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66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66章

    周秀兰后悔吗?当然后悔了, 要是当初没跟袁国柱离婚,虽然要熬几年苦日子,可会有苦尽甘来的一日, 她会成为别人羡慕的对象, 而不是现在走出去,面对的不是对着她指指点点,就是当面故意给她难堪。

    可是回不去了, 跟袁国柱多年,她清楚, 袁国柱心里前头的老婆份量更重,对她有尊重, 但要说感情有多深却没有了, 所以她哪来那么大的魅力让袁国柱跟她复婚?要是袁国柱身边只有跟她生的一个儿子, 或许为了孩子还有可能, 可前面还有前头老婆留下的两个已经成年的孩子, 而且相当得袁国柱看重。

    ***

    当晚饭桌上, 袁珊珊便发现她爸不时对彬彬流露出小复杂小纠结的目光,也就袁卫彬刚从丰城大学那边回来,大咧咧的完全没注意到。

    吃了晚饭, 袁卫彬主动收拾碗筷, 袁父说:“珊珊,你跟爸来书房, 爸有话跟你说?!?br />
    “好的?!?br />
    袁卫彬也没在意, 兄妹三个都得到过这样的待遇。

    书房里, 坐在袁父面前,袁珊珊直截了当地问:“爸要说的话是跟彬彬有关吗?让我猜猜,是不是彬彬妈去闹爸爸了?”

    袁父露出苦笑,袁珊珊了然,果然如此,她就知道那女人没办法上袁家的门,还会找其他办法接近她爸的,她其实应该感谢这女人年后才找来,没搅了他们家开开心心的团圆年。

    “是啊,下午从家里出去,在单位门口堵到我了,彬彬这孩子也是胡闹,年前居然将人拦在外面不让人上门,怎么说那也是他妈,”袁国柱考虑的是孩子的名声问题,“这事珊珊你是不是也知道?你们姐弟俩一起瞒着我这当爸的啊?!?br />
    袁珊珊忍不住笑起来,解释道:“因为彬彬不想让爸你知道,所以我就帮着他一起瞒着爸你了,不过爸你放心,我一直看着,不会让他做得过火的,其实到现在为止,彬彬也只是威胁了一下他妈,知道他妈看重娘家侄子,所以威胁说再过来找爸你就去揍那个周成刚?!?br />
    “然后周成刚又来了,彬彬记着以前的仇,趁机把人揍了一顿再威胁一下,所以咱家清静不少。爸你放心,彬彬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不会真把人揍出问题?!?br />
    “你们啊,”袁父用手指指自家丫头,哭笑不得,“可现在彬彬妈来告状了,说我不会教儿子,要把彬彬带走亲自教?!?br />
    袁珊珊脑门上滑下一排的黑线,实在无法理解那女人的脑回路,不过到底因为当过她不少年的后妈,不能当着她爸的面说什么不好的话,不过她可以肯定:“我可不认为爸你会同意她的做法,要是这样,估计周家那边人就会顺竿子往上爬,对爸你提出各种要求了,这几年他们的胃口可是被曹家养大了,嗯,说不定还要彬彬向周成刚赔礼道歉,当然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要紧的,要是把彬彬教得不像我们袁家人反而像周家人,那就糟糕了?!?br />
    好好的苗子就会被教歪了,看看周成刚什么德性,就是周秀兰,没出状况时看着还行吧,可一到关键时刻也显露原形了。

    袁父顺着女儿的思路想像一下,自己先受不了了,周秀兰的侄子他还是有印象的,不说欺负自己儿女的事,原本印象就一般般,他当时就觉得自己那岳母和周秀兰的嫂子,将那小子宠过头了,不过在自己面前装老实,所以也就没太过问,毕竟不是自家的孩子,说教了反而会让周家人不高兴。

    回来后不用自己刻意打听,就能听到不少有关曹家与周家的事,这周成刚,跟着曹家那个儿子一起彻底走向了另一端,除非下狠手治,否则甭想掰回来了,可在他看来,周家光宠还来不及,别说下手惩治了。

    “你也说了,周家人不像样子,我哪可能让彬彬跟他妈,而且爸爸原来就不喜欢周家的氛围,周家人重男轻女思想太严重,彬彬妈也受了这样的影响,现在这种情形,她在周家更没多少话语权,要是让彬彬过去,岂不是正好送了让那周成刚欺负?!痹膊槐?,今天看到周秀兰那憔悴模样,就猜得出来她日子过得不好,不过这是她自己求来的,袁国柱没有任何想要帮扶的心思,看在彬彬的份上,以往的事一笔勾销就算了,可不会再多出什么了。

