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第7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74章

    体检过后没多久, 许言森也回来了, 因为帮袁珊珊姐弟捎了东西, 所以电话里商量了一下, 让许言森不必特意跑一趟, 等火车??吭诜岢钦臼? 她和袁卫彬去站台上取, 许言森没有不应的。

    在站台上等到的不止许言森, 还有一同回来的杨虹。

    袁珊珊早听说了她也参加了这回的高考, 成绩处于中偏上的,也许曾经的七沟村经历让这姑娘成长了起来, 这次高考拼了全力, 所以这回的杨虹,比袁珊珊上次看到时还要瘦。

    “珊珊,还没来得及向你说声恭喜,还有小彬,也恭喜你考得好成绩,我帮你们一起提行李吧?!?br />
    “好,也恭喜你?!?br />
    接过许言森提下来的大小包裹, 等他回到火车上,火车再开出丰城站, 三人才一起离开站台。

    帮袁珊珊将行李送到她开来的车上, 双方客气地道了谢, 杨虹便转身与她爸妈一起离开了。

    杨虹爸妈不时地回头看看那对姐弟, 看他们上了车将车开了出去, 跟女儿一打听,才知道是最近丰城高考出名的省状元,跟女儿既是同学又是一起C队的知青,便叫女儿邀对方来自家作客。

    杨虹心里苦笑了一下,她的事情向家人瞒得死紧,她和袁珊珊,也回不到过去单纯的相处形式,她依旧感激袁珊珊,不是她的帮助和激励,自己不会有如今的新生,也许依旧过得浑浑噩噩,但面对袁珊珊,她自惭形愧,也没脸皮再凑过去。

    杨虹用其他的话题扯开去,杨父杨母也没多想。

    袁珊珊一路开回去,遇到杨虹的事也没在她心里掀起多少波澜,其实以后各奔前程,会碰面的机会极少。

    到家的巷子里,又碰到了从隔壁出来的孙美红,之前看到袁珊珊会趾高气扬的孙美红,在袁珊珊成为高考状元以及这两天开着车进进出出,孙美红眼睛简直要喷火了,为什么人跟人就这么不相同?以前没下乡前明明没比自己优秀到哪儿去,如今不就是仗着一个好爸,整日在她面前耀武扬威,气死她了。

    可惜袁珊珊和袁卫彬如今对她理也不理,袁珊珊更是把车尾气留给了她,气得孙美红在路边指桑骂槐,没过多久又被孙父给呵斥走了。

    袁珊珊对孙叔夫妻没有意见,从车里翻出一小袋山货,看里面没其他要紧的信件等物后,递给了孙叔,孙父要推辞,哪有这脸皮收下,袁珊珊不在意道:“是给孩子吃的,孙叔可别推,你没看我车上还有?!?br />
    回家后,孙父夫妻俩看着这包山货,越发觉得无地自容,原以为让女儿接孙父的班,有了正式编制女儿的脾气会收敛点,可他们想岔了,看看这打扮得妖里妖气的,下了班也不知道着家,自己生的闺女也不知道照顾,甩手就丢给他们二老,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分开这些年孙美红的性子会变得这么糟糕。

    “她大了,我们也说不得了,老大那边来了信,不如我们今年带上莉莉去老大那里过年吧,让那丫头自己搬去厂职工宿舍里住?!彼锔缸跃醵圆黄鹪?,要是他们老两口一直在这儿,孙美红一遇上袁家姐弟就这么针锋相对,时间长了,会连他们也成了惹人嫌了,尤其是袁珊珊对他们两个老的没有丝毫芥蒂,让他们更加惭愧。

    “也好,就听你的,老大在那边成了家,我过去也能给他们带带孩子,莉莉这孩子过去也有个伴?!闭饽睦锸侨ス炅?,分明有暂时长住的意思了,赵慧芬被这女儿也弄得心力憔悴,她不是只有一个孩子,也要为另一个着想。至于外孙女,也不敢丢给她妈。

    “那就收拾收拾,尽早动身吧,我去给老大发个电报?!?br />
    隔了两天,袁珊珊碰上大包小包出门的孙叔夫妻,才知道他们要出远门,去如今下到兵工厂里的大儿子那里,可能要住一段时间,什么时候回来也不一定,提前跟袁珊珊拜了年后便带着外孙女离开了,身后是一把铁将军守门。

