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81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章

    第二天回学校上了半天课, 第一年基本是基础课和公共的大课,中医专业的总共就录取了八个人, 西医专业的人数就多多了, 而且下面还有分科, 这一对照就可以看出中医专业的劣势了。

    袁珊珊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人少,才清静?;】涡枰且浯罅康哪谌?,不过八人里, 有一半是接触过的,这些基础课目构不成难度,剩下的光背书就背得昏天黑地, 所以平时大家碰了面也就互相点下头,然后就各忙各的事了, 这种状态也很合袁珊珊心意。

    就是上大课比较烦,袁珊珊声明有对象了, 可依旧有男同学向她传达了好感,这种人她也没耐心应付。

    铃声响了,老师宣布下课,袁珊珊转眼就跟着人群出了教室,不见了身影。

    “珊珊, 这里!”早一步来到食堂的许言森已经打好了饭菜, 看到袁珊珊出现, 出声叫人。

    袁珊珊走过去坐下, 两人偶尔交流一下上午上课的情形, 对袁珊珊来说,也许是过去太过熟悉了,现在确定关系后,好像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老夫老妻的模式。

    袁珊珊突然想起一事,说:“过两天我找些不用的布料,给你做两双鞋子吧?!?br />
    许言森大喜:“不会耽误你自己看书吧?”

    袁珊珊逗他:“要是你不喜欢穿布鞋,嫌老土,那就算了?!?br />
    许言森忙说:“不,一点不土,布鞋穿了还舒服?!辈还谒低旰罂吹皆荷旱谋砬?,也知道她是故意的,笑了,“只要是你做的,我都欢喜,以前只能看着彬彬跟军军穿你做的鞋,眼馋死我了,现在只要你答应有我的份就行了,可以慢慢做,不着急?!?br />
    袁珊珊嗤嗤地笑,瞧这人说得多可怜似的。

    “珊珊姐,搭个座吧!”

    袁珊珊抬头一看,是石诗慧和庞建军,她们两人是一个专业的,她们307就这两人同专业,袁珊珊朝两人招招手,和许言森一起多腾出点位置,这个时间是吃饭高峰点。

    这种路上碰到或是食堂里遇到一起吃个饭,两人其实都不介意的,只不过有的人本身怀着不可告人的心思,那就敬谢不敏了。

    庞建军朝许言森笑笑,谢了两人。

    石诗慧一坐下就开始抱怨,袁珊珊听着竟是昨天的事,她一个同城高中同学过来看她,这不是重点,听她的意思,这同学性别为男,而且听着是有追求她的意思。

    “庞姐你也看到了?人怎样?”袁珊珊好奇道。

    庞建军乐了一下,用手指指石诗慧:“你看她这副模样就知道了,恨不能离得远远的,不过她同学自我感觉比较好,我们回来的时候那男同学正跟仲倩倩说话,起初以为是找仲倩倩的?!?br />
    石诗慧脸更黑了,把勺子咬得咯崩响,怀疑都要咬断了:“讨厌死了,原来高中的时候这人就一副尾巴翘上天的样子,不还是勉强吊了个尾车才考上了,自说自话地跟到我学校里来,最讨厌的是还让人误会是我对象?!?br />
    她想到昨天回来时,起初以为是仲倩倩的老乡或是同学,没想到仲倩倩一看到她就说,石诗慧,你对象来看你了,这两人都气死她了,她在宿舍里明明没有承认过有对象,她怀疑仲倩倩是故意的。

    许言森听了半天,迟疑道:“你同学……他叫张成海?”他怎么听着有点熟悉,石诗慧是提到的这个名字没错吧。

    “是啊,说他们家有个亲戚当官的,对他这个外甥多照顾,嘁,又不是他当官,再说当官又怎啦,还能不为民作主?以前怎没听他吹嘘,我估计他家这亲戚是刚平反回来的?!闭饩透檬厶盅崃?,以前是巴不得划清界限吧。

