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69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69章

    马辉的话把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招招手把袁珊珊叫过去,交待:“丫头,以后别给你两个师兄药材, 他们有什么要的, 让他们来找我老头子?!?br />
    哼哼,当他治不了马辉这个兔崽子。

    袁珊珊当然听老爷子的吩咐,韩父的目光有些哀怨, 马辉的话他也听到了,明明是二师弟一人的事, 为什么把他这个大师兄划在里面?可他要问出来的话,老爷子也绝对有话回他, 会说是他这个大师兄没把师弟教好, 所以要连坐, 所以韩父只能用眼神“杀死”马辉这个倒霉催的师弟。

    马辉面对大师兄愤怒的目光, 只能缩着脑袋嘀咕:“明明是老头子有了小师妹, 把我们都嫌弃上了?!?br />
    一番笑闹, 互相之间的感情拉近了不少,袁珊珊也算融入了进来,晚饭袁珊珊和韩母一起帮着宋阿姨准备, 当晚吃了顿热热闹闹的晚饭, 袁珊珊也算在这边暂时住下了。

    因为明天还要上班,韩瑞一家与马辉晚上不能留宿在这儿, 老爷子让袁珊珊送送两位师兄。

    “珊珊, ”走在巷子里, 韩父语重心长地说,“师父虽没正式收你为徒,但其实已经将你当徒弟看待了,否则不会把我跟马辉都特地叫回来,让我们师兄妹相称,师父他老人家经过之前一劫,我想是心里存了顾虑,担心事有反复,到时会把你连累了?!?br />
    便是马辉说的那句话也是开玩笑,如果是无关紧要的人物,老爷子不可能收下那么珍贵的药材,而收自己徒弟的孝敬却没问题。

    “大师兄,我知道的,老爷子教了我那么多,我也把老爷子当师父敬重的,老爷子本身也是值得人敬重的人?!痹荷撼峡业厮?,老爷子为人豁达乐观,又有为医者的慈悲,看二师兄与三师兄的身世便知,就是在农场,如钟伯伯这样的人也受了老爷子的惠,相信农场上如钟伯伯这样的让老爷子偷偷帮着治疗的人不会只有一两个。

    韩父与马辉听了都挺高兴,小师妹虽然年纪小,但眼神透亮,是个心思通透的人,不得不说,他们师父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收的这个小师妹自然是好的。

    “你是好孩子,师父就劳小师妹多多照顾了,你两个师兄都是粗人?!焙感牢康?。

    袁珊珊笑得眉眼弯弯:“那是情理之中,我还要跟着老爷子学习呢?!?br />
    送到巷子口就让袁珊珊回去了,对比袁珊珊这个年纪比自家儿子还小两岁的小师妹,韩父又把儿子说教了一顿,韩母与马辉也聊起对袁珊珊的感观,这两人脾气比较相近,一致都对袁珊珊能上山打猎兴趣极大,要是以后袁珊珊进山采药,把他们捎上一程就好了,这让韩父听得无语。

    第二天早起,先跟老爷子打了会拳,又学习了两个钟头后,袁珊珊告假,去许家走一趟,凭袁家与许家之间的关系,她人来到省城不上许家走一趟,那会显得很无礼,周老爷子让她尽管去,吃了午饭回来。

    老爷子其实对袁珊珊的学习效率非常高兴,让她看的理论书籍,提到什么立即能说上来,缺少的是理论联系实践,这就需要靠时间来积累,而老爷子身上最多的就是行医数十年积攒下来的可贵经验。

    提了两样礼物,骑了韩父让韩瑞一早送来的自行车,这是为小师妹出行准备的,不能总靠两条腿走路,这自行车送得很及时。

    到了地方许母见到袁珊珊也不惊讶,问了才知,原来她昨天过来后,袁父就给许父打了电话,说他闺女去了省城,所以就算袁珊珊没空来,许母也打算过两天去看看。周老爷子的名气,在省城这一带只要打听一下便能知道,能通过袁珊珊的关系结交上这一位医术高明的老中医,许母也是很乐意的。

