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63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63章

    袁父起床后, 得知老许的儿子深更半夜的开车来自家,整张脸顿时黑了, 可这大过年的却不能扫了儿子的兴致, 只得咬了咬牙根,容后算账。

    大年初一,其他人也没有赖床。陆睿明一早爬起来, 从枕头下摸到了两个红纸包,眼睛亮亮,嘴角翘得老高, 不用说一份是爷爷给的压岁钱, 一份是袁爷爷给的,等他穿好新衣裳出来后, 又得到了钟爷爷的一个红纸包。

    “爷爷新年快乐, 身体健康, 长命百岁?!?br />
    “哥哥学习进步,姐姐越来越厉害!”

    “明明你这是跟谁学来的?来,这是哥给你的压岁钱,收着!”袁卫彬从房里打着哈欠出来,得意地也掏了份压岁钱给明明,“谁让你是家里最小的, 哈哈, 没有发言权?!?br />
    “你小子, 来, 收压岁钱, 这是伯伯给你的?!弊魑诙〉?,面对钟伯伯和陆伯伯自然更没发言权,不过发压岁钱让袁卫彬心情好极,收压岁钱同样让他快活得很,长辈出手都大方得很,这代表他可以发笔小财了,所以好话也跟不要钱似地撒出来。

    袁珊珊跟着凑热闹,除了收压岁钱外,作为家里的小富婆,她也发出去两份,那便是袁卫彬和陆睿明了。

    吃早饭前,袁卫国和许言森回来了,除了袁珊珊,家里没人知道这两人出去一趟干什么去了。

    老钟和老陆早知道这个小伙子的存在,只不过没想到他来得这么早,身上准备了不少红纸包包好的压岁钱,掏出来就给了他一份,看他们都给了,袁父也只得摸出一个,有些不情愿地塞到许言森手里:“你还没成家,所以长辈给你就收着吧,你爸妈今天就要回丰城来看看?”

    “是啊,我爸妈说要不是有袁叔和珊珊你们的帮助,这几年日子不好熬,再说这些年认识的老朋友都在这里,所以无论如何要回来一趟?!泵娑栽?,许言森带了点心虚,没以前那么坦荡了,而且他觉得袁叔虽然脸上笑着,可眼里带了份审视,这让许言森心里苦笑了一下,袁叔这一关就不好过。

    “你爸妈回来一趟也好,几个老朋友确实惦记着你爸,他们不回来,我也打算让老大带他弟弟去省城一趟的。好了,先坐下吃早饭吧,其他事情不急?!?br />
    “好的,谢谢袁叔?!毙硌陨鲜档刈?,边上就是袁卫国,得意地冲他挑眉。

    许言森不动声色地回看了一眼,规矩地吃早饭,不得不说,跟袁卫国打了一架,心里舒服了不少,这是种极好的抒发心中郁闷的方式。

    吃好早饭,许言森便礼貌地跟三位长辈道了别,虽说用了借口,但不能不兑现,要回去把旧屋稍微收拾一下,袁父说:“让卫国一起去帮忙吧,没去当兵的时候,不知吃了他许伯伯多少顿饭,这些事情是他应该做的?!?br />
    袁卫国也很爽气,起身拍拍他的肩说:“走吧,早做早完?!被箍梢越獬粜∽痈约颐妹酶衾肟?,省得到珊珊面前晃悠,正合他意。

    等人走了,陆正农评价道:“挺好的年轻人?!?br />
    “嗯,挺精神的,就是体格比卫国弱了点?!敝雍榱了?。

    接下来就是老街坊互相之间拜年的时间了,也有离得比较近的人家互相窜门,大家见了面,道一声新年好,关系更亲近的,还会备上一份压岁钱。袁父带着袁卫彬也拜访了一些人家,陆正农带着孙儿也走了好几个以前的老同事,出来后仍回到了袁家,看到陆睿明带回来的一堆压岁钱,袁卫彬直说发财了,发财了。

