惊喜道:“真是许大哥你啊,我还以为要等到我跟哥去省城,才能见到许大哥呢?!?br />
    许言森看了眼坐在那里喝茶的袁珊珊,短短一瞥便收回目光,拍拍袁卫彬脑袋:“哪能让你们去,你们在那边又不熟悉,我家在那边也没什么熟人,当然要回丰城这边给大家拜年?!?br />
    “许大哥,倒给你的热茶,喝了暖暖身体?!痹荷褐钢缸郎系囊槐虏?,袁卫国出去开门的时候她便倒上了,大咧咧的兄弟俩谁也没注意到这一幕,或许也是因为跟许言森太过熟悉了,跟自家兄弟没两样,所以不容易想歪。

    喝了杯茶,烤了会儿火,许言森才回暖,之前真冻僵了。

    袁卫国笑话他:“你这是要风度不要温度,这么冷的天就穿了件昵大衣跑出来了,不冻你冻谁?自己都不知道备上件大棉袄,虽然难看可是保暖啊?!?br />
    许言森能说半路上就后悔了吗?当然不能说!

    “什么时候回丰城的?几天了?”

    袁卫国也不过笑话一下,也顺着他的话跟他聊了起来。许言森也说了这回来的原由,这边的房子没收回去,所以他先回来将这边家里稍微打扫一下,好让大年初一回来的爸妈能将就住一下,所以他吃了年夜饭就往这边赶了。

    袁珊珊面带微笑听着,如果不是这人不时偷偷瞄过来一眼,她以为,这说法会更有说服力一点,对这人大半夜冲动从省城跑回丰城的举动,她也无话可说。

    可惜袁父睡着了,否则一看到是这小子大半夜跑来自家,哪里还猜不出这小子的居心叵测,说不得连老许的面子也不顾及,就要把人赶出去了,又或者跟自家闺女隔离开来。

    看这人刚过时脸冻得女白,袁珊珊到底心软了一下,就着屋里的炉子,有现成包好的饺子,给他下了碗饺子,吃完饺子后,许言森彻底回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