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第87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八7章

    于秋一眼便看到跟袁珊珊走在一起的弟妹, 尽管隔了不少年没见面, 大家的面容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可依旧第一眼便能认出来, 那就是严静香。

    鼻子不由有些发酸, 以前大家还年轻, 可这一次见面,却都染上了鬓霜, 孩子都这么大了, 又经历了那么些事,他们这一辈的人, 能不老吗?

    大步走过去,饱含感情地喊道:“静香, 你可终于来了,咱妯娌两人有多少年没见面了?!?br />
    许母也忙丢开袁珊珊的手,快步走过去,双手抓住对方伸出来的手:“嫂子,大哥, 是我不好, 没能回来多看看你们, 你们也老多了?!?br />
    身在省城的时候,想到京城就会有诸多不平, 然而现在一见到他们夫妻, 心里却有着诸多的释然, 对双方来说, 原本在记忆里已显得陌生生疏的人,在重逢的这一刻,却唤醒了多年前的记忆,迅速拉近了之间的距离。

    许大伯看弟妹的眼睛都红了,伸手安慰地拍了两下她的肩:“回来就好,其他的不用多说了,这些年你跟着老二也吃了不少苦头,先回家?!?br />
    “对,回家?!庇谇锴兹鹊嘏呐男砟傅氖?,转身又招呼后面三个小的,回家再说话。

    这一回许母是主客,第二回来的袁珊珊只需要当个听客便可以了。

    许母和于秋妯娌两个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说这些年各自身边的经历,以及下乡改造的那段艰难岁月,说到动情处两人都落泪了。

    许言州三个起初看得有些无措,这是要安慰呢还是不安慰?只是后来也看明白了,长辈需要的不过是个渲泄的渠道,都发泄出来了反而是好事,因而袁珊珊和许言森索性接过了忙饭菜的事,让长辈说话去,许言州只能打下手。

    妯娌两个哭过一场,洗了把热水脸,于秋拿了自己的雪花膏让许母涂脸,看着厨房里的身影说:“还是言森聪明,早早相中了小袁这样的好姑娘,又是在你眼皮子底下长大的,你可算事事如意了,不像我,老大那边我也没办法掌眼,他信里说好,我也能信他的了,老二你看看,到现在还没个定性?!?br />
    甭说,有于秋这么一对照,许母也觉得圆满了,安慰道:“等过年了,让言涛将他对象带回来给你们看看,言涛那孩子,我记得向来挺稳重的,眼光不会差的,你看珊珊那丫头,其实也是言森自己相中的。言州这孩子,那年在我们那边待了不少时间,我看着也是个好孩子,你现在看着急,指不定明天就能给你领回一个了?!?br />
    于秋被逗得一乐:“他要真这么干,我反倒不安心了,就这么随便领回来的,能是安生过日子的?”

    许母到底年纪不小了,火车上待了两日,过来又哭了一场,明显流露出了疲色,所以也不讲究,早早吃了晚饭,先让许母休息,房间得到消息后就收拾出来了,被褥全部大太阳晒过,袁珊珊和许言森也要告辞。

    “珊珊你等下,言森你先别急着走?!毙砟赶肫鹨患浅V匾氖?,忙回了趟自己房间,又急急出来走向袁珊珊,抓住她的手,一个红包塞进她手里,拍拍她的手说,“原该等你们回省城了,让言森先去见见你爸的,只是没想到出了点岔子,以前的归以前,只不过这一回不一样,这个是伯母和你伯伯应该给的,等下回,我们再给你补个正经的?!?br />
    这是他们许家造成的结果,所以在出发前她就和许父商量好了的,而且在夫妻俩看来,因为小姑弄出来的事,也让袁珊珊受了委曲了,所以得替他们儿子安抚一下袁珊珊。

    “这……”袁珊珊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也知道这就是种风俗,仪式,推辞了一下下,还是在几位长辈与许言州打趣的眼神中收下了,许母满意地笑了,又拍了下一旁光知道笑的傻儿子,以前怎没觉得儿子有这么傻兮兮的一面?

    许言州开车将两人送去京大门口,将两人一放下就等不及地挥手离开了,再跟两人待下去,他也要忍不住找个对象谈谈了,堂弟居然丝毫不考虑对他这单身狗造成的心理伤害,自己还给他当司机,没天理了!

    袁珊珊看许言州迫不及待地逃走了,忍不住发笑,许言森得意:“伯母早就要帮他相看了,是他自己不同意?!?br />
    袁珊珊给了他一拳:“少幸灾乐祸的,走吧,今天请假,你的事情肯定积了不少吧?”

