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第80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八0章

    “辛苦你了州哥, 等搬进来第一件事先请你大吃一顿?!痹荷焊屑さ?。

    “你亲自做?”许言州问。

    “当然亲自下厨, 就在这里?!痹荷盒Φ?。

    许言州得意地向堂弟弟扬扬眉毛:“一言为定?!?br />
    袁珊珊去看了正在修建的两间厢房,袁卫彬则和郑学军到处溜达, 这地方比他们预想的大得多了:“下回把大黑带过来, 正好看家?!?br />
    郑学军看得也挺羡慕,虽然珊珊姐说给他留了房间,可他更希望自己能拥有一座房子,将乃乃接过来一起住,跟彬彬一样,将大黄也带过来, 那就完美了。

    只是修房子,所以进度很快的, 许言州这两几天都要过来看一趟,说:“过两天就能住人了,这里原来住的人就盘了炕, 有老师傅懂这个, 所以帮着重整了一下, 等弄好后把炕烧起来,去下湿气就能搬了。对了, 就是这老师傅认识手艺好的修理这种房子的人,我请他问了,看能不能接了这里的活, 我跟他说了, 时间没关系, 多久都行?!?br />
    许言森肯定地拍了拍堂哥的肩,平时吊儿郎当的,正经办起事情来并不差,就是懒。

    “谢了,多亏州哥你有心了,要靠我自己打听,指不定什么时候呢?!痹荷褐勒饪隙ㄊ撬鲜Ω迪辛氖钡玫降男畔?,亏他有这个耐心。

    许言州哈哈一笑,其实心里挺受鼓舞,因为他姑每回只知道打击他贬低他,就连自家老子也少有肯定他的时候。

    袁珊珊还没住过带土炕的房子,对这挺新奇的,更别说她弟和郑学军了,学校宿舍倒有供暖,不过温度依旧挺低的,好在现在天气开始回暖,否则对于初次来这儿的南方人来说,会极不适应。

    虽说要亲自做饭请许言州吃饭,不过当天晚上袁珊珊就请他和其他人去外面吃了一顿。当天晚上还是回学校了,第二天一早就和许言森赶了过来,买煤炉搬煤球,打扫屋子,袁卫彬和郑学军也是早饭一吃就跑过来了,干得特别起劲,等到许言州睡了个懒觉跑过来时,这里已经大变模样了,一进门就啧啧感叹,特别是他堂弟,甭提多殷勤了,可这房子能住了,他也住不进来啊。

    上午收拾屋子烧炕,下午便去百货商场和旧货市场转悠,备齐铺盖和简单的家俱,下回周末就能入住了。去旧货市场淘东西的时候,袁珊珊想起在丰城去各地收购站折腾的日子,淘了不少东西,可惜没办法搬过来,太远了。

    等到第二周休息的时候,厨房也收拾出来了,住人完全没问题,所以袁珊珊将人叫到这里聚一聚,周六晚上先请的许言州,周日再请其他人,说好第一顿请许言州的就不能食言。

    唐芸这回没参加集体活动,跟着郑学军第一次来这里,逛了一圈后对袁珊珊说:“这里谁也没你会过日子,我们才刚适应京城学校里的生活呢,你已经准备开始融入大京城了,今晚住不住这里?住的话我也不回学校了?!?br />
    “随你,不过记得回去通知一下?!北鹑蒙嵊训P?。

    “没问题?!?br />
    袁珊珊周六晚上没回学校,所以一大早就起来去附近的菜场买菜,准备中午的饭菜。

    许言森倒想留宿,反正烧炕,和袁卫彬及郑学军挤一张炕完全没问题,可袁珊珊还是将他赶回学校了,正好第二天接了庞建军她们一起过来。再说许言森也顾及袁珊珊名声,只不过羡慕一下袁卫彬和郑学军这两个小子,仗着是弟弟了不起啊,最后还是老实地骑了自行车顶着冷风回了学校。

    袁珊珊早与舍友说好了,周日会让许言森过来接她们来新家玩,不过袁珊珊连俞红和她孩子都请了,就是没请仲倩倩,这都觊觑上自己对象了,难道还要让她忙前忙后烧饭给她吃?咋不上天哪!

