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第7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7八章

    第二天两人去了常老那边, 拿到的钱几乎是袁珊珊之前在省城出手的两倍, 参更好是一回事, 也可见京城有钱人多, 野山参这种好东西也更有销路。

    常老爷子将人留下来又考较了一番才将人放走,考较过袁珊珊后他便有些羡慕周寿然, 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好的苗子,三四年的工夫抵得上别人十几年的收获,看得他眼红妒忌,想了想,提笔写了封信给老周。

    接下来的事情便很好办了, 许言州将双方就约到要出手的四合院里当面谈,因为袁珊珊给钱给得很爽气, 对方也答应替她尽快把过户的手续办下来, 等到房子落到袁珊珊名下时, 她将剩下的钱当面交给了对方,双方偕大欢喜。

    修房子的事情不急,袁珊珊打算先整出两间能住人的厢房,其他的慢慢来,不想糟蹋了这房子, 想到周末的时候袁卫彬过来,她将人领到这里, 肯定能看到袁卫彬大吃一惊的神情。

    找谁修房子, 袁珊珊托给了许言州和房子所在的居委会大妈, 请他们帮忙找人, 这事敲定后,她便将精力转到学校里来。

    许言州办成了这件大事心情极好,这证明了他也很有用的,而不是游手好闲之徒,因而兴冲冲地跑了回去,不料刚进家门就听到里面传出的略显尖锐的声音,好心情顿时消散了大半,脚步也变得慢吞吞的。

    “哟,言州回来了啊,这又是跟哪个狐朋狗友晃了大半天,到这时候才着家?”看到他摇晃着回来,一个中年女人转嘴就批评起来。

    “原来是小姑啊,你又来啦?!毙硌灾萘昧讼卵燮だ晾恋亟辛巳?,走到他妈身边一P股坐下,懒得再理这个姑姑,他妈都没有管他,却总是被这个姑姑说教,一看到她好兴致都跑没影了。

    看儿子坐没坐相吊儿郎当的样子,于秋暗暗瞪了小儿子一眼,好歹别让人面上挑出刺来,知道小姑难缠,可人上门了也不能把人挡在外面。

    于秋正要替小儿子说几句话,许蕴淑已抢先开口了,严厉指责:“嫂子,大哥现在整日在外忙碌,你在家也不好好管管言州,你看看他坐没坐相,整日也不想着找份正经工作干,嫂子你就是太宠他了,该严厉的时候就严厉,你看我家的成?!?br />
    许蕴淑一说起自己的儿子就没完没了了,说她儿子怎么能干,说她儿子又多孝顺她这个妈,什么也不用她C心,处处拿她儿子来对比许言州,把许言州贬得一无是处,简直是墙根的烂泥团一样。

    于秋听得呕死了,小儿子再不好那也是她儿子,不是任由外人数落的,心里恨不得将这个小姑一巴掌扇出去,瞧不上她儿子不要踏进这个门啊。

    许言州这样的话听了百遍都不止了,懒得理睬,跟她争辩了又要说他这个小辈不懂得尊重长辈,啊呸!

    许言州动了动身体就想回房间,于秋一见这情形就知道儿子啥心思,拍了拍他腿,笑着说:“是啊,我跟老许说了他多少遍了,他就听不进去,这回可好,言森回京城了,所以我当妈的就让他多往言森那里跑跑,他能跟言森学上一两分就够我这当妈的乐呵好久了,蕴淑你说是不是?”

    许言州看他妈一本正经地模样,心里偷乐,怼得好!

    他那表弟不过才刚挤进被录取的行列,就让这姑妈整天放在嘴巴上夸,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个这么聪明能干的儿子,特别是拿她儿子跟自己比较,嫌弃自己不思进取,可每回总会忽略掉许家另一个人,哪怕堂弟多少年没回京城了,可就冲他们都姓许,许言州看他也比那表弟顺眼多了,那表弟跟他妈一个德性,每回在自己面前也端着说教的口气,啊呸!

