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70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70章

    袁珊珊没急着出行, 而是在家待了好几天,挖空心思为袁父与袁卫彬做几顿好吃的,还让袁卫彬把陆睿明带过来。

    背着袁卫彬,袁珊珊向她爸问了彬彬妈那边的情况。

    自从见过彬彬妈,以及知道小儿子的举动后, 袁父也对那家子的情况多留心了一下,这便发现, 他那曾经的丈母娘,居然不死心地想从小儿子身上下手,这几年从未关心过小儿子一回, 这次居然说想念外孙子,袁国柱岂会识不穿她打的主意?也越发对这家人不耐烦起来。

    袁父倒没出手阻拦老太太找上袁卫彬,于是,袁卫彬有一次在从丰城大学回来的半路上,遇到了久违的外婆。如果袁卫彬是个缺少关爱的人, 也许会被老太太那虚假的关心蒙骗, 只可惜虽没亲妈关心, 可他从袁父和姐姐身上得到的亲情一点不打折扣, 连老太太硬塞过来的点心也被推回去了。

    袁卫彬这次回来没有瞒着袁父, 他告诉他爸:“爸你说她怎能仗着年纪大那么厚脸皮呢,我告诉她了, 那点心根本不是我喜欢吃的, 而是周成刚喜欢的, 所以让她带回去给周成刚吃了, 连我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还说想我这个外孙,早跑哪儿去了?”

    袁父任小儿子发了通牢S,看他并没往心里去便也放心了。这之后,袁父动了点手脚,将老太太的儿子弄到外面去了,是他所在的厂子新建的分厂,调令下得非???,而且马上就要动身,根本没给周家活动的余地,再说这年代服从组织安排才是正道,不想要?多的是人想抢着表现立功。

    这一去可不是短期内能回来的,至少得几年,而且位置比较偏远,所以最后是一家子一起走的。老太太不想走,可周成刚却在丰城待不下去了,整天不能出门,出门不是被人笑话就是要挨打,所以有离开丰城的机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走了再说,连分厂什么样的环境都不清楚,老太太舍不得大孙子,当然得跟着去照顾了。

    周秀兰在老太太走后松了口气,袁国柱的小动作无形中也帮了她一把,只是周秀兰以为是正常的调动,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袁国柱动的手,因为这跟他以往的形象太不符合。

    人总是会变的,如今的袁国柱,因为对儿女的愧疚而倾注了更多的关注。

    袁父一点没避讳地向女儿说了这件事,袁卫彬当然蒙在鼓里,到现在甚至连周家离开丰城的事情都不知道:“……彬彬妈后来又找了彬彬几回,不过每回见面的时间都不长,大概……”袁父想了想说,“因为少了周家人的搅和,彬彬妈变得正常了些?!?br />
    袁珊珊被她爸的说法逗乐了,所以周家人在她爸眼里成了搅屎G,不过既然周秀兰没再闹事,袁珊珊也不管她了。

    周秀兰年纪其实并不算太大,说不定过上几年,以前曹家的事淡了,有人给撮合又另外成家了,再生上一个孩子,这生活的重心自然就转移了。

    在她看来,这是极有可能的情况。

    当身在济口村的许言森得到消息时,袁珊珊已经启程离开了丰城,与袁珊珊分开近半年过去了,两人依旧保持着通信关系,不过频率比以前慢得多,虽然如此,从袁卫彬以及自己父母那里,许言森对袁珊珊的情况依旧了如指掌,比如她去了省城,跟着在农场结识的周老爷子开始正式学医了,在省城的小圈子里还闯出了一定的名声,只不过因为她少爱出来走动,否则名声会更响。

    而现在,说走就走了,没有具体地点,以深山老林为目标,脚步会踏遍天南海北,这样的心态与生活方式让许言森生出一种说不出的羡慕,大概,他所认识的人里,没谁过得有袁珊珊如此洒脱,外界的种种世俗规矩,在她身上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如果可以,许言森真想陪着她一起踏上这样的旅途。

