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8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八八章

    “珊珊姐, 明天有活动要参加吗?”看袁珊珊在上铺收拾行李准备回去, 石诗慧扒在床架子上问。

    “不了,你们去吧,言森他妈在这里,说好了要带我弟弟一起过去的?!痹荷航馐偷?。

    “没关系, 我就是替他们问一问,”石诗慧不在意地说,是有人想叫她将袁珊珊拉过去参加活动,有这样一个美女能吸引不少人气, 她早猜得出袁珊珊对这种活动没兴趣, 倒是对许言森的妈在这里这件事更感兴趣,“你那天请假去接人,莫非就是接你对象的妈妈?”

    袁珊珊想到许母怒打许小姑的事,忍不住笑了笑,朝石诗慧眨眨眼:“是啊,伯母过来是捍卫当母亲的权力的,省得有人手伸得太长?!?br />
    石诗慧起初瞪大眼睛,然后嗤嗤地笑起来, 她想到了, 这是张成海那事的后续发展吧,没想到把珊珊姐的未来婆婆也惊动了赶过来。

    庞建军难得待在宿舍没出去学习,靠在床头捧着本书, 听到这话打趣道:“珊珊你跟你未来婆婆相处得挺好啊, 以后不用担心婆媳关系难处了?!?br />
    袁珊珊乐了, 厚脸皮道:“因为现在有神助攻,伯母觉得还是我这样的好。将来的事再说,只要大家都努力了,总能找到合适的相处之道?!?br />
    最怕的是一方努力一方却扯后腿,那是她不愿意看到的,那样她也不愿意踩进这个坑里,而显然,许母更加注重儿子的感受。

    庞建军挺有感触地说:“是啊,要两人都努力才行,不过城里比农村里好的地方是,将来你们成家了,有大半的可能不住在一起,这样也能少了许多矛盾,不用成天乌J眼似的盯着?!?br />
    袁珊珊下了床,别大家挥挥手便走了,庞建军挺羡慕这姑娘的,比谁都洒脱,年轻又漂亮,人还聪明:“要是我有珊珊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该多好,书啃上一遍就全记脑子里了?!?br />
    “庞姐你要相信,珊珊姐那样的记忆力,是绝大多数人都没办法拥有的,还是老实看书吧?!笔劾趾堑?,憋了一眼缩在床里不说话的仲倩倩,也爬上了床抓紧时间看书,要想赶上袁珊珊,他们得靠后天的勤奋来补足。

    袁珊珊在宿舍里对仲倩倩这人是当空气的,除了吕红梅外,庞建军与石诗慧对她也淡得很,不说许言森这一件事,就从她对待苗苗一个孩子的态度上,也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如何。

    仲倩倩在自己床上窸窸窣窣一阵,然后带着一股雪花膏的香气也离开了宿舍,庞建军只瞄了眼她的背影,又重新投入到手里的书上面。

    第二日,袁卫彬与郑学军跟着袁珊珊去许大伯家的作客也挺顺利,两人知道这是要给袁珊珊撑场子,所以就连袁卫彬也没怯场。

    许母在许大伯夫妻面前只略略提过袁家的事,夫妻俩也经历过不少事了,对袁家的几个孩子也挺怜惜的,更加欣慰的是三个孩子之间相处得极好,与许家他们这一辈的情形完全不同,这让他们对袁父的印象也极好。

    许大伯挺满意这两个年轻小伙,于是对自家小儿子就越发恨铁不成钢了,看看人家孩子,比他儿子年纪小却懂得多了,也知道自己争气。

    对于郑学军的乃乃,许大伯很佩服,在遭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下,依旧能坚强地一个人将幼孙拉扯大,老人家无论是眼界还是思想觉悟都挺高,这非常不容易,因而关心地问了郑学军不少关于他乃乃的问题:“以后要好好孝顺你乃乃,老人家将你拉扯大不容易?!?br />
    “我会的,家里来信了,多亏了许大哥帮忙,我爸妈的事情平反了,还帮我乃乃拿到了政府的补贴?!敝QЬ屑さ乜戳搜圩诒呱系男硌陨?,是罗书记写信告诉了他这件事,有了这笔补贴,这几年他不用担心乃乃的生活,等到他毕业了就可以将乃乃接到身边照顾。

    许大伯也赞许地看了眼侄子:“言森这件事办得好,这样也能让老人家和小郑没有后顾之忧?!?br />
    许言森笑着拍了拍郑学军的肩,没有多说什么,当时大伯已经恢复,所以他办起事情来更顺手,不过几句话的工夫,说一说郑大乃乃家的困难,自然就有人加抓落实了,却能让这对祖孙的生活大大改善一下,他何乐而不为。

    袁珊珊帮许母看过身体,除了饮食上注意点,不要动太大肝火,问题并不大,也许跟心情舒畅了也有关系。

    “我就说吧,我身体挺好的,看你们一个个紧张的?!毙砟竿Ω咝说?,于秋却觉得她是在显摆自己的未来儿媳,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孩子叫你注意些还不行,要是那天言森跟珊珊看到了,肯定也会吓坏的?!?br />
    袁卫彬过来了才知道有这么回事,心里满意极了:“伯母下次我帮你?!?br />
    大家笑闹成一团,没一会儿许大伯接了个电话下来,告诉许言森和他妈,房子有着落了,走的是内部关系,比许言州去寻找房源更加便捷。