    陆睿明也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多压岁钱,以前在农场也就三位爷爷会想着,关在那种地方的人身上,又能有多少钱财,最多过年的时候吃得比平时好一点,头一次身上揣了这么多钱,陆睿明也有些不知所措。陆正农知道孙儿的性子,放心地让他自己收着,以后想买什么就去买。

    下午,家里来拜年的人少了,初一这天太阳也好,年前的一场雪早化了,大家坐在院子里晒太阳聊天,袁卫彬上午跟小伙伴玩过了,现在蹲在他姐身边看他姐雕那只飞天黑猫,心里痒痒的,恨不得快点雕好。

    “老袁,你家又来客人了!”老孙在外面叫了一声,院门没关,看到有车子开进来。

    袁珊珊看了眼说:“爸,应该是许伯伯他们到了吧?!?br />
    “应该是的,走,出去迎迎。老钟老陆你们坐着?!痹拦凶叛劭戳艘幌?,对即将见面的老领导,感情有了那么点复杂,当然总的来说还是很高兴能再度见面的。

    这次出来后他了解的情况又多了点,当时革委会会针对许家,主要还是外面来的压力,正好他这里给了一个突破口,所以说起来也不知谁连累了谁,但同处在这个年代,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会落得那样一个下场。

    车子停在巷子里,先是许言森和袁卫国一起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接着许言森扶出了一对中年夫妻,面上都染上了风霜之色,但仍看得出所受的教养和形成的气质极好,让人看了会觉得,难怪能养出许言森这样的儿子。

    许博沧一见到袁国柱,流露出激动之色,和袁国柱一样,几个大步向对方走去,同时伸出双手握住,久久不能放开。

    “老袁啊,咱们都出来了就好,好在国家没忘了我们这些老家伙?!?br />
    “是啊,老许,现在一家人都团圆了,我们都好好的,还能保住这有用之身继续为国家奉献?!?br />
    “就是苦了几个孩子,”许博沧感慨之极,眼眶发红,“我家言森还好,可你家小彬,才那么大就跟着珊珊下乡去了,这就是珊珊和小彬啊,看看,都长这么大了,伯伯差点认不出来了?!?br />
    向身后的两个孩子招招手,跟走到他身边的爱人说:“你也有好几年没见过这两个孩子了吧,卫国能一眼认出来,可这要是外面,只怕见了这两孩子都认不得了吧,都长这么高了?!?br />
    严静香是位性情柔和温婉的中年女人,与周秀兰那是属于截然不同的人物,严静香在许父改造期间不离不弃,一起吃苦受罪,万事以丈夫为重,与周秀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袁珊珊印象中的许母相比,这几年的艰苦生活让她老了不少。

    许母也向袁珊珊与袁卫彬姐弟看来,与许父不同,她在袁卫彬身上停留的时间不长,看向袁珊珊时露出和蔼的笑容:“珊珊长得越来越像你妈了,几年不见,成大姑娘了?!?br />
    “许伯伯和许伯母好?!痹荷汉驮辣蚶衩步腥?。

    “我们进家说话吧?!痹饲虢鹤永?,随车来的,除了许言森一家三口,袁珊珊看到还有一个年轻人,面孔陌生得很,但投到她身上的打量目光让袁珊珊有些,等许言森介绍了对方的身份后,只是冲对方淡淡地点了下头,便叫袁卫彬一起回去。

    她很敏锐地从许母眼里察觉到她到彬彬的不喜,能理解,因为彬彬妈的缘故,但能不能接受就是另一回事了,当年的一切造化弄人,就算没有周秀兰,许袁两家也逃脱不了那样的结果,何况这一切跟彬彬又有什么关系,说到底他是袁家的孩子。

    袁珊珊几乎像养儿子一样照顾了弟弟三年多,自然对弟弟护短得很,拍拍袁卫彬的手臂:“走吧,我们回去?!?br />
    “嗯?!泵娑孕砑业娜?,跟许大哥不同,袁卫彬有些气弱,心里也更依赖姐姐和大哥,袁大哥也快步走上来,摸摸小弟的脑袋,搭着他的肩往家走,院子里已有笑声传出来,因为许父也认识陆正农的。

    许言州和许言森这对堂兄弟落在最后,许言州看看前面的兄妹三人,低声说:“这是和你一块儿C队的袁家姑娘?你看上的不会就是这一位吧?”

