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第77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77章

    吃好晚饭后, 袁珊珊带弟弟出去散步, 许言森想由自己跟袁卫彬解释, 不过袁珊珊更愿意亲自跟弟弟说明。

    袁珊珊没扯别的话题, 而是直入主题,将如今她与许言森的新关系说了一下, 也就是他们两人现在处对象了,是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关系,将来许言森很可能由袁卫彬的许大哥上升为姐夫。

    袁卫彬懵着脸,晃了晃脑袋:“你们真的处对象了?不是说不是的吗?”

    袁卫彬在坡头村和回丰城后,也常听身边人打趣他姐和许言森, 不过身为弟弟还是知道两人并没有处对象,所以, 他一直以为, 他姐对待许言森的态度跟他是一样的。

    接着袁卫彬脸又一黑:“许大哥太狡猾了, 我给许大哥的信里说了好多姐的事情?!彼运飧錾档艿?,到底在里面充当了什么角色?越想越气愤了,许大哥欺负人。

    袁彬彬噗哧一乐,这傻弟弟哎,到现在才想明白许言森的用心, 拍拍他的手臂说:“起初我没同意,以为你许大哥也会重新考虑, 没想到他一直没有放弃, 所以姐就想试试看, 不过他虽然通过你这边知道了不少我的情况, 但他对你如何,这点不该质疑,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一点,他不是教你怎么面对你妈的吗?”

    别以为袁卫彬跟许言森有段时间通信那么频繁,她会毫不知情,尽管许言森也从没对她说,但从袁卫彬对他妈的态度越来越平和而非气急败坏这一点来看,许言森是有很大功劳的,这样的效果比她和袁父从旁劝说来得更有效果。

    袁卫彬别扭道:“他跟你说了?”他决定再讨厌一点。

    “没有,姐从你的变化猜到的?!痹荷盒Φ?。

    袁卫彬心里松了口气,没说就好,说了他会不好意思的,扭过脸说:“算了,我宰相肚里能撑船,就不跟许大哥计较了,不过以后……哼哼?!毙菹胨倌敲春盟祷傲?。

    袁珊珊并没想干涉弟弟怎么和许言森相处,包括和大哥之间,这得由他们自己解决,毕竟他们原本就是很亲近的关系。

    回去路上,袁卫彬别别扭扭地说了他和他妈的事,临走的时候,他妈又找上他了,塞了他一笔钱,不多,不过可以看得出是最近几个月靠工资攒下来的:“我听了许大哥的意见,钱给我我就收下了,不过我不会动,都给存起来了,以后等她老了我会按月给她养老钱?!?br />
    “嗯,这样挺好,你许大哥的意见确实不错?!痹荷涸尥?,彬彬给他妈以后养老的责任逃不掉,所以还不如主动承担下来,免得被别人说嘴,再说了,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最主要的是,她弟弟如今能心平气和地对待这件事了,这就是最大的收获。

    袁卫彬笑了。

    不过等回去看到许言森时又扳起面孔,许言森朝袁珊珊使了个眼神,搂上袁卫彬的脖子将他又带了出去,找袁小弟,不,未来的小舅子好好谈谈心,可怜袁卫彬一直被人拖出去吹冷风,再回来时鼻尖冻得通通红,不过明显对许言森的脸色和语气好了不少。

    等到睡觉时跟郑学军挤一张床说了好一会儿悄悄话,袁卫彬才知道自己有多迟钝,原来连军军和郑大乃乃也早看出许大哥对他姐的心思了,羞愧,惭愧,他才不承认自己蠢,还是许大哥利用了自己的感情。

    三所学校差不多一起开学,京理工只有袁卫彬一人,所以大家先把他送过去,报好名办好入学手续,第二站是京师大,最后才是京大,把终点站放在京大,也是因为京大名气最大,虽然校园之前参观过了,不过大家还是想看看汇聚在此的众多学霸,跟他们的学校有什么不一样,看了一圈后似乎也没太大差别。