    当天他们过去看了就定下来了,不是老式的四合院,而是一个小两层的房子带上一个宽敞的院子,房龄并不太长,许母是第一个满意的,征求过儿子和袁珊珊意见后,就托许大伯将这房子落实下来,她也能尽快收拾了搬进来。

    在许母看来,这房子无论是以后老两口过来住,还是留给儿子小两口作婚房,都过得去,在她看来,多半是留给儿子当婚房了,她跟孩子他爸以后肯定有上面安排的住处。

    之所以依旧赶着要将这里买下来,是因为她跟于秋讨论过,疗养院的二老有大半可能会一起回来,而她们那后婆婆是百分百要回来给亲闺女撑腰的,如果她没地方住的话,说不定会被老的叫到他们那边住下,这可是她万般不情愿的,现在有了自己的家,那她就有借口不过去了。

    只要想一想跟那后婆婆整日待在一起,她就浑身不对劲,更甭说当真住过去了。

    许大伯叫了人里外稍微修整了一下,许母和于秋前后打扫了两日,袁珊珊下了课有空也过去帮忙,再加上许言州,没等到下一个休息日,许母就大包小包地搬了进去,到周末休息的时候,就在自家,招待了大伯家一顿,许言森和袁珊珊当然来给她帮忙。

    吃好饭后,许言森看到许言州朝他使的眼色,说:“妈,我跟珊珊有点事出去一趟?!?br />
    许母赶人:“你们小一辈的自己出去玩吧,不用陪我们老的,都走吧,言州一起?!?br />
    “好咧?!毙硌灾菡貌挥谜医杩诹?,乐颠颠地跟上他堂弟。

    到了外面,许言森才跟袁珊珊说:“上次跟你说的事情,堂哥找到个人,叫我们下午一起去见见?!?br />
    袁珊珊点头说:“我跟你们一起去见吧,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比如必要的时候威胁一下?”

    许言州又想到当初教训小混混的场景,竖起大拇指说:“我看行,哈哈……”看他这堂弟以后绝对是妻管炎啊,这事也跟未来媳妇交待得一清二楚。

    许言森对堂哥的笑话也不怒,珊珊的好,又岂是其他人能明白的:“赶紧去吧,希望在那边人回来之前就能有结果,不能再拖了?!?br />
    许言州立即正经起来:“明白,我知道轻重?!彼舶筒坏酶辖粲懈鼋峁?,然后早点与张家撇清关系,省得再来恶心人。

    许言森和袁珊珊跟着许言州来到一处民居,这里的环境比袁珊珊四合院所在的胡同差得远了,好几户人家挤在一起,煤球和杂物堆放在一起,显得杂乱又拥挤,散发出来的气味也有些污浊,不过三人都神色如常地走了进去。

    七拐八拐后,许言州终于停了下来,伸手敲了敲前面的门,里面立即有人开了门:“州哥,你来了,快进来,哎哟,今天还带了人过来?这是……”

    许言州拉过这人的肩膀,指着许言森二人显摆道:“这是我二叔家的堂弟许言森,这是我堂弟对象,他们两人可都是京大的大学生,今天一起过来看看,人就在这儿?”

    果然,这青年和后面出来的其他人都用敬佩的目光看向这二人,有的人听许言州提过,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了。

    “原来是森哥,森哥和嫂子可都是高材生??!你们快请进,州哥放心吧,你交待的事,我们当然把人看好了,就在里面?!钡热硕冀嗣?,又重新关上,这青年拍着胸脯保证。

    袁珊珊除了刚开始跟这人打了招呼,一直看着许言州跟这人以及屋里出来的其他人打交道,这时候的他与平时不太一样,对袁珊珊而言,此刻的许言州的行事,倒符合他二代的身份的,对于许言州的显摆,她和许言森也是好笑,真是幼稚。

    跟这伙人打交道,许言州是游刃有余,许言森没一会儿也跟他们搭上话了,这让这些人对他更高看一眼,原来印象中高材生那可都是傲气得很,没想到许言州的堂弟如此亲和,乐意和他们往来,殊不知许言森在安平县C队的那些年,接触过的各式人物可不是他们能想像的。

    三人来到里屋,里面关着一人,正在叫嚣让其他人放他出去,这时许言州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的人一看到许言州,顿时眼神就有些躲闪。

    许言州痞痞地讥笑:“再叫啊,叫破天都没用,兄弟们把你找出来可不容易,把你放出去再躲起来?怎么着,现在看到我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有人给许言州三人搬来了凳子,许言州不客气地坐下,指着那狼狈不堪的男人跟许言森和袁珊珊说:“言森你知道他是谁吗?你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黄家吗?”

