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6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6八章

    周老爷子将药材宝贝地收起来, 再出来就开始很严格地考较起来,看袁珊珊这段时间有没有懈怠了。

    韩瑞哪敢走,面前两个都算是他长辈, 没让他走他能走?

    不过越听越乍舌, 也越来越古怪起来,因为袁珊珊攒了不少问题,就等着见到老爷子时拿出来请教, 韩瑞毕竟有家庭影响,所以还是能听得出来, 有些问题很肤浅的,但有的又像是学医多年的人才有的疑惑。

    中途韩瑞为两人倒茶时, C嘴问了一下, 袁珊珊学医多少年了, 老爷子瞪了他一眼:“你们这些小辈一个个都不争气, 要是有丫头半分天分, 老头子我也高兴啊, 丫头不过自己看了两三年的医书,正经在我面前加起来也不超过一个月的时间,要是有你们那个条件, 医术早甩你老子一大截了?!?br />
    袁珊珊解释道:“老爷子跟我爸在一个农场, 我去农场看我爸时认识了老爷子,因为采药方便想多了解一些, 才让我爸求到老爷子头上的, 幸好老爷子没嫌弃我不上进?!?br />
    呵呵!这还不上进?没看老爷子连他爸都嫌弃上了。

    不过这也能解释为何有些问题显得肤浅, 但有些却又很深,后者就是老爷子最得意的天分了吧,能基本靠自己三年的时间学到这种程度,韩瑞不得不惭愧,人比人,气死人。

    “那你之前待在什么地方?下乡了?”

    “是啊,在x市的安平县下面,是个小山村,山里药材挺丰富的?!?br />
    韩瑞越来越佩服了,这经历比他丰富多了,而且看她模样,一点不像是才从农村里出来的姑娘,他在省城里也见过那些C队知青的:“那你怎么采的?雇人帮你进去采的?那边山参这些药材很多?”

    “咚!”周老爷子手痒地往这小子脑袋上敲了一记,这小子没经历过上山下乡的苦,以为下乡C队是去游玩?还雇人采药?山参很多?怎不去捡呢?

    “就应该让你老子多教教你,省得问出话来让人笑话,你小师叔能赤手空拳打死野猪的,不然凭什么进山?这种山参明显一看就是在人迹罕至的地方采来的,不自己亲自进去哪里采得到?刚刚不是跟你说了,是你小师叔亲手采来的?!?br />
    袁珊珊淡定微笑,总不能每回见到一个人都要表演一番她的力气,不过她也看得出来,大师兄对韩瑞虽严厉,但却将他?;さ猛?,所以显得有些天真了点,与她哥以及许言森相比,确实嫩得多了。

    韩瑞委曲,同时震惊于老爷子说出来的情况,这是真的?但看袁珊珊坐在那里从容微笑,难道真能赤手空拳打死野猪?韩瑞不敢反抗老爷子当面反驳,但心里多少保留了点意见。

    老爷子挥挥手赶人:“去,一边去,看看你老子娘什么时候过来,还有你二师叔?!庇侄栽荷核?,“今天正好将人认认全,之前一直没机会?!?br />
    “我听老爷子的安排?!痹荷汗怨缘?。

    “这就好,去看看小宋帮你安排的房间,不满意的地方立即换?!?br />
    “好的?!?br />
    房间是老爷子指定的,安排在向阳的厢房里,里面家俱齐全,而且看得出是有些年头的老物件,还特地弄来了一个梳妆台,明显专为她准备的:“宋阿姨,这里很好,没什么缺的,比自家里也不差?!?br />
    “那好,有什么缺的你尽管跟我说?!彼伟⒁淌撬奈迨甑娜肆?,手脚勤快,让韩父看中请来照顾老爷子的,实在不放心老爷子独自住在这里。

    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有人上门了,正跟袁珊珊说话的老爷子,听到外面的声音就说:“肯定是你二师兄来了,”然后放开喉咙喊道,“马辉,快进来见见你小师妹!”