    三个学校跑下来也过了中午了,袁珊珊和许言森一起将他们送上回各自学校的公交车,他们也需要时间跟新同学与舍友联络感情,结交新的朋友。去往京理工的车子来了,袁卫彬妒忌地看了眼跟他姐同在京大的许言森,早知道他再努力一把,说不定也能考上京大了。

    袁珊珊好笑地拍了下他的背:“赶紧上车吧,有空来看姐,我有空也过去看你,等房子定下来后就更方便见面了?!?br />
    “好吧,姐你要来啊?!彼淙辉谕桓龀鞘?,但还是舍不得的,袁卫彬一步三回头地上了车子,公交车开动了,还朝外挥手,跟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许言森松了口气,总算把人送走了,这小子,以前怎没发现这么难缠,不过大概也能猜出他的心情,袁珊珊这个几乎替代了母亲身份的姐姐对袁卫彬的意义,非常重要,许言森希望袁卫彬这小子也能赶紧找个对象安顿下来,也许那样会减少一点对他姐的依赖心。

    “走吧,我送你回宿舍,认认舍友和同专业的人,晚上入学的新生都要集中开会?!?br />
    袁珊珊应了声,和许言森一起慢慢往回走,以前不是没读过大学,但这个年代的大学,似乎别有滋味,感觉不坏?;厝ヂ飞峡吹讲簧偻霞掖诘男律?,有的孩子还抱在手里哇哇哭,有的则到了家长的腰了,而这样的家长也是学校的新生。

    “等恢复正常后,这样的现象也许越来越少了吧?!痹荷褐噶酥敢桓稣诤搴⒆拥募页?,他手里还抓着报名的材料,大冷天的脑门上急出一身汗了,“不过现在看了挺有意思的?!?br />
    “这些应该是家里离得比较近的吧,不过既要带孩子又要上学,挺辛苦的,大家都不容易?!比灏倨呤虻目忌?,只录取了二十几万,每一个被录取的人都舍不得放弃这样大好的机会,再苦再累也要来。

    袁珊珊的宿舍在307,刚开学,楼下没有禁止男生出入,于是许言森堂而皇之地跟了上去,袁珊珊笑看了他一眼没发表意见,只说:“明天我要去常老爷子那里,你去吗?”

    “一起吧,明天我来叫你?!毙硌陨〉?,刚把名分定下来,当然要争取一切相处的机会,正式上课后就没这么方便了,这幸好还是在同一所学校。

    袁珊珊之前只将铺盖行李放进了宿舍,之后不是住招所就是留宿在唐芸那边,所以和宿舍里的人还没碰过面,她到的时候门敞着,里面有三个床铺正忙碌着,她敲了敲门走进去,床上床下的人一起回头向外看。

    因为里面有男同志,所以袁珊珊向落后一步的许言森点点头,叫他一起进来,不需要回避,于是宿舍里回头的人猛地看到这对相貌皆出众的年轻男女,只觉得宿舍一下子亮堂了许多。

    一个靠在床架子上等着父母铺床的年轻女孩,忙站直身体,瞪大眼睛朝袁珊珊看来:“你也是我们宿舍的?你不会是最早将行李放进来的那个人吧?”

    她们先来的三人互相问了问,谁也没见过另一张靠门上铺的舍友,现在看两人只提了一个手提包就进来了,显然能对上号了。

    “对,我就是那张床的主人,我叫袁珊珊,来自y省?!痹荷何⑿ψ晕医樯?。

    由她开了个头,这女孩紧随其后:“我叫石诗慧,就是京城人,这是我爸我妈?!逼檀驳闹心攴蚋境榭粘翰嵝α诵?,袁珊珊看得出,石诗慧不是应届生也不会太大,是现在四人里年龄最小的。

