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第82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八2章

    许言州吹着口哨踏进家门, 却见他妈愁眉苦脸的,凑过去给她捏肩膀:“这又是谁惹我妈生气了?说出来儿子替你出头!”

    于秋被小儿子逗得一笑,顺手拍了他一记:“成天没正形,你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京城, 不过今天不是你大哥的事, 是你小姑家?!?br />
    许言州眉头一皱,趴在他妈肩上:“她家又出什么幺蛾子了?没消停的时候了?”

    于秋靠在椅背上说:“你小姑一家周末要来吃饭,那天正好言森也要来,这不是要撞上了?可我又想不能总不碰面吧?上回言森刚回来, 你妈我故意提了言森考上京大的事, 那天他们果然没回来,这回倒不顾忌了, 这也是你爷爷幸好不在京里,少了个给他们撑腰的人?!彼远哉飧鲂」弥荒苷鲋谎郾罩谎? 说什么就左耳进右耳出。

    许言州也拧起了眉头:“真扫兴,算了,妈,我去问问言森,看他怎么说,言森不是怕事的人?!?br />
    “这也好,要是不想见就找个借口那天别来了, 自己人吃饭什么时候都可以, 对了, 言森在学校怎样?那边可吃得好?”于秋挺看好这个侄子, 她可不像小姑那么蠢,光知道仗着老的把其他人都得罪了,也不想想老的总有一天会管不到他们,到时候看那一家子怎么哭,再说有小姑家的儿子作相比,言森这个侄子更讨人喜欢。

    许言州绕到前面坐下来,翘起腿咂摸着嘴巴说:“妈你别担心他,这小子日子过得乐不思蜀,快活着呢!”

    “这咋说的?哪有像你这样说堂弟的?没正形!”于秋又捶了一记小儿子,忽地灵光一闪道,“莫非你堂弟有对象了?”

    毕竟侄子跟自己儿子完全不同类型的人,倒是跟长子有点像,说到快活的话,不能不让她想到这方面上去了,再说年纪也早到了,有对象太正常了。

    许言州嘿嘿乐了几声,他是征得许言森同意才会在家里透露的,他估摸着,这时候二叔二婶应该也知道了,否则这家伙哪可能松口:“就是忙着谈对象呢,追了人家姑娘好几年了,现在一起考上京大了,人家姑娘终于点头答应了,妈你说他能不快活么?”

    “等等!”于秋觉得这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大,小儿子从他二叔那边回来后,说了不少那边的事,而且一起考上京大的,也就那一个姑娘吧,“你是说家在丰城还跟人学中医的那个小姑娘?跟言森一块儿C过队的?”

    “就是她啊?!毙硌灾萦行┗氨锪撕镁昧?,这次全部给他妈倒了出来,包括袁珊珊最近买了房子和他帮忙找人监工的事,于秋越听越羡慕,侄子找的这个对象听着就不简单,人那是没的说了。

    “光知道说你堂弟,你怎就不给妈尽快找个对象回来?倒是你哥,说在那边也找了对象,不知道什么样的,可惜工作都忙,没时间带回来让妈看看?!庇谇锉г沟?,她也不图家世,毕竟长子也老大不小的了,不能再耽搁下去了,赶紧成个家更要紧,只要小两口能和和美美的就成。

    许言州投降,这又说到自己身上来了,他才不要早早结婚受拘束。

    “那言森什么时候把他对象带到咱家吃顿饭?”于秋对儿子口中的姑娘挺有兴趣的。

    “这不能吧,”许言州摸下巴说,“两人才刚确定关系,这就要往家里带了?”