    马辉刚赶到,白天大师兄那边就打电话到他厂子里,他被人叫去接电话,就听他大师兄反复叮嘱,他们的师父新收的小师妹来了,下班后就赶紧赶过去,否则就等着师父收拾他们吧,现在师父的心头好是他们的小师妹,要对人客气点,热情点。

    马辉当然不能不从,所以没等到下班时间点就提前出来了,跨上自行车飞快往这里赶,看到韩瑞这小子还想先从他这里探探小师妹的底细,结果老头子就在屋里喊上了,啧啧,果然是心头好啊,把他们前头这几个都抛开了。

    韩瑞同情地看看马辉:“二师叔赶紧进去啊,人就在里面呢,你看了肯定大吃一惊?!?br />
    马辉一边停自行车一边大声应道:“马上就来?!弊酚值蜕?,“你小子卖什么关子呢?怎就大吃一惊了?难不成你小师叔长三头六臂?”

    韩瑞用鼻子哼了几声,不理二师叔了,他跟二师叔关系挺亲的,因为从小他爸对他就很严厉,二师叔则常带他出去玩,一直没大没小的,什么玩笑都能开,老爷子去了农场后,韩父与马辉这师兄弟的关系也更亲近了,三十多岁的人仍旧单身,所以常往大师兄家去蹭饭。

    马辉摇头笑,往堂屋里走去,一进门,吆喝,就看到他家师父跟一个漂亮小姑娘挨在一起说话,难道这就是他小师妹?嗬嗬,他总算知道韩瑞这小子为啥那副表情了。

    “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这是你小师妹,以后多照顾着点?!敝芾弦雍谧帕嘲讶私泄?。

    袁珊珊却不能坐在那里等二师兄过来,从位置上站起来作自我介绍:“二师兄,我是袁珊珊,从丰城来的?!?br />
    二师兄人不高,看上去比较墩实也挺朴实,如果不是身份放在这儿,是老爷子的二徒弟,走出去估计没几个人相信是学过医的,但一开口就知道这人挺有意思的。

    “哎哟老头子,你这是从哪里给我们师兄弟找来的这么漂亮的小师妹啊,我这不刚照面就看呆了,小师妹,我是你二师兄马辉,以后叫我二师兄或是马哥都可以,老头子有令,有什么事尽管找我跟你大师兄开口?!甭砘哉媲槭蹈械厮?,这样的小师妹,就是带出去也格外有面子,而且吧,虽然刚照面,小师妹大大方方坦坦荡荡的样子也颇得他喜欢,他相信就是大师兄也喜欢这样的。

    “少嬉皮笑脸的,以后对你小师妹正经点?!敝芾弦拥闪苏庑∽右谎?。

    袁珊珊笑道:“二师兄这样挺好,这是二师兄没把我当外人?!?br />
    马辉一听这话得意地向老爷子挑挑眉,看小师妹都没意见,老头子着什么急,向外面叫道:“小瑞子,把我车上的东西拿过来?!被赝匪?,“老头子你也别对我有意见啊,我可是给小师妹带了见面礼来的,这样你总不能把我赶出门去了吧?!?br />
    韩瑞对这样的称呼已经反抗无能了,谁让马辉是他长辈,他要是敢给二师叔胡乱起外号的话,就等着他老子的G棒侍候了,就是今天在袁珊珊面前也这么叫,有点羞耻感,二叔师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

    韩瑞将车上的一个箱子带进屋:“这是什么箱子?”

    马辉将箱子搬到面前的桌上,当着袁珊珊的面打开,外面看上去很普通的箱子,里面却别有天地,周老爷子却斥道:“不务正业!”

    这是个药箱,马辉笑嘻嘻地说:“小师妹,你二师兄没别的擅长,从小就喜欢拆拆装装的,这是我自己改造的药箱,既然得了老头子承认,那以后肯定离不开这东西,不管是放在家里自己用,还是背出去都很方便。二师兄给你讲讲啊……”

    马辉给袁珊珊讲解药箱里面的一个个格子都是派什么用的,还分了好几层,怎么打开,怎么折叠收拢,周老爷子嘴里虽斥着不务正业,其实并没有真正阻止的意思。

    袁珊珊起初好些地方没看明白,听了二师兄讲解后也佩服得很,难怪二师兄会下到药厂里做机修工,是因为他本来就在这方面很有天分吗?不过因为是用来装药的,所以主体材料基本是木料,一些金属的连接材料都藏在看不见的地方,设计这样一个药箱,不得不说二师兄的心思非常精巧。

    “谢谢二师兄,这药箱我非常喜欢,跟二师兄这药箱相比,我自己动手做的,一点拿不出手,太简陋了?!彼运退阌芯窳σ炷茏魍夤?,可天分这东西真的很难说,二师兄作为老中医的徒弟,师传手艺也许没学到家,却在别的方面发扬光大了。

