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第85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八5章

    许父先后接到许大伯和自家儿子的电话, 直接气乐了。

    早知道那妹子不可能消停, 可也没想到会折腾出这种事情来, 要换成袁珊珊来, 会说正常人是无法理解非正常人的脑残回路的。

    许父还不能对许母瞒着,因为这事不可能不解决就这么拖着, 于是尽量措辞温和地将这件事讲述了一下, 并着重赞扬了一下袁珊珊的行为:“幸好珊珊那丫头过去了,这事做得很对, 言森都有对象了,再给他介绍对象不是让他犯错误吗?你放心, 这种事情有我们当爸妈的作主, 什么时候轮得到外人C手了, 所以你也别气, 不是他们想怎样就怎样的,要是因为这个气坏了身体才得不偿失?!?br />
    许母听得当场就瞪直了眼睛,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等了会儿才爆发:“我能不气吗?我告诉你老许, 这次要是老爷子敢胡乱C手, 我就干脆带着儿子跟你离婚,让儿子跟我姓,看你们姓许的还有没有脸做我儿子的主!”

    许父哭笑不得,倒茶赔礼, 要先把老婆的气哄顺:“你这说的什么话, 咱们多少年风雨走过来了, 为了这种不值得的人闹离婚,不是白白让人看笑话么,再说就是爸他发话,我就非得要听啊,孝顺老人不是这么个孝顺法的,消消气,这种气话可别再说出来了,要是儿子知道了也会过意不去的?!?br />
    许母赌气,她放出那样的话也是威胁许父,让他不敢生出哪怕丁点的妥协心思,一想到那什么张家的姑娘,许母觉得恶心坏了,当年她对小姑看上的男人就十分看不上眼,从那个家里出来的人就不会有好的:“总之我这辈子就认一个儿媳妇,那就是珊珊丫头,别的女人休想!”

    原本心里对袁家的姑娘还有那么点小疙瘩,不是对袁珊珊本人不满意,她是恨不得自己有这样一个姑娘,但是人的心理就是这么怪,当姑娘和当儿媳妇,那可不是一个概念,有一些优点在婆婆眼里也会成了缺点。

    现在倒好,原来的八十分的满意度,被京城的小姑一家给搅成了一百八十分的满意度,而且还就非她不可了!

    “好,好,听你的,咱就认珊珊丫头一个,别的都不认,我会转达给言森这小子的?!毙砀杆匙潘幕八?。

    许母被逗得笑了一下,许父正以为已经把老婆安抚好了,可马上她又站起来,风风火火地收拾行李,并指派许父:“你赶紧给儿子打个电话,跟他说,咱也在京城买房子,赶紧汇钱过去,要不先跟大哥他们借一下也行,房子买好前我就先住大哥家里了,我看有我这当妈的在,谁敢给我儿子做主!你这妹妹真是笑话了,当年她怎么嫁那男人的?现在居然张口就要来乱点鸳鸯了?”

    这气依旧消不下去,越想越生气,或者说许蕴淑的这一举动,将她以前积压的怨气怒气全部点燃爆发出来了,这些怨气怒气也不仅仅是针对许蕴淑一人的,还有那两个老人的,为母则强,现在许母完全成了爆火龙了。

    许父完全没料到会有这种发展节奏,自己老婆向来不是急脾气的人,这一次却是一刻也等不了了,并让许父马上找人买最早的一趟火车票。许父最初担心这件事会不会气坏老婆的身体,可现在一看,许母斗志昂扬,跟要上战场的斗士一样精神抖擞,就没有丝毫气坏身体的迹象。

    “我之前还嫌珊珊这丫头花钱大手大脚的,刚到京城就买了房子,现在看来太有远见了,要是言森也跟珊珊丫头一样的,我过去了又何必要住到大哥大嫂家里?!?br />
    得,许父完全拦不住了,只能依言办事,让人订车票的时候又赶紧跟京城那边通个气,特别是要让儿子知道,儿子妈要去京城了,千万要小心照顾着点,能自己解决的就自己解决,不要让儿子妈冲在前面,毕竟年纪大了,身体前几年亏了些。

    不管大哥那边怎么吃惊,许父放下听筒后愣了会神,然后带着复杂的眼神往疗养院那边拨了个电话。

    对这个老父亲,许父感情是相当复杂的,记得以前听得最多的就是,你妹妹还小,你当哥哥的要让着点妹妹,曾经他也以为,不过是些J毛蒜皮的小事,让就让吧,只是没想到后来发展到没有底线了。

    人都说有了后妈就会有了后爸,起初他没多少感觉,但当真牵涉到原则问题时,他亲爸果然成了他后爸,只能说他后妈吹的枕头风太厉害了,让他老父亲这样的人也能看不穿,又或者看得到,却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他这个二哥退让一步,大家就都和乐了。

