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65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65章

    少了闹事的混混, 大家可以继续打篮球了。

    小伙伴们贴心地找来了乒乓球拍,于是袁珊珊陪着陆睿明打乒乓了, 不说他这个头, 而且一直待在农场那地方,篮球也没能摸过一回。

    陆睿明两眼闪闪亮,珊珊姐太厉害了, 袁珊珊笑着摸了把他的脑袋,刚刚面对小混混,明明也没退后一步:“走, 姐姐教你打乒乓?!?br />
    陆睿明用力点点头, 球台是用砖头水泥砌成的,就在篮球场边上, 袁珊珊很有耐心地教会了陆睿明怎么打乒乓, 用自己绝佳的控球之术给小家伙喂球, 不用让这个初学者手忙脚乱。

    许言州偶尔偷看过来,看这一大一小玩得开心,心里不禁摇头,从没碰到过这样的女人,处处透着神秘,看她又活得特别自在, 反而让人忍不住想要探寻了, 不过这可是他堂弟看上的人, 他可不能撬堂弟的墙角, 再说了, 看这女人的样子就知道,自己未必入人家的眼,所以少自作多情了。

    换了其他女人,他还能认为是欲擒故纵的把戏,可这姑娘,是真的将他当作许言森的堂哥看待,沾了许言森的光才给了他几个眼神,否则,也许会和那些小混混一个待遇,当时笑得那么甜美,却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除了袁珊珊,大家在这样冷的天气里都玩了一头的汗,不过玩得还是挺高兴的,看天色不早了,跟袁卫彬的那些小伙伴打了招呼,便各回各家。

    当晚,袁父留了许父一家吃饭,他们要是回去了也没办法开伙,这个时候的国营饭店也放假了,出去也很难找得到吃饭的地方。原本就有所准备的,所以回来的袁珊珊也没手忙脚乱,许母也跟着下厨帮忙,给袁珊珊打下手,一桌饭菜很快便整出来。

    饭桌上,许父许母对袁珊珊的手艺赞不绝口,许言州也是吃过好东西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姑娘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再看他堂弟许言森,脸上表情又是自得又是晦涩,许言州顿时看明白了,他堂弟还处于一厢情愿之中吧,话说还回来,他还是挺佩服堂弟,面对这样的姑娘不仅没气馁退缩,还能勇往直前。

    “言森,来,咱哥俩走一杯,”许言州端起酒杯,碰了碰许言森面前的,“哥就祝你这一年心想事成,哥等着你的好消息啊?!背逍硌陨琢烁龃蠹叶级难凵?,所以,懂他的意思的吧,加油啊,哥在后面替你鼓劲。

    许言森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碰了碰杯,说:“那就祝你新的一年里少让大伯和伯母C心,早点安定下来?!?br />
    堂兄弟俩之间眼锋交火,噼咧啪啦一通,再转开时又相安无事。

    许父在丰城留了两三日便回去了,他出来的时间比袁父晚,所以更加忙碌,许言森自然跟着一起回去了,与父母难得团聚,不可能放着父母独自回省城而他一人留下来,再说了,就跟他与袁珊珊说的一样,他需要冷静地考虑一下,有袁珊珊在的地方,他根本无法冷静下来,心里眼里都是她的身影和笑容。

    对于这样的许言森,许言州只能同情地拍拍他的肩,堂弟,辛苦了。

    随着走亲访友的结束,袁家也清静了许多,袁珊珊得闲带袁卫彬与陆睿明逛街去,她想给坡头村的人捎点新年礼物过去,袁卫彬也很积极地参与挑选,在百货商场和华侨商店将东西购买齐全,有本地的特色点心,有坡头村和秦石镇上也难买到的吃食,还有给郑大乃乃和军军两人买的昵外套,考虑到军军还在长身体,所以特地挑大了一号,过了两天,袁珊珊开车送去了省城许家。

