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第83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八3章

    袁珊珊丢下一个将许言森炸晕了的惊喜就走了, 许言森晕乎乎地回宿舍,被舍友一阵打趣。

    袁珊珊先回了宿舍,确认一下石诗慧情况再回四合院,宿舍里依旧只有她一人在,抱着一个收拾好的包正坐在那里发愣。

    “准备回去?那正好一起走,我也回那边?!?br />
    袁珊珊收拾两本书带过去看就可以了,石诗慧情绪比之前好得多,不过却紧张兮兮地把门关上,转过身一副有话要跟袁珊珊说的模样。

    “珊珊姐, 我突然想起来了,之前那张成海说的考上京大的乡巴佬, 不会就是你对象吧?那他说的那个什么……”破鞋二字石诗慧都说不出口, 结巴道,“说的是谁?”起初纠结自己的事,后来突然想到这一点, 自己的事反而丢开了。

    袁珊珊没想到她刚坐在那里纠结的是这个问题,乐了一下:“那说的肯定不是我, 那家人现在不知道我的存在,不过我刚去跟许言森说了, 我明天跟他一起走亲戚?!?br />
    石诗慧瞠目结舌, 这就是说,张成海那家人居心不良, 想给袁珊珊对象介绍一个品行不好的姑娘, 达到借此羞辱他的目的?与此同时袁珊珊的做法也出乎她的意料, 但想到两方人当面对质起来,又涌起一股快意,最后化为鼓励,握拳道:“珊珊姐,我支持你!我是你和你对象的坚定拥护者,你们一定不能让外人破坏了,要坚持到底!”

    “噗,哈哈……”这姑娘怎这么可爱呢,袁珊珊边笑边拉着她打开门往外走,门在身后锁上,“行,听你的,不会让人破坏了?!?br />
    晚上袁卫彬和郑学军也回了四合院住,这里住得宽敞,而且还能吃到袁珊珊做的饭菜。

    吃饭的时候袁珊珊提了下明天的事,不过没提那边等着的会是个修罗场,袁卫彬担心道:“姐,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郑学军同样的表情,看得袁珊珊乐呵。

    “就是陪着你们许大哥走个亲戚,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州哥什么样的人你们不也接触过了?!毙硌灾荼拘圆换?,由此也多少可以看出他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正如从张成海身上,也可以判断出他家人是副什么德性。

    “好吧?!痹辣虿凰赜Φ?,对于许大哥跟他姐在一起谈对象了,他除了接受还能怎样?再说了,看来看去,也就许大哥各方面条件还过得去,换了其他人,他更能挑出一大堆毛病。

    袁珊珊已经通过许言州,和一位姓朱的老师傅谈好了修房子的事,平时不一定有时间,但周末肯定会过来,袁珊珊也不催促,让他们修上一年两年都不要紧,所以第二天一早,朱师傅就带着两个徒弟过来了,跟袁珊珊姐弟打了声招呼就自顾自地忙碌起来。

    袁卫彬和郑学军两人也给自己找了任务,在后面收拾出两块空地来,用来种菜,吃自己种的菜,省钱。

    许言森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在后面忙起来了,自己想法子找来的工具,许言森去看了会儿,回来跟袁珊珊说两人的情形:“彬彬离了坡头村有段时间了,这手上的活倒没丢下,干得挺利索的?!?br />
    袁珊珊房间里有淘来的一个多宝格,格子上正好用来摆放她的雕刻作品,许言森看到上面又多了一个,不用说是珊珊的新作品了。拿在手里把玩了好一会儿才放回去,好东西还是留在这里安全,他要带去学校,肯定要被宿舍里的人盯上,他身边就只有一个珊珊特意给他的石雕镇纸,用来压书的。

    第一次去许大伯家,袁珊珊没想带多打眼的东西,昨晚看了下库存,就挑了盒成色比较好的灵芝,等会两人出去再买两份点心??词奔洳畈欢?,两人跟在后面忙碌的袁卫彬郑学军说了一声,便出发了。