    也是从这一天起,袁珊珊直到开学离开,都没再碰见孙美红。她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如今夫妻俩就靠孙叔领一份退休工资,哪里经得住孙美红里里外外的折腾,还不如这样离得远些,孙美红这样作,就是当父母的也是有容忍的底线的。

    年前年后,袁珊珊在丰城与省城之间来回跑动,这个年过得比往年忙碌多了,她与袁卫彬的录取通知书也先后由邮寄员送到了家,邮寄员对他们家熟悉得很,不过这一回送的信件可大不相同,由自己亲手送出两份来自京城的大学通知书,他也与有荣焉。

    两份通知书,一份来自京大的中医专业,另一份则来自京理大,袁珊珊跟着师父学了中医后,倒不愿意再改学其他的了,想学什么自己看书或是在大学里去旁听好了,这也是周老爷子和袁父乐于见到的结果,而袁卫彬,第一志愿没被录取,但调剂到的学校与专业却比他本人填的第二志愿强,这对袁父来说也是个极大的惊喜,而且两所学校相隔并不算远,平时互相之间走动也方便得很。

    许言森同样被京大的经济系录取了,袁珊珊当时人正在省城师父那里,许言森骑自行车赶到这儿说了这一消息,而袁珊珊本人的录取情况,还是通知书寄到家后由袁父电话打到了韩父医院那里,再由韩父跑来告诉袁珊珊,所以与许言森的消息相隔了并不太长的时间。

    这么巧,不过又不算意外,京大是全国最好的大学,许言森又是省理科状元,被这样的学校录取是很正常的事,袁珊珊笑道:“恭喜,刚巧我的通知书也到了家里,也是京大,中医学专业?!?br />
    韩瑞走过来,摸着下巴围在许言森身边转了几圈,许言森来过两趟了,都碰上这小子,不过知道他是珊珊的师侄,哪怕比珊珊大,也是差了辈的。

    “进来坐吧,师父在午休,你们小声点?!痹荷禾嵝蚜艘簧?,便转身进去了,由着韩瑞跟许言森自来熟地玩闹。

    袁珊册离开了,韩瑞更得寸近尺了:“啧啧,不会又是个想当我长辈的人吧,我小师叔可不是那么好追求的,不过你比其他人有毅力多了,这都追到京大去了,别的家伙一听小师叔考了个理科状元,就吓得缩回去了?!?br />
    许言森淡定微笑:“我也是省理科状元?!?br />
    韩瑞没好气道:“别跟我炫耀,没看我连年也过不好,要跟着小师叔学习啊。不过你算是最聪明的一个,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啊?!?br />
    许言森轻咳了一声,近了三年多了,也没见成果:“我跟珊珊是朋友,韩瑞你是珊珊师侄,别坏了你小师叔名声?!?br />
    “行,那我就等着我小师叔什么时候给我带回另一个长辈?!焙疣托α艘簧?,把许言森脸黑得能滴墨。

    许言森也没再跟这小子多罗嗦,来找袁珊珊商量怎么去京城何时启程的事,袁珊册并没有推拒一起动身的提议:“可以提前去,不过再等等,看军军那边会录取到哪里,要是一条线上的话,那就一起出发?!?br />
    “也好,到时我去安平县的时候把他一起接出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在京城,这是他跟彬彬商量好的?!毙硌陨Φ?。

    袁珊珊也笑了,在一起更好。

    许言森坐了会儿便走了,原先想找袁珊珊说关于“包山”话题的,也让他默默放在了心里,此刻,他更愿意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这个国家,而不再只是安平县这一个地方。

    离开省城前,袁珊珊本想再托师父出手两根人参的,她想用这笔钱在京城购买自己的房子,如果可以,她想尽可能的自己住出来,不太愿意跟其他人一起挤宿舍,不习惯。

    不过老爷子在知道她这笔钱的用途后,倒给了她一个建议:“不如等到了京城再出手,那边能出的价钱高点,上次给的那份名单不要丢,老头子我再写两封信,到时丫头你找信封上的人。那边有几个老家伙称得上国手的,有机会好好跟他们学学?!?br />
    “好的,那我听师父的?!痹荷阂幌胍捕?,能多卖点钱那当然更好了,本来就是冲着钱去的,“等我买了房子,师父也可以到京城去住段时间?!?br />
    周老爷子乐呵呵地笑:“好,老头子我等着享小徒弟的福,你比你两个师兄都孝顺?!?br />
    要是韩父在此的话,肯定要大声喊冤,明明是师父不愿意跟他住在一起,结果反而嫌他不如小师妹孝顺,至于马辉,确实没这条件,自己住的还是职工宿舍,时不时地还要来师父这里蹭宿。

