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第90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90章

    午饭是由许言森做的, 许母饭碗一丢,嘴一抹,就风风火火地走了, 丢下话让许言森走的时候记得锁门。许言森洗碗抹桌子收拾厨房, 干完活才骑着自行车回学校。

    下午的课结束后,许言森在袁珊珊的教室外面等到了她,袁珊珊跟周围同学摆摆手,走了过去,奇道:“我以为你这时候不在学校了呢?!?br />
    许言森解释道:“下午的课我没请假,赶回来上了, 这又要走, 所以过来跟你说声?!?br />
    袁珊珊问:“伯母还好吧?”

    许言森想到中午的情况, 忍不住抽了下嘴角,低声说了几句, 袁珊珊不由失笑:“要我说伯母肯定是找大伯母了,其实这时候让伯母有点事情可做,反而容易转移注意力。你别在我这儿耽搁时间了,赶紧过去看看吧, 有事叫我。对了, 我明天下午会跟常老出去一趟?!?br />
    “好的, 那我先走了?!彼低昊? 许言木也不再耽搁, 骑上自行车走了。

    如袁珊珊所料, 许母从家里出来后, 想也没想先去大伯家找于秋了,这事她一人办可不合适,也办不了,于秋就是她最好的同盟,而且这事还得避着许大伯。

    于秋听明弟妹的来意后,也是惊得说不出话来,看看小姑当成宝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对待她的?换成旁的女人遇上这种事,她会生出同情,可对小姑没办法同情得起来,有的只是幸灾乐祸了,对张援朝有愤怒,不是他辜负了小姑,而是他将许家的其他人也当成傻子耍。

    妯娌两人好好商量了一下才决定动手方案,两人想法一样的,不用男人和儿子C手,就由她们来解决。于秋在京城还是能找到一些帮手的,于是和严静香一起,带着人杀向张援朝外面的女人住处。

    许家老宅,许蕴淑自从二老回来后就跑过来,哭了老半天了,脸上的巴掌印还留有痕印,别说老太太了,就是老爷子也看得额头青筋直跳,这得有多大的仇恨,才能将他闺女打成这样,所以叫人打电话,叫老大他们下了班后全部到这边来,将事情交待清楚。

    留着老太□□慰老闺女,他自己一人到床上躺着,刚坐车回来,这身体可经不住折腾。

    第一次闺女电话打到疗养院,说她大哥大嫂和两个侄子全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时候,老太太要回来,他没响,因为老闺女电话里提到给老二家的孩子介绍对象的事,老爷子先听老二提了,那孩子自己谈了个对象不说,而且那对象的条件摆出来,跟女婿家的侄女两相一对照,老爷子也说不出张家姑娘更好的话来,所以这事他不站老闺女这一边。

    早年的事情老闺女做得已经亏欠她二哥了,这一回不可能再由她折腾她二哥家的事,这些年来,老二家的一直不肯回京城,不就是对老闺女和他们二老有意见,虽然在老爷子看来,这老二媳妇的气性也太大了点。

    只是这一次看到老闺女脸上的巴掌印,老爷子气得差点一个电话把老二叫回京城,这么多年连他都没舍得动老闺女一根指头,竟让她嫂子给打了,而且老大家的居然也没拦着,老爷子气,这要是以后他不在了,她两个哥哥是不是就一点不顾及这个妹妹了?

    老太太好不容易把女儿安抚下来,来房里侍候老爷子吃药,等吃好了药,老太太也抹起了眼泪:“都怪我没把蕴淑教好,这孩子自小脾气就大,对她两个哥哥也是没大没小的,以前的事情我就不说她了,这一次她虽然一片好心,可……老二家的以前就跟蕴淑处不来,大概心里还记恨着以前的事,这才……”

    老爷子听了这话就气:“老子的闺女,脾气大又怎么了?老子的闺女脾气大点,那才像老子!”