    “也是,姑娘家脸皮比较薄,别吓着了,还是等他们处的时间长点,不过你先把话带给言森,人什么时候带过来,看他自己?!庇谇锼?。

    许言州嘿嘿乐了两声,吓着了?一想到当初在丰城袁珊珊对付小混混的场面,他觉得这姑娘绝不可能被吓着的,为他妈心脏着想,许言州决定这事还是别说了。

    许言州把他妈的话转达给了许言森,顺手递了根烟过去,许言森推了回去:“我戒了,你自己抽吧,你跟伯母说声,我还是过去一趟吧,见就见,总是回避还以为是我们家做错了事心虚,我也想见识一下,我那自以为是的小姑跟表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br />
    真让他不高兴了,干脆就找堂哥一起将张成海套麻袋揍一顿。这边自己刚回来,想做什么事也不太方便,要借助大伯,还不如找堂哥呢,许言森想了想,跟许言州咬了会耳朵。

    许言州越听眼睛越亮,到最后嘿嘿直乐,给了一拳头说:“看你小子面上一本正经的,其实一肚子坏水,不过我喜欢,哈哈,你放心吧,这事交给我办,其他事办不好,这事还不行?”

    堂兄弟两人默契的互相拍拍肩,这默契来自他们共同的“敌人”。

    “不对啊,你烟什么时候戒的?不会因为珊珊妹子吧?啧啧!”许言州上下扫视这不老实的堂弟。

    “是啊,珊珊不喜欢闻烟味,所以就戒了呗,我烟瘾又不是特别大?!毙硌陨靥沟吹爻腥?,珊珊没说,但他自己发现了,所以就慢慢地少抽了,起初就是没戒掉时,也尽量不把烟味带到她面前。

    许言州只能竖起大拇指。

    他在外面晃了好一圈才回去,找了好些小朋友,就算他们没能力,可他们身后的人未必都是。

    许言森晚上和袁珊珊一起吃饭时将这事说了,袁珊珊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她又不是要跟许言森成天黏一块的人,而且也不必事事向她交待:“你说得对,没道理反而是你害怕见他们,要是他们做得过分,尽管还击?!?br />
    反正现在两个老的也不在京城,就算在京城了,她还要问问呢,这全家一起欺负爹妈不在这边的侄子,算什么事?她也是相信许言森能处理,所以没说要帮忙,当然如果撞到她面前,那她也不会客气的。

    许言森笑道:“就冲珊珊你这话,我也不能让人欺负了?!?br />
    转眼又到了周末,袁珊珊从图书馆出来,还了一批书,又借了一批书。

    走了宿舍楼下,看到石诗慧跟一个男人拉拉扯扯,不,应该是那男人单方面对石诗慧拉扯,袁珊珊立马猜到这人可能是谁,快步走了过去,远远地就叫起来:“诗慧,你今晚不回家吗?这是谁?有话好好话,动手动脚的像什么样?别大庭广众之下耍流氓啊?!?br />
    “珊珊姐!”一看到袁珊珊,石诗慧立即闪了过去,“就是他,张成海,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病又跑过来,说人话也听不懂,”

    石诗慧也是恼极了,否则平时说话不会这般无礼,“张成海,我告诉你,除了跟你是同学外,我石诗慧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请你离开!否则我真要找学校保安,你S扰学校里学生!”

    原来当真是张成海,袁珊珊眯眼看过去,戴了副眼镜,看上去挺斯文的,可脸上却带着对来人和石诗慧的恼意,可当他顺着石诗慧看清打扰他好事的人时,不由怔了一下,很快收敛起脸上的怒意,推了推眼镜,摆出笑脸:“诗慧,这也是你同学吗?不给我介绍一下?你好,我是诗慧高中同学,请这位同学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对诗慧一片痴情,我这属于正常的追求,没人可以阻挡我追求爱情的脚步和自由?!?br />
    说得一脸义正辞严,可袁珊珊很想到旁边吐一吐,妈啊,这调调恶心死她了。

    石诗慧同样受不了:“我早说过了,我拒绝,我对你没有任何超出同学之外的感觉,请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

    “不,”张成海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诗慧,我相信我总有一天会打动你的,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诚意和一颗红心。诗慧,我只是来邀请你明天跟我去作客,我想让你进一步了解我?!?br />
    妈的!石诗慧已经抓狂得要爆粗口了,恨不能将他爆打一顿。

    明天作客?袁珊册心里微讶,中午吃饭时许言森又提了一遍,就是明天他小姑一家会去大伯家里,不会这作客就是到许大伯家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袁珊珊很想将这人脑子劈开来,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了。

    袁珊珊按住石诗慧的手,对张成海笑了笑,张成海立即被吸引了过来,眼里闪过痴迷之色,没想到石诗慧的同学里有这么漂亮的。

    “张同学,”袁珊珊慢声细气地开口问,“你要带诗慧去哪里作客?总得让诗慧知道是去什么地方,有什么人,去做什么吧?”

