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86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八6章

    袁珊珊本就看得出许言州找他堂弟另有话要说, 那表情瞒不过她的眼睛, 就特意留意了一下, 没想到那张家姑娘的小日子, 过得如此精彩,对这个年代的姑娘来说, 可谓异常胆大豪放了。

    对这种生活方式袁珊珊不作评价, 那是她的自由,可别来恶心她啊。

    听了堂兄弟的对话, 袁珊珊心里对他们默默点了个赞,比起正面开撕, 其实这种釜底抽薪的办法更合她口味, 这样的办法才能一击毙命, 让那小姑以后再想蹦跶, 也休想能蹦得如此欢快了。

    她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不就是仗着后面老的撑腰,可这个后台自己撤离或是不愿意再给予如此大的助力时,她到时蹦给谁看啊。

    许言森的推断不无道理, 袁珊珊也倾向于他的结论, 那张家父子可不是心胸多宽广的人,特别是那张援朝,这些年来能对许蕴淑和许家的人毫无怨言?别说光许言州的态度,对于张成海就挺拉仇恨值的, 这种心胸狭窄的人最容易挟私报复, 背后捅刀子。

    许言森转身回来, 面对的就是袁卫彬的怒目相向,他姐回来都没说在许大伯家里碰到的事,他还是因为许言州的到来,才从他姐口中知道真相,这许家的人,也太欺负人了,他可不管什么张家李家的,那还不是许家弄来的?

    郑学军眨眼笑了笑,旁观者清,他当然看得出许大哥会处理这件事,不可能受那许小姑的摆布,珊珊姐也不是好欺负的,不过看袁卫彬跟许大哥闹小性子,也挺好玩的,当然如果许大哥处理不好,那他也肯定是站在珊珊姐一边的。

    许言森摸鼻子:“你要相信许大哥能处理好的?!?br />
    袁珊珊将手里的布鞋最后收针,咬断线头,一边递给许言森让他试试合不合脚,一边用手敲上弟弟脑袋:“先别闹,要是你许大哥没处理好这件事,你再跟他闹也不迟,先看他表现?!?br />
    袁卫彬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可转眼又委曲上了:“姐,我以为这双鞋是给我做的,原来不是我的?!?br />
    许言森嘴角翘得老高,合脚得很,太合脚了,珊珊果然了解他,都没量过,做出来的鞋子却正正好,在屋里来回走了一圈,回过来也顺手敲了一记袁卫彬脑袋:“你还叫,这几年你姐给你做了多少双鞋,我才这么一双,也要被你看不过眼,该打?!?br />
    “那是我姐!”袁卫彬得意地声明。

    “现在你姐是我对象,彬彬,你的鞋子以后也该是你对象做才是,不要老劳动你姐?!毙硌陨室舛何蠢葱【俗?。

    袁卫彬气得呜哇哇喊叫,跟许言森就在屋子里打闹起来,还让郑学军帮忙一起欺压许言森,袁珊珊看得无语之极,三个幼稚鬼!

    最后许言森还是得离开,袁珊珊去送送他,袁卫彬得意地冲许言森挑眉毛,看吧,最后还是要走,只能眼睁睁地看他和军军留在这里。

    这次轮到许言森委曲了,这个小兔崽子,一点没有以前追在他后面叫许大哥来得乖巧了,就知道霸着他姐。

    出来后袁珊珊好笑道:“别装了,彬彬也看不见了?!?br />
    许言森依旧用委曲的口气指责道:“珊珊你偏心?!?br />
    袁珊珊噗哧一乐,横了他一眼:“我看你是装出瘾来了?!?br />
    外面只有屋里透出来的灯光,朦朦胧胧的,这横过来的一眼,让许言森看得心头一热,忙转身去取自行车,借此来遮掩自己的异状,再看下去,他怕犯错误。

    袁珊珊摸摸自己耳朵,耳根有些发烫,这么不经逗,以后可怎办?

    自行车推出门,夜风拂面,许言森才冷静下来,转眼看看身边的人,是那么的美好,许言森心中柔情一片,伸过一只手,悄悄握上袁珊珊的手:“珊珊,我有事要跟你说?!?br />
    “嗯,你说,我听着?!痹荷何律?。

    “是这样的……”许言森老实将他让堂哥做的事以及自己的想法,都跟袁珊珊说了,原本想过两天堂哥那里有了结果再告诉不迟,可他刚刚就突然想到了当初在七沟村,袁珊珊挡在自己身前的一幕,便不愿对她隐瞒任何事,哪怕心里存了些不那么光明正大的想法,他也告诉了珊珊。

    许言森话说完了,人与自行车也停下了,月光将两人拉出两条长长的Y影,许言森心里有些忐忑,不知珊珊会怎样看待自己。

    其实许言森不说,袁珊珊也知道了一切,但这一刻,听到许言森更加详细的讲述,包括他没对许言州说明的,袁珊珊忽然觉得,她可以再信任这个男人一点,这一刻,她的心在为这个男人跳动。

