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第72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72章

    韩瑞一见到袁珊珊就叫苦, 他也加入了高考大军,以前的日子过得好不自在,现在用他的话来说则是生不如死,只不过老爸老妈盯得紧,不敢不下苦功夫, 再说有这么个小师叔作对照,韩瑞也不好意思荒废度日。

    韩母说:“别听他的, 没看多少年轻人盯着这次高考机会,有的人宁愿辞了铁饭碗的工作也要参加高考,十年了, 这机会可是来之不易,现在不拼命将来靠什么?要是他能跟珊珊你一样对中医感兴趣,这些年一直坚持学下来,那我也不管他了?!?br />
    韩瑞赶紧闭嘴,他跟袁卫彬见过几次, 倒看对了眼挺合得来, 干脆拉着袁卫彬到一边说悄悄话, 也聊起了学习上的事。韩瑞还是挺佩服袁卫彬的, 比自己年纪小, 只有初中毕业,却在下乡C队的时候仍把高中课程补完了, 回城后也一直没放下, 跟在一位教授身边学习, 很有向他姐看齐的趋势。

    看完师父师兄后, 袁珊珊又往回赶,去的时候大包小包,回来的时候也没空着手,两位师兄和师嫂都为她准备了不少吃的用的,袁珊珊也没忘了往许家跑一趟。

    因为这段时间居无定所,一直是她单方面给许言森那边写信,所以并不清楚安平县那边的情况,许母倒说了不少,最重要的一点是,许言森在准备高考,她还真担心这个傻儿子一门心思在农村扎根了呢,幸好幸好。

    回去路上,袁卫彬也说了不少有关这次高考的事,他和郑学军一起学习时,理科所用的材料除了课本外,就是那一整套《数理化自学丛书》:“姐你不知道,现在这套书外面找疯了,都说这套书是重点参考材料,新华书店刚进了一批书,外面得到消息的人大半夜就在外面排起了老长的队伍,等着第二天早上开门抢书。咱们那套书走的时候不是留给军军了么,知青院里的知青都在找军军借书回去手抄,幸好咱们不缺?!?br />
    而且,这几年也把那套书吃透了,袁卫彬有些小得意。

    “当然要急了,想想耽误了十年的时间,累积起了多少考生,也许这一年的高考录取率会成为历史上最低的?!笨陕既÷试俚?,也挡不住城乡那么多年轻人走上这一条路,与其他途径相比,这一条是最好的也是最公平的走出农村的道路,不止是那些下乡C队的知青,还包括那些农村出身的青年,比如罗晓桐。

    曾经知识分子被打成臭老九,可随着座谈会的召开,以及恢复高考消息的公布,知识又重新成了改变命运的重要法宝,知识分子也重新得到大众的重视。

    坡头村,罗晓桐就属于辞了铁饭碗工作回来复习准备高考的一员,并且之前没向罗母透露一点风声,直到辞了职回来才说明,可把罗母气坏了,哪怕有罗长树从中说和,可依旧有好一阵子连话也不跟女儿说。

    坡头村不少村民也觉得罗晓桐的做法太傻了,知青参加高考那是为了回城,可她一个农村姑娘好不容易捧上了铁饭碗成了城里人,居然放弃了这样的机会跑回来,万一考不上可不就J飞蛋打,两手空空?

    罗母气了近半个月,还是自己缓过来,再气又有什么用,工作都已经丢了,回不了头了,再回头想捶女儿几顿,可发现她倒好,干脆搬去了知青院跟人家住到一起了,为的是住在一起好互相监督,并共同进步,有问题也可以一起探讨,互相之间取长补短,就连郑学军也时常留在那里,现在可没谁会小瞧郑学军这个只有初中毕业的家伙,互相一对照,也许除了唐芸好些,其他人还不及人家一个初中毕业生,究其根源,还在袁珊珊姐弟身上,他们不得不说这姐弟俩有眼光,有前瞻性。

    罗长树和郑常有倒是很支持这些知青和村里有志向的青年,投入到高考复习中,他们山窝里也能飞出金凤凰。为了表示大队对他们的支持,工分照算,却不用去上工,再说这时候忙得差不多了,农村里也空闲了下来。