    “周老爷子身体还好吧?知道你现在跟着周老爷子学中医,我跟老许就商量着,准备什么时候请周老爷子帮他看看身体情况,在那边待了这些时间,总担心他的身体,你看这一回来也没休养多长时间,又忙上了,我看他就是劳碌命?!?br />
    “这是应该的,伯母和伯伯都应该好好检查下身体,这件事我可以替老爷子答应下来的?!币蛭弦铀淙幻怀鋈ド习?,但因为早就名声在外,所以知道他回来后,还是有人偷偷跑过来,老爷子并不会将这些人拒之门外。

    许母一听更高兴了,说等许父晚上回来就跟他说,中午留了袁珊珊吃了顿饭,知道她要跟着周老爷子学习,没多留她,只让她有空便过来看看。

    此后,袁珊珊的学医生活便进入了正式的轨道,老爷子收集的不少书都是以前袁珊珊没办法弄到的,更别说那些行医笔记,有前人的,有老爷子亲自记下的,更为可贵,袁珊珊一本接着一本地先将书上的内容全部吃进肚子里,再在老爷子的教导下慢慢吸收消化,进步的速度惊人。

    其次便是针炙上的成果,老爷子让马辉弄来了等高的假人作为袁珊珊的练习对象,老爷子年纪越大,这手上的稳头越不行,完全是将袁珊珊作为他的针炙传人来培养的,之前三个徒弟中,大弟子不说早往西医方面发展了,三弟子倒是学得不错,可现在人也不知在哪里,每回韩父与马辉过来也很少提及这人,就怕让老爷子伤心,而现在袁珊珊在针炙上的天分是最高的,不,应该说老爷子从未见过天分如此高的人,当然希望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就是韩父与马辉过来看到时,也对袁珊珊在针炙上表现出来的天分惊喜不已,他们俩倒想继承,不想让师父有遗憾,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可就太好了。

    期间,除了许父许母来过一趟,让老爷子亲自把了脉开了调养的药方后,得知他从农场出来的钟洪亮,自己亲自来不了,就让身边的警卫员开了车送了不少米粮吃食过来,警卫员回去的时候也带了一份药方子与老爷子的话,钟洪亮的身体如何,在农场替他把了不知多少回脉的老爷子再清楚不过。

    来找老爷子把脉看病的人逐渐地多了起来,特别是一些和袁父许父一样才从农场牛棚里放回来的人,这样的人老爷子没一个是推之门外的,有的方子里需要的一些珍贵药材,还是老爷子自己掏出来的。

    有的人需要针炙,征得病人同意后,老爷子让袁珊珊出手,他从旁监督指点。

    肯让袁珊珊动手的人也是信赖周老爷子的医德,结果证明,这小姑娘将来未必没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一天,之后便放手让袁珊珊替他们针炙了,于是小范围内,袁珊珊的名声也传开了。

    袁珊珊在专门收拾出来并消过毒的房间里替病人针炙,韩瑞陪着朋友在外面等待,里面的病人正是他朋友的长辈,再怎么隐藏,韩瑞有个比他年纪还小的师叔的事情,在他朋友圈里也传开了,今天这朋友就冲韩瑞挤眉弄眼:“原来这就是你小师叔啊,可惜了?!?br />
    这么漂亮的姑娘,韩瑞却不能追求,和韩瑞关系好的人,哪里会不知韩父对辈分一事相当看中的,韩瑞与袁珊珊在辈分上就存在了天然的阻隔,韩瑞要是敢动心思,他们敢说,韩父肯定会打断韩瑞的腿。

    可惜你个头!韩瑞心里腹诽,他小师叔这人,可不是一般男人吃得消的,就算不是他小师叔,他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