    袁家三兄妹站出来都挺齐整的,就是这袁家姑娘,在他认识的女人中也算出挑的,不看穿着打扮,完全看不出在那个山沟沟里待过三年多的时间,比起他去接言森时在知青院里看到的其他女知青,各方面条件要好得多。

    不过也不对啊,许言州奇道:“要是看中的是这姑娘,你怎么不跟着一起回城,反而一个人留在那种鬼地方?”难道说那边藏着的姑娘比眼前这一位还要出色?那不是长成天仙了?

    这袁家姑娘无论脸蛋还是身材,在他见过的女人里都属于中上游的,就是这打扮,土里土气的,要是好好拾掇拾掇,那立马能从中上游上升到上游,许言州心里有些惋惜啊。

    许言森皱了皱眉头,不喜欢堂哥这样打量评价珊珊,珊珊是什么样的人值不值得他追求,都和别人无关:“多事,堂哥你是看不上袁家就别跟过来了,你这样背后说别人,当别人没长耳朵听不到?”

    换了别人也许听不见,但珊珊从来就不是普通人,一想到珊珊会因为堂哥说出来的话而对他印象下降,许言森又冷飕飕的看了眼许言州。

    袁珊珊心里呵呵了两声,这许言州,许大哥的堂哥,身上已经带了比较明显的二代作风了,这还是在比较保守的年代,等过些年风气开放了,这样的二代还不知会成什么样。

    “不能啊,”许言州觉得堂弟太夸张了,“我声音都压得这么低,又离得这么远,你看你兄弟卫国都没回头看,就说明听不到了。对了,你快告诉我,二叔竟然说你受人家一个姑娘照顾良多,人家怎么照顾你的???”

    在他看见这个姑娘后觉得更加不可思议了,而且这姑娘下乡时身边又带了个没成年的弟弟,怎么看都是许言森照顾这姐弟俩吧,二叔真的不是因为跟人家太过客气而说出来的话?

    不止袁珊珊了,许言森都懒得这抽风的堂哥,挥开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大步追上前面的兄妹三,至于袁珊珊,更懒得理睬这人,连回头瞥一眼的念头都生不出来。

    许言州只得吹了声口哨,手C裤袋里一摇一晃地跟着去袁家,可惜啊,这姑娘要是堂弟看不中,他还想接触接触呢,只是这姑娘跟家人肯定都待在丰城,他这回不过是跟着二叔过来待上两天,以后过来的机会几乎为零。

    回家后袁珊珊忙着端茶倒水招呼许家一行人,苏河昌叔侄送来的水果也没吃完,再加上自备的瓜子山货,在这年代也算是比较丰富的了。

    许母招手让袁珊珊到她身边坐下,她如今对这姑娘也好奇得很,拍拍她的手指着桌上的山核桃之类的山货说:“言森也带了不少回去,之前在农场那边也吃了不少,言森说大部分都是你弄来的,伯母跟你伯伯谢谢珊珊了,你妈要知道你长成这样能干的大姑娘,该多高兴啊?!?br />
    许言州凑过来好奇道:“二婶,真是珊珊弄来的?言森居然让珊珊一个姑娘去山里弄山货?”

