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第79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79章

    仲倩倩穿着一件不及膝的掐腰浅色昵大衣, 脖子上系了一条颜色亮眼的丝巾, 在这依旧是沉闷与军绿色为主流色调的校园里, 显得极为清新活泼, 对面仍穿着直筒筒的棉袄棉裤的袁珊珊,被生生衬托成了土妞一枚。

    土妞袁珊珊转头朝身边的许言森揶揄地看了一眼, 这人原来在坡头村就是极受女知青和女青年欢迎的存在,到了京大后这势头不仅未减弱反而有上升的趋势,在明知这人有对象的情况下,有些人依旧没有放弃。

    让袁珊珊没想到的是,同宿舍的仲倩倩居然也是其中一员, 她比别人有优势的地方是,她也是经济系的新生, 比别人有更多的接近机会。

    许言森被看得好不尴尬, 正想要出言拒绝, 袁珊珊伸手抓住他手臂,笑盈盈地朝仲倩倩说:“非常抱歉,我只想和言森单独一起吃饭,不想被人打扰,楼上其他人都没吃饭呢, 仲倩倩你只是想找人吃饭的话,她们都会欢迎?!?br />
    虽然隔着衣服, 可许言森觉得衣服下的手臂上有电流流过, 一直电到了心里, 再听珊珊所说的话, 哪里在乎是不是下了别人的面子,只觉得一直甜到了心坎里,目不转睛地看着袁珊珊的笑颜,眼神柔和之极。

    珊珊拒绝他时拒绝得很干脆,可一旦同意了他们的关系后,也同样坦率得叫他欢欣雀跃,那颗心不再漂浮不定,变得越来越踏实,这让他知道,珊珊确实在努力经营他们之间的新关系。

    “仲同学,抱歉,我和珊珊先走了?!毙硌陨赂业厍F鹪荷旱氖?,两人就这么从仲倩倩面前走过去,光明正大地当着别人的面秀恩爱。

    仲倩倩的面孔一阵扭曲,转身看着两人依旧手牵手的背影,一阵气恼,既气袁珊珊丝毫不给舍友颜面,当面拒绝得毫无回旋余地,又气许言森无情,丝毫不顾女孩的脸面。

    她哪里比不上袁珊珊这个土妞了,明明比她更适合站在许言森身边,这已经是一个自由追求的年代了,她怎就不能追求自己欣赏的对象?

    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牵袁珊珊的手,许言森心里还是挺紧张的,至于之前的什么仲同学,早忘天边去了,看珊珊也没拒绝,这心里更是美得冒泡了。

    可马上打击就来了,袁珊珊说:“某人真受欢迎啊,现在一个仲倩倩,说不定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还有一个王倩倩孙倩倩等着,当着我的面就敢勾勾搭搭的,当真将我无视得彻底啊?!?br />
    又或者自以为隐瞒得很好,她会发现不少,然后以她为借口接近许言森,拿她当踏脚石了,袁珊珊怀疑地用自己手背蹭蹭脸颊,她看上去有这么蠢吗?

    “珊珊,”许言森尴尬之极,“我不是三心二意的人?!?br />
    袁珊珊点点头,当着别人的面当然要捍卫自己的主权,自己的人容不得别人觊觑,也不给别人可趁之机,当着别人的面闹开才是最下乘的做法,不过这背后嘛,自然要摆明自己的态度,要是敢有什么小心思,哼哼,她就是这么霸道。

    当然她还是清楚许言森是什么样性子的人,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明,省得招来烦不清的苍蝇。

    看这一关过了,许言森松了口气,珊珊的确不是不讲理的人,不过他接着便小心眼地说:“珊珊你也不能三心二意?!北鹨晕恢?,有些男生也打着各种名义接近珊珊,是何居心还用得着说吗?