    “没事,我能处理的?!?br />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向学校内走去,与最初相比,如今两人之间的距离大大缩短,手臂挨着手臂,只是简单的摩擦,就叫许言森心情荡漾,等到了无人的Y影处,则牵上了袁珊珊的手。

    这时候的风气说开放也算不得太开放,至少被保守的人看到了,会大叫一声耍流氓,特别是到了晚上,许言森也不想闹出一些不好的影响。

    可今天的气氛格外不同,袁珊珊今晚接下了许母的红包,这代表两人的关系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台阶,如果袁家就在京城,那么许言森也将会以新的身份登袁家的门,他们的恋爱关系正式得到了长辈的认可,没有意外,不久的将来就会组成他们的小家庭,并得到长辈的祝福,只可惜袁家不在这边,许言森只能耐心地等到放假回去的一日。

    许言森与袁珊珊十指相扣,脑子里反复出现的是那晚珊珊主动亲他的一幕,这晚的月亮一直躲在云层后面,这个时间大部分学生不是在教室就是图书馆看书,路上行人少,Y影处就更是只听到他们的脚步声,连对方的呼吸声都清晰入耳。

    许言森忽然停下脚步:“珊珊……”

    袁珊珊抬起头,看向黑暗中的他,对方的紧张与期待清晰入眼。

    无声代表了一种默许,许言森情不自禁地伸手,抱住了身边的人。

    与黑暗相比,面前的一双眼睛却特别的亮,袁珊珊伸手回抱住他的腰,踮脚碰了下对方的唇,那双眼睛更亮了,等袁珊珊离开时,唇便落了下来,生疏而笨拙,却倾注了全部的热情与虔诚。

    那一刻,仿佛听到了耳边春花绽开的声音。

    ***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许母便又精神抖擞起来,许言州这回又充当了信差,往小姑家送了个口信,二婶来了,在家请他们吃饭去。

    于秋笑话道:“以前从来没发现你是这么个急性子,一天都等不得了?!?br />
    严静香笑:“以前她欺负我,我还能忍,可欺负到我儿子和珊珊头上,我却不能忍了。何况现在远水解不了近渴,再说就是二老回来了我也不怕,不仅不怕我还要问问老爷子呢,他是不是只有一个闺女,大伯和我家老许都不是他儿子了?”

    于秋觉得弟妹与以前相比,性子变得强多了,或许因为离得远了,在家全部自己当家作主,这性格总会发生了些变化,也可能是老的真的老了,在小辈心目中没有以前那样的威严了,反而是他们,这些年通过自己的努力,在一点点的往上爬,地位的上升带来的便是心态上的改变。

    于秋心里叹道,二叔其实也是个要强的,没依靠老爷子,不也走到了今天的地步,比处处依靠老爷子的小姑和她夫婿强了不知多少倍。

    许蕴淑对于这个二嫂的印象还停留在没离开京城之前,甚至可能更差一点,在她想来,京城外面有什么好地方,再说又蹲农场改造了好几年,不知被搓磨成什么样了,所以从不将这二嫂放在眼里的许蕴淑,不仅自己来了,还将张家的姑娘也带来了。

    看到小姑带着张家姑娘大咧咧地跑过来,于秋觉得这小姑再次打翻自己对她的认知,她到底哪来的自信,觉得可以把这姑娘带到弟妹面前?

    也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许蕴淑居然一点?;馐抖济挥?,得意地看了眼于秋,依旧当自己是过去许家受宠说一不二的姑娘,扬着下巴对严静香说:“二嫂,不要说我这当小姑的不为侄子考虑,你们离开京城多少年了,还是我想到了给侄子找个京城姑娘,看看晓雯有哪点配不上二哥家的孩子?!?br />
    张晓雯扭扭捏捏地就要过来叫人,路上婶子可跟她说了不少有关她二嫂的事情,她以为有婶子出面,这桩事情肯定能成,不过她话还没出口,嘴巴就惊得合不拢了。

    “啪!”

    严静香冲过去就扇了许蕴淑一巴掌,声音响亮之极,把于秋和许言州看得都惊呆了,更别说当事人许蕴淑了,不敢置信地瞪向怒气汹汹的严静香,简直怀疑这壳子里面是不是换了个人。

    脸上的痛意唤回她的神智,伸出手指着严静香,尖叫道:“你敢打我?”她娘老子都没打过她,居然今天被她向来瞧不上眼的女人给打了。

    “我就打你怎么了?”严静香没想到这小姑居然还将张家的姑娘带到自己眼前来,跟珊珊丫头一比简直一天一地,气得她何止想打人。

    “啪!”

