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71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71章

    每回进山的收获, 袁珊珊不会一直背在身上带着四处走动,将一些不太贵重的打成包裹邮寄回去,不太方便邮寄的,有一次路过苏河昌叔侄所在的城市,她就将这些物品托给了苏河昌, 让他车子路过丰城或是省城的时候帮忙捎过去。

    合作过多回,她对苏河昌的人品还是很信任的, 贵重的物品,她在山里就地取材做了木盒装起来,外面一把锁锁上, 价值再大的,当然是放在身上了,比如这回长白山里带出来的人参,并没有交给任何人,而是由自己带回去。

    结果证明, 她所托之人还是值得信赖的, 相托的物品原封不动地交到了丰城袁父手里, 这是袁珊珊在回去后检验这些物品时得出的结论。

    这年头出行花费不了多少钱财, 但也有个最大的不好, 那就是花在路上的时间也长,长白山出来后, 袁珊珊没再绕去其他地方, 算算时间, 她该回去准备高考了, 所以一路走一路停,回到丰城时时间已进入十月份了,而这时,国家召开的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早在八月就决定了恢复高考制度,十月份,则是将这一消息向全国广大青年公布,全国上下一片欢腾。

    袁珊珊没通知任何人,下了火车后,自己提着大包小包,叫了辆三轮车送她一程,家门口停下来时,听到动静出来看看的袁卫彬,先是一下子呆住了,不敢置信地揉揉自己眼睛,接着欢呼一声扑了过来,激动叫道:“姐!真的是姐你,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刚刚看着还是成熟稳重的青年,瞬间就转变成大男孩了,袁珊珊看他比自己离家时又长高了一截,同样也开心道:“我不是你姐是谁?快帮我将三轮车上的东西搬进院子里?!?br />
    “哎,来了!”

    袁卫彬兴高采烈地跑进跑出,怎么也表达不了自己的兴奋心情,隔壁的赵阿姨与孙叔并不知道袁珊珊这段时间在外面到处跑,只以为人在省城那边学习,听到声音出来看看。

    袁珊珊抬头正要叫人,却看到赵阿姨身边带了个小孩,这是赵阿姨的外孙女?之前刚回城时便听到赵阿姨跟她念叨,下乡的女儿居然在当地找了个男人,而且是先斩后奏,怎么也不听劝。

    “小莉,叫阿姨,这是你珊珊阿姨,忘了外婆跟你说过的?珊珊啊,这是你大姐家的丫头,你大姐她也回来了,现在出去了还没回来?!闭曰鄯宜溆杏肱啪鄣南苍?,可更多的是一言难尽,不过今天袁珊珊刚回来,她也没多说女儿的事。

    不过袁珊珊一眼扫过便能猜出不少情况,小孩五六岁的模样,不过却瘦弱得很,可见生活状况并不好,而且就母女俩回来了,那小孩他爸呢?这肯定是个难以两全的问题,不过能将女儿带回来已经算不错的了。

    “珊珊阿姨?!毙『⒌ㄐ∨律?,在赵慧芬催促下低低叫人,叫完后就转到了赵慧芬身后躲了起来。

    袁珊珊笑笑应了声,打开其中一只包,取出一包大白兔奶糖和另一包其他地方的特色点心:“赵阿姨,给孩子吃,怎么着也不能苦了孩子?!?br />
    “可不是,小莉,快谢谢阿姨?!闭曰鄯宜淙徊幌不杜淖宰髦髡?,但对这带回来的外孙女却疼惜得很,尤其是这一副瘦瘦小小营养不良的样子。

    小孩探出脑袋腼腆地笑了笑,袁珊珊摸摸她脑袋,跟赵阿姨孙叔说了声,先回去收拾了。

    赵阿姨家的情况,也提醒了袁珊珊,在外再如何潇洒,她终究要回到现实生活中来。

    袁珊珊回来了,袁卫彬跟患了多动症的儿童似的,在他姐身边蹦跶不停,他姐带回来的东西,什么都要打开来看一看。除了路上买的点心和当地特产外,袁珊珊也不是没给他带礼物,这一路上她也没停止练习雕刻,一有空会就地取材来练习,所以摆开来满满一排的。

