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第8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八4章

    许言州喷了, 许大伯夫妻饶是习惯了许蕴淑的脑回路, 可这回依旧错愕之极, 她到底哪来的自信, 觉得可以C手老二家孩子的婚事的?还是说她觉得老二一家会满意这张家姑娘, 便能缓和两家之间的关系了?又或者让老的出面,让老二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儿媳妇?

    许大伯也受不了这个妹妹了, 就算没有袁珊珊作对比,他也一千个一万个看不上这张家姑娘, 特别是有袁珊珊这样好的姑娘先入为主,这张家的姑娘在他眼里更上不了台面。

    许言森觉得自己最无辜了,难怪珊珊今天会主动过来, 原来是珊珊早知道有这么一出了?他眯起眼睛看向张成海,问题肯定出在这家伙身上, 莫非他又去S扰珊珊宿舍里的石同学, 无意中透露了什么信息?

    许言州早跟他说过这小姑一家子的自以为是,可听说远不如眼见来得更叫他瞠目结舌, 之前听许言州说起时只觉得好笑之极,现在发生在自己了, 感觉像是吞进了苍蝇一样, 他深深地同情自己父母,摊上这么个妹妹, 难怪他妈这么多年都不愿意回来。

    双方乍一见面, 可谓兵荒马乱, 最后还是大家长许大伯出面镇压下来, 饭先不用吃了,把问题说清楚,这有些人能不能留下来吃饭,还得看他们怎么回答。

    “张家的姑娘先坐一旁,我跟你叔叔婶婶有话要谈,这家里还轮不到他们做主,不满意可以,大门就在那边!”侄子对象第一次上门,许大伯可不能给人家姑娘留下一个糟糕的印象,所以必须快刀斩乱麻,将这件事速度解决了。

    好歹这姑娘虽然不忿,但也知道自己脚踩在谁家地盘上,许蕴淑能仗着姓许而在这里自以为是,可她却是姓张的。离开她是不愿意的,因而坐到一边一会儿看看许言森,一会儿又用眼神狠狠地剜坐在许言森身边的袁珊珊。

    许言州消化完这个惊人消息后终于接受了事实,转为玩味地看着这一幕,这小姑真是越来越蠢了,不过这张成海见过珊珊妹子了?他可知道这家伙表面斯文实则可不是个好东西,不过他想招惹珊册妹子?他会预先替他抹把同情泪的,然后搬凳子围观,给珊珊妹子加油。

    许大伯真正板起面孔,许蕴淑和她男人不是不怕的,特别是二老如今不在京城。

    许大伯严厉地说:“这就是你今天来的目的?你一不问问你二哥二嫂的意见,二不问问言森有没有对象,就自作主张地说给他介绍对象?”

    “大哥,”张援朝温声道,“蕴淑她也是好心一片,看二哥家的孩子年纪不小了,还没成家,这才想帮忙的?!?br />
    许蕴淑因这话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对啊大哥,我做的有什么错?晓雯她一个京城里的姑娘,又是我看着长大的,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二哥家的言森刚从农村里出来,在京城两眼一抹黑,我这才想给他介绍个京城里的姑娘。至于这个,”许蕴淑看向坐在许言森和于秋中间的袁珊珊,“一个小孩家家的懂什么?还不是要靠长辈把关?我这个当姑的能害了自己侄子?”

    穿得土里土气的,又长得一副狐媚样,特别是刚刚儿子的反应,许蕴淑看向袁珊珊的目光就充满了恶意,这种女人进了家门才是搅家精。

    张晓雯得意地挺了挺胸脯,她是京城姑娘,这就是她最大的优势,何况还有婶子给她做主,她可是清楚婶婶在许家的地位的。

    于秋嗤笑一声,这时候知道要长辈把关了?何况就是因为小姑看好才更加可怕,因为她的眼光本身就存在极大的问题。

    至于这张家姑娘,要不是因为许家,这张家姑娘还不知在哪个农村里待着呢。

    许大伯可不是几个话就能被忽悠的:“你这时候知道拿长辈来压人了,当年你不是说谁也不能阻挡你追求爱情的自由的吗?将长辈的阻拦视为封建遗毒,我今天就把这句话再还给你,如果你再执迷不悟,那我就叫你二哥二嫂专门回来一趟,看看他们是什么态度!”

