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第75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75章

    唐芸和郑学军不仅人来了, 还给姐弟俩带了不少东西。

    孟佳华和罗晓桐分别帮袁珊珊织了一件高领毛衣, 一件纯白, 一件大红色, 至于袁卫彬, 她们时间来不及了, 只给他织了件背心, 要等到天气转暖才能穿。

    郑大乃乃则与罗婶一起, 给姐弟俩做了一身新棉衣, 外面穿上一件罩衫便可以,这身棉衣比以前的厚实, 是考虑到身处在北边的京城比他们生活的地方更冷。

    这些心意让袁珊珊心里暖融融的, 也让唐芸酸了几句,孟佳华从来没给她织过,回头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把织好的围巾手套丢给了袁珊珊,叫她忍俊不已,也很给面子地当场戴了起来。

    要离家了,袁珊珊心里十分不舍,她和袁卫彬一起离开, 家里就只剩袁父一人,现在才觉得身边有个伴不是让人接受不了的事, 至少儿女离开了, 夫妻俩可以互相照顾, 而不像现在形单影只, 冷了热了或是饿了也没人关心。

    “爸, 要是有合适的人,爸还是考虑一下吧,我和大哥都能理解,彬彬也会想通的?!痹荷豪肟案杆?。

    袁父听得哭笑不得,女儿管起老父亲的婚姻大事了,不该是他这个当爸的C心小辈的吗?而且现在三个孩子一个都没成家。

    袁珊珊眨眨眼,似乎是有些怪异,私心里她也是不愿意有个陌生人C入他们这个家庭里的,但不能只顾他们的私心,看她爸这模样,袁珊珊中和一下:“要不先请个阿姨,就给爸做做饭洗洗衣服,再顺带打扫一下家里的卫生。爸,真的很有必要,你看你一忙起来在家能待多长时间?也没时间做家务了吧,这时间一长家里不得蒙上一层灰?咱家现在不差钱?!?br />
    袁珊珊说得很豪气,虽没有大钱,但小钱钱绝对不缺的。

    袁父本来不想的,结果一听女儿描述的这情景,不禁想了想,还真有可能,自儿女回来后,家里都是他们收拾得妥妥当当的,没要他C一点心,不能等儿女放假回来,先要给他打扫卫生吧?“爸会考虑一下的,你也别C太多的心,你弟弟又要交给你了,要是爸退休了,倒可以跟着你们一起到京城住段时间?!?br />
    “会有那一天的?!痹荷合朐诰┏锹蚍孔拥氖旅宦髯旁?,袁父很赞成,这样周末放假的时候姐弟俩有个地方可以碰头,只是羞愧他在财力上支持不了多少。

    他们的行李太多,有些不太重要又占地方的物品,就干脆打包邮寄到京城,袁父再不舍,也得将一双儿女送上了火车,直到火车开出站台,才和一同送行的陆睿明转身离开。

    袁父心里虽伤感,可看看身边一脸不舍的陆睿明,振作精神安慰他:“现在也可以考研究生了,等过几年明明也考到京城去,再说等放假了,你哥哥姐姐可以回来,你也可以去京城看他们?!?br />
    陆睿明用力点点头。

    袁珊珊和袁卫彬情绪都有些低落,好在同车的还有唐芸和郑学军,两人努力找话题让两人加入,等到了省城站许言森上车与他们汇合后,气氛更热闹了,同火车的乘客有不少是刚被录取的大学生,可大多是一人或是两人结伴同行,少有像他们这样一伙的,有好奇的乘客一打听,居然都是去京城的,这可太难得了。

    这个年代火车的速度够呛,好在几个人都在一个车厢,唐芸又是个爱闹的,几人轮流开牌局,车上的时间并不难打发。

    经过两天一夜,第二天天黑下来才到达终点站,许言森提醒大家穿得厚一点再下车,这里的气候跟家里完全不同,初来会有些不适应,车站外面会有人接他们,今晚先在招待所住一晚。

    唐芸毫无意见,也是出来之后才知道这家伙在京城还有关系,加上姚海波跟许言森的兄弟关系,她跟袁珊珊又这么要好,让许言森全程照顾又怎滴。

    “是许言州来接我们?”袁珊珊问。

    “应该是他,除了他,别人没这么闲的?!毙硌陨坏闾孀约姨酶缯谘诘囊馑级济挥?。

    虽然邮寄了不少包裹,可随身带的行李依旧很多,袁珊珊很有友爱心地负责份量重的行李,唐芸笑称以后要出门一定要跟袁珊珊一起,至于许言森,虽然被唐芸打趣笑话了一番,可脸皮也锻炼出来了,再说力气比不上袁珊珊,是早已知道的事实,谁说女人就不能比男人强的。

    一下火车,风像冷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没人愿意开口说话了,否则一开口就要呛一口冷风。袁珊珊和袁卫彬都换上了郑大乃乃新做的厚棉袄,袁珊珊担心地看一眼袁卫彬和郑学军,看两人情况还好,一回头正好撞上同样看向她的许言森的担心目光,笑了笑说:“我大概是我们几人里最不怕冷的一个?!?br />
    唐芸听了这话看过来,果然跟他们缩头缩脑的模样不同,袁珊珊的状态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脸蛋因为刚下火车红扑扑的,叫唐芸看得很想扑上去咬一口,心说这丫头知不知道她对男人的吸引力?身边就有个锲而不舍的。

