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67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67章

    第一次是领导谈话, 第二次可不见得了,也许会是全厂通报批评。

    虽然这年头进了国营厂捧上了铁饭碗,很少会有把人辞退的情况发生, 但厂领导给你挪一挪职位, 弄去条件差位置偏的角落里去,也能让你有苦说不出。

    周秀兰脸涨得通红,想想曹家没出事前, 都是她处在对面领导的位置上,语重心长实则高高在上地与人谈话, 这其间的落差之大,以及领导直接撕破面纱揭穿事实真相, 让周秀兰尤其受不了, 然而她又无法反驳, 因为她非常清楚, 如今的她没资格张狂, 她非常需要这份工作, 工作不能出差错。

    接受了批评的周秀兰转身回娘家,将厂领导的意思说了,这回也不是任打任骂了:“妈你再闹吧, 闹得我工作保不住, 你就别想再从我口袋里掏钱了,而且以后我的工资也要留给彬彬, 我是有儿子的?!?br />
    她也不想老太太去闹, 虽然心里也存了那么点见不得光的心思, 可每闹一次,她就跟着丢一次脸。

    “你敢!我是你妈!你现在最要紧地把袁国柱看好了,想办法尽快复婚,以后我大孙子就全靠袁国柱了?!崩咸钩两谥匦伦龌卦赡改锏幕孟胫?,她可是知道,如今袁国柱的身份地位,比之前的女婿还要来得高,怎能看着这机会逃走。

    “妈!你想看我丢脸就尽管去外面嚷嚷,你以为厂领导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那肯定是得到了袁国柱的亲口发话,否则他们敢这样说?”周秀兰气极,气她妈,也气袁国柱丝毫不顾及以前的夫妻情分,把她的脸面往地上踩,忘了她还是彬彬妈,她不得好,彬彬能好得了?

    “怎么可能?”老太太一下子慌了,周秀兰嫂子也跟着慌了。

    “怎就不可能了?你当袁国柱是什么人?当了您那么多年的女婿,你还没了解这个人?”袁国柱根本就不是那么好拿捏的。

    老太太还有些不信邪,可等她想再进纺织厂却发现被门卫拦下了,不准进!

    要见她女儿,可以,等门卫进去把人叫出来,她们在外面见面,老太太再拿外孙他爸来威胁,门卫也不妥协,并且根据领导的意思把袁国柱捧了一把,说袁同志才不会枉顾纪律,再抹黑袁同志与机关领导,那就要请老太太去趟公安局了。

    复婚?就算复婚了,袁国柱同志也不会容忍有人借他的名义违反厂里的纪律。

    老太太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此路不通,就要另想办法,她倒不敢跑到袁国柱面前闹,因为那可能真的要被抓起来,于是她就在周秀兰回来的时候告诉她,老太太想外孙了,什么时候把外孙接回来住几天。

    周秀兰表面应着,可袁卫彬连她的面子也不给,会肯跟她来见外婆?而且老太太心里什么想法她也猜得出来,心累。

    ***

    天气逐渐转暖,袁珊珊从袁父那里得到消息,周老爷子终于从农场里出来了,袁珊珊收拾了东西准备去省城,因为周老爷子原本就是省城人。

    袁父和袁卫彬再不舍,也只得将袁珊珊送上去省城的车子,袁父知道,周老爷子虽没正式收他闺女为徒,但该教的没一样少教,与徒弟的待遇并没差别,所以这时候闺女去他身边孝顺顺便学医,本就是应该的。

    “不用担心家里的事,有急事打电话?!痹付V龅?。

    “嗯,爸你们在家一日三餐不能太将就,彬彬要照顾好爸,知道吗?”

