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76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76章

    尽管许言森面上表现得很沉着, 可他自己知道, 他此刻心跳如擂鼓了。

    说得都有些口干舌躁了, 朝袁珊珊瞥了一眼, 发现她仍旧是嘴角擒着一抹笑意, 这时正好袁珊珊眼睛转过来,捕捉到许言森偷看她的目光, 眼里的紧张忐忑丝毫没能逃过她的眼,不由噗哧一乐。

    这突然绽开的笑颜让许言森心跳又加快了几下,这是不是表示, 他有机会了?

    “珊珊?”

    “好了,不逗你了,”袁珊珊的精神力异能太强大,许言森加快的心跳声逃不过她的感知, 她怕她再这么下去, 这颗心脏要无法好好地待在许言森的胸腔里了, “那……就这么处处看?我给你叫停的权利,但不会给你背叛的权利?!?br />
    许言森终于等到了期盼已久的话, 却在这一刻完全傻掉了, 反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双脚已经忘了正在走路, 可嘴角却往两边咧开了,声音里带着一丝不确定:“珊珊你是说……”

    “傻瓜, 走啦!”袁珊珊横了一眼他这傻样, 她可不想成为别人围观的对象, 径自往前走。

    许言森努力回想刚刚袁珊珊说过的话,她说的的确是“处处看”这几个字眼吧,他肯定没听错,反复向自己确认了几遍后,再一回头,袁珊珊已离他十几步远了,忙咧着嘴巴追过去,走到他身边依旧低声求证道:“珊珊,你真的同意了吧?不准反悔!”

    袁珊珊没回答,他又问了一遍,袁珊珊不禁乐道:“你什么时候成了和尚了,一直在我耳朵念经,要再不恢复正常,我可就收回我的话了?!?br />
    许言森终于闭嘴不问了,这次的话让他再确定不过,珊珊这回是真的答应了,看来他是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把珊珊的心门敲了开来。

    背叛?不!他绝对不会的!

    迈开大长腿与袁珊珊并肩走,自己心里偷乐了会儿,又转头看了看袁珊珊,发现她并不是无动于衷,虽然目不斜视,但耳朵根却有些泛红,许言森的嘴角不禁翘得更高了。

    两人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再交流,可之间的气氛与之前相比就是改变了很多,明明只是一句话的工夫,可就像是发生了化学变化一般,空气都变得甜美了许多。

    袁珊珊自以为自己很平静,可在别人眼里,这姑娘脸上带光眼睛发亮,笑意虽淡,可那翘起的嘴角却会让心情不太好的路人,看了也不由自主地Y转晴。

    等两人再次交谈起来时,好像什么也没变,但袁珊珊看得出来,身边这人浑身透着轻快,等从公交车上下来时,许言森已经恢复了平静,当然如今已换了一种身份站在袁珊珊身边,那就是已经是她的处于考验中的对象了,他们一定会顺利到达终点的。

    许言森显然做了比较充足的准备工作,带着袁珊珊拐了几个弯后走进一个胡同里:“应该就是这里了,珊珊你等下,我去问下那边的老大爷?!?br />
    袁珊珊点点头,许言森小跑过去,跟那边带孙子的老大爷说了几句,手指往袁珊珊这边方向指了指,头点了点后又飞快跑回来:“对了,就是这边,最里面的一间四合院住着的就是常姓人家?!?br />
    “那走吧?!痹荷赫獯伟莘玫囊晃焕弦有粘?,她师父从农场出来后也与这一位联系过,所以才推荐给自己徒弟。

    到了地点,许言森上前敲门,过了会儿有位中年妇女过来开门,听许言森说明来意后皱起了眉头,似乎不太欢迎陌生人前来打扰,想着要怎么开口拒绝。

    “等一下,这是我师父让我捎给常老的信,能不能帮我转交一下,我师父是y省的周寿然?!痹荷喝〕鲆环庑?,双手递过去,并报出自家师父的姓名。

    “那好吧,你们在外面稍等一下?!敝心昱私庸?,又将门关上,让他们在外面等着,自己回去送信去,心里对门外的两个小年轻颇有些不以为然的,以为自家公公是什么人,要是随便什么人都放进来,那公公会是第一个发脾气轰人的,特别是那些提了礼品上门的。

