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91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91章

    许言森堂兄弟俩刚赶过来就碰上这兵荒马乱的场面, 他们弃了自行车跟着救护车一起去医院。

    就在这样最慌乱的时候,许蕴淑居然还没忘记那女人, 揪住她不放,气得许大伯上来就给了她一巴掌,这可不是严静香的力道能比的,一边脸颊迅速肿起来, 许大伯还放出狠话:“许蕴淑,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最好祈祷爸他能度过这一关,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

    至于这个衣服也被撕烂了脸上被抓出许多血痕的女人, 许大伯只是瞥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许家的慌乱根本不是由这女人带来的, 而是由他亲妹妹一手造成的。

    老太太看得心痛无比, 却什么也顾不了, 要是老头子这回真的彻底倒下了, 她们娘儿俩才要完蛋了, 这时候她才后悔依着女儿的性子把老头子劝回来了, 其实只要老头子好好的,这个家里不是容不得蕴淑的。

    老太太没理睬女儿求救的目光, 转身上了救护车, 这时候心里对女儿也生出了埋怨, 当初看上谁不好非要看上张援朝, 死活非要嫁给他, 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看着昏迷过去的老伴,忽然抓住许大伯的手,咬牙切齿地说:“老大,别放过张援朝,我要他下辈子都在牢里蹲着!”

    事情闹到这地步,别说二老,就是许大伯也不可能饶得过张援朝,甚至他连张成海也不想放过,只是现在他没心思顾及这个:“一切等爸醒过来再说?!倍岳咸驳?,两眼只看着老爷子。

    老太太懊悔无比,老头子倒下这一刻,她发现自己能依靠的竟只有两个继子,何其可悲!

    许言森和许言州默默地蹲在角落里,从头至尾,许大伯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堂兄弟俩互看了一眼,大伯(他爸)肯定猜出是他们促成的这件事,所以这时候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对待他们吧,许言森看着躺在那里的老爷子,问自己,后悔吗?

    不!他不后悔!

    看老爷子亲自回来给小姑撑腰就知道了,要想息事宁人除非自家退让,这意味着以后他们家还会有没完没了的麻烦,除非他们一家再不回京城。

    但他还是希望老爷子能安然度过这一关,好好活下去,否则不管是他,还是他爸那里,这心里一关就过不去。

    他爷爷那么要强的一个人,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怎可能被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打倒下去?所以最后肯定能挺过来的。

    许言州表情有些茫然,许言森知道他对爷爷的感情比自己深,拍了拍他的手安抚他。

    到了医院送进抢救室,许言森借了医院里的电话给他爸报了个信,听见那边呼吸声一下子窒住了,许言森心里也挺难受。

    “爸……”

    “你不用说了,好好陪着你妈,守着你爷爷,我这里安排一下就赶过去,等我到了再说?!?br />
    “好的,爸,你路上要小心?!?br />
    一转身看到等在外面的许大伯,许言森没有避开大伯探究的目光,承认道:“这件事是起的主意,也是我让州哥找人去查的,最后也是我让姓魏的自己进去主动交待,坦白从宽,大伯,你要怪就怪到我一人头上吧,这事跟州哥没有关系?!?br />
    许母突然跑过来挡在儿子身前:“大哥,你事我也知道的,你不能怪两个孩子,最该担责任的不是他们!”

    “妈,我没事,大伯不是这个意思?!毙硌陨醋潘杞约旱贬套踊ぴ谏砗?,心里暖暖的。

    许大伯狠狠闭了下眼睛,再睁开无力道,没看向弟妹,而是看向侄子:“言森你是不是怪大伯对你爷爷和你姑太软弱了?”

    许言森按住他妈的肩,对许大伯说:“大伯,这些年你跟大伯母也难,只是想要两全,太难了?!?br />
    许母补充道:“大哥你知道老太太将咱亲妈的金项链给了许蕴淑了吗?她要是好好保管也就罢了,可现在这项链跑到张援朝外面养的女人身上了,你说这到底是谁造成的?这项链我拿回来了,大哥你来保管吧,其他还有什么东西,大哥你去查查看吧?!?br />
    许母走的时候没忘记将这根项链从那女人脖子上扯出来,就算被他们玷污了可也不该流落在外面,早年她亲婆婆跟着如今的老爷子吃了多少苦头,却没享到一天的福,现在她的东西被老爷子这么不当一回事,许母心里不平。

    许大伯看着面前的项链心里一颤,想再说什么却说不出口了,许母不管不顾地将项链塞了过去,转身把儿子带走了,这分明是还不放心许大伯呢,叫许言森感动又哭笑不得。

    “你也是个死心眼的,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没看到你小姑都没这么紧张?!毙砟赣檬执炼幽悦?。