    省城汽车站出来,袁珊珊手里拿着她爸打听到的老爷子的详细地址,准备找去,却看到车站外面有人高高举了个牌子,上面正写着“袁珊珊”三个醒目的大字,忙走过去。

    举牌子的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打扮跟这个年代的人相比算时髦的,穿了条喇叭裤,可对袁珊珊来说有点辣眼睛??茨侨吮砬橛械悴荒头?,袁珊珊走到他跟前都没发现,仍伸着脖子往出口处看。

    “请问,你是来接我的吗?我就是袁珊珊,来看望周老爷子的?!?br />
    听到声音,青年猛地回头,这一看下巴差点掉下来,结结巴巴道:“你、你就是……袁师叔……不,不对,你就是袁珊珊?”

    师叔?袁珊珊笑看着一副见鬼表情的青年,这是老爷子哪个徒弟的小辈?否则怎会用师叔这样的称呼,不过难道接人之前没弄清她的年纪吗?这师侄年纪看上去不比她小。

    “对,如果你是周老爷子派过来的话,那这袁珊珊应该就是我了?!彼檬种噶酥概谱由系拿?,“不知如何称呼?”

    青年连忙把牌子放下,觉得自己的举动蠢得要命,看到袁珊珊了然的目光,更加不自在,好在再开口时不结巴了,流畅了许多:“你好,我是韩瑞,是我爸韩泰康让我来接你的?!庇械悴缓靡馑嫉乜戳搜墼荷旱拿婵?,又收回目光。

    “原来是韩师兄,肯定等久了吧,那我们现在就走?韩师侄?”袁珊珊带着笑意调侃道。

    韩瑞一张脸又涨红了,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明明比自己小的丫头,居然开口叫自己师侄,可他要敢否认的话,回去肯定要挨骂,索性也不去辩解了,说:“这就走,没等太久,我来帮你提行李吧?!?br />
    说着伸手过来接行李,袁珊珊将一个份量轻的包递了过去:“谢了,其实我并没正式拜老爷子为师,年纪应该也不会比你大多少,所以大家不如互相称呼姓名吧,也免得把我叫老了?!?br />
    韩瑞心里顿时舒了口气,要是这丫头非要让他叫师叔,那他可怎办?这丫头还算有几分眼力。

    “我24了,你呢?”

    “我22?!痹荷何⑿?。

    尽管有心里准备,这丫头看上去不会太大,可听到这岁数,韩瑞心里还是别扭了一下,袁珊珊虽说没正式拜师,可他老子听了老爷子的吩咐,是将她当师妹看待的,这名分上的事不是口头上的称呼就能改变的,所以从身份上来说,他韩瑞就是有了个比他还小上两岁的师叔。

    为什么老爷子在农场待着,还会弄回来一个小师叔?韩瑞欲哭无泪,这消息要是传开,那些家伙不知要怎么笑话他呢。来接人的时候他爸也没说清楚,只说是他的师妹,韩瑞的师叔,让他去接人,叫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其实这哪里怪得了韩父,因为老爷子就是这么交待的,他也没见过这新收的小师妹,如何跟儿子具体交待?

    虽然心里有些别扭,但韩瑞还是好青年,该有的礼貌还是有的,带着袁珊珊一起搭乘公交车,对袁珊珊的问题也有问必答,途中还会介绍省城的情况。

    通过他的口,袁珊珊也知道老爷子身体还好,目前正在家休养,会不会回到医院恢复工作,老爷子还没答应下来。

    周老爷子也是性情中人,除了袁珊珊这个还没有名分的,他一共收了三个徒弟,但当年一出事,首当其冲的老爷子,立即划清了与徒弟之间的师徒关系,换言之将他们踢出师门了,不认他们了,然后自己甩甩手,潇洒地去农场蹲点改造去了,也不准他们跟自己联系。

    也因此,袁珊珊虽然知道前面有三位师兄,但老爷子却没允许她去联系这三人,免得这丫头也被人盯上发现她学中医了。

    如今这三位徒弟,也没有一个继续从事中医职业的,其中一位也就是韩瑞父亲转西医了,其中一位更好,干脆下工厂去了,那厂子虽然是药厂,可二徒弟本人干的却是机修工,跟中医拐了十万八千里的关系,第三位,袁珊珊也不知道这位三师兄如今人在何方。