    “我打听过了,这位常老爷子确实有些名气,不过脾气也不太好,对了还有一件事,常老爷子被京大外聘,会给中医专业的学生开堂授课?!毙硌陨蜕馐偷?。

    “这样挺好的,师父原本就让我有机会向其他老前辈学习学习,我本来担心这样的机会不好找,既然开课,那就能光明正大地听课请教了?!闭庖泊恿硪环矫嬷っ髁顺@弦拥囊绞鹾偷匚?。

    书房里的常老爷子看清手里信件的落款人,向儿媳确认:“门外的姑娘说她是周寿然的徒弟?”

    儿媳茫然道:“啊……她是说她师父来着,爸,这周寿然是谁?爸你认识的?”

    “快,快把人请进来!”常老爷子一边拆信一边催促道。

    “哦,好的,我这就去?!倍泵ψ硗庾?。

    常老爷子也疑惑,上回老周写的信里可没提新收了徒弟,他记得老周身边是三个男徒弟,最小的徒弟下落不明,他也暗中帮着找了几回,快速扫完信件,没想到这老家伙居然真的有心,这么大年纪又收了个女娃儿,不仅如此,信里还把自己小徒弟夸了又夸,让常老爷子有些黑线,这是向他炫耀徒弟来的?

    被中年女人请进门后,袁珊珊和许言森相视而笑,成了。

    路上不用打听,便知道了中年女人的身份,原来是常老爷子的儿媳,照料老爷子的生活的,让袁珊珊和许言森叫她王姨,与之前的态度大不相同,显然将两人当自己人看待了。

    王姨也不笨,她猜测那位周寿然应该跟她公公一样是位老中医,这姑娘是老中医收的徒弟了,跟以前那些上门求诊的人可大不相同了,她当然要区别对待。

    将人领到书房门口,常老爷子人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看向领过来的两人,忽略掉一旁的许言森,因为周寿然信里可说了,收的是女徒弟,所以男的就是无关人士,不用他考量。

    审视地打量了一会儿,常老爷子开口:“你就是老周的小徒弟?今年考上京大的中医专业了?学医几年了?”

    袁珊珊态度恭敬地回道:“是的,满打满算,学了四年多,不过师父从农场出来后才正经跟在师父身边?!?br />
    常老爷子流露出明显的失望之色,怀疑地看向袁珊珊,周老头弄来这么个没学了几年中医的徒弟做什么?越来越糊来了,难不成老糊涂了?

    许言森见不得袁珊珊受怀疑,解释道:“珊珊虽然学医时间短,但已经跟着周老爷子给病人行针治病了,珊珊学得如何,常老可以考较看看,时间不一定代表全部?!逼渌瞬桓铱隙?,可珊珊就是个独特的个例。

    常老爷子果然如同传闻中的脾气不好,许言森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老爷子脸色黑沉,一手指着袁珊珊说:“你进来,至于你,”后面指着的是许言森,“外面待着!东西也留着!”说着转身背手进书房。

    许言森被呵斥了,摸摸鼻子老实待外面,朝袁珊珊挥挥手,让她尽管进去充分发挥,既然常老爷子将人叫进门了,那显然是给一个考较的机会了,他不相信袁珊珊会通不过,只要通过了一切好说。

    王姨将人送到后就去给客人泡茶,结果一转身便看到进去了一个,外面还留着一个,公公对人可一点不客气,这么冷的天让小伙子在外面待着,不冷吗?她用手指了指隔壁的房间,意思让许言森先进屋待着,许言森笑着摆了摆手了,用极低的声音回道:“我没关系的,就在外面等着?!?br />
    王姨没再劝,推开门进去送茶,里面明明挺比外面暖和多了,可王姨却反而觉出一股冷意,看人家小姑娘乖巧地站在她公公面前,公公却沉着一张脸,能吓哭小孩子,只是对公公的事她向来不敢多说什么,安静地放下茶转身又离开了,出去的时候又将房门带上,朝许言森点了点头便走了。