    在这边,许家住的地方是机关大院,把许言森叫出来,他们才被接了进去。袁珊珊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这大包小包的,带着可不轻松。许言州还没走,大包大揽地说:“没事,到时我送他回去,这些东西放车里就是了?!?br />
    即使袁珊珊不来,许言森回安平县时也会路过丰城一趟,问袁珊珊有什么要带过去的。

    许母想留袁珊珊吃顿饭再走,袁珊珊推辞掉了,因为带袁卫彬一起出来的,许母看他不自在,袁卫彬也会待得难受,便说下一次,下次她再借了车开过来,方便得很,许母这才放过她。

    这叫许言森也看出他妈的心结了,不过做儿子的也没法指出来,毕竟他妈也没当面说什么,只盼着以后一个在省城,一个在丰城,见面少了,随着时间过去慢慢地淡化下去。

    再回丰城,家里三个长辈都上班了,特殊时期,年节休的假也很短,所以日子很快恢复成和年前一样,袁大哥也没能留到过元宵节,袁珊珊依旧开车和袁卫彬,一起将他送去了火车站,恋恋不舍地送他上了火车。

    袁珊珊继续留在家里学习中医和研究雕刻,致力于将精神力运用于其中,有时会消失一下,再回来时带回来几只野兔之类的野物,袁卫彬看了只有更加敬佩,他姐回来了,将丰城周边的山头也迅速摸清了,对袁父来说,耳听的不如眼见的来得更真实,看女儿从自行车上拎下来的带血的野味,袁父表示,自家女儿就是这么能干。

    钟伯伯那里借来的车不能一直这么公车私用,所以年后便还回去了,以后需要再借,所以平时出入还是以自行车为主。

    不过带回来的野味,总有那么一两只不是一击毙命,袁卫彬起初还奇怪呢,他姐出手就没见过有失手的时候,果然,带回来的受伤的野兔子,是袁珊珊的实验对象,至于是不是残忍,对于从末世地狱里过来的人说,反正都是要下锅的,现在不过是多利用一下,等没利用价值了,再下锅进肚子里。

    袁父倒是觉得女儿很有钻研精神,如周老爷子这样的老中药,起初也是经过许多尝试才能积累起丰富的行医经验和学识,所以任由女儿在家里折腾那些被刻意弄伤弄残的野兔,用针炙和药物配合,将残了的野兔治好,不过活蹦乱跳的兔子,往往第二天就不见了,当然第二天的饭桌上,会多一碗以兔R作主料的菜。

    袁父和袁卫彬都被袁珊珊锻炼得心脏特别强大,非常淡定地朝兔R碗里伸筷子。

    “珊珊,周老爷子年后应该就能出来了,爸会帮你留意着的?!彼宄е幸?,并不仅仅是看书就可以的,更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师者从旁指点,否则就是闭门造车。

    “谢谢爸,要不是有工作组蹲在农场,我该去农场那边看看老爷子的?!敝荒芟M弦涌斓愠隼?,农场环境毕竟比外面差了点,想弄点药材调养身体都不行,以前的药材除了老爷子自己在地头上采的,就是靠袁珊珊这里偷渡过去,可想而知,就是老爷子自己也受不了了。

    吃过午饭,问过儿子的学习情况,袁父小憩了一下又去上班了,交通工具同样是自行车。

    刚到单位门口,看到外面一个身影在不停地走来走去,袁父起初也没在意,准备越过这人就进去,却见这人忽然向他看来,声音已经叫了出来:“袁国柱,我来找你!”

    “袁同志,这位女同志来了半个多小时了,说要找袁同志,我们不敢放她进去,所以就让她在外面等着?!笔孛诺娜丝吹皆?,过来解释了一下。

    袁国柱点点头,表示是认识的人,那人便走了开去。

    袁国柱这时抬头看向这个熟悉又让他感到陌生的女人,是他第二任老婆,不过已经是离异了的,但她又是他儿子彬彬的亲妈,袁国柱早料到回城后迟早要与这彬彬妈碰面,不过没想到她居然会主动找过来,他以为周秀兰会是自尊心特别强的人。

    “你……周同志,你找我有什么事?不能到家里找我吗?彬彬回来了,你没去看过他吗?”