    韩瑞说:“我爸现在也不知道三师叔人在哪里,我爸说过,当年三人里面,属三师叔天分最高的,我爸是不务正业,老早就开始接触西医了,没少被老爷子揪着耳朵教训?!?br />
    说到这场面韩瑞忍不住笑了一下,他爸在他们面前可是严肃得很,可每回二师叔过来时都会拿他爸当年的糗事说事,第一回听到时,他就觉得他爸的形象有点崩。

    “也许等形势转好,人就会自己回来的?!痹荷阂仓荒芡玫姆矫嫦?。

    以前她只知道有这么三位师兄在,对他们具体情况并不知,听韩瑞说起才有了初步的认知,三人中最特殊的就属这三师兄,听韩瑞说,三师兄是老爷子一把屎一把N养大的,待在身边时间最长,也是感情最深的一个,三师兄的身世也从没人提起过,如今环境稍微宽松点,韩父也在想办法打探他的下落。

    韩瑞直接把人带到周老爷子住的地方,老爷子脾气也倔,不肯住到韩家去,而要自己单独一人住,韩父拿他没办法,自己忙不开的时候,只能让老婆儿子多跑跑,又专门请了人帮着做饭洗衣。

    “就在前面了,我爸从年前知道工作组进农场后,就想办法将这房子弄回来收拾了一下,不过现在没办法大动,所以看上去有点破旧?!焙鹬噶酥盖懊胬嗨扑暮显旱姆孔咏馐退?,袁珊珊看了下,确实有些年代了,不过能重新拿回来也不容易,没看陆伯伯没收掉的房子到现在都没着落,由此可见,韩父虽然在韩瑞口中是个很严肃的人,却并不刻板。

    周老爷子正在院子里团团转,让韩家的小子去接人了,不知有没有接到,会不会走岔掉,得知袁珊珊要过来,他马上让老大给袁父去了电话,问清楚那边出发的时间,这边好接人。

    有段时间没见到那丫头了,也不知丫头有没有好好学习,丫头天分不比老三差,可偏偏太有主见,只喜欢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学,不过也正是这一点让他尤其喜欢,这丫头名利心不重,求稳。

    其实要是袁珊珊知道老爷子对她的看法,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也许她不求名,却并不是不看重利啊,她以后还想通过种草药来发家致富呢。

    “来了,来了,我看到韩瑞了,他带来的小姑娘就是老爷子要等的人吧?不过这也太年轻了吧?!闭展死弦拥陌⒁炭吹较镒永镒吖吹牧饺?,忙回头跟周老爷子说,回头又擦擦眼睛,真的很年轻。

    “哈哈,来了啊,年轻就对了,本来就是个丫头嘛?!崩弦右惶死戳?,大喜,马上向门口走去,动作利索得很,阿姨想扶一把都被甩开了手。

    韩瑞看到老爷子竟从家里走了出来,亲自在门口迎人,便知道老爷子对这个小师叔相当看重,他觉得有点怪异,要知道像他爸还有二师叔,都是很早就开始学中医背医书的,更别说人不知在哪里的三师叔,那更是从小就在老爷子身边受熏陶,拿医书当启蒙书的,这小师叔是半路出家?还是原来就学这个的?