    许言森在外面能听到里面的声音,起初担心的表情,逐渐地放松下来,最后翘起了嘴角,露出自豪的表情,珊珊本来就不能用平常人的标准来衡量。

    约莫在外面站了近一个钟头,许言森感觉两腿快僵了,饶是如此也没来回走动活动一下。

    终于里面叫了一声:“外面的小子,进来吧!丫头你去叫他进来?!?br />
    袁珊珊过来开门,早察觉这人在外面一动不动的跟受罚似的,低声说了句:“你也是傻的,叫你待在外面又不是不准你动?!?br />
    许言森低声笑道:“没关系,离得近我才听得到你们在说什么,时刻准备着老爷子发怒时进来救人?!?br />
    袁珊珊瞪了他一眼,等他进来后带上门,许言森终于可以回暖了,嘶!

    常老爷子怀疑地看了他几眼,不明白他这是啥表情,不过在老爷子眼里依旧是无关紧要人士,他是因为这小子手里提着袁珊珊送他的药材,所以才把人叫进来。

    许言森很识时务地将手里拎的都交到袁珊珊手里,后者摆到老爷子书桌上,将送他的盒子打开来。拿来送人的,还是讨好常老爷子的,当然是挑的品相极佳的好药材,比如她从长白山带回来的除了人参以外的其他几样,并且都是炮制好了的。

    常老爷子看向药材的目光柔和多了,显然很满意:“这是你师父为你准备的?这老东西倒是了解我,他如今怎么不来京城了,这么大年纪了,以后再想走动也动不了了?!?br />
    袁珊珊乖乖应道:“是师父从我的收藏里帮我挑选的,现在师父刚回省城没多久,以后会有机会来这里的,师父也想和同行多交流交流?!?br />
    “行了,不用替你师父说好话了,他那性子我还不知道,你将那两株人参留下来,等我替你找到买家再把钱给你,小孩子家家的,眼里就只有钱?!痹床挥迷荷鹤约核得?,她师父在信里已经替她说了,袁珊珊心里很感激师父的用心安排。

    “是,就在这里,多谢常老爷子?!痹荷航砹礁鲎傲巳瞬蔚哪竞型乒?,所用的木料也不简单,不仅为了包装,也是为了更好地保存药材。

    常老爷子打开来小心看了看,脸上见猎心喜之色更深,浸Y这一行的,最高兴的自然是见到好药材了,品相成色这么好的人参,绝不是一般参农能采到的,心里已经琢磨着自己留下一株,再帮这丫头出手一株吧,这人参值得好价钱。

    “你们小年轻去忙吧,隔个三四天再过来看看,平时有空过来坐坐,别以为离开了你师父,就可以偷懒!”又唬着脸厉声说。

    “谢谢常老?!痹荷汉托硌陨黄鹣虺@系懒吮?,转身走出去并将门带上,将参留在这里并不担心,因为这是珊珊师父让找的第一人,如果常老人不在或是不方便见她,才去找第二人,可见师父最信重的还是这一位。

    当天下午,许言森陪着袁珊珊,又礼节性地拜访了另一位,也备上了一份药材。

    等到许言州下晚将领着出去玩的人送回来,他和唐芸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两人经过一个白日,发生了比较明显的改变,以前许言森对待袁珊珊的态度比较收敛矜持的,现在看看,那小眼神,几乎不遮掩地宣告了什么。

    唐芸把袁珊珊拉到一边说悄悄话:“怎么?你终于点头答应了?”

    “是啊,”袁珊珊态度大方地承认,让与其他人说话时还悄悄留意这里的许言森,脸上的喜意更浓了,“估计没几个男人受得了我这样的,既然他能接受,那就试试看能不能处下去?!?br />
    唐芸皱着鼻子说:“我还以为你能坚持得久一点,没想到这么快就松口了?!?br />
    “这还快?那你跟姚海波之间,岂不是更快了?”比脸皮厚,袁珊珊自问一点不比唐芸差的,果然一句话把唐芸问得说话都带结巴的了,羞恼得捶了袁珊珊一拳头。

    袁珊珊回头看到袁卫彬和郑学军露出不同的表情,一个是茫然,一个是了然,果然还是自己弟弟有些傻啊,袁珊珊打算晚饭后找个时间跟弟弟说清楚,别让他从别人口中知道这件事。

    忽然又有些头痛,大哥和她爸那里是不是也要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