    不提袁卫彬还好,一提周秀兰就炸了:“哼,袁国柱,你怎么教儿子的?你以为我没去找过?不过还没到家门口就被他拦住了,不准我去打扰你们一家子,他能耐了啊,敢对我这个妈威胁,不仅打了韦建明一顿,还揍了成刚,你再不好好管管,他这样子迟早要把自己送进牢里去?!?br />
    袁父起初皱眉,周秀兰居然来过家里了?让彬彬拦下来了?想到小儿子拦人的举动,好笑的同时又心疼,原本该有父母疼爱的小儿子,却造化弄人成了如今的局面,可后面却越听越不像话了,他日日与小儿子相处,小儿子什么品行,会不比这个亲妈更清楚。

    “周同志!周秀兰同志!”袁国柱声音严厉地说,“你是彬彬亲妈,居然不相信自己儿子却听别人胡说八道,彬彬什么性子,我再清楚不过,你只看到他动手打了别人,可有问问彬彬为什么会动手,我相信自己的儿子,他不会不问情由出手的?!?br />
    说到周成刚,倒把袁国柱藏在心里的旧事钩了出来:“你说周成刚,当年我被革委会带走,家里就剩下珊珊和彬彬姐弟俩,周成刚带人去欺负他们将姐弟俩打伤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可有关心过彬彬一句?”

    珊珊不是她亲生的,不过问也就算了,可彬彬总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知道三年多来从没写过一封信时,袁国柱心里也是埋怨这个亲妈的,怎么当孩子妈的,所以她现在有什么资格在他面前谈论怎么教育孩子?

    至于韦建明?那是谁?袁父茫然,没听过这号人物啊,不过在没弄清情况前,袁父绝不会不问清红皂白地给彬彬定下罪名。

    周秀兰见袁国柱说起旧事,皱眉说:“那都是几年前的旧事了,事情到底怎样也不是你我说的,我回去后会问问成刚是怎么回事,现在跟你说的是现在的,眼下的事,你拿旧事来推说做什么?还是说彬彬在你心里不能跟卫国相比?我知道你恨我,但你也不能因此迁怒到孩子身上,你要是不想好好教彬彬,那让他回到我身边,我亲自教他!”

    周秀兰说得理直气壮,袁国柱简直要气乐了,根本没办法好好谈下去了:“原本看你是彬彬亲妈,我还劝彬彬跟你多接触接触,可现在看你这样子,幸好这三年多彬彬是跟在他姐身边,否则迟早要被你教歪了。当初你没要彬彬,今天就别想要回去,我不会同意的,今时不同往日,没有第二个姓曹的给你当后台了,你有其他办法尽管来,就是别去打搅孩子,你可能不知道,彬彬现在跟着丰城大学的陆教授学习,我先去上班了?!?br />
    话不投机半句多,袁国柱发现自己从未真正了解过以前的枕边人,看周秀兰如今胡搅蛮缠的样子,倒有些庆幸因为当年的事两人离了婚,否则有这样一个亲妈,他真怕彬彬被她教歪了。

    说句实话,珊珊比这个亲妈称职多了。

    最后多嘴告诉她的跟老陆学习的事,是希望她能真正为儿子着想,少去打扰,也是让她安心。外面不务正业的小年轻多的是,有几个能跟彬彬一样耐得住性子看书学习的,这还不是在坡头村三年多养成的习惯,功劳当然是在珊珊身上,跟她这妈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是什么意思?看袁国柱丢下话就走了,周秀兰在后面哎哎叫了几声,他人也不回头,想往里闯,可被门卫拦了下来,也不看看里面是什么地方,是谁都能闯进去的?再说了,袁同志说了,不要放这位同志进去,有什么话可以让她留下口讯。