    袁珊珊哪知道韩瑞还有纠结辈份和年龄的问题,见到老爷子出来,快步走上前搀扶:“您怎么出来了,还担心我找不到地方?”又朝一旁的阿姨笑了笑。

    这闺女真俊,招人喜欢,阿姨也亲热地招呼她。

    周老爷子笑眯眯地扶着胡须说:“这韩家小子办事毛毛躁躁的,这不是担心他跟你走岔了?!?br />
    韩瑞黑线,他虽然辈份低,但年龄不小了啊,居然在比他还小的袁珊珊面前,说他毛毛躁躁的,但又不敢大声抗议,小声嘀咕:“我才不毛躁,这不把人接到了?!被褂幸痪浠胺旁谛睦?,那就是老爷子太偏心。

    袁珊珊笑出声,替韩瑞解释了一下:“韩瑞不错,在车站等了我不少时间,我一出车站就看到他举的牌子了,没他领着,可不会这么顺利就找到这里?!?br />
    “别夸他,这小子是被他老子从小揍到大的,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对了,韩瑞啊,这是你小师叔,有没有叫人?”周老爷子年纪虽大,耳朵还是挺尖的,转头问跟在后面的韩瑞。

    韩瑞顿时苦皱起一张脸。

    袁珊珊看到老爷子眼里的笑意,心知老爷子也是耍着韩瑞玩呢,笑道:“叫了,见到我第一眼就叫了师叔,哈哈……”虽然是嘴快,叫完就后悔了。

    韩瑞也想到了当时的情景,脸更黑了,还红。

    “哈哈,”老爷子也愉快,“他要不肯叫,看他老子过来了不揍他?!?br />
    能不能好好说话了?韩瑞满脑门的黑线看着这一老一小拿他开涮。

    回了屋坐下来,老爷子第一个开口问的就是:“有没有带了药材过来?这离开了农村回城也有不好的地方啊,城里也难弄到品质那么好的草药了?!崩弦颖硎疽藕?,这丫头眼光好,手气也好,采的草药品质都是上上之选,炮制药材的手艺也练出来了。

    “带了,专门给老爷子带的?!痹荷航庸⒁谈崭战攀苯庸サ陌?,放到座位上打开来,一样样的取出来,最先拿出来的是放在最下面的一个长条盒子。

    老爷子刚打开一条缝,就闻到熟悉的味道,眼睛一亮,忙打了开来,韩瑞虽然因为环境的缘故在学医上半途而废,但打小还是多少受了些熏陶的,也探过头来看,这一看倒抽了口气。

    周老爷子看清盒子里的山参,激动得胡子都翘了起来,连连说道:“好!好!好参??!”

    当然好了,这是袁珊珊在很深的山里采到的,那里人迹很难到达,环境几乎原始,所以采到的山参年份也很长,这带来的也是年份最长的一株。

    “老爷子,家里还有,这是给老爷子补身体的,老爷子还有需要的话,我再带过来?!彼底庞秩×烁龊凶?,里面放着的则是一株山灵芝,也是成色年份极好的,以前也有,但往农场不太好带,现在没什么顾虑了。

    袁珊珊一样样地往外拿,老爷子一样样地看,旁边无论是韩瑞还是阿姨都看呆了,就是阿姨再无知,都知道这些药材都是值大钱的东西。

    韩瑞看了看自己的手,有点毛毛的,这只手,刚刚可是拎过其中一些药材的,可那时候他哪里知道手里拎的是这么值钱的好东西,要是早知道……要是早知道,他肯定会一路郑而重之地抱着过来的。

    而且听她的语气,她还不止这些药材,家里还有,顿时袁珊珊在他眼里成了大款,土豪!

    “这……都是从哪里来的?”韩瑞不禁抖着声音问。

    “哈哈,你小子这就不知道了吧,你这小师叔最厉害的本事就是进山采药,这些药材啊,”老爷子宝贝地摸着这些盒子,“当然都是你小师叔亲手采来的,否则老头子我也不好意思收下来的,哈哈……”

    韩瑞眼珠子差点跌落下来,亲自……采来的……

    无法想象!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也难怪老爷子对袁珊珊如此喜爱了,这事,估计他爸都不知道,等下他爸看到这些药材的时候不知会是什么表情,韩瑞有些迫不及待地看他爸的变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