    袁珊珊诧异地看着许言森,许家在京城里的情况许言森都对她说了,同名同姓的人不会少,可这就连背景也几乎一样的,袁珊珊可以肯定,这叫张成海的就是许言森的表弟了,没想到世界这么小,许言森的表弟竟和她的舍友石诗慧是同班同学。

    “你们怎么了?认识诗慧这男同学?”庞建军看这两人表情怪怪的,疑惑道。

    许言森抹了下嘴不好意思地说:“如果没意外的话,他应该是我姑家的表弟,不过多年没见了,也许站在我面前也认不出来?!?br />
    袁珊珊拍拍石诗慧,比较同情她有这样一个同学:“许言州见过吧,都被他姑和这表弟烦得在家待不下去,许言州被这位‘优秀的、上进的’表弟,生生衬成了渣?!?br />
    听许言州在许言森面前抱怨姑姑一家的话,她对许言州深表同情,并庆幸许言森和他爸跟这姑家关系并不太好,而且自己也足够争气,没机会成为他们的衬托。

    石诗慧听得瞪大了眼睛,也有些不相信世界竟这么?。骸安换崮歉鲂硌灾?,就是张成??谥姓沼问趾孟幸晃奘谴Φ谋砀绨??”

    许言森苦笑着点头:“如今游手好闲的,确实只有他这么一个?!?br />
    “妈啊,我看你堂哥可比这张成海顺眼多了,以前也不过跟他说过几句话,高考过后他一副自得的模样,还跑过来安慰我说什么这一次考不过,下一次还有机会,当时就想一脚踹上去了,这不是咒我考不好么?!笔燮叩?。

    “对不起了,我替表弟向你道歉,给石同学添麻烦了?!毙硌陨徽庋桓銮灼萘?,也是无话可说。

    石诗慧好歹也听清他之前的话了,摆摆手说:“他是他,你是你,这种人要是能听得懂人说,就没昨天的事了?!?br />
    庞建军和袁珊珊都笑了起来,这姑娘挺明事理,袁珊珊安慰她:“也许下回就会知难而退了,说不定脑回路正常些了呢?!?br />
    “希望是吧,想想昨天真是扫兴?!痹谕饷嫱娴枚喔咝说鼗乩?,结果碰上这样扫兴的事,要早知道,她就干脆在离开袁珊珊家后,直接坐公交车回家了,不过又一想这人说出的让人误会的话,觉得还是碰面的好,至少身边人能澄清一下。

    吃完后袁珊珊和许言森先走了,提起这姑姑一家,许言森也头痛,之前只跟袁珊珊简单提了一下,并没具体说,这回碰上了,许言森便详细说一下,让袁珊珊有个心理准备,两人是正经处对象,以后会有面对的一天。

    “当年我爸会离开京城,有一部分就是因为这小姑,其实我爸还有我大伯,跟小姑并不是一个妈生的,现在跟我爷爷在疗养院的乃乃,是我爷爷后来娶的妻子,不过,他们兄妹间的关系算不得和睦?!彼档秸舛?,许言森想到珊珊家兄妹三人也是这样的关系,不过卫国和珊珊与袁卫彬之间,却极为和睦,如果当年许家也是这样的情形的话,就没有后来那些事了。

    不过对照一下两家的情形,许言森认为根子还是出在他爷爷身上,如果他爷爷能和袁叔一样做到不偏不倚一视同仁,兄妹间就不会闹矛盾,或者说闹大的矛盾,只可惜他爷爷一碗水没端平:“可能是因为老许家就这么一个女儿,爷爷他对小姑宠得很,让前面两个哥哥也要多让着点最小的妹妹,这一让就没有底线了?!?br />
    “当年小姑嫁了个农村出身的对象,我爸也不赞同,不是因为出身的问题,可能我爸有点看不上如今那位姑父吧,不过我小姑非要嫁,我爷爷向来宠她几乎有求必应,所以最后还是嫁过去了。小姑父起点低了点,小姑就让爷爷帮忙,后来我爸有次工作调动机会……”