    袁卫国和袁卫彬也坐在一旁,一听这话齐齐朝他看去,哪来这么自来熟的,上来就珊珊叫得这么亲热。

    许母笑了,要说起初她也是不信的,可这三年多来过的日子他们夫妻清楚得很,以前儿子在安平县那边可没这些山货野味寄回来的,而这情况就是珊珊去了那边才改变的,自己儿子什么能力她清楚,跟孩子他爸是一个类型的,比起从小玩到大的卫国都还差点,让他上山打猎,别说儿子了,就是她听到了也会担惊受怕的。

    “这是言森他大伯家的,言州啊,不是二婶笑话你,珊珊能干着呢,这要是我们老许家的姑娘该多好啊,我跟你二叔在那边身体没垮下去,多亏了珊珊,除了吃的,还有那些药材?!逼鸪跻蛭苄憷嫉氖?,她其实对袁家其他人也有意见的,当然这些话她没跟孩子他爸说,毕竟老许还认为是自己连累了袁家,但这几年儿子想办法弄过去的吃食和药材帮了夫妻俩很大的忙,而且儿子被那帮山民围困,还是珊珊先跑过去救人的,要不是赶得及时,那些G子落在儿子身上,就算不重伤也不会轻松。

    “珊珊是学医的吗?”许言州越发怀疑自己堂弟看中的还是这姑娘吧,要不怎会在二婶面前替这姑娘说这么多好话,,原谅他见识少想像力有限,实在想不出这样一个姑娘能弄多少吃食和药材。

    袁珊珊在许伯母面前作害羞状,可对许言州,鸟也不鸟,这家伙算老几?不很热情地回了句:“看过几本医书吧?!?br />
    “中医类的书?这几年不是禁了吗?”许言州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许伯母也转头看向这侄子,言州貌似对珊珊的事情很有兴趣啊。

    许言森听不下去了,起身把许言州往外拽:“让长辈们说话,你跟我还有卫国出去一下?!?br />
    许言州正问得起劲呢,突然就被拖走,他倒想留,只可惜许言森虽然看上去不很强壮,但下乡C队了这么长时间,手上的力气又岂是许言州能比的,所以就被拖走了。

    许伯母替侄子道歉,她也觉得侄子话太多太好奇了点:“言州之前一直待在京城,难得出来一趟,对外面的事情好奇得很,不过这孩子性子不错,我和你许伯伯回了省城,是这孩子特地从京城跑过来忙前忙后,又去济口村把言森接了回来。这是陆教授的孙子吧,来,乃乃这里有红包?!?br />
    当年在丰城也知道陆教授这人的,因为这人在丰城学术界名声还是挺响的,没想到跟老袁会在农场里碰上,关系还处得这样好。她跟老许那边,因为是夫妻一起所以跟其他人隔开的,而且他们那里看守得也比青祁农场严格,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陆睿明看看爷爷,又看看珊珊姐,正跟许博沧说话的陆正农,听到这边声音,拍拍守在他身边的孙子的后背:“过去叫乃乃?!?br />
    “乃乃新年好?!甭筋C髯吖唇腥?,接了红包又说,“谢谢乃乃?!?br />
    许母一看这孩子就知道从小营养不太好,个子比同龄人矮小,看陆睿明依偎在袁珊珊身边,笑道:“这孩子跟你处得倒好?!?br />
    袁珊珊笑了笑:“去农场看我爸时就认识了,回来后正好陆伯伯也忙,所以就把明明接了过来住了段时间?!?br />
    “你们都是好孩子?!比缓笥窒赶肝势鸲釉诩每诖迥潜叩那榭?,以及珊珊姐弟C队的情形,下地干活累不累,袁珊珊也耐着性子解释。

    被拖出去的许言州却很不高兴,跟袁卫国处了一段时间也算是熟悉上了:“你小子,非把我拉出来做什么?”有袁卫国在,他有些话不好说,“我陪二婶说会话不行吗?”

    袁卫国觑了他一眼,陪他二婶说话?当他没听到自来熟地跟他妹子搭话?珊珊那是自家人叫的,他一个外面来的,有什么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