    最让袁父不能接受的是周秀兰对自己的揣度,居然认为他会因为周秀兰的事而迁怒小儿子,对长子偏心,这让他觉得无法跟彬彬妈亲沟通下去。

    他算看清了,跟周秀兰能同甘,却不能共苦,虽然那时她说得大义凌然,其实袁国柱心里知道,她只是不愿意跟着自己遭罪,如果只是这样离婚也就罢了,甚至他可能会为了不拖累她主动跟周秀兰离婚,可她不该利用自己的信任去检举揭发自己和身后的人。

    好在大家现在都没事了,否则他也不能原谅。

    听袁父这么说,袁珊珊也想起,以前他爸并不太让她和彬彬去周家,跟周家人多接触,他爸待周家人的态度也并不太热络,只不过以前一直没留心罢了。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袁父也是偶然一次听周家的老太太跟周秀兰嘀咕,说他女儿珊珊是个赔钱货,也就从那时起,他就尽量让珊珊少去,他的闺女有他爱护,可不是要送去让周家人当赔钱货轻视的。

    “还是爸考虑得周到?!痹荷号趿艘幌?。

    想到儿子的方法除了揍人还是揍人,虽然挺凑效,但袁父还是说:“还是少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好,彬彬这年纪,容易热血上头,万一手下没了分寸,会出事?!?br />
    袁珊珊想想也是,彬彬不是她,她也不是每次都能在场,主动承认错误说:“爸,我会跟彬彬你说,这事,应该是我带了个坏头,彬彬受了我的影响?!?br />
    “也好,你跟这小子说说,你的话他听得进去,你跟彬彬到底不一样,他的心性还没完全成熟,容易走极端?!倍肱炊檬樟?,行事不高调,所以他放心得很。

    袁珊珊认同,毕竟成长的环境不一样。

    说完这事,袁父又想起一事:“彬彬妈说他还揍了一个人,叫什么韦什么的,这是什么人?”

    袁珊珊抽了下嘴角,这女人还真会告状,不得不硬着头皮将韦建明的身份解释了一下,着重说明当初高中只是比普通同学关系稍近一点,然后没等继续发展,家里就出了事,而韦建明也迅速跟曹家的女儿走到一起去了,在他们离开丰城之后结了婚,如果都怀上孩子了。

    担心袁父多想,袁珊珊又多解释了一句:“其实我都快忘记这人了,那天在街上,要不是曹美琴先冲出来,碰上这同学,我估计一时半会儿都想不起来这是谁?!?br />
    袁父难看的脸色这才好转了一些,心里把小儿子夸了一顿,心说揍得好,看来儿子以前是见过这小子的,这小子肖想自己闺女,却转头就攀上了曹家的女儿,可见这人品糟糕到了极点,不见得比周秀兰好多少。

    “彬彬知道不能对孕妇出手,看来还是知道轻重的,爸爸不用太担心了?!?br />
    又说了一些其他闲话,袁珊珊才离开书房,离开的时候她也轻松不少,看得出她爸对周秀兰这女人也没太多感情,不用担心会对她心软了,嗯,她爸做事情还是比较果断利落的,不会拖泥带水,这很好。

    要是周秀兰因为她爸的心软而和周家人一起得寸进尺,那才叫她恶心,她会忍不住对周家人出手。

    之所以一直没对周秀兰动手,从没对周家其他人做什么,一来是看她爸是什么态度,二来则是想将这些人留给袁卫彬,权当练手和考验了,没看彬彬在短时间内确实有了长进。

    下楼后袁珊珊将这事跟袁卫彬说了,袁卫彬气恼不已,气他亲妈的自以为是,从没好好了解过他这个儿子,一厢情愿地认为他爸没教好他,其实在亲妈面前说的一些话,是他故意说出来气他亲妈的,结果导致亲妈更加认为他变坏了。

    他撇嘴说:“跟她?是要我跟周成刚闹了矛盾,姐你说她是会帮我还是帮周成刚?那估计周成刚要得意了,我才不要跟她!”

    心里也有些难过,这个亲妈哪里是真正为他好,说来他虽然让小伙伴们留意过路的人,但到今天除了逮着周成刚,他亲妈从未出现过,还说什么买营养品让他补身体,可不说人没出现,过年连个压岁钱都不见影子,更别说像别人的妈给他做个新衣裳了。

    他哪里知道,周秀兰起初确实想在儿子面前多努力一下,花钱买了麦R精和其他东西,可周家那边一闹腾,这些东西转手就让她送去娘家赔礼道歉了,袁卫彬注定等不到结果,这也让他更加心冷,自己说的话都不能兑现,还能对这个亲妈有什么期盼?