    “是,是,”老太太忙安抚老爷子,“你闺女不像你像谁?谁说蕴淑不像你的了?以前我就说过你,把姑娘家宠得那样不好,你偏说有你跟老大老二护着,可现在,你我老了不说,老大老二也有自己的儿女了?!?br />
    老太太又伤心起来,她是真的伤心,以前不觉得,可等到想把女儿的性子掰回来时已经晚了,只恨她没生个儿子出来,跟前面两个到底隔了一层,他们面上敬着自己,心里指不定怎么看自己。

    也怪张援朝无能,当初那样好的机会竟没能抓住,前些年她想方设法地帮女婿上位,这样以后女儿不用靠着她两个哥哥也行,可没想到张援朝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早知道当初她就应该再努力阻拦一下,也不用到了这把年纪还要给这唯一的闺女C不完的心。

    这一回,她只希望女婿能吸取以前的教训,趁老爷子现在刚回来,还能说得上话,把女婿推上去。既然这回老大夫妻都没能站在自己女儿一边,看着她被老二家的欺负,就别怪她不留情面,把老爷子最后的人脉关系全用在女婿身上,女婿起来了,闺女也不用看她两个哥哥嫂子的脸色了。

    她对女婿还是很有信心的,她不敢对不起闺女和许家,有两个哥哥在,对女婿也是种威慑,否则丢的也是许家的脸面。等女婿上去了,就能给她唯一的外孙铺路。

    “老头子,你也不要怪老大家的和老二家的,她们有自己孩子,不可能像我们做父母的一样尽心,像这次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蕴淑不懂事她们和两个哥哥还不能好好教她,却把人打成那样。我也想明白了,蕴淑以后啊靠谁也靠不住,能靠的只有女婿跟成海那孩子了,老头子,你我一闭眼就去了,可我不能放下蕴淑一个人,你得帮帮她?!崩咸怀缮?,又换了一块帕子抹眼泪。

    “你……让我想想……”老爷子不忍道。

    老太太替老爷子掖好被角:“你好好休息,我去准备晚饭,好长时间没给老大他们做顿吃的了,可惜老二不在京城吃不上,你休息吧?!?br />
    单位里的许大伯头痛地捏捏眉心,他老子的性子他明白,今天下晚过去还不知要如何收场,这一年年的,他不想再为这个妹妹退让,要是她和张家的人知道好歹,能够知足,让一让也就罢了,可退让到现在,他们有过满足的时候吗?但一想到他老子的身体,许大伯又头痛了,怎生是好。

    与二弟通了电话也解决不了问题,弟妹还在这儿,他不能不替二弟护着点弟妹,否则以后怎么向老二交待?

    打了电话回去,发现老婆不在家了,难道老婆先过去照顾老的了?许大伯头痛症状顿时减缓了不少,觉得还是老婆心疼他??墒侨绻泶蟛浪掀鸥墒裁慈チ?,不说头痛症状了,就连坐也坐不住了,肯定抛下一大堆事情先冲过去。

    许父跟他大哥并没有提小辈在做的事情,因为担心大哥会因为老的身体而心软,手下留情,他却早往京城去了几个电话,现在就等着结果了。

    老太太一边看着厨房里的锅一边看着外面的天色,不知怎的,这心跳得厉害,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想一想,老头子的性子她了解,再劝说几回总能把工作做通,女儿也能安抚下来,这闺女一点不像她,做得最蠢的事就是跟她两个嫂子把关系处得那么僵。

    可到底会是什么事情她没有料到的?老头子跟她一起回来了,还能镇不住老大跟老二?至于两个儿媳,老太太一点不担心,这家里的事情还不是男人说了算,就算要闹她们也只会回去跟自己男人闹。

    老太太这回把老二家的恨上了,她女儿再不好有她来教,什么时候轮到当嫂子的扇耳光了?她一个长辈都没扇过儿媳妇的脸!既然如此,就不要怪她抢了老二回京城的机会了,就在外面待着吧,反正在外面性子也待得野了。

    忽然院门被拍得啪啪响,老太太惊得汤勺掉进了锅里,滚热的汤汁溅到手上,嘶地叫了一声,手忙脚乱地将火关小,过去开门。

    手背上迅速红了一片,让老太太更是眼皮直跳。

    门一开,老太太一惊:“老大家的,老二家的,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人又是谁?”