    “妈,爸要赶过来?!?br />
    许母叹了口气,说:“来就来吧?!?br />
    许家老爷子刚回来就被送进医院的事情,并不能瞒住和许家差不多的人家,许老爷子的女婿外孙被带走,同样被他们关注着,两件事不过前后脚的工夫,落在知情者眼里就成了许老爷子被女儿女婿气得进医院了,也不知该不该同情他,毕竟他宠这个女儿在圈子里还是挺出名的,当年可是将许家老二气得远离京城。

    袁珊珊第二天也没见到许言森出现,上课路上碰到他同宿舍里的人,知道他一夜未回,袁珊珊心知那边拖得抽不开身,拜托同专业的人,如果上课时他还赶不回来,帮他请个假。

    大家笑嘻嘻地应下了,让袁珊珊尽管放心,私下里谁不说许言森运气太好,早早定下了这样的对象。

    中午人也没出现,袁珊珊心说只怕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太糟糕,不过此时的她对于许家来说只是一个外人,不可能主动找过去做什么,所以吃完了午饭,看着时间便去了常老那边,跟着常老一起离开了学校。

    常老爷子路上跟袁珊珊说明了情况,医院里有位病人,情况比较复杂,所以西医那边找了两位老中医一起会诊,常老爷子就带上了袁珊珊去见见世面,这本身也是个极好的学习机会,袁珊珊挺感激常老的安排。

    “现在机会比以前好,有时间的话西医也不妨接触一下,趁年轻多学一点东西没有坏处?!背@弦犹岬愕?,要是换了个人,常老爷子肯定会说不务正业,奈何眼面前这个学习能力太强,他觉得这姑娘完全可以多学点东西,否则岂不是浪费了这天赋。

    袁珊珊点点头,她也确实有看这方面的书,也打算去旁听一些课程,反正要在这学校里待满四年,不充分利用起来也是浪费了。

    来到地方袁珊珊就知道这位会诊的病人身份不低,也早有人等在门口接常老,常老指了指这穿白大褂的中年人说:“这是我儿子,丫头你就叫常师兄吧?!?br />
    常师兄属于子承父业,见到袁珊珊笑道:“早听我爸和你王姨说起你了,可惜一直没机会见面,以后常来家里玩,说起来,当年我也见过你师父的?!?br />
    常老爷子瞪眼:“少废话了,快进去?!?br />
    常师兄摇摇头,他爸还是这副急性子,最近从京大回来后,常在他面前夸这位袁师妹,今日特地把人带过来,更可见对她的重视了,常师兄也多年没见到他爸有这么好的兴致调、教人了。

    到了地方几位专家级的医生也不多客套,先坐下来将病人的详细情况作了介绍,除了常老,还有另一位别的医院里过来的专家参与会诊,互相交流了一下意见,后来的人便要亲自去看一看病人的情况,特别是像常老这样的老中医,非得亲自上手望闻问切一番才行。

    几位专家也没多在意跟在常老身边的袁珊珊,身边带个学徒或是助手之类的人是很正常的事,袁珊珊也很认真地听他们的会谈,拿了簿子用笔作记录,其他人怎样不说,常老和常师兄看了却是暗暗点头。

    “走吧,丫头,一起去看看?!背@辖性荷阂黄鸸?,常师兄找来了两件白大褂给他们穿上。

    路上常老与另一位老中医闲聊,没亲自看过病人他们不会作出什么推断,常老这时才将袁珊珊的身份说明,他是周寿然的小徒弟,这位老中医多看了几眼这小姑娘,连声说好,如今年轻人更愿意学西医,投身到中医里的人可不多了,对袁珊珊这样的年轻人他是很欢迎的。

    “珊珊?是你!”

    走廊里忽然传来熟悉的叫声,袁珊珊转头一看,走廊的另一端,站着的正是许言森本人,在这里碰面,意外又不意外。

    “是你这小子啊,你怎么在这儿?”常老好歹还记得,当初第一回跟着袁珊珊一起去他家的年轻小伙子,毕竟他身份是袁珊珊对象。

    “常老您好,”许言森看到常老在这儿,顿时想起昨天珊珊说过的话,“我爷爷正好昨天送了进来,我跟家人守在这里?!?br />
    常老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跟袁珊珊挥挥手:“丫头你去跟他说几句话,马上回来?!?br />
    袁珊珊微笑道:“好的,我马上就好?!?br />
    常师兄也多看了几眼,不用介绍也猜得出这是什么关系了,小伙子不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