    这消息是袁珊珊亲自写信告诉他的,因为不会固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往家里去的信她也无法定期收到,如果有信件的话她也无法及时回信,所以写信告知一声,对许言森倒没隐瞒。

    姚海波从外面回来,一脑门子的汗,看到许言森头枕着手臂躺在床上发呆,身边是打开的信件,笑道:“哟,这又是小袁妹子来的信?要我说你也是死脑筋,这么好的条件干嘛不回去?结果可好,你刚离开省城,小袁妹子人就去了省城?!?br />
    别的知青不会当着许言森的面说什么,可背后却常嘀咕,这许言森也是个傻的,别人想走没条件,他却是有条件不想走,不是傻的又是什么?他如今身上可是一点污点都没有了,就算现在想要一个工农兵大学推荐名额,上面也会双手送上。

    许言森起身,看了眼姚海波的情形,噗哧一乐:“这是刚从坡头村回来啊,咱俩大哥不说二哥,谁也不比谁好多少?!?br />
    有难兄难弟陪着,许言森的心情都能轻松不少,珊珊姐弟离开后,应该说姚海波没什么名目往坡头村跑了,可这人最后到底按捺不住,管不住自己的脚,起初还避着人偷偷跑,次数一多便被人发现,以前没发现他对唐芸有意思的现在也看出来了,打趣的人不少。

    姚海波嘿嘿笑了两声,可不就刚从坡头村回来,晒了一路的太阳,热死他了,那女人居然一点不心疼,凑过去坐下:“好歹我这儿还能见到人,你呢?我情况比你好多了?!?br />
    说着得意地吹了声口哨,虽然唐芸总对他没太好的语气,但也没有人去了就往外赶,所以革命仍需努力,曙光就在前方。

    许言森瞥了这家伙一眼,托着脑袋又倒了下去,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帐顶。

    回来后,他细想珊珊说过的话,发现她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挺多的,现在什么年代,珊珊怎就说出将来包租山头的话?要知道不管是山还是山上的树木和动物,都属于集体财产,是公家的,那么,会在什么样的情形下,才能由个人承包属于国家和集体的土地?特别是对照眼下的工分大锅饭体制,许言森哪能看不到其中的利处,心中有些热切。

    越想,许言森心头越火热,原本打算回省城一趟,当面问问珊珊,这些话不能在信里交谈,没想到刚有这意向,这人就不知跑哪里去了,也太能跑了点。

    这样的话,其实守在原点的应该是他许言森才对,他如此厚颜地想道。

    “又在想小袁妹子了吧,看你这笑着一脸荡漾,应该让你照照镜子,看你现在这模样!”姚海波笑话道。

    “滚!”许言森一脚踢过去,“唐芸没逮着你看书?回来了就不看了?等下回碰到唐芸我告诉她去?!?br />
    姚海波哇哇叫,这家伙居然告黑状,太没兄弟义气了。

    许言森才要笑话呢,爱情的力量有多大,居然能将一个人改变得如此之大,以前他怎么劝说这人都听不进去,没看完一页的书就能呼呼睡去了,可现在为了唐芸居然能克服一切障碍,头一回看到姚海波自虐般地拎自己的眼皮,可把许言森吓一跳,等知道他是用这样的方法给自己提神后,几乎笑岔气,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短短半年里,大家的变化都挺大,就是他们知青院,以种种名目也走了好几个,其中包括程雪晴,用的方法居然和当初唐芸以前的对象一个样,也就是在家人帮助下在城里找了个对象,领了结婚证后跟着回城了。

    当程雪晴领着那男人过来跟大家道别时,姚海波还是给予了祝福的,可等人走后没两天,齐慧便在知青院里说出了真相,这男人前面的老婆死了,留了一双子女,程雪晴一嫁过去先给人当妈了。谁能想到向来心高气傲的她,也会在现实面前如此妥协了。

    这解释也才让大家明白,为何那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小了,原来并不是面相看老。

    两人斗了会儿嘴,许言森便起身收拾了一下出去,姚海波问他去哪儿,结果这人告诉他去坡头村郑大乃乃处,给军军辅导功课去,晚上不回来了,有事去坡头村找他,又把姚海波气得哇哇叫。