    “是啊小姑,你劝你也别费事了,我堂弟和珊册妹子可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青梅竹马的感情,又一块C队了几年,早在我二叔二婶面前过了目的,何况京城姑娘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会有堂堂的京大大学生体面吗?”

    许言森冷冷地说:“我的事情就不劳小姑C心了,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小姑几面,不熟!”

    许大伯和于秋一起抽了下嘴角,可细较起来这话也没说错啊,要不是今天在这里碰上,在外面遇上了只怕也见面不相识,确实比陌生人好不了多少,而且夫妻俩也听出来这个侄子生气了。

    许大伯也没有为这姑侄俩说和的想法,言森还是离这个姑姑远点的好,省得不知什么时候要遭殃,被带到沟里去。

    从坐下后张成海一直低着脑袋,听到这儿再听不下去了,猛地起来,用力扯起他妈:“够了!你没看到大舅和他们都瞧不上你的好心,他们从来就没瞧得起我们家,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让人看笑话?走了!”

    一通吼完也不顾在场的人和他自己爸妈,转身就冲了出去,生生把自己演成了被高高在上的舅家瞧不起的外甥。

    “好!好!”许蕴淑出离愤怒了,“你们果然是我的好大哥大嫂,原来你们就是这样的想法,我要问问老爷子,我跟我儿子在这个家里算什么!走啊,还不走?”张援朝也露出羞愤之色。

    袁珊珊用“看一家子戏精”的目光送走这四人,最让她好笑的是那张家姑娘走前还恋恋地看了许言森一眼,接着又瞪了她一记,

    人走了,终于清静了,许言州噗哧噗哧直乐,免费看了场大戏。

    于秋赶紧掐了小儿子一把,这时候悠着点,可别把他爸惹恼了讨骂。

    许大伯皱着眉头斥了句:“没正形!”接着又向许言森和他对象说,“言森,小袁,让你们受委曲了,大伯没想到你们姑姑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不着调,没半点长进。咱们先吃饭,吃好饭我给你爸那边通个气,你找时间也跟爸妈说说,我看你姑只怕要惊动你爷爷?!?br />
    许大伯说不上什么感觉,其实老爷子目前身体不太好,要静养才好,可偏偏要去打搅他的就是他的宝贝姑娘,而他这个做长子的却不能拦着,听上去有点不是滋味。

    要想不闹到老爷子那边,除非就是他们这里妥协,那更不可能了,为了一个不着调的小姑,把侄子一辈子的幸福赔上?简直荒谬。

    先吃饭吧,等饭后跟老二通个气,商量一下这事怎么来。

    “我没什么,就是让大伯和伯母为难了?!毙硌陨睦锊恢么?,自始至终,大伯一家维护的是他和珊珊。

    “是啊,大伯和伯母别生气了,准备了那么多好吃的,可别浪费了。伯母,我们一起去端菜吧?!痹荷翰笃鹩谇锔觳菜?。

    “对,吃饭,珊珊头一次来,当然要好好吃顿饭?!庇谇镆舱褡髌鹄?,看这姑娘多好,再想想那张家的姑娘,一股小家子气,上不了台面,那眼珠子也太活泛了,于秋心里对张家姑娘没一点正面的评价。

    之后,许大伯一家就将离开的小姑一行全抛在了脑后,饭桌上有许言州堂兄弟努力调节气氛,袁珊珊笑语晏晏,一顿饭也吃得和睦融融,就像从没被不受欢迎的人打搅过一样,许大伯从头至尾也少有的没有对小儿子呵斥上一句。