    虽然天黑了,可火车刚进站,京城车站的人流量很大,出了站,许言森刚要准备去找人,袁珊珊一眼发现了等在外面伸长脖子找人的许言州:“别去了,许言州在那边呢,跟我来?!?br />
    挤过一段人群,许言州也发现朝他过来的一行人了,看到连他堂弟在内居然有五人,吓了他一跳,忙接过他堂弟手里的行李说:“你们真是太厉害了,居然都考上京城来了,而且还有两个年纪小的?!?br />
    许言森打击他:“这就算小了?陆睿明去年也考了,数学满分,就是因为年龄小才留在丰城大学他爷爷身边?!?br />
    许言州努力挖出这么号人物,好像才十五岁不到吧,没正经上过几天学吧,不禁乍舌,这一个个的,专门打击其他人的:“快走,车就停在外面,赶紧上车?!?br />
    有人就是方便,不用这晚上的找公交车再找住宿的地方,将行李全部塞进去,再加上人,许言州开来的车绝对超载了。许言森也不罗嗦,让许言州先带他们去饭店吃顿热火的,然后再找招待所住下来。

    吃完热腾腾的汤面,几人总算像重新活过来了,住的地方因为有两人在京师大,因而就索性直奔京师大,住进了这里的招待所,正好唐芸和袁珊珊一个房间,袁卫彬和郑学军同住一间,许言森当然要跟许言州走了,不过他行李留在了招待所里,等到时候一起带到京大去。

    安顿好后许言森便跟着他堂哥离开了,重新发动车子,驶到马路上时,许言州看看向边的堂弟说:“袁家姐弟俩可够厉害的啊,袁卫彬之前没读过高中吧,这也让他考上京理工了,难怪你要这么拼命了,拿了个省状元?!?br />
    许言森笑:“珊珊也是省状元?!?br />
    许言州差点趴在方向盘上,身边人都这么厉害,还让不让他活了。

    许言森透过车窗看外面的景色,还是小时候来过京城,如今印象并不深刻了,再回到这个地方有些感慨,与许言州联系还多点,与大伯家其他人也好多年没见面了,这关系,也许还不如近邻,只是人回到了这里,不能不住到大伯家。

    “对了,让你打听的房子怎样?有消息了吗?”许言森回头问。

    “还在等消息呢,哪有这么快的,不过上回你也没说清楚,是你自己要买?干嘛要买?”许言州不解,来到京城了,难道还让堂弟住到外面去?

    “不是我,是珊珊要买,最好是位于京大和京理工之间的位置,不用担心钱够不够,珊珊会解决的?!痹拘硌陨驳P那频奈侍?,结果袁珊珊跟他说了一下,他立马闭嘴了。

    许言州转头佩服地看向他堂弟,袁珊珊的本事能力不去说,可他堂弟对着这样的姑娘没有打退堂鼓,也是可以的,许言森把他的脑袋掰回去:“专心开车,我可不想第一天回这里就出车祸?!?br />
    在招待所好好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几人又生龙活虎起来,到底年轻。

    刚吃好早饭,许言森和他堂哥就来了,带着几人在京师大逛了一圈。唐芸还好,毕竟在城市里长大的,可郑学军小时候的记忆已经没了,最多的也就是坡头村与安平县,京城大得已经超出他想像,而这京师大一圈逛下来,也让他震撼不已,跟袁卫彬走在一起,不时头碰头说着什么。

    许言森有话跟袁珊珊说,唐芸只能跟许言州走在一起,许言州见过姚海波的,昨晚天黑没仔细打量,现在白天看看,这姑娘也挺出挑的:“你是海波对象?你俩还能处下去?”

    “怎么?你要撬你堂弟兄弟的对象?”以为唐芸会不好意思多说什么,万没想到一开口这么彪悍,反而让提起话题的许言州不知说什么了,要是他说一个敢字,估计先让自家堂弟收拾了。

    “误会了,唐大小姐,”许言州连忙反驳,“言森的兄弟,那也是我许言州的兄弟啊,以后在京城这片地方,有什么事尽管开口跟我说一声,我随叫随到?!?br />
    唐芸斜睨了他一眼,油嘴滑舌的,跟许言森完全不一样的性子,唐芸也是个牙尖嘴利的,既然他自己送上门来,当然就不会客气地往外推了:“我可记住了,嘿嘿,就算你忘记了也没关系,反正有许言森在,找他就等于找你?!?br />
    许言州有些心虚,懂不懂客气话啊姑娘?