    “你放心好了,爸会不知道轻重?特别是听你妈贬低你,把爸气着了,爸更不会让你过去了,要对咱爸有信心一点?!痹荷喊参康?。

    袁卫彬点点头,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他清楚着呢。

    他妈嫌弃他不好,不要紧,他有爸有哥有姐,才不在乎一个其实并没将他当回事的妈,否则哪会等到现在才想起有他这个儿子。

    亲妈越认为他不好,袁卫彬越发努力上进,你不是觉得我差劲么,那我就做点成绩出来让你好好瞧瞧,看爸是不是没把他教好。

    所以他变成了一半时间在丰城大学和陆正农那里,一半时间回家,顺带把陆睿明带过来,还要抽出时间跟小伙伴联络感情,所以到最后,袁珊珊是家里最清闲的人。

    袁卫彬这样的表现,袁父也看得很满意。

    袁家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可周秀兰的日子却越发难了。

    曹美琴不是亲自来,就是让曹家的其他人来闹,不把周秀兰闹得灰头土脸绝不罢休,凭什么曹家父子被抓起来了,她还能好好在外面,还有份体面的工作。

    曹家得不了好,她周秀兰也休想过安生日子!

    周家老太太也过来把女儿大骂了一顿,她被儿媳妇的想法说动了,觉得凭女儿给袁国柱生的外孙,怎就不能复婚了,难道要等着袁国柱再娶了其他女人进门?那可就什么都晚了。重新攀上袁家的话,至少以后大孙子的前程不用犯愁了,哪像现在大孙子都不爱出门了,成天躲在家里,老太太看得心疼。

    老太太在纺织厂可从不懂得收敛,曹家倒了又怎的,她外孙的老子可是丰城的政府领导,纺织厂的干部可没外孙老子的官大,没有了曹家可依仗,还有一个袁家呢,难道袁家能不认她的外孙子。

    纺织厂的领导也拿这种胡搅蛮缠的老太太没办法,而且他们确实有些顾忌袁国柱,袁国柱的小儿子确实是跟周秀兰生的,又听老太太放话出来,她女儿要跟袁国柱复婚,所以他们拿不定主意要怎么对待这母女俩,说实话,他们恨不得周秀兰离纺织厂远点,不仅来闹事的曹家人,就是周秀兰本身也让纺织厂的名声受了影响,不少工人有意见呢。

    有人干脆说,既然拿不定主意,不如找人问问袁国柱本人,如果只是老太太和周家自己的一厢情愿,那纺织厂可容不得这样的人进来撒野,败坏纺织厂的纪律。

    其实如果是他们处在袁国柱的位置上,未必会看重周家和周秀兰,周秀兰做的那些事可是丰城都传遍了,哪个男人会再回头找这样的女人,何况袁国柱的孩子又不只是周老太太的外孙一个。

    于是通过他人的口,老太太在纺织厂里借袁国柱的势力狐假虎威和放出来的要复婚的话,就传进了袁国柱的耳朵里,可把他气乐了,转身就亲自拨了纺织厂的电话,找了领导亲口说明自己的立场,他是他,周家是周家,没有任何瓜葛,他是干部,更要以身作则,而且他一个男同志,又年纪不小了,不能影响了周秀兰同志的名誉,他守着三个孩子过日子就足够了,可不想影响周秀兰同志另外组织新的家庭。

    纺织厂领导一听就明白了,人家袁国柱同志恨不得跟周家撇清关系呢,哪可能让这种人家再粘上来,也是,谁愿意要这样只能拖后腿的亲家。

    有了袁国柱的亲自撇清,厂领导立即找上了周秀兰谈话,身为工会的干部,周秀兰同志不仅不能以身作则,还带头影响工人情绪,影响工厂秩序,希望周秀兰同志尽快处理好自己的私事,不要把个人情绪带入到工作中和厂子里。

    另外还特别点出来的是,希望周秀兰同志让她母亲的行为收敛一下,不要败坏袁国柱同志的名誉,给市政府领导抹黑,如果周秀兰同志不能处理好这些事,那纺织厂就要重新考虑她是不是能胜任目前的工作。

    言下之意,如果周秀兰不能处理好,也不要怪纺织厂对不起她了,纺织厂对她已经够宽容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