    许蕴淑面皮一抽,想到二哥家的儿子,冷不丁的居然考上了京大,还是他C队那个省的省状元,要没有高考状元这一回事,她儿子可是能将大哥二哥家的孩子都比下去,谁也没有自家儿子优秀。

    于秋看着小姑的表情微笑,许蕴淑咬了咬牙,把枪口又朝向许言森了:“大嫂你不说我都忘记言森回京城了,他这回来几天了,怎没到我这个姑姑家走动?这在外面待的时间长了,又是山沟沟的那种,不会连基本礼貌都忘了吧?”

    许言州怒,说自己也就罢了,连许言森也一起贬,她当许家人是什么?是她儿子的踏脚石是不是?

    于秋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来,淡淡瞥了眼小姑说:“言森过来的时候不是提前通知你带孩子来聚聚了,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你人来,他刚开学,哪有时间到处跑动?跑腿的事我还是让言州去办的。至于山沟沟,小姑是不是忘了,我跟你大哥可也是才从山沟沟里出来的?!?br />
    许蕴淑被噎了一下,光想着怎么把侄子压下去,没想到惹到大哥大嫂头上了。

    许言州嗤笑:“妈,小姑总批评我坐没坐相,整日游手好闲,放前几年得挨批,可小姑这种瞧不起山沟沟里农民的思想,是不是也属于小资产阶级作风???”

    “大嫂,你看你儿子对长辈什么态度!”许蕴淑怒。

    “蕴淑好了,言州也不过一句玩笑话,你长辈开得起小辈就不能说了,你先回去吧,等老许回来,我会一字不落地如实转达,至于你大哥怎么做就不是嫂子我能过问得了的,你知道你大哥工作上的事一向不会跟我多说什么?!庇谇锪成弦谰擅欢嗌傩σ?。

    “好,那我就等着嫂子和大哥的好消息!”一咬牙,许蕴淑提了包丢下话就走了。

    于秋这回连起身送一送的意思都没有,回头看到小儿子笑得开心,伸手指戳了戳他脑门:“你啊,好好地跟她争什么,反正向来说你几句你也进不了耳朵?!比绻诱婺鼙凰档眉て鹕辖?,她估计会专门把小姑请到家里来,整日对儿子说教,也是她之前跟老许一起下乡了,儿子送到他外婆那边,被宠坏了。

    许言州搂上他妈的肩,亲热地说:“要不是她整日把农民挂在嘴边,谁乐意跟一个长辈计较什么啊,这么在意农民不农民的,小姑自己不还是嫁了个农民出身的。对了,小姑要跟我爸说什么?不会又是求我爸做什么吧?你说小姑这人怎么这么怪,明明是她求着我爸,偏摆出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到底谁求谁???”

    于秋也是被这小姑子折腾得气也生不起来了,叹道:“还有什么,不就是她儿子张成海的事,异想天开,想让你爸把她儿子弄到好一点的学校,这种事情也是你爸能C手的,不知多少人盯着呢?!?br />
    说起来她也气,在儿子回来之前,居然说她儿子将来出息了,也会好好孝敬她跟老许,她有两个儿子,谁要别人来孝敬?这是看死她两个儿子都没出息?何况就张成海那跟小姑一个模子出来的德性,和眼高手低的性子,于秋一点不看好。

    许言州也笑,果然跟他妈说的一样,异想天开:“不是说她儿子厉害么,怎不凭自己本事考上更好的学校,就跟言森一样,那可是堂堂的京大啊,不服气都不行?!?br />
    于秋拍了一记儿子脑袋:“你光会说你堂弟,看看你呢?”这儿子愁人,好在大儿子不像他。

    一看他妈也要开始说教,许言州赶紧投降往外跑,后面他妈仍追了一句:“什么时候叫言森回来吃饭!”