    即便将来有变,可她想,以后回想起这一刻,也不会后悔此刻的心情。

    袁珊珊笑了笑,松开手,冲许言森勾勾手指头:“你头低下点?!?br />
    许言森手里的温度乍然失去,正有些失落,听到这话头向前歪了歪,不解地看向珊珊。

    可接下来,他的眸子兀地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放大的面孔,与一双充满了狡黠笑容的明亮眼睛,嘴角的柔软碰触,让他的心跳在那一刹那停止了,紧接着,便飞快地鼓动起来,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许言森的手正要伸出去时,袁珊珊却退开了几步,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朝他挥挥:“路上慢点骑,注意安全,明天学校见、”

    留下了笑声,袁珊珊便转身轻快地向四合院而去,路上用手摸了摸自己嘴唇,心情愉悦地轻笑起来。

    许言森也傻傻地站在那里,用手摸自己的嘴角,刚刚就在这里,珊珊亲他了!

    而他居然没把握住机会,真是个傻瓜!

    袁珊珊到了四合院,关门的时候看到那傻瓜还站在那里,又低低笑了起来,关上门,哼起了不知名的调子来。

    许言森终于蹬上了自行车,两腿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到达学校时远比平时花的时间短。

    袁卫彬趴在书房前写信,袁珊珊敲门,听到声音才推开门,往里张望了一眼,两人都坐在书桌前,交待了一声:“热水烧好了,先尽炉子上的热水用?!?br />
    “知道了,姐,你会休息吧?!痹辣蚧赝酚α松?,又转过头继续握笔奋斗。

    袁珊珊没在意,将门带上忙自己的去了。

    又隔了会儿,袁卫彬终于收工,回头看了一遍,点点头,明天一大早给他爸寄回去,跟郑学军嘀咕道:“我写信告诉我爸了,军军你别跟我姐说啊?!?br />
    郑学军忍笑:“知道了?!?br />
    这回,袁卫彬当起了他爸的耳报神,对了,还要告诉他哥,袁卫彬将给他爸的信找了信封塞进去,写好地址,然后就开始第二封信,继续向他哥告状去。

    郑学军见状,也要了两张信纸,给他乃乃写信去,将京城里发生的事情分享给乃乃。

    ***

    许言森很忙,在学校里被一位教授看中当自己的助手,又进了学生会,还要抽出时间跟袁珊珊谈恋爱,日子过得非常充实,要不是有游手好闲的堂哥许言州帮忙,他估计得请假去车站打听他妈坐的车次什么时候到站。

    当天,袁珊珊跟他一起去了车站接人,许言州主动找来了车子充当司机。

    这时候的火车晚点是很正常的事,不过也没等多久,三人便在出口处接到了依旧挺有精神的许母。许言森和许言州负责提行李,两手空空的许母,拉着袁珊珊关切地询问在京城里的情况,还有许言森这小子有没有欺负她。

    许言州朝堂弟挤眉弄眼,看吧,他这个亲儿子在老妈那里也失了宠了。

    过去见到许母袁珊珊挺坦荡的,但这回身份却不同了,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的,不过许母的态度也让她很快适应过来,又从容起来。

    在许言森堂兄弟眼里,许母和袁珊珊之间亲热得很,宛如一对母女,实际上两人都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在互相摸索着,探索着,如何以新的身份相处,这属于女人之间的交锋,但因为如今她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所以这个分寸非常容易就把握到了,特别是许母现在对袁珊珊一百八十分的满意,这更容易让两人和睦相处。

    等到达许大伯家时,殷勤为亲妈和对象开车门的许言森,就听他妈对对象说:“言森从小就主意大,性子也倔,你要说了什么他总是不听,尽管收拾他,再不听,就来告诉我跟他爸,我们来教训他?!?br />
    袁珊珊瞥了一眼站在边上无语望天的许言森,温声笑道:“我会跟他讲道理的,他不是不讲理的人?!币堑览斫膊煌?,那再动手用武力来解决吧。

    当妈的当然喜欢听好话了,一路聊下来,开心得嘴巴都合不拢了,许言州则同情地拍拍堂弟的肩。

    “怎么不把彬彬带过来的?”下了车,看看这片房子的情景,许母问道。

    “想带的,可想到带他过来,车子里要坐不下了,就想改日再带他来见伯母?!倍揖褪撬托硌陨?,也是学校里请了假出来的,所以没让袁卫彬再特地跑一趟了。

    “那说好了,就带到言森他大伯这儿,还有一个小伙子是不是?一起叫过来,这离乡背井的,在外面肯定吃不好?!毙砟副咦弑叨V龅?。

    “好的,听伯母的?!痹荷盒Φ?,摸清了许母的脾气,她并不是难相处的人。

    许大伯也提前回来了,和于秋一起等着许母过来,多少年没见面了,所以这一回很郑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