    这一回不止末世里的那些异兽了,有的是她在山里见到的野兽,比如就有长白山那只紫貂,袁珊珊一个精神暗示,野兽就乖乖地待在原地,任由袁珊珊将它们当成现成的模特,这些雕刻作品,让袁卫彬看得美滋滋,爱不释手。

    等袁父回来,又好一阵欢喜,闺女终于回家了,并确认道:“这次回来,不会再长时间离开了吧?”

    “爸,接下来要准备高考了,哪能再往外跑,要是我考不过彬彬,岂不是太丢脸了?!痹荷核敌Φ?,从拿的文凭来看,她可是高中毕业,袁卫彬只读完初中,虽然这几年内将高中课程早补完了,可外人看来就是这么回事。

    “嘿嘿,那姐姐你可要加油哦,千万别被我追上?!痹辣虻靡獾?。

    袁珊珊故作严肃状:“确实要加油,好保住我这姐姐的威信?!?br />
    这一说袁卫彬反倒不好意思了,他姐任何时候在他这里都高大无比。再说哪怕他姐成日不着家,又不务正业学了中医,正经的功课没看多长时间,可袁卫彬依旧觉得,想要在高考成绩上压过他姐一头,比较难,但也不能不让他畅想一下啊。

    “等我从省城回来,咱们互相监督,一起努力!”

    “好的!”

    饭桌上和饭后聊天,袁珊珊说了许多山里碰到的趣事,以前路上碰上的种种情况,在外人看来,她一个年轻姑娘在外出行,所以避免不了被各色人物盯上,所以一路上袁珊珊也和不少心怀不轨的人物斗智斗勇,还让她发现了两个犯罪团伙,匿名报到了当地公安那里,亲自看着这两个犯罪团伙落网才离开。

    袁卫彬听得一惊一诈,恨不得身在现场跟他姐一起斗智斗勇,勇擒匪徒,袁父听得心跳也有些起伏,不过好在知道自家闺女不是普通人,而且现在人完好无损地在自己面前,要让他说出女儿碰上这种事不要过问的话,他也说不出口,有违他身为党员和国家干部的身份。

    袁珊珊看得出她爸的担忧,说:“爸你放心,我并没有露面,那些人也根本没想到是我做的,我都是隐在背后,只不过看那两个团伙比较过分,才想法子捅到了公安局,我万事会以自己安全为上的?!?br />
    “嗯,爸放心,什么时候去省城看看你师父老人家?老爷子这一段时间肯定也为你C心呢?!痹感牢康?。

    “趁早吧,就明天,早去早回,就在家准备高考?!痹荷合肓讼胨?。

    “也好?!?br />
    “姐,我跟你一起去吧,爸?”袁卫彬才跟姐见面,哪舍得又分开,尽管只有一两天的时间。

    “去吧去吧,让你也休息一下,别老绷着?!闭獍肽甓嗖皇窃诶下侥抢锔叛?,就是被老钟拎去部队里训练,袁父觉得这儿子再怎么也不可能长歪了,他问过老陆,老陆说他现在的水平参加高考绝对没问题,所以袁父也就给他放一个假休息一下。

    “谢谢爸,爸你太好了!”袁卫彬毫不吝啬地给他爸发了张好人卡。

    第二天一早,袁珊珊又大包小包地跟袁卫彬一起从家里出来,刚锁上门,听到身后有动静,袁珊珊转头一看,隔壁出来的正是赵阿姨的女儿孙美红,不过与印象中的人发生了很大的偏差。

    记忆中的孙美红,是个挺开朗热情的大姐,跟赵阿姨性子有点像,可这回见到本人,不仅看上去像三十岁左右的人,而且整个人透着一股子Y郁之气。

    昨天天黑之前袁珊珊并没见到这位孙大姐,这还是回来后第一次照面,袁珊珊冲她点点头:“孙姐,这是要出门?”