    韩瑞常往这边跑,与袁珊珊接触多起来,对她的这股认真劲和投入精神,以及飞速的成长速度,只剩下佩服二字,虽然私下里仍旧直呼其名,但当着外人的面,小师叔三字却叫得越来越自然,因为袁珊珊当得起这三个字。

    朋友见韩瑞朝他翻了个白眼,又忍笑说:“你不知道,有两个家伙正攒足了劲,想当你长辈呢?!?br />
    韩瑞黑线:“我劝你们少打主意,不说我小师叔怎样,先把老爷子还有我爸马叔他们惹火了,到时别来找我求情啊。再说我小师叔家里也不是没什么背景的人家,先打听打听清楚再作决定不迟?!?br />
    朋友作闭嘴手势,模糊听了几耳朵,这姑娘家里确实了不得,至少比他们这帮朋友家里背景大,如今又因为这手针炙术,结下的人脉就更多了,想当韩瑞的长辈,开开玩笑还罢了,真有这心,朋友也不看好,因为这姑娘虽然看着年轻,但面对她总有种被一眼看透的感觉,好像跟他们当真不是一辈人,面对她太有压力了。

    两人在外面聊着天,等袁珊珊结束这一次针炙出来后,韩瑞立马凑过去殷勤侍候,把朋友看得眼珠子快掉出来了。

    袁珊珊并不知道他们在外面谈论的什么内容,既然给人针炙,她的态度还是非常认真的,不会一心二用。

    “让你朋友放心吧,老爷子说他长辈情况还好,坚持针炙再加上用药,过段时间身体情况会改善不少?!?br />
    “多谢小师叔,有小师叔出手,肯定没问题?!焙鸹姑凰祷?,他朋友先凑过来拍起马P,让韩瑞直朝他翻白眼,谁允许他自说自话地叫上小师叔的?明明是他的小师叔!

    袁珊珊笑笑,韩瑞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袁珊珊也会替病人把脉,当然她只是练手,最后还是以老爷子的诊脉结果为准,袁珊珊也因此将精神力异能越发自如地融入其中。

    她自己也没想到会有这种发展节奏,曾经用来杀丧尸与异兽甚至敌人的武器,如今却用在了治病救人上面,但也让她的心态越来平和,得到了一种极大的满足。

    这同样也对她的精神力产生了影响,曾经她的异能充满攻击性,如今却变得越来越柔和,往精微方向发展,配合她的雕刻练习,异能并没有出现削弱的现象,而是以缓慢却坚定的速度在上升着。

    中间只能抽空回趟丰城,待不了几天又得回省城,因为有定期上门针炙的病人,忙过一阵子后,总算能轻松下来了。

    “老爷子,我想出去走走?!?br />
    天气逐渐热起来了,老爷子正躺在一张马辉弄来的摇椅上,晃得要打磕睡了,突然听旁边的袁珊珊这么说,张开了眼问:“出去走走?这是应该的,行医最重要的就是经验,接触的病人越多越好,不能总把你关在这个院子里陪我这个老头子?!?br />
    “师父,”袁珊珊早就改口了,老爷子不知从袁珊珊手里接过了多少杯茶,也就默认了这叫法,“我说的走,是走到各地的深山老林里,收集一些药材,现在这些地方去的人少,再过几年,也许情况有变,我估计也没这么空闲了吧?!?br />
    看老爷子表情认真起来,袁珊珊将自己的想法细说了一下,今年年底会恢复高考,她肯定要去参加,将来有几年会在学校里度过,自由时间不会太多,就算想出去走走,也只能趁寒暑假期间,不如现在时间多。

    这么看来,她貌似也是闲不住的人,闲了一阵子,总是给自己找出事情忙碌起来,这也算是给自己攒原始资本吧。这段时间,老爷子帮她出手了两根老参和其他好药材,所以手里并不差钱,人就蠢蠢欲动了。

    老爷子认真考虑起来,换了别人,他当然一口否决了,可这小徒弟与别人不一样,这样的天赋浪费了也可惜,要是他自己有这样的能力,年轻的时候也愿意走遍天南海北,但他也要为小徒弟的安全考虑。