    听着袁珊珊的声音,石诗慧暴躁的情绪竟奇特地和缓下来,她刚刚真要打人了,骂不走就干脆把人打走得了,现在竟觉得,有袁珊珊在,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可听在张成海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滋味,他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是去我大舅家里,要见我二舅家的表哥,那个乡巴佬居然考上了京大,不过我找个京大女人的话,他又算得了什么,我能找个京大女人,可那乡巴佬却只能找个破鞋,看那乡下佬以后有什么好得意的?!北砬榧靡庥植恍?。

    袁珊珊脸色顿时Y沉Y沉的,没想到这人的内心如此黑暗无耻,她打了个响指,退后一步对石诗慧说:“这时候不打还等什么时候?这种男人就该揍得他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才好!”

    石诗慧也听得错愕极了,起初她当真以为张成??粗凶约菏裁吹胤搅?,没想到真实理由竟是如此荒谬不堪,就因为自己是京大的,他带出去有面子,能让他炫耀!

    刚刚平复下来的情绪一下子如火山爆发一样,扑过去就撕打起来:“好啊你个张成海,狗P的一片痴情追求爱情?你竟敢拿我们京大学生当炫耀对象?还看不起考上京大的人了?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臭德性,你给我滚,再犯贱跑过来,我立马报派出所,告你耍流氓!”

    “打得好!”

    楼下不是没有其他学生,起初大家不过以为是小两口闹矛盾了,而且看两人是真的认识的,不好不问原由地C手,结果张成海一番话他们也听得清清楚楚,顿时把他们惹火了。

    可以说,京大学生以外面考进来的居多,都是各省挑选的尖子考生,没想到在这人口中成了乡巴佬,还什么乡巴佬只能找个破鞋,哪怕他们没有看不起别人的想法,也对这种说话气愤极了,看到石诗慧发怒打人,全在边上拍手叫好,这时候如果张成海敢反抗打女人的话,他们绝对会全部上去帮忙。

    张成海起初被打得一愣,正想骂这个疯女人发什么神经病,可接下来他自己说出来的话就映现在他自己脑子里,一时没反应得过来他怎会把心里的真实想法说出来的,懵懂之际也忘了还手,这倒让石诗慧得了逞,逮着一阵打。

    等着别人叫好的时候,张成海才意识到他说的话让别人都听到了,又羞又恼,推了石诗慧一把,袁珊珊忙上前将人扶住,张成海退后几步指着石诗慧和围过来的其他人气急败坏叫道:“你们……不可理喻!石诗慧,给脸不要脸,你等着瞧!”

    转身忙不迭地跑了,中间还差点栽个跟头,心里不是不害怕的,就怕被人围起来打。

    围观的人把张成海好一顿数落,京城人要都是这样的,实在太败坏他们对京城人的印象了,好在同为京城人的石诗慧给他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听石诗慧说明原由后也对她好一阵安慰,石诗慧也被弄得又哭又笑的。

    笑的是,从今后,总算可以摆脱这个神经病了吧。

    哭的是,好像今天挺丢脸的,本身被这种神经病纠缠就够丢人的了。

    袁珊珊把她送回宿舍,看她发泄过一顿后情绪还不错,就离开了去找许言森,找到人后告诉他:“明天我跟你一起去你大伯家吧,你介不介意?”

    许言森惊喜得一把抓住她的手:“真的?你要跟我一起去?”他当然乐意了,巴不得早点把珊珊带到家人和亲戚朋友面前,向所有人召告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你怎么突然决定跟我一起去的?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袁珊珊笑眯眯地:“等明天你就知道了,就这样说好了啊,我准备两样礼物,明天你到四合院那边叫我一起走?!?br />
    “好的,好的?!毙硌陨Σ坏赜Φ?,心头狂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