    又一个响亮的巴掌甩上去,伴随着严静香的怒声:“我打你,是让你醒醒脑子,你算个什么东西,敢作我儿子的主,我这个当妈的今天就告诉你,就是老爷子在这儿,我也照打不误,有本事你就把老的叫回来*迫看看!”

    妈啊,于秋和许言州心里都一抖,没想到多年(一年多)不见,弟妹(二婶)变得如此彪悍,母子俩一起悄悄挪了脚步,好准备随时?;さ苊茫ǘ簦?。

    张晓雯完全没想到婶子的嫂子会如此凶悍,吓得就往后退了几步,差点被门槛绊个跟头,要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她哪敢跟过来,这情形一看就知道她婶子将她二嫂得罪得够呛。

    许蕴淑被打得耳朵都嗡嗡作响,向来被人宠的她哪里受得了这么大的委曲,顿时炸了:“好你个姓严的,你竟敢打我?我跟你拼了!”两手伸出来就要抓挠严静香。

    果然要打起来了,于秋赶紧去拦许蕴淑,许言州正等着这个时候,抓着的东西往二婶手里一塞,严静香低头一看,是扫地的扫帚,来得正好,这个侄子太称她的心意了,因而挥起扫帚劈头盖脸地打过去:“嫂子你让开,我看她怎么打我,我这口气憋了多少年了,早等着好好揍她一顿。??!敢看不起我儿子?当张家的姑娘是天上的天仙不成?我儿子就算找不到对象打一辈子的光G,也不会看上你张家的人,你就给我死了这条心吧……”

    于秋早被她儿子拖到了一边,于是就捂着嘴巴看着弟妹挥着扫帚追着小姑打,小姑根本挨不到弟妹的边,尖叫着抱着脑袋拼命躲,而那张家的姑娘早缩到角落里去了,惊恐地看着这一幕,想必过了今天,这姑娘再也不敢生出那样的心思了吧。

    许言州看热闹不嫌事大,无声地替他二婶喊加油,于秋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眼前这一幕就跟她在下面改造时看到的泼妇打架差不了多少,没想到弟妹在外面将这本事都学上了,不过看到小姑狼狈不堪的模样,转念又一想,其实对付她小姑,还是这样的手段来得直接利落吧,因为这人本来就是讲道理都讲不通的。

    于秋心里也生出一股痛快,打得太好了,恨不得亲自上阵,好歹顾忌着多年来的形象,做不出这样的举动,终于冷静了不少,在边上佯劝道:“弟妹消消气,有话坐下来好好说,别气着自己身体?!?br />
    这话让许蕴淑听了要气吐血了,没看她被打反而劝这疯婆子别气坏身体,到底站在哪一边的?

    “嫂子你别劝我了,”严静香边追着打还边回话,“我知道嫂子你和大哥这些年在京城也受够了她的气,今天做弟妹的就替你和大哥好好出口气,这种女人,什么时候把我们当哥和嫂子敬着的?她早把自己当成张家人,还把手伸进许家做什么?老爷子将她当宝,在我眼里她就是一坨恶心人的狗、屎……”

    于秋听得直抽嘴,弟妹在那边到底过的什么日子,这样的粗话也说得出口,许言州同样刮目相看,只可惜言森不在,不然看到他妈这么彪悍的一幕肯定也得吓呆。

    严静香打累了,许言州赶紧过去搀扶,严静香赞赏地看了侄子一眼,喘着气用扫帚指着披头散发的许蕴淑说:“给我滚!从许家滚出去!”

    “你……你给我等着……”最后许蕴淑放了狠话哭着跑出去的,张家姑娘当然也是灰溜溜地跟着跑走的,当然许母也没将她当回事,等想起来有这么个人时,四下已看不到了。

    “消消气,快扶你婶子过去坐!”于秋忙着安抚弟妹,“你看看你多大年纪了,要是把自己气坏了,我跟你大哥可怎么向二弟交代?”

    严静香休息了好一会儿,看着面前的母子俩,忍不住噗哧一乐,说:“就她那样的,我一个打两个都没问题,也不想想她许蕴淑这些年在京城好吃好喝,老爷子的事也没影响到她,可咱们呢?在下面地里的农活可没少干,那可不是白干的,手上的力气是她许蕴淑能比的?”