    孙美红看到面前青春貌美的袁珊珊,眼里闪过妒忌之色,又想到回来后二老在她面前念叨的有关袁珊珊的事,话便脱口而出:“我哪里像袁大小姐这般自在,想出门就出门,我就是一个劳苦命,没福气投一个好胎?!?br />
    锁好门转过身的袁卫彬眉头皱了起来,不悦地瞪向孙美红,有什么不平之气冲他姐发什么火。

    袁珊珊垂了下眼眸,再抬眼笑着说:“是啊,我是投了个好胎,没我爸在后面支持,我也不能过得这般自在,可惜没时间跟孙姐叙旧了,我和彬彬要赶去省城,回见。彬彬,走吧?!?br />
    “哎,来了?!痹辣蛄Ω?,他姐怼得好。

    昨晚回来,光顾着说袁珊珊外出的种种经历了,所以袁珊珊对孙美红的情况并不了解,不知道她如今是怎样的一个人,袁卫彬路上跟他姐叭啦了好一会儿,袁珊珊听了后只能感慨环境对人的影响太大了,有的人能在恶劣环境中保持本心不变,有的人,则变得面目可憎了,孙美红虽到达不了那一步,但谁乐意平白无辜地送上去给她嘲讽喷火?她又不欠孙美红的。

    而且孙美红关系能转回来,这里面居然还有她爸的帮助,可结果不仅没得到半点感激之心,反而妒忌上了:“以后赵阿姨归赵阿姨,孙美红归孙美红,要是起冲突,那就淡着吧?!?br />
    “嗯,白眼狼!”袁卫彬不爽地骂了句,之前对他倒没Y阳怪气的,但也不太喜欢就是了,结果一看到他姐,居然这副德性,袁卫彬哪可能再将她当以前的孙姐看待了。

    这边袁珊珊姐弟俩刚走,赵阿姨从门内出来,恨铁不成钢地捶了女儿一记:“你个死丫头,珊珊欠你的还是怎的,要这样Y阳怪气的,这几年你们一个个在外面,家里还多亏袁家照顾,就是你回来……结果反倒被你记仇了?!?br />
    刚刚她就在门内,却因为她女儿的话窘得都没脸出来见袁家姐弟,这几年这丫头在农村日子过得不好,还要两个老的时常贴补她,更别说寄回什么东西孝敬他们了,反而是珊珊过年过节的时候寄了不少东西回来,这有些东西两个老的舍不得吃,又给丫头寄了过去,感情这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特别让二老伤心的是,这丫头是嫌弃他们比不上袁父的身份地位,让她一人在农村里受苦,老两口气得心都疼了。

    “嫌我们没用就滚出去!”孙叔的声音在门后响起,他同样听到了,同样没脸出去见人,“这个家是我跟你妈的,嫌弃你爸妈没用就自己能耐去!”

    孙美红回来后怎么闹也没见她爸妈给她没脸,没想到今天不过跟袁珊珊几句话,就让她爸妈要把她赶出去了,顿时就捂着脸哭了起来:“我有说错吗?你看看我不过比那丫头大了几岁,可看上去大了十岁都不止了,我在那边受了那么多年的苦,回来你们却因为一个外人骂自己亲女儿,袁家又怎啦?你们不是帮他们看了好几年的房子,可是到现在才把我弄回来,光人回来有什么用,我跟丫丫不要吃喝了,明明动动嘴皮子就能给安排个工作,为什么不肯?还不是看不起我这个乡下村妇,也看不上你们……”

    “啪!”孙叔气狠了,跑过去狠狠甩了一巴掌,眼睛都气红了,甩完巴掌后也不看孙美红惊愕的眼神,指着门外喊:“滚!给老子滚出去!”