    袁珊珊斜睨了许言森一眼,笑道:“这是自然的?!?br />
    本来让她接受一个许言森已经很不容易了,当她是那么好追求的,那些人不过只看到她的皮相,要知道她是怎样的人,一个个早离她三尺远了,也就这人怎么也打不倒。

    许言森很高兴,到了食堂,让袁珊珊占位置,他去打饭打菜,端回来的饭菜量都不小,认识他的人都以为他饭量比一般人大,可就这样许言森还是担心,和袁珊珊面对面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说:“尽早把那边的房子修好住进去吧,这要是一直在食堂吃饭,我担心你……”

    许言森真担心珊珊会饿瘦了,在外面吃饭,他知道珊珊会尽量克制一点,不想太招人眼,可他心疼了,就是食堂里的R菜也不多,跟以前坡头村的生活水平相比,掉落得太多了。

    “没事,等下买几个馒头带回去就是了?!鄙钅睦锬艽Υλ承?,要融入人群总得尽量减少自己的异常之处,不让自己成为异类。

    “今天下午下课后我去趟大伯家吧,我跟堂哥说一声,让他帮我盯着点,反正他也没正事,然后我再抽空过去看一下?!比缃衲潜咄ü游嵴业搅诵薹孔拥娜?,当然只能修修普通的房子,但目前这已经足够了。

    “也好,到时我跟你一起去,我们在外面吃饭?!蹦懿晃约旱氖焙?,袁珊珊也不会委曲。

    “好?!毙硌陨醋抛约合不兜墓媚镄α?。

    离开的时候多买了些馒头,又买了一份蒸蛋,袁珊珊解释道:“给俞红和她孩子带的,你说学校里会给她安排单间吗?”不安排的话只有出去租房了,那也会造成极大的经济负担,“这个年纪的小孩,能送托儿所?”

    说实话她蛮同情俞红的,这样的人大概是硬靠着一口气撑下来的,不过她也相信这样的人,只要闯过一关,以后的人生不会差到哪里去,后世有些女富豪,可不就是在离异后或是在丈夫过世后,带着孩子奋力打拼,却闯出一条让无数人羡慕的道路。

    “应该会的吧,”许言森接过袁珊珊手里的饭盒,“学校对第一届考进来的学生还是给予特别照顾的,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别太担心了,总会找到最适合的解决办法?!?br />
    许言森把袁珊珊一直送到楼下才返身回去,袁珊珊提着馒头饭盒上楼,没想到一进门看到俞红的孩子又在抽噎,这是刚又哭闹过了?宿舍里只有庞建军与俞红跟她孩子。

    “庞姐,你们吃过没有?我多买了馒头,还有给孩子的蒸蛋,等下用开水捂起来就不会冷了?!痹荷盒α诵?,扬扬手里的东西。

    庞建军笑了下:“我来一个馒头垫垫吧,诗慧也帮我带馒头了,俞红,你先别愁,也再吃点吧?!彼昧肆礁雎?,递了一个给俞红,一边撕馒头吃一边告诉袁珊珊,“仲倩倩一回来就把孩子吵醒了,小孩突然吵醒了哪有不哭闹的,于是她更强烈要求俞红赶紧搬出去,可也不看看实际情况,我只好让诗慧先带她出去吃饭去,俞红想带孩子先住招待所?!?br />
    袁珊珊倒开水捂蒸蛋:“看来是我惹了仲倩倩不快,让她把怒气发泄到俞红跟孩子身上了,俞红对不起了,不过要我说让她闹也好,一直住招待所也不是个事,闹了学校才能尽快想办法帮俞红解决一下困难,不过你以后上课了,孩子送托儿所?”