    离得不算太远,许言森骑了自行车带袁珊珊,这时候的风也不再那么冰冷刺骨,路两旁的树木,开始绽出新芽。

    许大伯住的地方有门卫站岗,检查了两人的身份才放行,这里面住了好些户人家,身份与许大伯差不多,许言森介绍道:“这是大伯平反后上面安排给大伯一家的房子,大伯并没有要爷爷原来住的地方,虽然房子没有原来那边宽敞?!?br />
    袁珊珊领会道:“这是不想跟你小姑家住到一起吧,在那边的话,你小姑过去叫回家,在这边,来的话叫作客?!?br />
    “对,珊珊你放心,伯母是个挺和善的人,见到你来肯定高兴,我大伯那人比我爸还严肃一点,不过对小辈也是好的?!毙硌陨槐咄谱抛孕谐狄槐叨V?。

    袁珊珊莞尔一笑:“我看你比我紧张,好像该紧张的是我才对吧?!?br />
    许言森汗颜,其实他今天早上起床时还有点不敢相信,但好歹还保留了不少理智,珊珊突然主动要求跟他过来,他总觉得另有原因,只是珊珊不肯说,只能等他自己去发现了,直觉上觉得跟大伯家里分不开,可依旧摸不着头脑。

    许言州被他妈打发了去买酱油,出来一眼看到并肩走在一起的两人,擦了擦眼睛,怪叫一声:“你们居然一起来了?还是说言森你骗我?”没等到两人回话就转身跑了回去,并叫了起来,“妈!言森带他对象来了!”

    许言森黑线,这堂哥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居然还如此不稳重,要不是珊珊性子一向沉稳,还不得让他这一嗓子吓坏了?

    于秋在厨房里忙碌,一听到小儿子的吼叫声差点把手里的勺子丢出去,忙关小了火解下身上的围裙,擦了把手走出去,见到儿子冲进来:“你说言森对象来了?”

    “对啊,我刚出门碰上了,你看,后面来了?!?br />
    于秋见儿子还要往外跑,把抓住他:“把你爸叫下来,我去迎迎他们?!弊艿睦此祷故蔷驳?,儿媳妇没盼到,先看看侄媳妇也是挺好的。

    许言州咚咚地爬楼梯喊他爸,平时绝不乐意往他爸面前凑。

    其实许大伯也听到小儿子那一嗓子吼声了,挺意外,但高兴居多,这事他听二弟提了,说是个挺好的姑娘,可以说看着这姑娘长大的,两家人知根知底,中间虽有过一段波折,但最后结果还是好的。

    只要二弟说好,那他这个大伯自然也是希望侄子好的,成家立业,这是每个人要经历的一步。

    许言州刚要敲门,书房门就从里打开了,一看到他老子严肃的面孔,许言州就犯怂。

    许大伯恨铁不成钢,不过今天侄子来,不想影响气氛,只说了句:“跟你堂弟多学学,走吧,下去?!?br />
    成家,立业,两方面都要学,在老一辈眼里,成了家才代表真正成人了,哪像他小儿子这样成天跟长不大似的,远没比他小的侄子来得稳重踏实。

    许大伯比家里其他人更了解侄子这些年来的经历,非常欣赏并看好他以后的发展,许家的小一辈,除了他小儿子,都不用他太过担心了。

    许言森和袁珊珊想抓住许言州解释一句都来不及,袁珊珊看得好笑,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个和气的中年妇女快步走出来,看到两人时站定了,笑眯眯的,目光全集中在袁珊珊身上,恨不能全方位扫描一遍。

    于秋一眼便被侄子身边的姑娘吸引住了,要不是怕吓着小姑娘,她还要多打量会儿,心里羡慕自己的妯娌,看这小两口站在一起,多般配,小姑娘模样好,皮肤也好,看到人也笑眯眯的不拘谨。