    “好!我滚!我这就称你的意滚出去,看你们上赶着拍一个小姑娘的马P,人家理不理你们!”孙美红朝他们怒喊了一通,转身就跑了。

    赵慧芬也震惊于女儿喊出来的话,可转眼看她当真跑了,又舍不得,想要追上去,孙叔怒道:“回来!她愿意跑就让她跑,你把她找回来干什么?嫌自家的脸面还没丢光?要早知道是这么个白眼狼,我当初就不会求老袁帮忙把她弄回来!”

    孙叔气得心口泛疼,捂着心口赶紧回屋,赵慧芬一看老头子气得老毛病都要犯了,赶紧回来。

    孙叔坐下后平了好一会儿气,感觉才稍好一点,可整个人也透着一股颓丧之气,看老婆还眼泪汪汪的,叹道:“刚刚在门口大吵大喊的,不知被邻居听到了多少,咱孙家的脸都被这丫头败光了,你让以后这些邻居怎么看我们家?骂我们白眼狼?人家老袁帮忙还帮错了?珊珊这丫头这些年对我们怎样,你心里没数?那丫头每回写信回来除了哭穷还有什么了?”

    等了会儿又伤心地说:“这丫头真的变了,她这几年在乡下,哪里知道前几年老袁家的危险,她只看到人家如今的风光,前几年袁家那可是差点就支离破碎了,那时多艰难,可连小彬那么点大的孩子也没叫声苦,不也跟着一起下乡了?!?br />
    所以不能不承认,是他们家养的丫头不知足啊,心歪了。

    赵慧芬被女儿嫌弃,能不恼吗?当然恼,可恼火之余又心疼,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R:“那能怎办?当真能不闻不问?你别忘了还有咱外孙女,要不……”

    “不准!”刚刚一脸疲惫之色的孙叔,瞬间严厉出声打断老婆的话,“你连这样的想法也不准有!莫非你真被那死丫头说动了,以为看了几年房子人家袁家就欠咱家的了?呵,说什么看房子,还不是珊珊丫头看咱家日子过得艰难,让咱们用袁家院子里的地种菜贴补的?!?br />
    赵慧芬哭,她也是没办法才想拜托一下的,不是真的认为袁家欠他们家的,要欠,也是孙家欠袁家的。

    儿女都是债啊,孙叔头痛地闭上眼,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还是我退下来吧,让死丫头替我的班吧,能安排到什么职位,听天由命吧。你去看看小莉,我去床上躺会儿?!?br />
    ***

    孙家的事并没在袁珊珊心里掀起多大波澜,对孙叔夫妻摊上这么个女儿,有同情,可不代表会退让。袁卫彬骂得对,典型的白眼狼,也属于升米恩,斗米仇,也许以前孙美红身上已有这样的影子在,不过未遇事前没爆发出来罢了。

    到了省城后与师父师兄们团聚,更将孙家的事抛在脑后了,倒是袁父晚上下班回来后,老孙亲自向袁父道歉,也没脸在袁家多待。

    袁父从老孙口中知道的是孙美红对自家女儿说了不中听的话,晚饭后出去散了会步,就从邻居口中得知了全部真相,回来后脸色就沉了下来,冷笑了几声,没想到一辈子老实人的老孙夫妻,平时省吃俭用贴补女儿,居然就贴补出了这么个不知感恩的丫头。

    要是只针对他也就罢了,却偏对上他闺女,自家闺女,连自己也舍不得大声说上一句,却平白被外人指着鼻子骂,袁父心里能舒服才怪??纯词樽郎习诜诺囊恢徽钩岱上璧暮谟?,袁父笑了起来,他闺女就是这么孝顺,别人羡慕也没用。

    这事之后,平时路上袁父看到孙美红,因邻居一场会给一个笑脸,可再碰上她,只当没这人的存在,径自走过,牵涉到儿女的事,小事也变成了大事,至于孙美红心里会不会埋怨记恨,与他无关,就算知道了也只会对她印象更糟。

    周老爷子考较过小徒弟后,发现她外出途中也没丢下医术,非常高兴,而且还带回这么些好药材,要回去专心准备高考?没问题!尽管放开手参加高考吧,等考完了再接着过来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