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6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64章

    许母拉着袁珊珊说了好一会儿话, 看儿子他们都在外面,也不拖着小辈了, 拍拍她的手说:“你们小辈出去玩吧, 言森也难得回来一趟,过几天又要回那边了?!彼灯鹫飧鏊钟性寡粤?,“你说这孩子怎就不听话呢, 要跟珊珊你一样让人接了就回来多好,老袁这心里也高兴,不说了, 不说了, 出去玩吧?!?br />
    老许都同意了,她这个妈说什么也没用了, 这儿子打小就主意大??上缒晟氖焙蛏肆松碜? 不然再多一个贴心的小棉袄多好啊。

    袁珊珊看了眼袁父, 袁父也是一样的想法,年轻人跟年轻人处着自在些,不用跟他们老的待在一块儿,袁珊珊这才跟许父许母说了一声,带着彬彬和明明出去。

    她其实也是想要离开的,刚刚大哥光顾着把许言州拉走了, 却没将彬彬带出去, 她一直留意着弟弟的情况, 看他有些闷头闷脑地待在长辈身边, 心疼。

    “姐……”出来时, 袁卫彬想问,许伯母是不是不喜欢自己?虽然大咧咧,但有些方面又特别敏感。

    “过年呢,高兴些,咱们是一家人?!痹荷号牧伺乃谋?,让他挺直腰杆,言下之意,别人的眼光和看法不用太往心里去,否则会活得太累,她可不希望自己弟弟年纪轻轻就心事重重。

    袁卫彬挠挠脑袋,借以掩饰眼里的酸意,也就他哥他姐,从不会将他亲妈做的事迁怒到自己身上,别人不喜欢他,其实也是应该的,就算再想不认那个妈,可是她生的就是她生的,血缘改变不了。

    所以他才要更加努力,以后让他爸和哥姐为他骄傲。

    袁卫国三个男人,正待着院子外面抽烟说话,好在袁大哥烟瘾不重,在家很少抽,否则袁珊珊可受不了,精神力异能让她对这些异味分外敏感。

    看到袁珊珊出现,许言森下意识地就挺直了腰,这正好让许言州发现了,眼里浮起揶揄的笑意,还不肯承认看中的是袁家姑娘?这家伙口是心非,假正经。

    许言州热情地朝袁珊珊挥手:“珊珊也出来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玩?丰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言森,卫国,你们可是这里长大的啊,我难得来一趟,总得带我出去转转?!?br />
    袁卫国瞪了许言州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一眼,朝许言森摊摊手说:“有什么可玩的地方?除了电影院也就是逛大街了吧?!?br />
    “电影不看,”许言州立即否决这个提议,“看来看去就那几部电影,都看腻了?!?br />
    “那总不能压马路去吧?”袁卫国说。

    这年头的娱乐生活贫乏得很,电影院也许是唯一的娱乐场所了,什么歌厅迪厅,那都是后面才会有的,许言州对这个选择也很绝望,袁卫彬开口说:“要不我们去打篮球?这附近有个小学C场,这时候应该有人在?!?br />
    “也行,那就打篮球去,走吧?!毙硌陨蝗盟酶缈?,直接拍板决定下来。

    这小学C场也是以前许言森和袁卫国经常去玩的,闭着眼睛也能找到那里,到了地方,袁珊珊便看到袁卫彬的几个小伙伴正在场地上打着呢,袁卫彬叫了一声,那几人立即停了下来,其中一个抱着篮球走了过来。

    “小彬你不是说不来玩的吗?咦,珊珊姐也在?!?br />
    一看到袁珊珊,这几个小伙伴立即收起嬉笑的表情,挺胸收腹异口同声地喊:“珊珊姐好!”

    “你们也好?!痹荷盒γ忻械鼗赜?。

    袁卫彬对他们这模样见怪不怪了,再顽皮的人到他姐面前也得老实啊,不老实就等着受教训吧,袁卫彬又介绍了其他人,并说明来意,这几个小伙伴对其他人则笑嘻嘻地叫人,面对袁卫国这样的气势不弱的军人,也没在袁珊珊面前正经:“行啊,那就一起玩吧?!?br />
    许言州看得出这几个小子可不像是会乖乖听话的人,却对袁珊珊一个姑娘一副恨不得俯首贴耳的模样,捣了捣许言森悄声问:“这是怎回事?在珊珊面前这么老实听话?”