    许言森在跟袁珊珊说房子的事,虽然现在还没消息,不过交给许言州办,比自己出去跑方便得多。袁珊珊也懂这个道理,这年代房子买卖还是少见的,也没有中介场所让她去打听:“那我不客气了,到时请他吃饭?!?br />
    逛了一圈,他们回对便帮唐芸与郑学军办入住手续,虽然还没正式开学,可已经有工作人员了,入校的学生住宿也提前安排好了,通融一下便让他们两人先住进去,手续后面一起补办。

    稍后袁卫彬和袁珊珊两人的情况也是一样的,而且大家的学校里也不是没有人提前来,有了宿舍就不必住招待所了,对于郑学军和唐芸来说,经济上并不如袁珊珊姐弟宽裕,不过庆幸的一点是,他们师大的学生每个月都有补贴,足够一个月的花销了,郑学军当初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在许言森的建议下报了师大,他不能加重乃乃的负担。

    住的地方安顿好后,各自拍了电报或是打了电话回去报平安,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便由许言州开车带着,在京城各个风景点到处跑,也忘了京城的寒冷,许言州全方位服务,不仅当司机和向导,还找来了相机给大家拍照。

    天、安、门广场、故宫、颐和园、王府井……到处留下了他们的身影,如果不是天太冷,长城也跑不了,不过相约了等天气暖和了再一起登长城,不是说不到长城非好汉么,都来了京城,当然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明天你们自己去玩吧,我有事要跑一趟,拜访一位师父介绍的长辈?!痹荷旱碧焱砩戏挚氖焙蛩?。

    “姐,我跟你一起去?”袁卫彬哈着热气搓手说。

    “彬彬跟大家玩吧,我陪你姐走一趟?!毙硌陨愿娣苡碌厮?,见袁珊珊想要反对,补充道,“京城的路我比你熟悉多了?!?br />
    “对,言森陪珊珊妹子走一趟,我们玩我们的,不要理他们?!毙硌灾菝Υ笊?,看他这堂哥做得多好,努力给堂弟创造机会。

    “好吧,到时只要你不嫌闷就好了?!痹荷何匏降?,不让彬彬去,也是担心到时候说起话来,他什么都听不懂,在边上待得无聊。

    “不会?!?br />
    第二天,袁珊珊准备好上门拜访的礼物,等到许言森后便与他一起出发了。

    袁珊珊穿了罗晓桐织给她的大红高领毛衣,外面穿着郑大乃乃做的棉袄,再罩了件灰色的衣裳,衬得人唇红齿白,格外清新,直筒筒的棉袄棉裤穿在身上,也不显得特别臃肿。

    手上拎的东西被许言森接过去了,袁珊珊两手C在兜里跟着他往公交车站走。

    她对两人现在的状况和许言林的态度也是无语之极,大概两家人的关系太近了,以至不在一个城市了,可还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杜绝不了互相之间的往来,特别是其中某一个人还特别主动地联络。

    要准确形容她现在与许言森之间关系,袁珊珊觉得,应该是朋友之上恋人未满吧。

    “许大哥,”离车站还有段距离,袁珊珊放慢速度,“你现在打算就跟我这么磨下去???”

    袁珊珊的声音里透着股调侃的笑意,闹了许言森一个大红脸,他轻咳了一声说:“其实我一直想找个时间跟你谈谈的,可是一直没有独处的时间,珊珊,”他的态度认真起来,“其实你对我也不讨厌吧,所以我们不如就这样处下去?你说的问题我都考虑过,可为了将来还没有出现的情况就畏首畏尾?那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了,只要跨出那一步,那将来肯定能找到更好的相处形式?!?br />
    “在你去年到处跑的时候,那时候我就在想,等我们考上大学,寒暑假我可以陪着你一起跑,你喜欢往山里钻,我也能找到我喜欢做的事,也许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后,我没有太多闲暇时间陪你走,但不论你走到哪里,家里总有个人在等着回来,听你讲外面的经历,我想当那个人?!?br />
    “珊珊,我知道你不喜欢被束缚的生活,我也不愿意成为束缚你的那个人,我会尽我所能地给你更加宽松的环境,所以,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也许我们能一直走下去?!?br />
    袁珊珊脸上笑容不变:“你不怕最后成为一对怨偶,连累得两家人也互相生出嫌隙?”

    许言森认真想了想,不太确定道:“我觉得可能性不是太大,如果我做得不够好,也许珊珊你会直接从我生活里消失,哪里还有机会生嫌隙?当然卫国揍我那一顿肯定少不了的?!?br />
    袁珊珊心说还真猜对了,她确实有能力让人永远接近不了她身边,只是,大概她也碰不到一个男人能站在她的立场上想问题,不说现在,就是后世,也多是男人让女人来迁就,来牺牲,许言森本人更是像打不倒的蟑螂一样,受一回挫,下一回变得更坚定了,这结果让她也哭笑不得。

    还有,心里也是一点点感动的吧。

    许言森都不怕尝试失败,那她呢?失败一次对她有多大的损失?怎么看在感情的投入上面,她不会超过许言森。

    失败的结果,不过是重新回到单身状态,和以前的规划没太大差别。

    可是也有可能,她会得到一个伴,刚刚许言森描述的情景,对她确实有一定的吸引力,有人陪着一起上路,即使没有同路,也会一直在家里等着她跑累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