    “我叫吕红梅,来自h省?!币徽派掀烫匠隹拍源?,黑红的脸膛,显得有些羞赧。

    “看来我是咱宿舍的老大姐了,我叫庞建军,哈哈,要不没见到我这人,你们是不是以为我是男人?没办法,当初下乡C队时他们就把我安排在男知青那一队,我今年30了,咱宿舍应该不会有比我大的了?!?br />
    同样是上铺的庞建军,剪了一头利落的短发,笑声爽朗,让袁珊珊看了觉得有些亲切,因为这位庞大姐让她想起了孟姐,不过这一位似乎比孟姐更加豪爽。

    另三人也各自报了年龄,果然,石诗慧是最小的,刚过了年19,吕红梅27,接下来便是袁珊珊,过了年了。

    石诗慧和吕红梅都好奇许言森的身份,不过谁也没庞建军放得开,非常直接地问:“小袁,这是你对象?你们俩可真登对,这走在校园里绝对是咱京大一道非常亮丽的风景线?!?br />
    袁珊珊不由回头看向许言森,正好对方也看过来,眼里带着期盼,袁珊珊忍不住一笑,是不是就在这儿等着她么,袁珊珊介绍道:“这是许言森,京大经济系的新生,”看到许言森眼神暗了一下,又笑,“对,是我对象?!?br />
    不知为何,从自己嘴里说出“对象”二字,袁珊珊觉得比“男朋友”这三个字更具羞耻感,不过既然答应了许言森,她也不会反悔,更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尤其是看到许言森一下子眼睛亮了许多倍,袁珊珊更不会后悔自己的做法了。

    许言森一颗心落回肚子里,大方地回应:“你们好,我是许言森,以后珊珊有劳你们关照了?!?br />
    “哈哈,哪里,哪里,我说你们这一对可羡煞人,咱京大考上一个已经很不容易了,没想到你们一起考进来了,你们说是不是?”庞建军笑道。

    石父石母一样的想法,他们女儿考上京大,不知羡煞了多少亲戚和邻居,可这对小年轻更厉害,双双考了进来。

    也因为这个,许言森对袁珊珊的这些舍友第一印象非常好,有了这个良好的开端,宿舍气氛很快热络起来,袁珊珊也在许言森帮助下开始铺床,今晚便要住在这里了,许言森在床下给她递东西。

    四人交换了不少情况,比如庞建军是第一批下乡C队的老知青了,地方在西北,条件比袁珊珊所在的坡头村艰苦多了,能考上大学本就很不容易,更别说考上京大了,由此可以看得出这姑娘不仅名字听着像男人,就是本身的性子也很要强。

    石诗慧不用说了,确实是京城的应届生,吕红梅则是农村姑娘,四人中性子最为内向,看铺盖和她的身着,条件也是最差的,不过庞建军却狠夸了她一顿,但凡能跨进这座学府的,没一个是容易的。

    袁珊珊和许言森最让人羡慕了,不仅来自同一座城市,还是一块儿C队的,如今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这缘分挡也挡不住,听得袁珊珊和许言森也不由相视一笑,确实缘分不浅。

    床铺好后,袁珊珊便很主动地去了许言森那里,等到了他那里,许言森便飘着对一帮大老爷们介绍:“这是我对象……”可把这里面的几个单身汉酸死了,各种羡慕妒忌。

    袁珊珊并不反感耳中听到的各种打趣,这年代的人矜持淳朴多了,虽然才确定关系,但越发觉得,谈一场纯纯的恋爱,感觉并不坏。她在感情上是个慢吞性子的人,并不适合那种激烈的如烟火般绚烂的感情,更喜欢这种在生活中细水长流的脉脉温情。

    “好了,”许言森也挑了上铺的位置,图个清静和干净,从床上下来后说,“我去打两瓶开水,给你喝口热水,等下给你那边的也打上?!彼媚崭障吕吹氖焙蛎凰炒焉荷旱乃看吕?。

    袁珊珊没接话,而是看向门口,走廊里响起脚步声,许言森也看过去,没一会儿许言州出现了。

    “这是我堂哥许言州,哥,你这会儿来是有事?”