    许言森瞥了他一眼,一边脱下外套准备上场打篮球,一边说:“你以为能让这几个刺头一样的小子乖乖听话,只是因为珊珊是姑娘?这些小子最懂得,什么人能惹什么人惹不得?!?br />
    看他们这副模样,许言森一眼便能猜出,肯定是他们看到过珊珊小露一手了,于是,敢不听话吗?不听话等着收拾吧。这几个也是用了家里的关系没下乡,可也没正经的工作岗位让他们待着,于是几乎是在家游手好闲的,也就跟彬彬差不多大的年纪。

    许言州忍不住又多看了袁珊珊几眼,上看下看也看不出有什么地方和其他姑娘不一样的,心里哀叹一声,他这堂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吗?袁珊珊在她眼里成了十全十美的了?边想着也边跟着脱了外套,甩开膀子上场,这个年代打篮球还是一项挺风靡的运动。

    “珊珊姐不下场跟我们一起打吗?”小伙伴们看到袁珊珊站在一边不动,连忙问。

    “是啊,珊珊也一起来玩玩吧,就你一个姑娘,我们可以让让你的,随便你挑哪一边带你?!毙硌灾莼痈觳步械?。

    许言森握拳轻咳了一声,问他堂哥:“你这说的是真的?要是珊珊上场了,我们这些人才没得玩呢?!?br />
    “我姐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袁卫彬得意道。

    “珊珊打过篮球?我怎么没听你们说过?”袁卫国不高兴了,连许言森都知道的事,他这个大哥却不清楚,叫屈道。

    许言森摸摸鼻子,眼里闪过笑意,袁卫彬边比划边说了公社知青办组织知青活动的事,其中有一次就是打篮球,他姐也被拉上场了,于是让其他人见识了一下什么叫百发百中的神S手,所以最后是他姐自动退出的,否则其他人就没法玩了。

    “真的假的?”许言州头一个不相信。

    小伙伴们则十分捧?。骸吧荷航愀颐潜硌菀桓霭??!?br />
    许言森看了眼他堂哥一脸不信的表情,也附和道:“是啊,珊珊你让他们见识一下,否则他们以为彬彬说大话呢?!?br />
    袁珊珊瞥了一眼许言州,说:“好吧,有段时间不动手了,我来试试看,手感有没有忘掉?!?br />
    袁珊珊不用做热身运动,外套也没脱,冲抱篮球的人拍了拍手:“把球丢过来吧?!?br />
    她也没做得太过分,没在篮球的这一头直接将球投进另一边的筐里,而是按规矩办事,不让自己表现得太过出格,否则一旦传开,可不比坡头村那边能相安无事。

    篮球架下,袁珊珊轻松地将篮球往前一抛,篮球呈抛物线飞出去,“咚”的一声,正中球筐中间穿了过去。

    许言州有些傻眼,不确定地说:“……不会是运气吧?”

    袁卫国相信事实会证明许言州的眼光有多差劲,乐呵呵地跑过去捡球丢球,于是,袁珊珊连脚步也没挪开,就站在原地,一球接着一球的丢,一直丢到二三十个,没一球是跳出筐外的,许言州彻底傻眼了,那边的小伙伴们还在鼓掌叫“再来一球”。

    看到被震懵了的堂哥,许言森用略带幸灾乐祸的语气向他解释:“在我们公社里,珊珊是最出名的,这出名可不止是知青中间,就连武装部的人都知道珊珊有个外号,就叫神S手,这头衔可不是投篮球得来的,而是山里打猎得到的称号?!?br />
    珊珊的事迹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了,许言森心里对堂哥也警惕得很,不愿意向他多透露,否则只要告诉他,珊珊一拳能将野猪砸死,就不知他会流露出什么表情了,还有没有勇气打珊珊的主意。

    许言州很想再问一声“真的假的”,可看到许言森揶揄又与有荣焉的表情,觉得什么也不必要问了,脸皮抽了抽说:“那你不早提醒我?”感情刚刚那几个小刺头是将袁珊珊当大姐头敬着的啊。

    许言森嗤笑一声,回头看向袁珊珊的身影目光又有些复杂,说:“一早提醒你了,可你不都不以为然的么,连我妈的话你都不信?!?br />
    许言州顿时无语可说,当时他怎么想的?他以为是许言森故意为袁珊珊在二婶面前说好话,好给二婶留个好印象,没想到……原来全是实话吗?他觉得自己有点丢脸了。

    另一边,袁珊珊再一球投进篮筐后,就拍了拍手说:“大哥,彬彬,你们玩吧,我在边上看着?!闭庠硕运此得簧短粽叫?,让她跟别人打篮球完全是欺负人。

    袁卫国也觉得有他妹妹上场,基本不用打了:“也好,要是想打了跟哥说一声?!?br />
    袁珊珊挥挥手,退到了一边,刚刚的动静也吸引了在这边玩的青少年,有的人吹起了口哨声,见她退了出来,想邀请她跟他们一起玩,袁卫彬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光看这些家伙,彻底明白一句话,无知者无畏,敢冲他姐吹口哨?