    电话那头找到人后,许父也没多说其他的事,只说儿子谈了个对象,将袁家与袁珊珊的情况详细一说,电话那头果然说好,姑娘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等他回京城后叫孙子将姑娘带过去见见,许父连连应承,一定的,到时一定让言森带袁家姑娘见见二老。

    如此,事情便说定了,许父挂了电话,就看这回老爷子是不是要反悔不认账了,他就不信还能找出个比珊珊丫头条件还要好的姑娘。

    周末,韩父夫妻和马辉也来陪师傅,小师妹离开了,虽有韩瑞陪着,可到底比不得小师妹贴心。

    韩瑞让他爸赶到了周老爷子这边,除了正常上补习班,其他时间都留在老爷子眼皮子底下,看他敢不敢偷懒?;?,不得不说,这法子挺有成效。

    看老爷子这回兴致没以前高,马辉直接问韩瑞:“你师祖他最近怎么了?想你小师叔了?”

    韩瑞摇头,这事他倒是知道的:“老爷子接到京城一个老朋友的信,信里撺掇老爷子去京城?!?br />
    马辉讶异地叫起来,总算引起了老爷子的注意:“大呼小叫的做什么?不看看多大年纪了,还没你小师妹稳重?!?br />
    韩瑞偷笑,马辉垮脸,现在他一做什么事,老头总会来这么一句,果然他不是老头的亲徒弟是吧。

    韩父也听到了:“师父,是那边的常老?让师父去京城做什么?”

    周老爷子摸摸胡须:“常老想让我去京大教书带学生,算外聘吧,我这不是拿不定主意么?!?br />
    韩父与马辉互看了一眼,这事两人也不好替师父拿主意了,不过师父如今年纪不小了,他们从内心讲不希望师父离开的,虽然小师妹在那边,但将来还说不定,他们两个都上班,如果师父去了那边,他们一年到头能见到师父几日?

    “师父是想去京城跟小师妹团圆,还是只想教学生?如果是教学生的话,我们省也有所医专,要是师父放出话,那学??隙ㄇ鬃怨唇邮Ω腹??!焙杆?,而且更多的是担心,时局还会不会再有变化,老爷子身体虽然现在看上去挺健朗,但是再遭一回打击的话,他可不能保证会不出问题,京城那地方毕竟是政治中心,最为复杂的地方,最初师父不愿意选在那个地方落脚,不也正是考虑到这个因素。

    “不过师父决定了的话,我跟马辉肯定听师父的?!?br />
    “大师兄你可别瞎替代我,我什么时候说好的了,老头你也不看看我跟大师兄一年到头才能休息几天,要不这样,我干脆把厂里的工作辞了,给师父你打个下手?”马辉舔着脸说。

    “滚!”周老爷子把凑到自己面前的脸一巴掌推开,“就你这水平,老头子带出去嫌丢人!行了,都一边去,我自己有主张?!?br />
    京城,许大伯一接二弟的电话,可不得了,下楼来没看到家里的臭小子:“那小子呢?又跑到哪儿去了?”

    于秋说:“快回来了吧,晚饭前肯定回来,看你这脸色,有什么事吗?”

    于秋不问,许大伯也得说:“弟妹要来京城了,这两天你给收拾个房间出来吧,肯定住咱家?!?br />
    于秋一听可不得了,马上挨着许大伯坐下:“是因为今天中午的事?当时我怎么说的,就说言森他妈肯定要杀到京城来吧,弟妹就这么一个儿子,性子再好,碰上儿子的事情也得恼上了。这事你也别生气,你就想想这事要放在咱们自己儿子身上,你能不能受得了?换了我我也闹,不,今天就得把他们一家子打出门去!”

    许大伯苦笑:“怎又说到我身上了,我什么时候说我能接受的?言州要敢带这样的姑娘进门,我先打断他的腿?!?br />
    许言州出去办正经事的,正巧赶在吃晚饭的时候回来,一回来就被他爸揪住,以为又要挨训,却没想到是让他跑路带话的,于是饭碗一丢嘴巴一抹,骑了自行车又风风火火地出去了。

    人是在袁珊珊那里找到的,忙完自己的事许言森赶来四合院吃晚饭,许言州觉得自己挺聪明,没先往学校里跑,否则得扑个空,到来后就将他爸的精神传达了一下,许言森当场就愣住了:“我妈要来?还要买房子?”