    “对,你们出来下,我跟你们说?!毙硌灾菡惺纸辛饺?。

    许言森眼睛一亮,莫非房子有着落了?出来后果然听许言州压低声音说:“我一个朋友刚给我介绍了个地方,挺符合珊珊妹子要求的,要是方便的话现在就可以去看房子,他人今天有事,不过钥匙倒给我了,叫我随便看?!?br />
    袁珊珊喜道:“可以啊,辛苦州哥了?!?br />
    许言森转身回宿舍跟舍友说了一声,便与袁珊珊一起随许言州出去,他们离开后,宿舍里的人又发表了一番羡慕之情,双双考上同一所大学,是拖家带口的新生最羡慕的情形。

    许言州开了车过来,接了他们后便直奔地点,位置就如袁珊珊所想要的,位于京大与京理工之间,是座两进的四合院,许言州也有些担心:“这里只听朋友说了一下,并没有亲自来看过,听他说的时候就有些担心,你们会不会嫌大了,要是一大家子住进来就不会觉得地方大了。对了,这四合院也有些年头了,加上前些年没被好好保管,所以有些破旧,而且吧,这四合院原来不是两进,而是四进的,你看这左边还有后面,原来是一体的,不过如今都砌了墙隔开来了,那后面,原本是这座四合院的花园,最初这里的主人,肯定是个大户人家?!?br />
    许言森没替袁珊珊拿主意,而是耐心地陪着她前后院子都看了一遍,还看了几间正房,说实话,要住进来,还需要整饬一下,里面家俱也不齐全,短时间内无法入住。

    虽然旧了点,袁珊珊却看得挺满意,特别是听到许言州的介绍,如果将来有机会将边上与后面的花园都拿下来就更好了,后世能在京城这地界上拥有一座这么大规模的四合院,那是多少人羡慕的事,袁珊珊倒不图别人羡慕,而图自己住得舒畅,这四合院,处在京城中,正合闹中取静的意思。

    “州哥,你朋友说了这里什么价位吗?”袁珊珊问。

    许言州竖了两根指头:“这是朋友开出来的价位,不过珊珊妹子你真要买?这修理费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br />
    像许家不是买不起,不过哪里会买上一座破院子然后空放着?而且袁珊珊可不是许家,听堂弟的意思是她个人掏钱,这可比他许言州有钱多了,他敢说,就是堂弟也掏不出这么多。

    许言森微笑看着,没C嘴。

    袁珊珊说:“买,不仅要买这里,将来有机会,将隔壁的也买下来,房子现在看着破,可收拾一下,这种有历史底蕴的四合院,也许将来你就是想买也买不到了?!?br />
    这种房子,就是买了不住用来投资也是非常和算的,这种坐等发财的机会,袁珊珊当然不会错过了。

    许言州竖起大拇指,许言森则若有所思。

    “不过过户的手续,不知道能不能帮我办妥,暂时……就落在我名下,我自己是没有门路的?!痹荷禾嵋?,价钱好谈,不过这种跑门路的活,她就没办法了。

    “这应该没问题,找机会让你们见个面,坐下来一切好商谈?!毙硌灾菪郎驼夤媚锼男宰?。

    看完房子后许言州又将两人送回学校,并做了回电灯泡,跟着他们蹭了回京大食堂,感觉也算过了把瘾了。

    送走许言州,许言森和袁珊珊并肩而行,想到袁珊珊下午的话,许言森问:“珊珊,你下午说的,是不是和乱世黄金盛世收藏一个道理?将来我们国家能够飞黄腾达吧?”

    袁珊珊下午说出那番话时其实有提点的意思,不过许言州没当回事,许言森的表情她却是看在眼里的,这时笑道:“难道你对我们国家没有信心?”

    许言森失笑:“当然不会,哪怕再艰难,都不会失了信心?!?/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