    许言森和姚海波也成了坡头村知青院的常住客,许言森倒无所谓,哪里学不是学,可姚海波却不乐意跟唐芸分开,并非要把许言森拉过来,目的为了什么?当然不是为许言森了,而是将他当成免费的指导老师,有问题好随时向他请教,目的还是为了讨好唐芸。

    许言森和郑学军成了这批高考队伍里最从容的两个人,唐芸也还好些,其他人就只能化身为拼命三郎,半夜煤油灯点到老晚才灭掉。

    许言森两边跑,不像姚海波这家伙可以把济口村完全抛开,如今济口村的知青,谁不说这家伙见色忘友,眼里心里只有唐芸一个了。

    “许哥,有你的信,还有一个包裹,会不会就是那套丛书?”现在都盯上了这套书,跟家里也联系了,想方设法要弄来,可城里守着的年轻人也不少,为了一本书能打破脑袋,要满足全国所有报考的青年,只怕所有的印刷厂全部加班加点也无法在短时间内供应上。

    这包裹他们拎了拎,手感与质感同书是一样的,不过许言森没回来,他们也没敢动。

    许言森一眼看到其中一封信的字迹是袁珊珊的,不过很快收回了目光,没让其他人看出异样,先拆包裹:“应该是吧,上次电话里我爸说让人去找这套书了,应该有结果的?!?br />
    拆开一看,果然是,而且有两套,可把围着许言森的知青乐坏了,两套丛书,足够他们使用了,因为许言森手上已有一套,一边抽出一本翻看一边朝往屋里走的许言森说:“谢了啊,许哥?!?br />
    许言森没回头,只有手朝后摆了摆,回了屋先拆信看起来,这是袁珊珊从省城回家后写来的,说明了近况,以及之前的一路见闻,所以这封信和之前的一样并不短,许言森反复看了好几遍才不舍地丢下,然后才看起其他人的信件,有家里的,有袁卫彬的,还有其他朋友的。

    回到丰城的袁珊珊,又恢复了正常的学习生活,她和袁卫彬已经将名报上去了,因为关系和档案都转了回来,所以会参加由本省主持的高考。

    让姐弟俩吃惊的是,陆睿明也将参加这次高考,而陆正农将陆睿明送过来后,便要奔赴省里,他是此次主持高考工作人员之一。

    用陆正农的话来说:“反正年纪小,失败了也不怕,当走个过场检验一下这些年的学习成果?!辈⒁桓苯桓荷核芊判牡难?,袁珊珊哭笑不得,接下了这个任务,到时候将会和陆睿明这个小家伙一起走上考场。

    这一次高考不仅会是参加人数最多,录取率最低,还会是参加人员年龄落差最大的一次。

    不过说实话,袁珊珊没觉得陆睿明会落榜,他年纪虽小,头脑却聪明得很,属于天才一枚,如今接触多了,袁珊珊也知道,陆睿明对于数字特别敏感,如今这年纪也已经掌握了两门外语,英语和德语,只可惜第一年没有外语这一门科目,否则他的成绩会更好。

    袁卫彬一直将陆睿明当弟弟照顾,想想跟他一起上考场,以后还说不定在一起读大学,感觉有点别扭,还有一些自豪,如果说再要有点什么,那就是压力太大了,身边人都这么厉害,他不拼命怎能行?

    虽然袁卫彬想拼命,但在袁珊珊安排下,与别人的熬夜苦读相比,他们的复习迎考生活还是挺轻松的,早上会一起晨练,下午还会到C场上活动一下,晚上也早早睡觉,非常有规律。

    相比起来,袁父就紧张多了,尽量把繁忙的工作压缩在工作时间里,争取按时上下班,托人买了足够三人每天两只的J蛋量,每天还有一小桶新鲜的牛奶,早晚一杯,再加上份量足材料新鲜的三餐,吃得袁卫彬和陆睿明主动增加每天的训练量,否则要长肥R啦。

    规律的生活,让袁珊珊姐弟与隔壁孙家的接触也少了起来,猛地意识到这一点时,袁珊珊略一想,发现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作息规律的原因,还有孙叔夫妻俩故意避开的缘故,她想起刚从省城回来的第二天,赵阿姨抓住她的手说了好一会儿话,主要是替孙美红道歉的。