    “黄家?”许言森了然道,“就是当时专门针对大伯的黄家?他是黄家的人?黄家的人没都进去?”他不止听许言州提过,还从他爸那里听过不少次,他爸虽然人不在京城,却一直和大伯保持着联系的。

    这下袁珊珊也听明白了,这人不是黄家人就是跟黄家有牵扯的,当初黄家将许家弄下台了,等现在许家复起,就轮到黄家倒下去了,可真是风水轮流转,如黄家这样的人和丰城的曹家一样,不过是借了那股歪风打击跟自己意见不一致的人罢了。

    “黄家的人?”许言州嗤笑一声,“他当初倒是想当黄家的人,可黄家的人将他当条狗,不过当狗他也乐意着呢,现在嘛,就恨不得跟黄家撇清关系了,姓魏的,我说得对不对???这次大家伙儿能将你找出来可不容易?!?br />
    “许言州,你别太过分,”魏姓男人怒吼道,“我承认你现在得意了,可你别忘了前两年的情形,说不定什么时候又回到过去了?!?br />
    许言州眼里闪过怒意,这是咒他爸跟二叔是吧,许言森和袁珊珊却看出这人的色厉内荏,并且确实存在期望,期望局势再反复,到时就等着他们的疯狂报复吧。

    “州哥,要不要揍他一顿?现在落到我们手里还敢这样嚣张!”旁边有人提议道。

    许言州却看了看他堂弟,这也让其他人看出许言森在许言州心目中的地位,许言森按住许言州的肩,淡淡地扫了那人一眼:“不管以后会如何,你却等不到了,如果你想少受些罪,那就要看你说点什么出来了,说得好,那是立功赎罪,说得不好,那就去跟黄家的人一起作伴吧,堂哥不是说你最想成为黄家人的吗?我们好心送你一程?”

    “你——”魏姓男人怒目相向。

    许言森不等他骂出口,又说:“交待得越多,你立的功越大,如今许家是我大伯也就是言州父亲做主,你以为你进去了,真会有人将你捞出来?你指望的人,只怕恨不得你关在里面永远没有开口的机会,你信不信?”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魏姓男人依旧大声说,可许言森和袁珊珊都看得出他眼里闪过的迟疑和犹豫。

    “听不懂就打到听得懂为止!”旁边人怒道。

    “别,”许言森出手阻拦,“既然他不想说,那我们就把他交出去吧,凭他跟黄家的那摊子烂事,就够他在牢里待着了,我跟堂哥回去会跟大伯说,一定要交待相关人员秉公处理?!?br />
    就这样?其他人迟疑地看向许言州,也有人明白许言森的用意,就起身准备跟着一起离开。许言州知道自己脑子转不过堂弟,按照堂弟说的做绝没错,因而说:“走,将他送交出去?!?br />
    有两人抓住魏姓男人要将他带去送到相关部门去,其他人则跟着许言州一起起身离开,人都出了门,忽然里面的魏姓男人又挣扎起来,叫道:“等等!你们等等!你们不能这样!”

    袁珊珊回头朝他笑了一笑,在任何人眼里都是很正常的一幕。

    “你们回来,我说,我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你们要保证不能……”

    许言森这时才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说:“我们不能决定你最后会得到什么结果,这一切全在于你自己,你立的功越大,受的罪当然越少,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进步青年?!?br />
    魏姓男人眼里闪过挣扎之色,最后一咬牙说:“好,我说!你们许家前几年有那样的下场,张家父子可是立了不少功劳……”

    魏姓男人交待的事情越来越多,其他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堂兄弟二人与袁珊珊,许言州听得恨不能冲过去向他挥拳,被许言森按住了,这人要送出去,现在动手了会留下动用私刑之嫌。

    袁珊珊的目光闪了闪,她其实看出这人已经动摇了,最后会顺着许言森的意思走下去,因为他害怕了,看来他自己也清楚自己过去做的事,清算起来的时候比较严重,所以她只是稍稍用了下暗示,让他将有关张家的事情交待得更加彻底。

    听到最后许言州忍不住出声嘲讽:“哈,你说张援朝外面另养了个女人?”

    魏姓男人承认道:“是的,这事张成海也知道,只有……”他看了眼许言州堂兄弟没接着说下去,这眼神两人都看得懂,只有许蕴淑这蠢货被蒙在鼓里。

    许言州连连嗤笑,果然这小姑是最蠢的,整个人被张家人耍得团团转,还想将许家都栽进去。

    许言森深深看了他一眼说:“既然张家父子做出如此过分的事,你以为老爷子会看在许蕴淑的份上保住张家和张援朝?还是你认为许蕴淑和她那个妈能够继续让这对父子在京城蹦跶?你现在东躲西藏,张家父子也未必会放过你,你该清楚这时候怎么做对你最为有利?!?br />
    魏姓男人神色一怔,这时候的表现袁珊珊可没做任何干预,完全是这男人的真实情绪流露,袁珊珊所做的也不过是让他那条心理防线,坍塌得彻底一点。

    许言森拉过袁珊珊的手带她往外走,对这人说:“走吧,用我们压着你走吗?”

    “不、不用……”魏姓男人完全不见了之前的拼命的模样,说话也结巴起来,这许家三兄弟中,一向被张成海瞧不上眼的人,居然是其中最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