    有点哭笑不得,他爸妈难道不相信他能处理好这件事?他是人又不是木偶,会由着别人C纵自己的人生,跟谁在一起,长辈点头又有什么用,这年头还兴压着人进D房的?不过心里挺暖的,到底是亲妈,之前还不愿意回京城,现在一听到自己的事马上就要冲过来了。

    “房子哪里是说买就能买上的,再说买到了也不能马上住进去?!逼涫抵疤嗽荷旱幕?,他也动过这样的念头,只是他手里可拿不出那么多钱,也没脸让他爸妈掏钱,如果他一开口的话,这房子肯定是落在他名下,他做不出来,而且他爸以后如果工作调回京城的话,肯定会安排住处,不用担心回来没地方住。

    现在倒好,他妈过来了,他的那些担心也不存在了,房子买了直接挂在他妈名下,要他说,珊珊这里的四合院就挺好。

    许言州说完事,没多留,许言森送他出去。

    许言州也有话跟他说:“我今天不来明天也会去你学校里,多亏你提醒让我去查,结果你猜怎么着?”

    许言森摸下巴说:“其实听你那些描述,我就觉得张家那些人包括张成海他爸,都挺势利的,许家没有失势的时候他当然要讨好咱爷爷那边,可前两年,咱爷爷和你爸先后都被弄下去了,这样的人……”

    许言森笑着摇头,他可不信会没有其他动作,他们就不是眼光多长远的人,只不过当时许家人除了许言州都不在这儿了,许言州又不喜欢跟张家人往来,关注不多,所以对那几年的事大概也没留意,要是好好留意的话,肯定能发现很有意思的事,“今天看到了这对父子,我更相信自己的判断?!?br />
    他看到了张成海目光的躲闪,看到了张援朝眼里的算计,最蠢的就是他小姑,完全被那父子俩当成枪使,不过他一点不同情,自己造的孽就自己受着吧。

    许言州朝堂弟竖起大拇指,许言森笑了笑说:“大伯未必想不到,只不过碍于身份不好说什么吧?!?br />
    就是他爸也是,不管怎么说,那是他们的妹妹和妹夫,说到底还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可对于他们这些小辈来说又隔了一层,就是许言州,对他们也没多少感情,所以就由他们来捅穿那些遮掩的面纱吧,也让那偏心的爷爷看看,他的宝贝女儿和女婿的真面目到底是怎样的。

    许言州想想确实有这个可能,突然又想起一事,同情地拍拍堂弟的肩,低声说:“下午出去了一趟,问了些事,还真有人听到不少风声,就是那张家姑娘的,啧啧……”

    看许言州这目光,许言森没好气地给了一肘子,这张家的姑娘跟他有什么关系?用这种目光看他没得恶心他。

    能让亲表弟说出“破鞋”之类的话,许言森绝对相信,这姑娘的私生活,会比较精彩,想到张成海要将这样的女人特意塞给自己恶心自己,不管这小姑知不知情,许言森对她生不出一丝好感,更别说她还用那样的目光看珊珊,许言森就不想留一点情面。

    许言州心说真不客气,可面对堂弟的目光还是老实交待了:“听说前几年,我爸他们不在的时候,这姑娘跟如今已经抓起来可当时特别风光的那几个人,经常厮混在一起,据说就是我们那好表弟把她领过去的,否则就凭她,哪有机会接近那群人,也说不出破鞋两个字了?!?br />
    许言森目光一冷:“查清楚点,看当时张成海具体接触的到底是哪一个,到时把材料给我,对了,还有当时大伯他们下去了,这里面有没有张成海父子的事,也一定要弄清楚,不冤枉他们,但如果他们真做了什么了的话,你说咱们爷爷会如何?”

    “不会吧?”许言州瞠目结舌,完全没想过这方面的情况,这怎么可能?许家可是张家父子的后台,把许家打倒了他们能有什么好处?

    他心里是这样想的,没有意识地也将这话说了出来,许言森看了看这堂哥,比他年纪大,却比他天真多了,哪怕明面上讨厌张家的人,却不将人往坏处想,拍着他的肩笑道:“我只是猜测,还要看你那些朋友查到的结果,如果没有,那不是更好,我相信大伯也不想身边放着个会咬人的狼崽子,不知哪天会又咬上一口,是吧?!?br />
    就今天中午,张援朝冲许家的人流露出羞愤之色,许言森事后想想,这里面有做戏的成分,可应当也反应了他们真实的心情,许家比张家强势,许蕴淑嫁到张家去,在当时情况下绝对属于下嫁,张援朝父子一方面在享受到许家好处的同时,心里会不会也觉得许家将他们压得抬不起头了?就如许言州从不将张家父子当回来,能嘲讽绝不会有好话,这绝对会让张成海的自尊心受不了,如果有机会将许家踩下去,他们会怎么选择?

    许言州被许言森唬得打了个激灵,如果他们真敢做了这些事的话,那他绝对要打得他们站不起来。

    “你放心,我暂时不会跟我爸妈说的,我会天天盯着这件事,保证尽快给你一个结果,到时你要怎么做都由你,我觉得不管怎么做都不会比那一家子更过分了?!?br />
    堂兄弟二人再度达成默契,如果张家父子是这样的人,许言州也容不得他们时不时地再在自己父母面前蹦跶。

    送走许言州,许言森转身回来,袁珊珊也收回了精神力,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