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第89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八9章

    魏姓男人被送到了相关部门, 许言森则和袁珊珊一起请大家到饭店搓了一顿, 犒劳他们这一段时间的辛苦,没有他们的奔波,事情不可能解决得如此顺利,因为这男人是他们从郊县的一个村子里逮出来的。

    搓完这一顿, 这些年轻人对许言森就真情实感地称兄道弟了,而不仅仅是看在许言州的面子上,总之以后在京城地界上,森哥和嫂子有什么事情, 尽管跟他们说一声, 散伙时,还不忘以后有空再出来聚。

    许言州也走了,不可能再自虐地跟在两人P股后面

    许言森和袁珊珊慢慢往回走,经过邮电局的时候,与袁珊珊商量了一下,进去给许父打了个电话,将今天的事情给许父通个气,让他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许父在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 才叹了口气说:“这回你爷爷大概要受打击了?!彼话旆ㄋ刀诱饧伦龅玫降锥曰故遣欢? 儿子对他爷爷并没有多深的感情,所以做出的决定远比他和大哥果断,可如果儿子不这么做, 那等二老回到京城, 刚将妹子打了一顿的儿子妈, 会受到什么待遇和委曲?

    不说儿子了,就是他,这些年来对老父亲的感情,也在一次次的失望中变淡了。老爷子的心情他多少明白一些,不过就是认为自己宠大的闺女,再怎么折腾也闹不出大事来,左右一些小事而已,做长辈的和兄长的包容一下不就过去了,就不知这一次老爷子会不会还觉得,张家折腾出来的事只是小事?

    “可最该反省的不是爸和大伯?!庇行┗奥植坏叫”怖此?,要许言森来说,最该反省的就是老爷子自己,他本身对小姑的教育就错了,错得彻底,将自己女儿教得不辨是非,自以为是,却偏偏没有那个脑子。

    许父叹了口气:“这事我知道了,我已经得到消息,你爷爷和乃乃一起回去了?!惫?,老爷子还是偏心妹妹,放不下心,被撺掇得不顾自己身体跑回京城了,“等事情出了,我跟你大伯说一声,安排好医生和医院吧?!?br />
    他也只能做这么多了,不是他无情,而是如今自己老婆和儿子更加重要,这些年,陪在他身边的一直是他老婆,总不能让老婆再受委曲了。

    挂了电话,许言森走出来,看到等在外面的袁珊珊,露出了笑容。

    两人边走边说,许言森将他爸的态度说了:“我爸他默许了,我爸的心还是偏在我妈和我这边的,而我小姑,总算将身在疗养院的二老闹回来了?!?br />
    人的心总是偏的,不过却不能失了原则和底线,老爷子前几年吃了不少苦头,那么大年纪,身体亏损得厉害,否则不会一出来就住进了疗养院,当他气冲冲回来想替女儿主持公道的时候,却得知他吃的苦头大半是因为他自己宠出来的女儿时,就不知是何心情了。

    这发生在自己和别人身上,感受总是不一样的。

    刀割在自己身上,才觉得痛啊。

    她笑道:“你姑那性子,不闹得J犬不宁是绝不会罢休的,就不知当你姑父的事情揭晓出来时,她是伤心失望还是拒绝承认?这些年下来,你姑父肯定将她的性子拿捏得稳稳的,何况儿子还站在你姑父一边,我觉得她这些年对那张家父子,真是吃力还不讨好,人家还对她一肚子怨气呢?!?br />
    许言森听了忍不住发笑,可不就是这样,只能说张家父子太贪心了。

    袁珊珊兴致正浓,继续分析许家老爷子的行为:“你说你爷爷到底是重男轻女,还是重女轻男???”

    许言森没想过这问题,猛地被问到,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他对大伯的重视和栽培是一点不含糊的?!?br />
    袁珊珊乐道:“所以说啊,我觉得老爷子对你小姑的态度,就像是当成宠物一样的,养着逗个趣似的,有求必应,却正经的该教的都教给了你大伯和你爸,要是当初不是这么一味地宠着逗着,她能看不清张援朝的真面目?以至如今四十多岁了,还跟活在梦里似的,将自己当成公主了?!?br />
    许言森第一次听到对他姑和他爷爷如此犀利的评价,张口结舌,却说不出反对的话来,感觉好有道理,并与袁珊珊认真讨论起来:“我们以后有女儿的话,可不能像爷爷教养小姑这样,像珊珊你这样最好?!?br />
    许言森甚至畅想起有个跟珊珊一样的女儿,却紧接着就被袁珊珊给了他一拳头,将他从梦中唤醒过来,袁珊珊横了他一眼:“你想得倒远?!?br />
    许言森摸着鼻子嘿笑了两声,却越发觉得以后有个跟珊珊的女儿再好不过,将最好的一切都教给她,以后哪个臭小子也甭想欺骗到自家闺女。

    ***

    周末过后,又是一个新的星期的开始,上课下课,还时常被常老爷子抓过去,不是打下手就是考较她功课,袁珊珊将许家那档子事都抛在脑后了,因为分析过许家老爷子的性情,她几乎可以猜得到结果会如何。

    常老爷子这天又把袁珊珊叫过去,帮忙整理了一堆资料后,常老爷子才试探地问:“你师父最近给你写信了没?信上没提什么要紧的事?”

