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第73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73章

    于是,袁父全程服务, 连着两日心思都扑在自家高考的三人身上, 单位里的同事也知道这情况, 儿子女儿都参加高考了, 如果能一起考中成为大学生,不要太有福气。

    第二天下午,袁珊珊先出了考场,在外面等袁卫彬和陆睿明,经历过后世高考, 又经过了充分的复习准备,这次考试对她来说并不难,再说她又不是只有高考一途,所以相对于别人, 她显得十分轻松, 还提前交了卷子,站外面等人,让监考老师都对她报以异样的目光。

    终于铃声响了,分别从各自考场里出来的袁卫彬和陆睿明, 第一时间先在外面找袁珊珊的身影,看到后眼睛一亮, 笑嘻嘻地跑了过来,一起有说有笑地往外走, 与等在外面的老爸汇合。其他考生, 有愁眉苦脸的, 有对完答案露出庆幸的笑容的,各不相同。

    到了校门口,没看到熟悉的车子,反而看到停在门口的一辆军车,车里钻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朝三人挥手:“快过来,伯伯今天赶过来犒劳你们?!?br />
    看到钟洪亮三人都挺高兴的,大家都忙,特别是钟洪亮又长驻军区里,难得出来一趟,没想到这回特地为他们而来,忙走了过去,袁父也在车上等着他们,等三人上了车,司机发车驶离了校门口。

    这一幕自然被不少考生看到,有羡慕的,有酸溜溜的,韦建明也是现场目睹者之一,之前袁父单独过来接送他也有看到,眼神晦暗不已,如果当初他选择的不是曹美琴而是袁珊珊,那如今他也成为别人羡慕的对象了吧,而不用像现在费尽心思才让曹美琴松口同意他参加高考,能不能成功在此一举。

    不!他一定能考中的!

    钟洪亮早让跟来的警卫员在国营饭店订好了饭菜,过来接了人后就直奔饭店,好好地大吃了一顿,钟洪亮也没问他们考得怎样,能不能考中,只管让他们放松,开开心心地就好。

    回家后,袁父问孩子们想去哪里玩,他掏钱,可袁卫彬和陆睿明挠挠头想了半天,说:“还是在家吧,这么大冷的天,去外面也是挨冻?!?br />
    考试前一直盼着早点解脱,可等真的考完了,却有种空虚的感觉,不知道要干啥了,想来想去还不如猫在家里烤火。

    袁父也没勉强自己孩子,第二天从外面搬回一台黑白电视机,把袁卫彬和陆睿明乐坏了,袁珊珊看着对她来说不过巴掌大的屏幕的黑白电视机,不知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要她说,她其实真不稀罕,可袁卫彬和陆睿明就知道了,这玩意儿如今稀罕着呢,搬回来后这两个就成天霸着电视机了,袁卫彬的小伙伴们因为这个也常过来窜门。

    关于报考什么大学的问题,袁父没干涉过多,因为信任自己孩子是经过慎重考虑的,而且作为干部,他也清楚如今国家正是最需要人才的时候,等到录取的时候会有很大可能不是按照志愿来的,而是将符合要求的考生录取到国家最需要的专业上。

    陆睿明早由陆正农决定好了,就报考丰城大学,年纪太小,陆正农也不放心让他单独出去。

    袁卫彬可不愿意与姐姐离开太远,非要报考同一所大学,不然的话也要在同一座城市。

    袁珊珊原来不想离开她爸太远,可袁父却不愿意自己成为束缚儿女的理由,再加上袁珊珊之前在外行走了几个月,觉得出去走走也很不错,所以把目标放大到了京城,于是,袁卫彬当然紧随其后,还跟陆睿明商量,让他以后考研究生考到京城去,反正在他看来,陆睿明应该是跟陆伯伯一样走学术的道路了。

    志愿上只能报三所学校,袁卫彬填的学校跟他姐一模一样,只有专业不同。袁珊珊不知道,远在济口村的许言森,志愿上填的学校,也和她一模一样,这其中的原因,就不得不问她身边的小叛徒了。

    没等成绩下来,袁珊珊就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又去了省城。

    袁父也是赞同的,在他看来,女儿高考绝对没问题,那么年后不久就要去学校了,能跟在师父身边学习的时间也不多了,这时候应该在师父身边多陪陪。

    袁珊珊对自己的成绩并不太多关心,考完了就像完成一样任务似的,到了省城周老爷子身边,很快进入了原来的角色。知道老爷子的小徒弟来了,一些需要针炙的病人又开始约了上门,半年多没见,小徒弟下手还是那么稳,被她针炙一次身体总觉得舒服了不少。听说小徒弟之前参加了高考,有些人还遗憾等袁珊珊去上大学,他们这里可少了个针炙高手了。