    “就抢过去了?”袁珊珊听得乍舌。

    自家的事情说起来也有点丢人,许言森不好意思地说:“是啊,最后竟然是我爷爷出面要求我爸的,其实工作调动机会,这次不行下次还可以争取,让我爸难过的是我爷爷的态度,之后加上其他一些考虑,我爸就干脆带着我妈出京了,这就到了丰城。后来又出了件事,姑父工作上出了些岔子,结果我姑我姑父硬要赖在我爸身上,之前只是让我爸心里难过一下,可那回才把关系闹僵,姑父最后降职,在他们口中就成了姑父替我爸顶罪的了,我妈气得多少年也不肯回京城?!?br />
    “其实我爸和大伯之间关系还是很好的,大伯因为是我爷爷长子,也受我爷爷重视,就我爸这个老二最难做。我妈不准我上小姑家的门,所以我回来后到现在也没去过她家,之前还听堂哥提过一次,小姑在他们面前批我才从山沟沟里出来的,不懂礼貌?!?br />
    袁珊珊轻笑出声,拍拍这人的手臂,对他家的遭遇表情同情,碰上这样的极品,能如何?

    许言森怎么觉得他对象有点幸灾乐祸了,黑线了一下抓住她捣乱的手说:“以后要是碰上这一家人,不用太过客气,不想理就不理,要是他们过分了,你怎么做都行,反正有我挡着,让他们说我没礼貌尽管说去,这些年了,相信周围的人都清楚他们是怎样的人,没多少人将他们的话当真,就算我那爷爷,其实我对他也几乎没多少印象了?!?br />
    有的,大概也是他的偏心,他这个孙子没享受到多少这个长辈的爱护。

    许言森甚至想到,如果他们真的做得太过分了的话,他是不是要学学袁卫彬的手段,逮着张成海狠揍一顿,毕竟这种人你跟他讲道理,他偏有一套歪理,在自己面前还有天然的长辈优势。

    嗯,最多不曝露自己,给张成海套麻袋敲闷G。

    “你在想什么呢?”袁珊珊的脸忽然凑到许言森面前。

    “套麻袋敲……”突然意识到自己把脑子里的想法说了出来,许言森赶紧闭嘴,对袁珊珊无辜地眨眼睛。

    袁珊珊哈哈大笑,见她笑得这么高兴,许言森也不觉得窘了。

    袁珊珊在学校里笑得开心,收到女儿信件的袁爸爸,却不那么开心。

    不,起初是挺高兴的,两个孩子的信一起到了,分别是从各自的学校里寄出来的,袁父心里满满的骄傲。

    在看女儿的信时,看到信里描写的学校生活,以及老师同学间的相处,袁父也挺乐呵的,看到周老爷子推荐的常老对女儿的严厉时,虽小小拧了下眉头,但也知道严厉是好事,而且相信凭女儿的本事肯定能过得了关,看后来信里不是写到常老爷子让女儿常过去考较的么。

    看女儿房子已经买下了,袁父有些担心,只可惜没有时间过去一趟,帮女儿把把关,总的来说还是信任女儿的,只要闺女和小儿子满意就可以了,就不知道买房再加上修房,这钱凑不凑手,等这个月工资发下来,留下自己的生活费,剩下的给女儿邮过去。

    嗯嗯,这些都不错,却在信末尾看到的话,让袁父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袁珊珊也是絮絮叨叨写了一大堆,实在拖不下去了,才在信的末尾将自己同意和许言森处对象的事提了,她写道:“我觉得许言森是个可以信赖的人,所以试着和他处对象,爸您说呢?如果爸不同意,我会和许言森划清界限,以爸的意见为重?!?br />
    其实吧,在两人一起被京大录取的时候,袁父已经有了些预感,在京大身边没有熟悉的人,两人常走动联络,很容易产生感情,可是没想到这臭小子会这么快就下手了,好歹让他这个老父亲能多些心理准备时间啊,看到后面女儿写的“以爸的意见为重”,袁父不免又心酸了一把,多孝顺的闺女,就这样让许家的臭小子拐了去,很是不甘心啊。

    抹了把脸,接着拆小儿子的信。

    许言森同样很郑重地在信里交待了此事,而不是在电话里说明,或许觉得书面更加正式。

    许父的心情跟袁父截然不同,看完信后就在办公室里哈哈笑了两声,这臭小子,总算让老袁的姑娘点头同意了,许父心里特别自豪,看看,他儿子他未来的儿媳妇,那都是京大的!谁家的儿媳妇,有他家的厉害!