    于秋客气地笑了一下,叫人:“妈,就你一人在家?爸呢?爸身体怎样?”

    严静香却不客气,她跟这老太太没一点情面可讲,当年的事如果不是这老太太背后搞鬼,弄不到那种地步,因而夸张地笑道:“妈,蕴淑肯定在这儿吧,我这当二嫂的今天可是来给她赔礼道歉来了,喏,就是这人,快叫蕴淑出来见见?!?br />
    老太太可不是许蕴淑那个没脑子的,可不认为这老二家的打了人后还敢这么上门来,说什么赔礼道歉的事,这副模样,更像是闹事来的:“先把话说说清楚,这人到底是谁?老头子在休息,你们可别扰了他的清静?!?br />
    可事与愿违,这时候,睡了一个晚午觉的许蕴淑,从床上爬起来了,一边打着吹欠一边跑出来了,看清门口和她妈站在一起的人是谁时,掩住嘴巴的手顿住了,眼睛瞪得老圆,随即便爆发了,蹬蹬跑过去,指着严静香就骂:“好啊你个姓严的,你还敢上门,看我这次打不死你,我二哥来也没用!”

    眼看就要扑到严静香身上揪着她打了,不把上次吃过的苦头找回来,许蕴淑心里的这口气可顺不下来,这里可是她老子娘的地盘,是她许蕴淑的地盘。

    眼看一巴掌就要扇到严静香脸上,只听“啪”的一声响,许蕴淑心中一阵痛快,可定晴一看,打的不是严静香这贱人,而是被她推出来的一个女人。

    许蕴淑想也不想就要将这女人撕开,上回两个巴掌,她这回得扇上十个巴掌才能讨回来:“你给我滚开,姓严的,你给我站住,这会儿知道怕了晚了,我许蕴淑要让你知道,这家里最不能得罪的就是我许蕴淑……”

    严静香有备而来,哪能真让许蕴淑给打着,看边上老太太光说不动,心里不由鄙夷,这老太太果然只会嘴巴上说得漂亮,那可不要怪她把她们母女的脸面全撕光了,把带来的女人用力往前一推,许蕴叔哎哟叫了一声,跟那女人滚成了一团,嘴里气得大骂。

    “蕴淑……”这回老太太可是真急了,跑过去将不知哪里的女人拉开,把自己闺女拉起来,可怜她这一把年纪,差点把腰给闪了。

    “老二家的,你到底要做什么?”老太太这回火了,眼里还有没有他们两个老的?

    严静香讥笑地看了眼许蕴淑和缩在地上把自己抱成一团的女人,这女人恨不得自己消失了,谁也看不见她。

    严静香嗤笑,把手里的一个相架往前一推:“问我罪的时候先看清楚这是什么?看清楚这照片里的两个人是谁?我这一番辛苦为的到底是谁?”

    地上女人直往后退,喃喃道:“不是我,不是我……”

    老太太起初没在意,可照片就推到她眼前了,瞟了一眼,可马上瞪大了眼睛,指着照片中一对男女中的男人惊愕地尖声叫道:“这是张援朝?”

    “好好的说援朝干什么?”许蕴淑还没当一回事。

    老太太动作飞快地抢过相框,然后跑到那女人跟前,一把拽住她头发把她的脸露出来,拿照片对照她的脸,又尖声问:“老大家的,老二家的,你们给我说清楚,这女人到底是谁?你们从哪里找出来的?”