    午饭后许大伯夫妻午休,许言州则带两人在附近溜达了一圈,再回来与许大伯他们说了会儿话,许言森便带袁珊珊告辞了。许大伯夫妻把小两口送出家门,让儿子多送送。

    出了这边院子,许言森便让堂哥回去了,许言州倒想跟着,不过看两人有话要说,挥挥手回头了。

    许言森一手扶着自行车,一手牵着袁珊珊的手,总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怪怪的,他转头问:“珊珊你没生气吧?”他是没看出珊珊有生气,现在亲口确定一下。

    袁珊珊揶揄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莫非你真看中那张家姑娘了?人家可一眼就相中你了?!?br />
    许言森没想到袁珊珊还有心情调笑他,用力握了一下她的手:“胡说八道,我来之前可不知道有什么张家李家姑娘的,不过我看珊珊你好像目的明确,像是早知道有这么一出的?!?br />
    “哈哈……”袁珊珊笑出声,之前看戏的时候一直不让自己笑出声,好辛苦的,“你别恼,我就是觉得你小姑一家子,最合适的职业应该是演员,真的,一出出的戏,演的挺辛苦的,好了,别恼了,我说,不过等我说了,就怕你更生气了?!?br />
    “我不生气,你说?!毙硌陨餍韵冉孕谐低T诼繁?,专门听袁珊珊说。

    于是袁珊珊将昨天下晚从图书馆回来后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着重是张成?!巴芽诙觥钡哪欠酥?,果然,许言森整张俊脸都黑沉下来了,这么看来,这件事完全是张成海一人在背后撺掇的,就像今天上午一直闷声不吭的他,突然喊出那样的话,好似承受了许家极大的羞辱似的,看来他倒是小看这个表弟了,呵呵。

    “生气了?”袁珊珊凑近问。

    许言森看到近在眼前的脸,鼻息都扑到他脸上了,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忽然想咬一口,好在记得这是在外面。

    袁珊珊退后了一些,许言森才轻咳一声说:“我是气他们一家,不过珊珊你应该提前跟我说一声,而不是特地跑过来看我的笑话?!毙硌陨プ旁荷旱氖?,也是一脸无奈又纵容的看着她。

    “我可不止来看笑话的,也是来声明你的归属权的,让别的人休想打你的主意?!痹荷荷焓执链列硌陨募?,这人的归属权现在属于她的,她就是要告诉那什么小姑,还有警告张成海,别再在许言森身上打主意,至于那对许言森发花痴的张家姑娘,她真的没看在眼里。

    “你啊……”许言森眉眼柔和了下来,“我其实挺高兴的?!?br />
    两人站在路边对望了好一会儿,直到边上有个大妈走过嘀咕了两句,袁珊珊才嗤笑了一下,拐了一下许言森的手说:“走了,回去了?!?br />
    “好,回去?!毙硌陨嵘?。

    回去路上,许言森心情飞扬,觉得自己和珊珊之间又向前迈了一大步。

    袁珊珊也觉得自己越来越把许言森放在心上了,给他打上“袁珊珊专属”的标签,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今天,她不是不能像昨日那样让许蕴淑一家子自曝其丑,但还是考虑到许大伯夫妻的颜面,那一家子出丑,他们作为兄嫂其实也跟着丢脸,她不信许大伯会看不出张成海的真面目,更不可能不了解亲妹妹的性子,今天他们一家子曝出来的事情其实已经够多了,也许只有张成海自以为隐藏得挺好。

    再说她也不能小瞧了世人,许大伯这样的身处高位的人,可不是张成海这样的毛头小子,她担心动了什么手脚,虽然许大伯不一定会猜出真相,但心里很可能会起疑,所以她今天什么也没做,只是看了场戏。

    许言森把袁珊珊送回四合院,虽然很想留下来跟袁珊珊说说话,可想到那边的烂摊子,只待了一小会儿又骑车走了,转身又找上了许言州,让他想办法加快手上的事,还要多一个人,那就是那什么张家姑娘了。

    接着又去了邮电局打了电话,这事得告诉家里,虽然他们生气动怒是免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