    果然如许言森所说,身在坡头村的郑学军收到了来自京师大的录取通知书,轰动了整个村子,不仅考上了大学,还考上了京城的大学,放在过去,用老话说那可是天子脚下。

    郑大乃乃笑了一场,又哭了一场,在自家儿子儿媳牌位前说了好长时间的话。

    巧的是,唐芸同样报考的这个学校,不过一个文科一个理科,等到袁卫彬蹭许言森的车子来接郑学军的时候,唐芸也厚着脸皮跟了上去,有现成的车子蹭,何必自己累死累活地赶车,那么多打包的行李就能将她累惨。

    袁珊珊让她爸多订了一张卧铺票,郑学军和唐芸出发之前就住在袁家,袁父热情地招待了他们,特别是郑学军,对他更多一份照顾与疼惜,这孩子走到这一步可不容易,郑学军和唐芸也没想到袁爸爸这么平易近人。

    晚上唐芸跟袁珊珊挤一张床,睡前说悄悄话。

    “你就这样将姚海波丢在那边了?”袁珊珊没想到姚海波会选择重考,非要考到京城跟唐芸一个地方去,其实换个年代,姚海波这样的性子挺适合出去闯荡的,只是这时候的环境还不算放开,似乎除了考大学,没有比这再好的出路了。

    唐芸傲娇道:“就当是给他的考验,谁让他那么没用,盯着他看书了,结果还是考得那样差?!?br />
    袁珊珊噗哧乐道:“也许姚海波本身就不是擅长看书学习的人,人跟人的天赋是不一样的?!?br />
    “那就让他自己选择了,他爱考不考,现在是他求着我?!碧栖刻裘紘N瑟说。

    “你行!哈哈……”袁珊珊朝她佩服地竖起大拇指,加上从许言森那里听来的一些八卦,姚海波这样一个没定性的人,居然真让唐芸给彻底收服了,别说,这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挺登对。

    唐芸又说起其他知青的事,与袁珊珊好一段时间没见面了,这话说起来没完没了,而且这一年也是知青变化最大的一年。

    他们一个知青院,包括唐芸在内考上了四个,在整个秦石公社中算人数比较多的一个大队,苏凤林没能考上,也憋足了劲准备今年再考,赵洪军和孟佳华虽然没唐芸成绩好,但也如愿收到了大学录取书,唐芸说这两人也不容易,各自都有对象,这些年也一直没动摇过。

    “就是孟姐对象没考上,他们坚持到这份上了,以后还不知道会怎样?!彼凳祷?,唐芸也有点不看好他们了,她看得出,孟佳华也有点累,“孟姐八月从许言森那里得到消息时,就透露给她对象了,可她对象却不如她当真,结果你看,就是现在这情形了?!?br />
    在唐芸看来,赵洪军那一对还好一点,只要赵洪军不变心,他对象也不出岔子,就能一起走下去,他们这一对属于男强女弱的,可放到孟佳华身上,如今成了女强男弱,唐芸觉得挺讽刺,有些男人就是这么现实,如果这男人因为自尊心受不了,要她说,孟姐把这男人甩了也好,将来还愁找不到更好的对象?

    “对了,你还记得七沟村的林丽芬吧?”

    “嗯,记得,她怎样了?”袁珊珊问。

    唐芸讥笑道:“她要跟她男人离婚,男人坚决不肯,就一直拖着,后来你知道怎的,这林丽芬居然逃了两回,不过两回都被她男人抓到逮了回去,她连孩子也没带,就自己一人逃走,你说这人厉害吧,后面还有更厉害的呢?!?br />
    “逃了第三回?”袁珊珊诧异道。

    “对,就连我们这些听到的人以为她不会逃了,会另想办法,没想到她又逃了,这回那男人没能找到人,坐车去了林丽芬娘家,结果说人没回去,呵呵,整个秦石公社都在看七沟村和林丽芬的笑话呢?!?br />
    袁珊珊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