    “我问过了,可以送的,谢谢你?!庇岷旄屑さ亟庸舻?,虽有仲倩倩这样的人,可其他人的关心让她心里好过不少,热气熏得她眼眶有些发红。

    “她怎么了?”庞建军则好奇道,袁珊珊不像是随便惹别人不快的人。

    袁珊珊嘴角一勾,一点不在意让别人知道这事,干嘛要遮着掩着:“我跟言森去吃饭,她要跟着,我拒绝了?!?br />
    “咳咳咳……”庞建军居然吃馒头也能呛着,笑着指指袁珊珊,这也是个促狭的,跟没听明白的俞红解释,“许言森是她对象,跟她可登对了?!?br />
    俞红顿时听明白了,同时对仲倩倩的印象直线下跌,之前的事确实有自己不对,自己带了孩子进来确实打扰了别人,可在明知别人谈对象的时候,非要C在中间跟着一起吃饭,这里面的意思就有点微妙了,俞红看了看,袁珊珊的相貌气度都要胜过那位仲倩倩,后者不过打扮得出挑。

    听了袁珊珊建议,庞建军下午没拦着仲倩倩向指导老师反映意见,下午的课俞红依旧没上,等到下午的课结束,她的安排也下来了,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学校给她安排了一个独立的单间,虽然不大,搁下一张床便剩不了多少空间,但对于俞红来说已经足够了,对学校领导感激不已,下午也把孩子的入托手续办好了。

    除了仲倩倩,其他人都帮着俞红收拾了宿舍,或是给俞红带孩子,让她有空做事情。

    307的女生六人宿舍,因为俞红的缘故空了一张床位。

    仲倩倩在宿舍里对袁珊珊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不过她显然也不想闹到所有人的对立面,开始对宿舍里其他人的打扮挑剔起来,被她挑剔得最多的就属吕红梅,其次则是庞建军,因为她年纪最大,长期风吹日晒之下,肤色不仅偏黑也显得粗糙,面相显得偏老,不管挑剔谁的缺点,这些缺点总可以在袁珊珊身上找到,比如土,比如守旧落伍跟不上时代,比如不懂得打扮,新时代的年青人就应该勇敢大胆地追求自己想要的,不应该再被束缚在框框里。

    吕红梅被她说得抬不起头来,庞建军别有意味地看着这颇有心机的小姑娘,当耳旁风听听而已,就她下乡C队的环境,这姑娘去了估计一天下来就受不了了,还打扮保养?那会被批小资产阶级作风的。

    不过其实大家也没太多时间理睬她,相比起袁珊珊,其他人其实恨不得一天到晚捧着书本学习,只嫌时间不够用,包括石诗慧同样如此,这个年代虽有仲倩倩这样的人,但到底是少数,更多的人抓到这个难得的读大学的机会,几乎是争分夺秒地投入到学习之中,不仅要抓紧时间把以前浪费掉的时间补回来,还要拼命吸收以前没有接触到过的知识,恨不能一人化身成几人一起学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

    袁珊珊原本不太爱往图书馆或是教室里蹲,更喜欢书借回来靠在床头静静地看,还可以一边吃零食填肚子,可因为有仲倩倩这么个人,她倒宁愿往外跑了,因而反而造福许言森了。

    许言森提前占好坐位,到了时间,袁珊珊拎上几本书往他身边一坐,如此便能消耗一个晚上,灯熄了才往回走。

    要许言森说,他巴不得如此,天天上图书馆自习看书,身为有佳人相伴,让几个舍友每回看得酸死了。

    “明天星期天了,你们要去哪里玩?我可以给你们当向导?!弊魑奚崂镂ㄒ坏木┏侨?,石诗慧积极道。

    吕红梅迟疑道:“我……就不去了吧,我想抓紧时间多看点书?!彼淙怀杉ǹ嫉貌徊?,但到了这里才知道,同学中卧虎藏龙之辈不少,她靠死嗑书本学来的东西便有些浅薄了,几人聊起天来她常常有种底气不足的感觉。

    “我随便,”庞建军看着袁珊珊打趣道,“不过有人忙着约会,恐怕没时间吧?!?br />
    在床上整理床铺的袁珊珊,听了回头大方一笑:“是啊,庞姐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什么都知道。诗慧,你们去玩,我来得早,有朋友带着转了不少地方?!?br />
    仲倩倩脸一黑,妒忌地看了眼袁珊珊,还有庞建军哪壶不开提哪壶,说:“不必了,我们经济系要组织集体活动,只怕许同学也没时间跟袁珊珊你约会去了?!?br />
    “咦?是这样吗?那我等下问问言森,你们集体活动能不能带家属?!痹荷翰灰车厮?。

    庞建军憋了一脸的笑意,石诗慧则十分不高兴仲倩倩的做法,在她心目中,袁珊珊和许言森那可是最为理想型的情侣,任何想从中破坏者都是她的敌人,握拳说:“珊珊姐,我支持你,庞姐,那就咱俩出去玩,其他人都不带?!?br />
    忽然楼下有人叫起来:“姐!袁珊珊!姐!”