    在楼下等许言森的时候,吕红梅想到她们出来时仲倩倩难看的脸色,担心道:“我们不带她,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石诗慧嫌吕红梅的性子太软了:“有什么不好的,谁让她自己得罪珊珊姐了?!?br />
    干什么不好,非要看上珊珊姐的对象,不能看谁优秀就上前去抢啊,再说在石诗慧眼里,仲倩倩哪里比得过袁珊珊。

    俞红抱着孩子附和石诗慧的话,庞建军拍拍吕红梅的肩说:“不要怕得罪人,有时候就要学会对人说不,珊珊可不是由人拿捏的性子,也不会委曲自己看人脸色,有时候做人少些顾忌,反而让自己活得自在一些?!?br />
    这是她C队多年的生活经验总结,庞建军看得出吕红梅的性子与她及袁珊珊都不一样,刚从农村来到京大,有些放不开,所以好心提点一下。

    当然她能不能听进去,会不会改变想法就是她自己的事了,如果还这样,估计以后袁珊珊也不会跟她有多深的交情,所以想两方都不得罪两方都做好人,不是谁都能接受的。

    石诗慧觉得庞姐说得太有道理了,俞红抱着孩子若有所思,有时候确实顾忌太多会让自己陷入两难之中,这一回,她不就是差点迫得失去这次上京大的机会,虽然如今日子难熬得多,可总会熬过来的。

    “是啊,庞姐说得有道理,有时候不是自己委曲了别人就懂得好歹退让的,只会得寸近尺?!?br />
    看没人赞同自己的话,吕红梅只好将自己的想法吞回肚子里,同时又羡慕这些人可以肆无忌惮,做什么都那么有自信,最羡慕的就是袁珊珊了,有那么优秀的对象,还能自己在京城买上房子了,她也不想惹得袁珊珊不快,所以还是在她面前少提仲倩倩的好。

    许言森按约定的时间骑了自行车过来,一路将她们送上公交车,又在下车的站台处等她们。

    公交车两站的路就到达了,下车再往前走几百米的距离,如果是骑自行车的话,从学校到这里也不过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方便得很。

    这一波人到达后,袁珊珊为两方人作了介绍,这下庞建军她们知道了他们一块儿的还有个京师大的,这些人不是C过队的就是刚来到京城的,虽然第一次见面却很有共同话语,所以很快热络起来,石诗慧也很喜欢听他们讲C队的经历。

    午饭就炒了两个菜,主要是吃涮锅子,昨晚就是如此,因为许言州之前就以堂兄的名义送了袁珊珊和许言森一个铜锅子,昨晚又带了一条羊腿过来,还没吃完,让袁珊册切成极薄的片,放锅里稍微涮一涮就可以吃了,吃得唐芸和庞建军他们大呼过瘾,食堂里的R菜就算舍得吃,那菜里也没几片R的。

    早上去买菜的时候袁珊珊溜达了一圈,凭她的精神力找到了一处相当于黑市的地方,不过如今管得比以前宽松,但也就基本住在附近的人知道,只有袁珊珊是个外来闯入者,当她表明新入住的身份后,也没人警惕地盯着她了。

    袁珊珊特地为俞红的孩子苗苗做了蒸蛋,做得比食堂里的软滑,俞红抱着孩子坐在一边喂饭,屋里的情形让她看着就很满足了。

    涮着火锅就聊天了,石诗慧不知怎的说起了仲倩倩的事,换了庞建军肯定不会当着袁珊珊朋友的面提这种事了。果然石诗慧一说,袁卫彬顿时看许大哥不顺眼极了,唐芸则笑话上他了。

    唐芸拍着袁珊珊的肩说:“你可得把他给看紧了,当初在安平县就招女人喜欢,来到京城后你看看,这都招到你同宿舍的人身上了,要我说,等我们走后,你得让他跪搓衣板,哈哈……”