    而且门卫也听出来了,原来这一位女同志是袁国柱的前妻,袁国柱的情况他们这边就算新来的人不太了解,也随着他的回归和职位的上升,被迅速传开了,原来这一位就是“积极”举报袁国柱害得他被送去农场改造的人啊,并且速度嫁给了革委会那姓曹的家伙,这一位如今可是丰城的知名人物了。

    想不出名也难,谁让她两度举报枕边人,又在举报后速度与枕边人离婚,不说他们这机关单位了,就连城内的小老百姓也知道丰城有这么号人物,谁不说她这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不,就那姓曹的如今可是连芝麻都算不上。

    被门卫拦住,又看到门卫眼里的嘲讽之色,周秀兰羞愤之极,却又觉得袁国柱气量小不是男人,记恨当年的事故意让人如此羞辱她的,越发不相信他能好好对待袁卫彬。

    可再纠缠下去要吸引别人过来围观了,周秀兰只得恨恨离去,另想办法。

    周秀兰的两次婚姻,不得不说最后都以同样的方式收场了,不过收场后的结果却大不相同。

    当初与袁国柱离婚,重新与姓曹的组成新家庭后,还是挺风光了一阵子,娘家人都要捧着她,得到的好处比当初袁国柱那里大得多,袁国柱这人比较正派,周家人私底下没少抱怨,后来有曹家一对照,就更把袁家贬到了地底里。

    只可惜风光的日子没维持太长久,对周家的老太太来说,女儿居然又把如今的好女婿给告了,气得把她打出去,当初跟袁国柱离婚娘家人举双手赞成,这一回把她骂成了狗,可周秀兰很清楚,她要是不如此做,说不定她也要成为审查的对象,最坏到什么程度不去说,最轻的也是工作丢了,所以审时度势,又站出来揭发检举了,总不能把自己也连累进去。

    只是娘家人听不进去,尤其是娘家嫂子,每回对她都没有好脸色,说她把侄子连累了,特别是年前,袁卫彬把周成刚给打了,娘家人炸了,把周秀兰骂得狗血淋头,让她叫她那儿子过来给周成刚赔礼道歉,还要赔医药费和营养费,最后还是周秀兰掏了钱,又提了麦R精之类的营养品,才勉强让她进了家门。

    她还时时面对曹家人的上门寻事,如今她在丰城纺织厂上班,是工会里的一个小干部,曹家人特别是曹美琴挺着大肚子在纺织厂门口闹,厂门卫又不好将这孕妇赶走,于是折腾得周秀兰就没有安生的时候,否则年前就要找上袁国柱,跟他好好谈谈有关儿子的教育问题。

    也是这番折腾,所以如今袁国柱所见到的周秀兰,相貌看上去不比他年轻多少,要知道袁国柱本比周秀兰大了不少,加上农场那边的环境,这要是曹家没倒,也许他和周秀兰站在一起说是两辈人都有可能,由此可见她被折腾得有多心力憔悴。

    回到厂里给她安排的宿舍,就看到嫂子在屋里翻东西,顿时脸黑道:“嫂子你在翻什么?如今我这里还有什么东西让你翻?”

    嫂子见周秀兰回来也不心虚,反而理直气壮地说:“这是你欠我们的,成刚到现在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你一天不让那小畜牲受教训,嫂子跟你没完!”

    “嫂子,那是我儿子!”亲儿子被骂小畜牲,周秀兰当然不高兴。

    “呸!人家现在都不认你这个妈了,有当干部的爸,你算什么东西!”嫂子喷了周秀兰一脸唾沫星子,可转眼又换了副脸,“不是嫂子我说你,看看你挑的男人,这眼光,啧啧,你现在还不如回头跟你第一个男人说说好话,看在你们一起生了个儿子的份上,说不定那男人还能跟你复婚,到时咱家刚子也能跟着沾点光?!?br />
    周秀兰脸上阵阵难堪,才见过袁国柱回来,袁国柱是她放低姿态就肯回头的男人吗?

    “嫂子你别说了,不可能的!回不去了!”

    嫂子气极,居然放着好日子不肯过。一转身,将周秀兰的几件大半新的衣裳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