    ……

    袁珊珊宿舍最后一名成员到达了,赶在截止报名时间的最后一天,这时候他们已经开始上课了。

    第五位成员是来自最南边城市的仲倩倩,第六位便是刚到达的俞红,那日袁珊珊和石诗慧一起上完课回宿舍时,就看到宿舍门大开,一个女人抱着孩子走来走去地哄,石诗慧当时第一个反应是先退出去,看看门牌号有没有走错地方,确定是307没错啊,这时袁珊珊已经和对方说上话了。

    “你是俞红?”袁珊珊用肯定的语气问对方,这时候出现在她们宿舍的肯定就是第六位成员了,姓名早从管理宿舍的阿姨和负责他们生活的指导老师那里得知了,唯一没想到的是她已婚已育,袁珊珊倒佩服她带着孩子的时候还能坚持复习迎考,成绩还这样好,考上了京大,换了她没有异能金手指,或许还不如对方。

    “是啊,你们就是我的舍友吧,对不起了,我这孩子闹腾,可能要打扰你们了?!庇岷旌懿缓靡馑嫉馗轿簧嵊训狼?,可能换了新环境,孩子闹得特别凶。

    “原来你就是俞红啊,这是你孩子?多大了?你爱人呢?”石诗慧这时才重新走进来,好奇地伸长脖子看俞红手里的孩子,她班上也有年纪不小的同学,但一个宿舍的现在看来只有一位已婚已育的,不能不好奇。

    “孩子刚两岁,是个小姑娘,我爱人也考上了,可惜不是京城的学校,没办法我只能把孩子带在自己身边,我已经向学校申请了,看能不能调换一下,否则不管住到哪里都要吵到别人?!庇岷焯酒绦搴⒆?。

    石诗慧正想要继续问,为什么孩子不给家里老人带,为什么她爱人不管,可袁珊珊朝她摇了摇头。没有不得已的原因的话,相信俞红也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看她脸上毫无刚入学的喜意,只有满满的疲惫。

    宿舍其他人陆续回来了,看到俞红都好奇不已,不过如庞建军这样的人并没有多问什么,反而帮着俞红用开水泡米糕喂孩子,也许孩子就是饿得厉害了才闹腾,果然孩子吃饱了后就趴在俞红怀里睡着了,睡着的时候显得特别乖巧,只不过睫毛上湿漉漉的,偶尔还抽气一下,看着有些可怜巴巴的。

    俞红先将孩子放床上,盖好路上带的小被子,这才跟庞建军要了开水,自己先吃些路上带的干粮,住的问题暂时没落实,所以也不能收拾床铺。

    没一会儿,楼下有人叫袁珊珊,袁珊珊跟大家道了别,带上饭盒下去吃午饭去了,石诗慧在袁珊珊走之后特地跑阳台上,冲下面等着的许言森压着喉咙笑嘻嘻地喊:“珊珊已经下去了,别着急啊?!?br />
    等到袁珊珊出现在楼下朝她挥手,才跑回来,跟庞建军咬耳朵:“这两个家伙,才开学几天,都有人跟我打听他们的关系了,我看要是他们不是一对,估计都有人要追求了,哎呀,看得我好羡慕?!?br />
    庞建军戳她脑门:“你要羡慕也赶紧找个对象谈起来,那样就不用羡慕别人了?!?br />
    石诗慧骨子里有点浪漫情怀,捧着脸说:“就是谈也找不到他们那样的感觉,你看他们从小是青梅竹马,后来一起下乡同甘共苦,不离不弃,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这孩子,”庞建军摇头,“到底年纪太小了,上山下乡的日子,哪来的那么多的浪漫?背着锄头在地里找浪漫???再说你不是听珊珊说了,他们是才确定的恋爱关系?!?br />
    所以绝对不是这孩子想的那样,如果两人没考到一块儿,也许未必会走到一起了,她看了眼坐在床边垂眼看着孩子的俞红,现实有时候残酷起来,对人那是不带刀子的凌迟。

    石诗慧不管,她就是觉得这两人的感情太美好了,这样的感情才能让她向往,以后她对象一定也要非常优秀,并且对她忠贞不渝才行。

    袁珊珊丝毫不知她与许言森间的感情成为石诗慧寻找对象的模版,两人汇合后便一起去食堂,袁珊珊说了刚来的俞红的事:“带了孩子,身边也没一个帮的人,挺不容易的?!?br />
    照她判断,俞红家里的问题应该挺大的,不然也撑不到最后一天才赶来。

    这时迎面走来一位在这年代打扮挺时髦的姑娘,看到两人眼睛一亮,停下来喊人:“珊珊,许同学又来叫你一起吃饭啊,我正好也没吃,你们能等我上去拿下饭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