    “老头子我同意是同意的,但要经过你爸的允许,还有走之前得准备充足了,在外行走,防而不备的事情太多,老头子可没精力再培养一个徒弟了?!?br />
    这话听得让袁珊珊也有些伤感:“师父放心吧,我怎会让师父的心血白费,我很厉害的,对了,我还有自己制作弓箭,师父要不放心,帮我多准备一些防身药物吧?!?br />
    “你啊,”老爷子笑着摇头,“说不过你,这性子也是个倔的,不过这段时间学的东西不能丢了?!崩弦右丫谛睦锱趟闫鹄?,这些年通过行医认识了哪些人,准备拟好一份名单交给小徒弟,好让她在外面行走时,有需要可以向这些人求助。

    “我保证!”

    老爷子这里通过了,袁珊珊请两位师兄吃了顿饭,说明此事,袁父那里,袁珊珊并不担心会通不过。

    两位师兄以及韩母也没想到袁珊珊性子这么野,看上去挺文静的一个姑娘,却喜欢往深山老林里钻,不过老爷子都同意放行了,他们能说什么,只叮嘱到了什么地方,发份电报或是写信过来报个平安,好让大家特别是老爷子放心。

    “你这丫头,嫂子还想给你介绍个对象呢,就你这性子,以后你对象可怎办哦?”韩母左看看右瞧瞧,明明是个细皮嫩R的姑娘啊,怎内里跟个野小子似的,喜欢往外跑,以后处了对象,这对象连人影都见不到。

    袁珊珊汗颜,她其实也意识到自己问题很大,在这个普通人的世界里,想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很难,如果想成家,那最好的还是找个包容心强大的男人才好,否则不如一个人单身来得爽快。

    韩母点点袁珊珊的鼻子:“师妹好好想想,嫂子也帮你好好张张眼,找个性子跟你合得来的。你这二师兄也是,给他介绍了好几个,可到现在还是光G一个,要是肯点头的话,你小侄子都老大的了?!?br />
    马辉无辜受殃,摸摸鼻子,怎又说到他头上了,他老实待在一边吃得好好的:“嫂子,反正我是打光G的命了,嫂子不如帮小瑞相看起来,你看他也老大不小的了,再拖下去说不定也要赴我后尘了?!?br />
    “没正经的!”韩母笑骂了一句,韩瑞则怒瞪了他一眼。

    反正这饭桌上韩母最大了,说起这话题,老爷子也没话语权,任由韩母替他们张罗,因为老爷子自己先起了个不好的表率,自知理亏。

    不管怎么说,袁珊珊还是起程了,回丰城前去了趟许家说明离开一阵子,具体会去哪里倒没说,许父许母只当她想念家人要回丰城住段时间。

    闺女和姐姐回来,袁父和袁卫彬高兴坏了,可等到第二天就听到了消息,两人一起看着袁珊珊哀声叹气,让袁珊珊好不心虚,要不改改主意?

    “哪有当父母的阻挠儿女前程的,既然想走走,那就按自己想法做吧,”袁父在权衡之下还是同意了,这其中有没有宠女儿到了无原则的地步,还得思量,“不过近的地方隔段时间就回来看看,你师父那里也要,太远的地方,记得拍电报,写信太慢了?!?br />
    “姐,下次我跟你一起去吧,我现在身体强了不少?!痹辣虿簧嵊窒勰?,姐姐原来在省城,他还能偷空去转一圈,他姐回来也比较方便,“钟伯伯之前把我拎去部队里,跟着训了一个月?!?br />
    袁卫彬让他姐看自己的?。?,很结实的,等再练练,以后肯定能少拖些后腿,想要完全不拖后腿,了解自家姐姐实力的袁卫彬也是很绝望的。

    看明白弟弟的眼神,袁珊珊忍笑说:“好,以后近点的地方带你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