    “妈,你叫什么呢,这女人关我们什么事?”许蕴淑不满地嚷道。

    “死丫头,你看看这照片上的人是不是援朝!”老太太比闺女还着急,她千方百计地帮助张援朝图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这死丫头,好让她以后有个仰仗和依靠,让两个哥嫂也不能随意欺负她,可……如果这一切都给别人做了嫁衣裳,她能气得从棺材板里跳出来。

    越想越生气,气得老太太直拍女儿的肩,用的力气可不?。骸澳阏姘涯隳腥丝春昧??你一天到晚的到底在干些什么?”气得老太太胸口都疼了,没什么事比这一件更叫她绝望的了。

    许蕴淑这回才定晴看过去,这一看就炸了,这回不追着严静香打了,而是扑到那女人身上,手一抓就在那女人脸上抓出几条血痕:“你这贱人跟我说清楚?你怎么跟援朝一起拍了这么张照片的?不说清楚我打不死你!”

    “蕴淑,你冷静一下!你们快把蕴淑扶开来??!”老太太老胳膊老腿的,哪里拉得住发疯的女儿。

    “妈,小姑,你们看她身上穿的大衣,还有脖子里这跟项链?!毖暇蚕憧慈饶植幌邮麓?,一把拽出这女人胸口的金项链,这女人又要挡许蕴淑又要捂住胸口,可哪里抵挡得了。

    这大衣严静香是认不出来,可于秋起初却觉得眼熟,后来一想,不正是那一年由她这个嫂子送出去的吗?现在却穿在了这女人身上,要说这女人跟张援朝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也不能相信了。

    后来更是看到了这根金项链,这项链叫严静香看得也是极为生气,因为这是前婆婆留下来的东西,却被偏心老爷子跟这后婆婆送到了许蕴淑手上,最后又落到了这女人身上,当时严静香第一个念头,就是恨不得再甩许蕴淑几个耳光。

    老太太哪里认不出来,就算许蕴淑有可能不记得了,她却清楚得很,这项链落到她女儿手上有她故意的成分,却没想到在这女人身上看到,不由倒退了几步,再也骗不了自己,张援朝骗了她女儿,把她也骗了。

    严静香和于秋上去劝阻许蕴淑,不过一个是火上浇油,一个是真怕她把人打坏了。

    老太太气得说不出话来。

    许蕴淑依旧不肯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却拼了命地想要打这女人,这女人尖叫着拼命躲。

    就在这慌乱的时候,又冲进来一人,一路大叫。

    “婶子,不好了,我叔和成海被人抓走了,婶子,叔叔被抓走了,你快救叔叔??!”

    一路喊叫冲进来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张晓雯,叔叔和表弟突然被人带走,她第一个念头当然是来找婶子救人,在她看来,只要婶子出面,叔叔他们肯定能得救。

    冲进院子里却吓了一跳,看到被她婶子揪着打的女人不敢置信地叫起来:“你怎么在这儿?!”

    老太太被前后两个信息冲击得眼前阵阵发黑。

    张援朝和她外孙被抓起来了?谁抓的?因为什么被抓?

    这张家的姑娘居然认得这女人?

    仿佛还嫌不够乱的,许大伯提前下班赶过来了,因为张援朝父子被抓的那一刻,他得到了消息,并且被告知了详细缘由,他惊得连忙就离开单位跑了过来。

    老太太勉强镇住心神,像逮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抓住许大伯:“成海被抓了?为什么被抓?你快把他带出来,他还是个孩子??!”至于张援朝,她已经顾不得了,做了对不起女儿的事,还想让她救人?

    许大伯看看乱成一团的院子,再看看这后妈期盼的眼神,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暂时没办法,负责此事的人声称,张援朝和张成海与黄家牵涉过深……”

    “等等!”突然后面响起厉呵声,“老大,你说他们父子跟黄家牵扯在一起?有确凿的证据?”

    “老头子!”老太太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老爷子站在了堂屋门口,也不知听到了多少。

    “爸……还需要调查?!毙泶蟛僖傻?。

    门口高大的身影摇晃了几下,唬得许大伯和老太太忙奔过去。

    “快叫人!车子准备好!马上送医院!”许大伯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