    “珊珊,这是大伯母,伯母,这是我对象袁珊珊?!?br />
    袁珊珊接着许言森的介绍说:“伯母对不起,没提前说一声就来了,给伯母和大伯添麻烦了?!?br />
    “不麻烦,一点不麻烦,”于秋忙摆手,近前了又仔细打量这姑娘,真是挑不出毛病,落落大方的叫人看着喜欢,“快进屋,路上好走吧?冷不冷?言州,给你堂弟还有珊珊拿点心泡茶?!?br />
    说完就热情地招呼侄子与袁珊珊往屋里走,进了屋,许大伯刚下来,许言森和袁珊珊一起叫了人又解释了一下,然后许言森将带来的盒子交给了于秋,解释了里面装的是袁珊珊送的灵芝。许大伯夫妻已经知道这姑娘学中医的,没想到送的也跟这相关,夫妻俩没好意思当着袁珊珊面打开来看,可许言州却叫嚷着要看。

    于秋捶了小儿子一记,这很没礼貌的。

    许言森看了眼珊珊,对伯母说:“没事的,大伯和伯母喜欢,我跟珊珊才高兴?!?br />
    看袁珊珊确实没不高兴,于秋才打开来,里面是一株品相完整的灵芝,看成色就知道年份不短,许大伯和于秋不是没见过好东西的,所以一眼便看出这株灵芝不差,于秋忙说:“你一个小孩家家的,过来玩就过来玩罢了,带这么好的东西过来干什么?”

    许言州却想起袁珊珊的本事来,这灵芝不会是她本人亲自采来的吧,能赤手空拳打杀野猪的人,这山里还不来去自如?

    袁珊珊和许言森互视了一眼,笑着说:“这东西家里还有,不算什么,大伯和伯母不嫌弃才好?!?br />
    “当然不嫌弃,你这孩子跟言森一样,就是太客气了,以后把这里就当自家?!庇谇锶惹榈?,许大伯神色也比平时缓和得多,东西不在贵与贱,看的是心意,懂礼的年轻人,自然更得长辈喜欢。

    于秋拉着袁珊珊说了好一会儿话,许大伯也坐在客厅里关心了袁珊珊的学业,以及袁家其他人的情况,知道她一个大哥在外当兵,一个考进了京理工,更是给予了肯定,侄子能找到这样人家的姑娘,是种福气,有这样的兄弟,以后不仅不会给侄子拖后腿,还能成为助力。

    作为许言森的大伯,他自然是站在侄子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的,所以一番询问过后,对侄子找的对象更加满意了,姑娘本人也大方不怯场,最主要的是,他看得出侄子极喜欢这姑娘。

    说了好一会儿话,于秋才想起厨房里还在炖着菜呢,忙进厨房忙碌,中午有袁珊珊在,她得再多准备点,袁珊珊见状主动过去帮忙。

    没办法,她得入乡随俗,如今这风气就是男人在外吃茶聊天,女人在厨房忙饭菜。

    于秋让袁珊珊出去玩,当然最后人还是留下来给于秋打下手了,本来因为侄子要来,于秋就准备了不少东西,这抬头看了眼外面的大钟,时间都十一点了,于秋对袁珊珊嘀咕道:“言森他小姑说要过来吃午饭,你看看这时间,到这个点了人还没到,”想想小姑那人,不放心地提醒,“等下言森小姑过来,要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就当没听到,她就是那样的人,估计这辈子也甭想改了,我们也没办法,她要说得实在过分了,还有我跟你大伯?!?br />
    于秋猜也猜得出,小姑看到言森找到这么好的对象,肯定心里不会舒服,不找话刺上几句是不可能的事,为了让袁珊珊有心理准备,于秋也不怕算曝家丑,把小姑怎么数落她小儿子的话捡了不少说出来。