    “姐,要不要我们把他们赶走?”袁卫彬YY地看着这些找死的混蛋。

    小伙伴们也聚过来:“你们想干什么?”

    袁珊珊皱着眉头看这些与彬彬相比起来有些流里流气的小年轻们,和彬彬的小伙伴们相比,这些人更是处于底层了,也许再进前一步就要犯罪了,活脱脱的小流氓架式。

    袁卫国也走上前,包括许言森堂兄弟。

    “怎么,想打架?哥几个不就是想跟这小姑娘玩玩,玩不起就别出来混!”这些人依旧盯着袁珊珊,这附近一带,可没见过这么正点的姑娘,又冲她吹了声口哨,“哥哥请你看电影去,打什么球!”

    “珊珊姐,砖头来了!”有个小伙伴特别机灵,不知从哪里搬来几块砖头跑过来,看得许言森抽搐嘴角。

    “拿砖头要干嘛?拿砖头砸人吗?”许言州傻傻地问。

    “珊珊姐,给!给他们露一手!敢欺负珊珊姐,揍不死你丫的!”

    袁珊珊哭笑不得,哪里想到出来玩还遇到麻烦,遇到麻烦后还有如此神奇脑回路的小伙伴,不过她也没拒绝,并不愿意自家兄弟跟这些小混混打架,也不想自己以后被这些混混盯上惹来麻烦,索性就一次性解决吧。

    看看搬来的砖头,居然有五块过来,叠在一起,朝那些混混看了一眼,挥手就劈了上去,许言州差点尖叫起来。

    “砰!”五块砖头,一起被刀掌劈成了两半,其他小伙伴立即捧场地鼓掌叫喊,“珊珊姐威武!”

    许言州傻眼,对面小混混傻眼,其实袁卫国也有些傻眼的。

    大部分砖块掉落在地上,不过袁珊珊手里还接了半块,当着这些人的面将它拍成了粉沫,然后对着他们笑得十分好看:“还想跟我玩吗?其实我不喜欢看电影,我更喜欢揍人,不如你们留下来陪我玩?”

    妈??!一个个两腿打哆嗦,他们这不是碰上了一个女娇娘,而是个女金刚?

    有一人往后退去,袁珊珊目光目光一凌,他吓得一哆嗦跌坐在地上,又鬼叫:“你别过来!”连爬带滚地往外逃,生怕袁珊珊走过来逮着他揍。

    有一人带头,其他混混也一哄而散,恨不得跑得越快越好,不要被这女流氓追上,真怕被她揍。他们不是没想过是这些人故意作假唬弄他们,可堆在C场那边的砖头早就有了,他们亲眼看到对面的人搬过来的,而且生生将砖头拍成粉沫,这要怎么作假?

    好恐怖!

    许言州看袁珊珊瞟过来的一眼,顿时浑身一寒,汗毛全部炸起来了,这姑娘……这姑娘不会想对付他吧?许言森喜欢谁不好居然看上一个喜欢揍人的怪力姑娘?下意识地就想往许言森身后躲。

    袁卫国也朝许言州瞥了一眼,看这小子还敢不敢作怪,珊珊也是他叫得的。

    走过来抓住袁珊珊的手看了看,幸好没伤口,只沾了不少粉沫,掏手帕帮她擦了擦:“其实大哥可以解决的,以后能少用还是少用为好,你还不信大哥?收拾得他们不敢找你和彬彬他们的麻烦,对大哥来说还是很容易的?!?br />
    “大哥,我错了,以后我一定乖乖躲大哥身后?!痹荷毫⒓吹狼?,然后又说,“不过大哥在家时间短,这次是碰到这伙人,下次说不定有另一伙人,这几年形势比较微妙,这样的人只怕不少?!?br />
    袁卫国顿时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要是他一直在家的话,可以将妹妹弟弟一直护在身后,可这几年,还不是他们独自面对外面的风风雨雨,那时他在哪里?又能做什么?

    袁珊珊忙说:“大哥,下回我尽量用比较迂回的办法解决,少让大哥担心,我明白大哥的意思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