    许言森的脸一下子红了,石诗慧和庞建军忍不住噗哧直乐,袁卫彬则瞄向许言森,仿佛在认真考虑这个建议。

    许言森轻咳一声:“我对珊珊一心一意,唐芸你别败坏我名声,在座的人都可以为我作见证!”这时候不赶紧表态还等什么时候?说的时候目光不离袁珊珊。

    倒是袁珊珊被他看得老脸一红,嗔道:“赶紧吃吧,吃了还堵不上你的嘴,等海波过来了,我得问问他,平时是不是跪搓衣板跪习惯了?!弊约喝说米约何?,不能让别人欺负了。

    唐芸哇哇叫,放下筷子扑过来要挠袁珊珊的痒痒,怪叫:“我这是在帮你哎,你个小没良心的,居然这么快就护上了,还怼起我来了?!?br />
    许言森要护,结果唐芸闹得更欢,这一顿可吃得够热闹了,笑声中还夹杂着苗苗的咯咯笑声,这让俞红听得心情更好了。

    下晚,先把庞建军几人送上公交车,许言森则吃了晚饭才骑了自行车回去,唐芸当然留下过宿了,星期一赶得上第一堂课就可以了,晚上睡觉时又跟袁珊珊嘀咕上了。

    白天没说,晚上唐芸则对石诗慧口中所说的仲倩倩意见大发了:“这女人也太没脸没皮了吧,也就你脾气好,换了我早两个大耳刮子扇上去了,省得叽叽歪歪的,闹开了她有多大的脸啊,你看她敢不敢当着其他人的面承认她想抢你的男人?!?br />
    袁珊珊乐了:“我担心我没控制好力道,将她脸扇坏了?!?br />
    唐芸更乐了:“你就该早让那女人见识见识你的厉害,想当初在坡头村,最后谁敢惹你了?就那桂花婶子和郑嫂子,不是见着你就躲?不过我估计你跟许言森之间也不要大哥说二哥了,就你这模样,本性没曝露出来之前,估计也被不少人盯上了,许言森也可怜,哈哈……”

    “啊呸!越说越不像话了,”袁珊珊笑骂道,“他有什么可怜的?再说这里也没多少让我表现的机会啊,不就是想好好上学么,其实这样的人我也不是很在意,当面怼回去就可以了,许言森是那么好挖的?要是好挖的话我还得谢谢她呢?!?br />
    让她有机会看清一个人的真面目,当然了,她还是很信任许言森的。

    袁珊珊也没想到的,在坡头村几年,最后相处得最好的会是唐芸,她还清楚地记得,刚到坡头村时这人Y阳怪气地拿话刺人,说话冲得要命,现在却可以一起肆无忌惮地打闹玩笑了。

    “好吧好吧,我知道那女人在你手里讨不了好的,许言森早被你收服得服服贴贴的,不过那叫俞红的是怎么回事???”唐芸八卦道,许言森这人还是可以信赖的。

    “这种私事我哪里好问,左右家里情况不太理想吧,不过我看她挺能忍的,会熬过来的?!痹荷好缓也虏?。

    “哼,肯定是她男人不是好东西,让媳妇一人在这儿上学还要带孩子,这种男人啊,干脆甩了就是了?!碧栖慷砸煨匀员ё牌?,也就姚海波死皮赖脸的性子磨得她松了口,“你说现在明明世道开始变好了,可有些人怎就越活越回去了呢?你没看到我们学校,有几个男生女生整日以诗会友什么的,有个男生家里可是有老婆孩子的,可我冷眼看着他对别的女生……哼,当然那女生也不是好的?!?br />
    否则为何明明知道对方有老婆,还跟他接触得那么近?打着以诗会友的旗号?没得玷污了诗词。

    “你也说了,是打着旗号而已,拿自由跟进步当幌子,内里丑陋的本质没变,说喜新厌旧也好,说狗改不了吃、屎也罢……”

    “噗噗,你这形容好,狗改不了吃、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