    等许言森再回来时,房间墙上多了张全国地图,姚海波几次看到许言森站在地图前辨认图中位置,摸摸脑袋,这不知又是怎么冒出来的兴趣,算了,管不了了。

    其实从这天起,许言森除了工作与学习,最大的爱好就是每回收到袁珊珊从不同地方发来的信件,然后从地图中找出该地的位置,想着袁珊珊会去哪座山里,在山里又待了多长时间。

    天气最炎热的时候,许言森收到的信居然是从长白山脚下寄出来的,看看地图上离上次地点的距离,不得不笑叹这姑娘真能跑,这一次居然跑了这么远,看看地图上的位置,想起长白山的胜景,也越发勾起他踏遍祖国大地的愿望。

    以后一定可以的,许言森看着地图默默地想道。

    不说许言森了,袁父与周老爷子也分别接到了电报,看到电报上的长白山几个字眼,两位长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袁父书房里本来就有全国地图,袁卫彬知道这地方后特地在地图上将它找了出来,咕哝道:“姐可真会选地方,这么热的天气,那边肯定很凉快吧,要是把我带上就好了?!蹦呐戮褪谴谏浇畔乱埠冒?。

    袁父笑着拍了拍儿子脑袋:“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还愁去不了?你姐先去探探路,不过这一回,大概没这么快会出来?!本驮敢仓?,长白山里各种药草资源丰富得很,不过足了瘾不会出来。

    周老爷子看到长白山几个字眼时,第一个念头也是这丫头是冲着山里的好药材去的,曾经他也去过那里,不过不是单身一人,而是在长白山脚下住了大半年的时候,隔上一段时间雇几个有经验的猎户进山,可不像这丫头,甩甩手独自一人进去了。

    老爷子将这消息告诉了袁珊珊的两个师兄,韩父与马辉的接受能力越来越强大了,不就是长白山?没什么了不得的,区区长白山怎能拦得住那丫头的脚步。

    韩父听到这地名也回想起以前跟着师傅去那边的日子,那时他还小,虽然条件艰苦,现在回想起来却格外有滋有味,也挺羡慕小师妹能一人闯荡那地界。

    马辉也是羡慕,只可惜他还要每天上班,不如这丫头自在。

    韩瑞只有捧着下巴听长辈们谈论了,免得这下巴掉地上,还有什么事情是小师叔做不出来的呢?

    袁珊珊将电报和信件发出去后,就背上包一头扎进了大山里,就算有人跟在后面,转眼间便失去了她的身影,何况她也不会众目睽睽之下大摇大摆地进来。

    后世她也曾经来过这里,只是环境却不如现在,等到末世后,这里隐藏着无数变异植物和异兽,让强大的异能者也不敢轻易踏入。

    袁珊珊在这山里一待就是一个月的时间,没踏出去一步,这里除了极为有名的长白山人参外,还有许多药草资源,以及许多外面见不到的动物,如果不是实在拿不了了,袁珊珊真舍不得离开,只是一次的长白山之行,根本满足不了她。

    从山里出来时,袁珊珊学留恋地回头看了一眼,以后肯定还会过来的,下次最好带个相机过来,可以将看到的优美的风景拍下来,带回去给她爸和彬彬以及师父他们好好看看。

    一抹棕黑色身影飞快蹿进了山内,这是袁珊珊路上碰到的一只紫貂,跟了她大半月时间,只是紫貂只适应这山里的环境,不适合带出来,袁珊珊也没想着要一直养着它,不过是想山里有个伴而已。

    天黑前赶到了最近的镇子上,用身上的介绍信住进了招待所,洗漱一新后,将自己带出来的物品整理了一下,价值最大的便是人参与鹿茸。这些东西除了留了自用外,她并不准备多出手,这时候的这些药材算不得太值钱。

    第二天等邮局一开门,袁珊珊便过去给家人和师父发了电报,报平安,然后才退了房间,背上大包小包,买了离开镇子的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