    袁珊珊探头望出去,笑了,下面袁卫彬一边跳一边叫喊,忙应了声:“听到了,等下下来?!?br />
    石诗慧跑阳台上去看,看到下面一个小帅哥:“珊珊姐,叫你姐,这是你弟弟?亲的?”

    “是啊,我亲弟弟,他在京理大,周末了过来看我?!?br />
    “呀,你们真幸福,你弟也厉害,姐弟两人居然一起考上了?!背酥儋毁?,其他人都佩服地看向袁珊珊,“跟你弟一起来的是他同学?”

    袁珊珊也挺为弟弟骄傲:“不是,也算是弟弟吧,下乡C队时我和我弟弟就住他家,他是京师大的?!痹辣虿唤鲎约豪?,还把郑学军一起带来了。

    庞建军佩服道:“你们C队的地方学习气氛真浓?!绷偶父隹忌暇┏堑拇笱?,这很了不起。

    袁珊珊还没说还有一个京师大的呢。

    收拾好东西,袁珊珊便下楼,临走时说:“晚上别给我留门,太晚了不一定会回来?!?br />
    其他人都没说什么,唯独仲倩倩Y阳怪气,话里话外说袁珊珊作风有问题,庞建军把手上看的书拍桌上,拧着眉头说:“少说几句吧,酸不酸啊,珊珊自己在外面买了房子了,说等房子修好了再请我们一起去玩?!?br />
    仲倩倩露出不敢置信之色,就那土妞还买得起房子?她哪来的这么多的钱?

    石诗慧则感兴趣极了,跑到庞建军身边问怎么回事,她怎么知道的,庞建军解释了一下,有回食堂里吃饭时碰上了,当时正好许言森的堂哥来找他,他们在说房子的事,庞建军在边上听了一耳朵,因而对许言森和袁珊珊的家庭情况有了些更深的认知,两家都不是普通人家。

    有了这样的认知,再看仲倩倩对人挑剔来挑剔去便有些好笑,有的人不过是不张扬,穿得朴素了点可不代表又穷又土。

    袁卫彬见到姐姐高兴极了,拉着郑学军跟袁珊珊说个不停,新的环境和新的同学舍友,一切都让他很新奇,他的性格又让他更快融入了进去,郑学军心情也很不错,偶尔附和一两句,全程就听到袁卫彬的声音。

    没说多长时间的话,许言森就到了,正好省得袁珊珊过去叫他,一说要去看房子,袁卫彬立即闭嘴,看房子要紧,这等于他们以后在京城的家了。

    “姐,我们去找了唐姐,唐姐班级上有活动,所以没来?!痹辣蚧惚ǖ?。

    袁珊珊不觉得意外,唐芸的性子放开来后,也很容易跟别人打成一片:“倒是你们,班级上没活动?不对啊,”袁珊珊突然想起仲倩倩的话,问许言森,“仲倩倩说你们经济系有集体活动?”

    当着袁卫彬和郑学军的面,许言森没好意思牵袁珊珊的手,而且任由袁卫彬霸住他姐身边的位置,说:“不是硬性规定的,是有人发出提议,然后有人附和,自己组织的出行活动?!辈凰阊细褚庖宓募寤疃?。

    所以说,是仲倩倩自己偷换概念了?袁珊珊一笑了之。

    四人坐公交车去四合院,许言州果然负责,他们到的时候,他人居然还在这儿监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