    袁珊珊不关心,可袁父当成大事来办,密切关注有关部门的动静,并且还和许父保持了紧密联系,这两个家长一样的心情,都关心自己孩子考得怎样。

    也因此,丰城的高考成绩下达到本市的时候,袁父已经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来自省城的消息,许父拔给袁父的电话里高兴地向袁父祝贺:“你家丫头这次可以的,我一看到成绩吓一跳,这丫头闷声不响的,考了全省理科第一名,幸好我家那小子不在本省参加考试,否则肯定被这丫头甩后面去了,哈哈,老袁你等等,我马上让人去周老爷子那里告诉丫头一声。小彬这次考得也不错,就这排名,我看上大学是稳当当的,老袁你以后就等着享三个子女的福吧?!?br />
    许父这一点还是羡慕的,他膝下就一个儿子,可老袁有三个啊,而且这三个每一个都很争气。

    袁父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不过电话里还是要谦虚一下的:“哪里哪里,珊珊她运气好,要是言森回来考,我家丫头说不定就拿不到第一名了,对了,邻省的消息还没打听到吗?不过老许不用担心,凭言森的成绩,不是第一也是第二?!?br />
    两个家长电话里互相吹捧了一下,挂完电话后还是止不住笑意,他接电话时的笑意传出了办公室,大家早猜出了电话里说的什么内容,等他出来后一问,虽然有心理准备了,还是大吃一惊,老袁家的姑娘居然考了全省的理科状元,儿子考得也不差,纷纷向他道喜祝贺。

    韩瑞自袁珊珊来省城后,就爱窝在老爷子这边,一场高考,好像将他的精气神都抽走了,一动也不想动,于是,等许父派了人过来报成绩时,韩瑞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袁珊珊,他很想摇晃袁珊珊的肩膀问她,你还是不是人了,现在只希望他的成绩不要太难看,否则一定会挨爸妈的批的,他们会说,没看你小师叔学这么多东西,还考了省状元,你呢?他几乎可以预见到他们会这么说!

    许父挂上袁父那边的电话后,转身又打去了济口村生产大队,等了半天许言森才被人找到来接电话,许父中气十足地说:“你袁叔家的珊珊丫头考了省状元,你要是没拿到状元,你老子我以后都不好意思见你袁叔了?!?br />
    “真的?珊珊是省状元?”许言森的关注点稍稍有点偏差,电话里惊喜道,知道珊珊很厉害,可这成绩还是叫他惊喜不已,“我知道珊珊会考得很好,不过没想到这么好!”

    毕竟不是自家儿子拿了状元,所以许父比许言森要冷静一些,听到对面儿子惊喜的声音,咀嚼出了点不一样的味道:“小子,你对你袁叔家的丫头这么关心?比自己拿了状元还要高兴?”他几乎可以想像出,如果是自家儿子得了状元,他会是什么样的情景,虽然高兴,但不会过于外露,“你老实跟爸说,是不是看上你袁叔家的丫头了?”

    “爸……”许言森刚刚的兴奋劲顿时先被拔到了一边,硬着头皮说,“爸你不是说让我自己决定的吗?”回家时不是没谈到过这个问题,许言森还是争取了一把的。

    许父佯作不高兴地哼哼了两声:“珊珊这丫头当然是好的,可你小子太没用,这心思存多久了?一起C队了这几年,居然没让人家丫头点头?”

    许言森在电话这边尴尬地摸摸鼻子,继续硬着头皮说:“爸,你先别跟妈说好不好,这事让我自己解决好吗?”他不愿意依靠长辈来推动此事,而是希望能在珊珊心甘情愿地点头后,再由两家长辈出面,那是最圆满的,当然现在他和珊珊之间还有不少问题需要面对解决。

    “没用!”许父哪里听不出,这小子一头栽在袁家丫头身上了,在他看来,由长辈出手撮合,是非常简单的事,两家知根知底,小辈也是一块儿长大的,互相结成儿女亲家,是很顺理成章的事,“你最好赶紧给你妈领个儿媳妇回来,不然你妈可不会放过你?!?br />
    “知道了,爸?!毙硌陨弈斡Φ?。

    “自己盯着点成绩,上心点,年底回来过年?!比缓蟆芭尽?,挂了。

    出了这屋子,许言森心情仍旧是愉悦的,省状元啊,千军万马中才独此一人,他也为袁珊珊骄傲,回知青院后将此事宣传了一下,让几个在等高考成绩的知青羡慕不已,催促许言森赶紧想办法打听他们的成绩。许言森嘴上应着,转身骑了自行车去坡头村报信了。

    消息飞快在坡头村传开,好多人不敢相信地确认了好几遍,才敢肯定这消息是真的,对于山里的老百姓来说,能出一个大学生已经是惊天大喜了,可袁珊珊那是省状元啊,比普通的大学生更值钱。

    什么?你说袁珊珊是城里的姑娘?啊呸!人家小袁好歹在咱坡头村待了好几年,也算是半个坡头村人了,没看还时常捎信来,过年的时候托许言森大包小包地捎了多少东西来。

    罗婶跟自己闺女考上大学一样高兴,逢人便说,郑常有和罗长树也觉得脸上有光,不管怎么说,袁珊珊的确是在坡头待C了好几年的队,上面提起来谁不知她是坡头村的知青,郑大乃乃祖孙俩就更是乐开了怀,罗婶跑过来向郑大乃乃道喜时,郑大乃乃都笑出了泪花。