    笑声惊动其他同事,不免好奇打探,老许挺稳重的人,什么喜事让他这么高兴?

    “没什么,就是家里那臭小子,刚进学校没多久,就谈了个对象?!毙砀敢桓毕悠挠锲?,可如果脸上笑容收敛点,也许会更有说服力一点。

    “恭喜恭喜了啊,也是京大的吧,那可不是两个高材生了,老许你可真有福气?!碧降娜朔追椎老?,老许家的儿子他们都见过了,挺优秀的青年,如今又争气考上了京大,以后前途一片光明,这些人不是没动过脑筋,跟许家结成亲家,可现在女方跟人家一京大高材生相比,就有点拿不出手了。

    “哪里哪里,人还没带上门,就算不得正式定下来?!毙砀盖榈?。

    转身进了办公室,把门关上,往丰城拔了电话,袁父的心情刚平复下来,就接到电话听到许父激动的声音,郁闷坏了,他可一点高兴不起来。

    许父只顾着自己高兴,巴不得两家人早点定下来,下班回去将这件事告诉了许母,上回儿子拦着不让说,这回总成了吧。

    许母一听眉头拧起了疙瘩,问许父:“言森这心事是不是存了不少时间了?老许你早知道了?都瞒着我?”

    许父这时替儿子说好话:“这臭小子害臊了,不好意思告诉你,就是我自己也是从他话里听出来的,老袁家的珊珊丫头多好的姑娘,你还嫌弃上了?”

    许母想了想袁珊珊,这样的姑娘再嫌弃的话,她儿子得找什么样的媳妇???“这倒不是,珊珊当然是好姑娘,就是想到彬彬他亲妈,心里有些疙瘩?!?br />
    时间长了,许母心里的纠结也有些松开了,尤其是她看得出来,袁家的小儿子也很自觉地不主动往她面前凑,不免觉得她一个大人,去迁怒一个孩子有点过了,当年出事的时候,那孩子才多大?还被她妈给丢下不管了,要不是有珊珊丫头带着,不知会落到什么境地。

    “算了,反正老袁也不会再跟那女人走到一起了,咱这儿子自小有主见,自己认定的事哪里是我能劝回头的,珊珊是好姑娘,两家也知根知底的,就是那孩子,自己也很争气,考上了京城的大学了,说起来,袁家的这三个孩子,养得都不错,有这样的亲家,其实挺理想?!?br />
    这样一想,心里的那点疙瘩也算不得什么了,在省城这边不是没人家提过相看的事,可那些人家里的情况跟袁家一比,反而袁家算清静的了,不会拖儿子的后腿。

    “言森在那边没跟那家人碰上吧?”许母想到京城那边的事心情就不太好,如果可以,她真不愿意儿子回京城,可谁让京大是最好的大学。

    许父拍拍她的肩,让媳妇跟着自己受苦了:“放心吧,言森能处理好的?!?br />
    许母哪能不担心,有些人不是讲道理就讲得通的,特别是的老的还偏心,说句不孝顺的话,公公这时候身体不好住在疗养院里,反而让她觉得是好事一件,否则人在京城的话,谁知道他会不会像当初*着老许让步那样,让自家儿子也给他的宝贝女儿生的外孙让步?

    要是他真敢这样做,许母咬了咬牙,她这回绝对会跑回京城去撕烂了那女人的脸,关系到儿子,她这回不会退让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