    袁珊珊抬头眨眨眼:“上星期刚收到信,要紧的事?解答我信里问的问题,算不算要紧的事?”

    常老爷子没好气地瞪了这姑娘一眼:“真没其他事?”

    袁珊珊回想了一遍信里的内容,摇头说:“除了这些就是一些日?;傲?,常老,您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吧?!?br />
    常老爷子不高兴地哼了一声,那个老家伙,居然不接他的招:“我看你师父老胳膊老腿的了,再不动弹动弹,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倒想让你师父出来发挥发挥余热,他倒好,贪图安逸,窝在那地方舍不得动了!”

    这下袁珊珊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想了想替师父辩解几句:“我两个师兄都在那边,我想他们也舍不得放师父离开,还有,如果师父不愿意出来的话,我想还有一个原因牵涉到三师兄吧,如果三师兄突然什么时候回来,第一个去的地方肯定就是y省省城,师父放不下我三师兄?!?br />
    这年代,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对师父来说一直是个心结,就是袁珊珊也不敢轻易去碰触,免得勾起师父的伤心。

    提到这话题,常老爷子也没办法接下去了,他对周寿然的三徒弟还是知道一些的,那是老家伙从小养到大的,这感情跟亲儿子没差,这么一想也有些泄气:“你说你三师兄他人会在哪里?”

    袁珊珊指了个方向:“只要人没出事,那很可能去了那边,如果人在那边的话,应该过几年会有消息的?!?br />
    她相信凭师父和三师兄之间的感情,只要三师兄还有一口气活在内地,肯定爬也要爬过来看看师父一眼,那么一直没出现,就只有两个可能了,袁珊珊还是衷心希望三师兄活得好好的,只是如今没办法过来而已,她相信两个师兄也是如此想法的。

    常老爷子叹了口气:“希望是吧,”他也不希望那老家伙再受什么打击,“你先回去吧,明天下午的时间空出来,跟我跑一趟,看个病人,记得把吃饭的家什带上?!?br />
    “好的,多谢常老,那我先走了?!痹荷旱辣鸪隼?,她不是第一趟跟了,如今她也就是一手针灸能入常老的眼,也从常老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回到宿舍,等在宿舍里的石诗慧,将一直保存的套在空壳子里的信交给袁珊珊,低声说:“你对象来找过你了,你不在,他就留了封信,说你看了就知道?!?br />
    “谢了,一起去吃午饭?”袁珊珊猜到了会是什么事,让许言森等不到她人回来就急匆匆地走掉,除了许家二老回来就没有其他了。

    “呀,你没看信就知道你对象不会来找你吃饭了?”石诗慧好奇道。

    庞建军乐道:“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br />
    袁珊珊已经打开信看了,写得很赶,所以信很短,果然,说的正是二老今天回来的事,他接到信便要赶去他妈那里,让袁珊珊不用出面,因为张家那边的事也要有结果了,也许正好会赶在一块儿。

    袁珊珊看了心想,这下可热闹了,其实她挺想去看这热闹的。

    “对,庞姐说对了?!?br />
    石诗慧哇哇叫了一通,然后三人一起去食堂吃饭了。

    许言森接到许言州的传话,就先回了他妈那边,虽说那日他妈痛痛快快地揍了小姑一顿,可他清楚,到了二老面前,她便是能痛快了,心里也会受不少的气,所以很不能放心。

    果然到了那边,许母连饭都没心情做,更别提吃了,看到儿子来了气愤地说:“要是只有那女人回来也就罢了,可你爷爷居然也跟着回来了,这说明了什么?这是回来给他姑娘撑腰了,我一个儿媳妇算哪门子的人?”

    “妈,别生气,珊珊上回不就说了,少生气,再说事情未必会跟妈想的一样?!蔽税菜璧男?,许言森将张家的事情说了,听得许母瞠目结舌,话都说不出来了。

    最后憋出一句话:“他们疯了不成?”

    这种行为跟自毁城墙有什么区别?还是以为自己做出来的事别人会一辈子不知情?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看看袁卫彬他亲妈如今的下场,就知道墙头草不是那么好做的。

    更叫她吃惊的是:“那张援朝居然外面还有女人?”接着又幸灾乐祸,“你小姑将张援朝当成宝,就应该叫她认认清张援朝的真面目,那女人在哪里?要怎么让你小姑知道?算了,这种事情你一个侄子别C手,你告诉我,我来!”

    刚刚的怒气不见了,转而兴致勃勃,这种陡转的画风许言森也是看不懂了,不过不懂不要紧,他妈的情绪稳定下来了才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