    “这姐弟俩都会是大学生了,咱军军也不差,大婶子的福气还长着呢?!?br />
    郑学军替珊珊姐和彬彬高兴,自己考完后跟许大哥对了答案,许大哥说他没问题,郑学军也很期盼,但成绩一日没下来,他还是有些担心的,也不希望别人说他轻狂。

    “对了,我刚问过小许了,他说今年也要回去过年,我回去准备点东西,让他给捎带回去,小袁他们在城里,不能常吃到我们这里的山货了?!甭奚粝肫鹫馐?,又赶紧回去忙碌了。

    郑大乃乃让孙子也赶紧收拾一些,之前虽邮寄过,可肯定撑不到过年的。

    孟佳华与赵洪军他们羡慕不已,早先他们看袁珊珊姐弟俩一直没放下学习,心里是佩服的,但那时怎么想到还会有恢复高考的一天,他们托许言森的福有幸早一步知道可能恢复高考的消息,相比其他大队和其他县里的知青,准备的时间多一点,可成绩没下来心里就无法安定下来,能不能离开这里回到城市,全看这一举了,纷纷托许言森赶紧打听成绩,于是许言森带着这一任务,又马不停蹄地往县里赶去,他也希望早一日知道成绩。

    陶大姐碰到急匆匆的许言森,从他这里得知袁珊珊姐弟的好消息,也替他们高兴,回去和自家爱人一说,夫妻俩谁不羡慕,这样的人家里背景不差,自己又争气成为大学生,以后前程似锦,当初选择交好他们没错的。

    安平县的成绩也很快公布出来了,并迅速下达到各个公社与大队,许言森荣获全省理科状元称号,继袁珊珊之后成为众人恭喜的对象,许言森这时也才一颗心落下来,对于考中他有把握的,但在听到袁珊珊成了状元后,他又担心自己落后于珊珊,这下可以松口气了。

    袁珊珊不关心自己成绩,因为知道肯定会过,却很关心安平县那边的情况,知道自己的成绩后,过了两天,她往坡头村和济口村分别打了电话。坡头村是罗长树接的电话,一听到是她先是向她祝贺,然后不等袁珊珊问,就把这次坡头村和安平县的情况告诉袁珊珊了,与别的生产大队相比,坡头村参加高考人员的成绩总体来说非常不错。

    “济口村的小许,这回跟小袁你一样,是我们省的理科状元,然后咱们村考得最好的,就是你郑大乃乃家的军军,在咱们安平县是理科的探花,这孩子像他爸,”罗长树欣慰道,“唐芸报的文科,是县里的第十名,我家那丫头差了点,是二十八名,不知道这丫头能不能录取呢?!?br />
    县里成绩公布出来后,罗晓桐特地抄了一份回来,所以罗长树对各人的成绩非常清楚,将其他人的情况也说了一下,除了唐芸外,刘志诚、赵洪军和孟佳华也闯进了前五十名,姚海波因为这段时间常住坡头村,也被罗长树当成本村的了,他差些,掉出了前五十,不知能不能考上。

    还有个叫吴威的考得也不错,除了知青外,本村也就只有他女儿参加了,罗长树也觉得有点丢脸,只可惜不是所有人家都会送儿女念书的,能读到初中毕业就算好的了,所以虽然平时觉得这城里知青下地干活不怎样,可一考起试来就显出差别了,也许这回的情况能让村里改变一下观念,就像他出去,碰上的村民都向他道喜,家里要出个大学生了。

    罗母之前还埋怨女儿自说自话地辞掉了铁饭碗,现在一看这成绩以及村人的恭喜,心里的气总算消下去了,闺女又给她长面子了。

    打到济口村的电话自然是找许言森接的,两人互相恭喜了一下,许言森又说起各人的成绩,排在前面的人还好,只要政审过了关基本没问题,可排在稍微后面一点的有点悬,不过有的人已经准备来年再考了。

    “等体检完我就回去,等过了年再回来把手续办一下。对了,坡头村那边好几户人家托我带山货给你,我回去了就给你送去?!?br />
    “好?!?br />
    韩瑞的成绩不算太差,但说好也排不上,袁珊珊就看到大师兄快要替韩瑞着急得上火了,泡了去火的茶:“大师兄别担心,这一次不行不还有下一次,要我说干脆准备下一次好了,下一次考得好一点,报个更好的学校?!辈槐鹊跷渤道吹煤?。

    韩父心情一下子平静了好多,赞许道:“不错,小师妹你说得有道理?!迸员吆鸢г沟乜聪蛩∈κ?,小师叔这回可把他坑苦了,他不想再经历一次高考啊,可他爸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第二天火气就下去了。

    过了几天袁珊珊便从省城回去了,也要参加体检。

    丰城除了袁珊珊出了回大名外,陆睿明同样也备受瞩目,全丰城市,数学就两个满分的,包括附加题,其中一个是袁珊珊,另一个就是他这个今年丰城年龄最小的考生,再一打听,人家是丰城大学陆教授的孙子,难怪如此。

    袁卫彬也得了整个丰城理科的第十名,这含金量比唐芸的全县第十名还要高一点,可把袁父乐坏了,也是一帮同事和周边街坊羡慕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