    其实那天袁珊珊知道孙叔和赵阿姨就在门后,孙美红的话让他们难堪,没脸出来见他们姐弟,再加上后来袁父所说的情况,袁珊珊也只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

    他们老夫妻俩从没想过从袁父这里走后门,有一些老一辈的人自尊心特别重,可为了这个女儿破了例,来找了她爸,可没想到将女儿弄回来了,得到的不是感激而抱怨和愤愤不平。

    袁珊珊能说什么?只能劝他们老两口想开,以前女儿不在时虽然想念,但老两口面色还好,可女儿回来了,短短时间内,却折腾得夫妻俩迅速老了几岁。

    有一天早上出去买早点,袁珊珊看到穿了喇叭裤走路带风的孙美红,而且还烫了头发,跟之前见到过的跟村姑没差的人完全两样,看到袁珊珊时不说打招呼了,还高高扬着下巴,擦肩而过时,丢下了一个冷哼声。

    袁珊珊只当她神经病,其实那副打扮,让她看得比第一次见到的韩瑞还辣眼睛,回到家问袁父:“爸,隔壁孙家怎么了?刚碰到孙美红了,那打扮真是……挺新潮?”袁珊珊违背本心地用新潮来替代辣眼睛。

    把早点摆开来,袁父也端出煮J蛋和牛奶,叫陆睿明也赶紧过来坐下来吃,这才说起来:“还能有什么,老孙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让美红接了他的班,有些可惜了?!?br />
    “难怪如此,走路都带风了,”袁珊珊摇头,“只是孙叔本来都是厂间主任了,这一退可什么都没有了?!?br />
    袁父也叹:“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过咱家都是好的?!闭獾闳迷负苈?,除了老大不在身边,孩子都大了,没有老婆也不觉得缺少什么。

    袁珊珊和袁卫彬相视而笑,这还顺带夸了自家啊。

    袁珊珊如今对孙美红这人一点好感都没有,只会怨天尤人,不会从自己身上寻找原因。如今恢复高考政策,有多少城乡青年熬夜苦读,可孙美红宁愿接受她爸让出来的工作岗位,也不愿意去通过高考尝试改变自身的机会。

    不过是看到她和自己的落差对比,就心怀不忿,那到了厂子里,看到与别人之间的对比,还能保持一颗平常心吗?袁珊珊可不觉得这人能就此得到满足,她只看到自己吃尽了苦头,所以别人都欠了她的,就应该补偿她,应该对她有求必应,奇葩的脑回路。

    丰城大学和丰城各个中学,为顺应这次高考举办了补习班,袁珊珊去听了两回,还是自己回来看书吧,这其中,看医书还占了不少时间,倒是袁卫彬和陆睿明很认真地跑了好几回。

    “姐,你知道我碰到了谁?”有天从补习班回来,袁卫彬神秘兮兮地跟他姐说。

    “谁?没想到会碰上的人?”袁珊珊起初没在意,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不确定道,“不会是挨过你打的韦建明吧?”

    “就是他!”袁卫彬叫道,“不过根本没敢往我这里凑,而且补习班里也有人认识他,一叫出他名字,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居然也厚着脸皮留下来了?!?br />
    袁珊珊也奇了:“那曹美琴孩子应该生了吧?能同意他参加高考?”照她看来,曹美琴绝不可能有让他脱离的机会的,一旦真让他高中离开了丰城,以后再想拴住这人可难了。

    “当然生了,”袁卫彬叹气,离他们上回看到大肚婆,这都快一年了,再不生出来要出人命的,“生了个女儿,不过听别人说,之前他们家成天吵架,有时候还打起来,现在不知道了?!?br />
    “少管人家闲事?!痹荷荷焓值说辣蚰悦?,一点不关心这两人会如何,让袁卫彬也不用把心思花在这种人身上,不值得。

    12月10日,这一天终于到来了,袁父徇私了一回,找秘书安排了辆车子,特地用车将家里的三个考生送去了考场,三人的考场正好都在丰城大学里。

    怕姐弟俩,特别是年纪最小的陆睿明会紧张,一路上袁父并没说太多有关考试的事,只管让他们轻松上阵,等中午再接他们出去吃饭。

    目送三人进了考场,袁父才转身上了车,回去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