    严静香会只凭着一股子气就去打人?当然要先保证打得过才出手,“你们不用担心,就算他们一家子全部上,我还有言森跟珊珊呢,不对,就珊珊一人就能把他们全部解决了,现在想想有个力气大的儿媳妇,挺好的?!?br />
    “珊珊力气大?多大?一人能解决全部?”于秋吃惊地问。

    许言州哈哈笑,严静香也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解释起来:“嫂子你别看珊珊丫头看上去像是娇养大的,那孩子啊,可是常上山打猎的,下乡C队的时候,也一直拿的全劳力工分。其实之前我心里有点疙瘩的,这样的姑娘当闺女养多好,可当媳妇的话,我担心以后言森被欺负打不过他媳妇怎么办?可是现在想想,除非言森做了对不起珊珊的事,否则小两口和和美美的,哪里会发展到那种程度,而且关键时候还很顶事,嫂子你不知道,言森C队的时候碰上一桩事……”

    严静香说的是当初七沟村被暴民围困的事,儿子可是说了是珊珊丫头冲过去救了他们,一人挡住了十几个村民手里的家伙,要不是珊珊丫头护住了她那傻儿子,还不知道要伤到什么程度呢。再比如今天,相信有珊珊丫头在,根本用不着她这老妈亲自上阵,就能叫那许蕴淑动弹不得。

    “真的?!”于秋觉得自己在听天方夜谭。

    “妈,当然是真的,我可是亲眼见识过的……”许言州终于忍不住将袁珊珊手劈砖头吓走一群小混混的事说了出来,由不得于秋不信了,可从面上却一点看不出来。

    于秋笑话道:“原来弟妹你今天这手是从珊珊身上得来的经验?”

    “哪里,其实早想这么干了,只不过以前放不开,顾忌这顾虑那的,现在反正年纪也大了,谁要笑话就笑话去吧?!毖暇蚕闾拱椎?,将许蕴淑打了一顿,她只觉得痛快极了,多年积攒的郁气也散了,头也不晕眼不花,浑身舒畅。

    下班回到家的许大伯,听老婆说了弟妹白日发威的事,也是听得目瞪口呆,这还是他印象中性情温和的弟妹吗?当年受了那样大的委曲,也不过是忍气吞声远离了京城,以此来表达她的不满。

    身为大伯,他无法置喙弟妹的做法,但他要说:“蕴淑早该让人好好教教了,否则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地步,就是小辈也比她一个长辈懂事得多,老爷子这么宠着她,也不知道是爱她还是害她?!?br />
    有老爷子在,这事他也管不了,因为后妈的枕头风实在厉害。

    许大伯过于震撼,不能光自己一人受着,转身就给二弟打了个电话,将他媳妇的表现如数传达给他,果然电话那边也被他媳妇震得说不出话来了。

    最后许父还是哭笑不得地给予媳妇支持的,说有什么事由他兜着。

    有许言州通风报信,许言森和袁珊珊也知道了许母的彪悍壮举,袁珊珊觉得挺好的,对付许蕴淑那样的自以为是的人,动手远比动嘴容易解决问题,只是许言森有些吃惊,他妈在他面前可向来是慈母,从来没见过他妈动手打人的场面。

    反复问过堂哥他妈的身体情况,知道没出岔子才没立即刻下手里的事情跑去一趟,不过等到了周六课程结束,立即骑上自行车跑过去了,看到他妈跟大伯母在家里有说有笑,脸色也红润,才安心些。

    “就你一人过来了?珊珊呢?”许母看到儿子只有一人,不满意道。

    许言森哭笑不得:“珊珊明天带彬彬一起过来,还有一起的郑学军,我先过来看看妈的,妈,明天珊珊来了,让珊珊给你把把脉吧?!?br />
    “把就把吧,把过你就知道妈的身体没问题了,就是什么事都找珊珊,显得你太没用了?!毙砟膏恋?,又转头对于秋说,“明天就借嫂子你的地方用一用了?!?br />
    “说什么话,用得着你借?让你当这里就是自己的家?!庇谇锕值?。

    话是这么说,许母也没真太过随意,这两天儿子与珊珊上学要紧,她就由嫂子与侄子陪着,逛了逛京城,将买房的事就托给了侄子与大伯,有大伯出面,这事应该很快能落实,到时在自己家里,做什么都会更方便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