    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得到喜爱,马辉也很高兴,虽说最初目的是拿来哄师父的,但现在嘛,显然是师父的心头好更重要,至于师父的那一份,马辉凑到老爷子面前替他捏肩捶背讨好道:“老头子你别眼馋啊,你和大师兄都有份的,等我做好了就送过来,只要你别嫌不好使?!?br />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睛,从小到大就没个正经形,可现在都三十多了还是这样,也没说成个家正经过日子。

    聊天中才得知,原来二师兄马辉是孤儿,流落在街头当小乞丐,被出外行医的老爷子捡了回来,三师兄弟中,就属他天分最差开不了窍的,不过因为也算亲手抚养大的,所以老爷子也没非要他继承自己的医术,说是徒弟,其实亦师亦父,三师兄情况就更特殊了,那是从襁褓时就抱回来养着的。

    等韩泰康夫妻一起踏入这院子里,就听到堂屋里传来的阵阵笑声,韩父说:“有二师弟在,我就知道师父这里不会清静,也不悠着点,师父那么大年纪了?!?br />
    韩母深知韩父心:“不是你打电话催他过来的,现在又嫌弃上了,让你师弟听到了可跟你没完,赶紧进去见见小师妹吧,师父总算收了个女徒弟,你们师兄弟相处时我也算有个伴了?!?br />
    “爸,妈,你们来了,快进来!”韩瑞听到外面的动静,出来看到他爸妈来了,走过来帮忙接过他他爸手里拎的手提箱,“这里是什么?这么重,不会也是送给……咳,小师叔的见面礼吧?!?br />
    他很想直呼其名,可一想到对着的是他爸,那胆子立即萎了下去,算了,反正叫着叫着就能习惯了。

    “小心点,”韩父提醒道,“算是见面礼吧,不过也是你师祖特意提醒我带来的,是一箱子医书和行医笔记?!钡蹦晡诺椒缟?,师父就让他赶紧找地方藏起来了,这几年他也被人盯着没敢动,现在师父都出来了,代表局势变了,这才特地翻找出来。

    “我居然不知道!”韩瑞大呼小叫,从不知家里有这样的东西。

    “让你知道做什么?你对中医有兴趣?”韩父瞪了一眼。

    韩瑞顿时头皮发麻,因为这话让他想起了小时候被他爸逮着背医书的情形,那简直是……生不如死,幸好后来他爸对他的要求放松了,也不刻意要求他子承父业,他这才得以解脱,不过今天看老爷子跟袁珊珊之间的互动又有点羡慕,如果当年他能坚持下去,是不是也会有番不小的成果了?

    人算凑齐了,不用别人介绍,袁珊珊也知道这是大师兄和大师嫂,跟马辉一样,韩泰康夫妻也万没想到小师妹当真称得上一个“小”字,与韩泰康这个大师兄完全是两辈人了,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姑娘,虽然状况有些出乎意料,但不妨碍韩母对她的喜爱,让其他男人说话,把袁珊珊拖到一边,问她家里情况,问她可有对象了,热情得让袁珊珊差点招架不住。

    袁珊珊也挺高兴的,不管是两位师兄,还是这位师嫂与师侄,都是好相处的人,以后也不必远着。

    老爷子也不急着上桌吃饭了,把袁珊珊送他的药材再搬出来,一样一样地在两个徒弟面前现宝,听他们那边一惊一诈,韩瑞如愿以偿地看到了他爸的绷不住的神情,韩瑞再添补上一句,老爷子可是说小师叔能赤手空拳打野猪的,韩父的脸皮明显抽搐了一下。

    至此为止,师兄弟才明白,他们对小师妹的第一印象发生了严重的偏差,他们原以为师父是看在小师妹乖巧贴心的份上,临到老了又想起收徒了,当然学医上肯定也要有些天分的,可万没想到这背后竟藏着这样大的原因。

    马辉悄悄跟他师父咬耳朵:“老头子,你说你是不是先看上了小师妹手里的药材,想空手套白狼,这才把人骗回来的?”

    其实要不是亲眼看到这些药材,马辉一点不相信老爷子和韩瑞嘴里的话,但这些药材总不能从天而降吧,虽然听上去极为不可思议,但这世上也不是没有奇人异士的,现在看来,小师妹一个顶他们师兄弟仨!乖乖,难怪他们要没地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