    厨房里说笑声传出来,许大伯很满意,不过转眼看到座钟时,眉头又皱了一下,就在这时,外面有动静传来,那一家子终于来了。

    外面声音越来越近时,许大伯和许言州都听出不对劲的地方,许言州忙起身跑出去看看,连招呼也没一声又跑回来:“爸,除了小姑一家子,小姑还把周家的一个姑娘带过来了?!?br />
    周家的其他人倒不是许言州特意去认识的,而是小姑这人,没把自己当外人,把许大伯家当自家似的,总爱领着周家人过来,许言州想不认识也不行,可他一点不爱跟周家人打交道,如果今天不是有许言森和袁珊珊过来,看到这样的情景,他宁愿跑出去,等这些人走了再回来。

    许大伯听得眉头一拧,今天这场合,其实周家人一点不适合出现,可是人来了也不能往外赶,扬声叫人:“老于,客人来了?!?br />
    于秋在厨房里也听到了,同样对周家人没一个有好感的,叫袁珊珊一起洗手出去,厨房里的活也忙得差不多了,低声说:“周家的姑娘应该是他小姑父的侄女之类的?!?br />
    就跟许言州说的一样,许蕴淑可不认为自己是客人,一进门听到许大伯的话,就咯咯笑起来:“大哥说笑了,我来大哥家里算什么客人?二哥家的言森来了没?不过我今天倒带来了个客人来,当然也不是外人了,是老周的侄女晓雯,来,晓雯,叫你大舅和大舅妈?!?br />
    于秋和袁珊珊刚携手走出来,看到许蕴淑一家三口人竖在客厅里,身后一略微丰满的姑娘正偷眼瞧客厅里的布置摆设,然后一眼就被坐在那里低头喝茶的青年吸引住目光,被许蕴淑叫出来时,又大胆地朝那青年看了一眼,然后带着点难为情地叫人:“大舅好,大舅妈好?!?br />
    “看看,晓雯这孩子多有礼貌,大哥大嫂你们说是不是?咦?大嫂你这也来了客人了?”抬眼望去先看到出来的于秋与她身边的姑娘,这姑娘想不让人注意都不行。

    袁珊珊不用精神力扫,出来便一眼看到那叫张晓雯的,居然一眼就瞄上许言森了,似笑非笑地向他本人看去。

    许言森顿时头皮发麻,难道说珊珊是冲着这张家姑娘来的?可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不动声色地起身,几步走到袁珊珊和于秋身边,看着似乎是要扶大伯母过去坐下的,实际是要赶紧澄清关系,低声说:“珊珊你认识她?她是谁?”

    于秋也看到那姑娘眼珠子快粘在侄子身上了,心里也咯噔一声,生出不好的预感,希望这小姑千万不要胡来,原本跟二叔一家的关系够僵的,再闹上一场,她怀疑自己那妯娌性子再好,也要从家里杀到京城来找小姑拼命了。

    “你等会就知道了?!痹荷恨揶淼乜醋判硌陨?,这明显是看笑话的神色。

    许言森捏捏袁珊珊的手,可别连他本人也笑话进去啊,悠着点。

    于秋可不管这什么张家李家的姑娘,抓着袁珊珊的手往座位那边走,并说:“我身边的姑娘啊,蕴淑来得正好,我来给你们介绍,这是言森的对象袁珊珊,第一次上咱们家来,你们也顺便认识一下。珊珊,这是言森的小姑和小姑父,这一位是他表弟张成海?!?br />
    张成海昨天受了气,心情正不好,所以来到这儿后也没什么精神,就没注意屋里有其他什么人,这时听到于秋的声音抬头看去,这一看不敢置信地叫道:“怎么是你?”

    另一个反应过大的就是随许蕴淑来的张晓雯姑娘,许蕴淑带她来的用意自然早跟她说了,所以一过来先寻找起屋里的陌生男人,结果看到许言森时满意极了,听说又是京大学生,这样好的条件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可一听于秋的话也抓着许蕴淑叫起来:“婶子,你不是说这是介绍给我的对象吗?那这女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