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92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92章

    “你在这儿守了一夜了?”袁珊珊看许言森挂着两个黑眼圈,脸上带着倦色, 明显是没怎么休息的, 下巴上都有胡渣冒出头, “情况很严重?”

    许言森搓了把脸, 在这里碰到珊珊挺让他惊喜的, 带她到走廊尽头窗户前面, 低声将昨天的情况都说了:“……到现在人还没醒过来,具体要怎样,得人先醒过来?!?br />
    “这是中风了吧?!痹荷阂惶庵⒆疵枋霰悴碌搅?,“既然在这儿碰上了,带我去看一眼吧?!?br />
    许言森点点头,带袁珊珊过去,好在跟另一个病人离得挺近。

    许母人不在,熬了一宿,许言森早上压着她妈和大伯母回去休息一下, 这里就他和许言堂兄弟, 许大伯,还有老太太和许蕴淑母女。

    袁珊珊在重症室门口没看到老太太跟许蕴淑母女, 只有许大伯和他儿子守着, 许大伯看到袁珊珊过来讶异了一下, 许言森说明了原因后, 眼里布满红血丝的许大伯赞许地看着袁珊珊说:“你是个好孩子, 看一眼言森他爷爷后, 你就去忙你的吧?!?br />
    透过玻璃, 袁珊珊看到里面躺着的老人,精神力探进去,反复扫描了几遍老人的身体情况,回头对许言森说:“应该很快会醒过来的,别太担心,就是伤着这一回,以后肯定要慢慢调养?!?br />
    这种情况,调养好了,注意自己的养身,活上二三十年都没问题,可要是缕缕碰上昨天那样的情况,那就没多少日子可活了,这情况不用她说,自会有医生专家跟家属交待清楚。

    许大伯以为袁珊珊是安慰他们,许言森却相信袁珊珊的,表情略有松缓:“我先送你过去吧?!?br />
    许大伯也说:“这里有我守着,你送送小袁?!?br />
    “大伯,州哥,那我先走了,有事让言森叫我?!?br />
    其实袁珊珊现在就让老爷子醒过来也能,只要她用精神力刺激一下便能立刻见效,但有时候人体的昏迷是身体自动进入了休眠状态,更适合病人此刻的状况,所以她也不会去做多余的事情。

    “老太太和你小姑没在?”袁珊珊没看到这两人也奇怪,她其实对许家的这位老太太挺好奇的,许蕴淑有今日的结果可也离不开她的“功劳”,过去心里大概挺自得的,就不知道如今是何心情了。

    许言森嘴角扬起嘲讽的弧度:“我看我小姑她还不死心,想叫人把张援朝父子俩捞出来,可我大伯的怒气吓着她了,不敢跟我大伯说,所以偷偷摸摸地找老太太求情呢,她以为避着我们就能瞒住我们,可老太太和爷爷他们就从没教会过她怎么遮掩自己的表情,心里什么想法,脸上都写着呢?!?br />
    对老爷子担心是有,后怕也有,可老爷子人已经送进来了,就等人醒过来,可张援朝父子却被抓起来了,似乎眼下张援朝更要紧了,等不得了,许言森看到大伯脸上流露出的无比失望的神色,知道大伯是彻底放弃这个小姑了。

    袁珊珊拍拍他的手:“别多想了,那些事情让长辈们C心吧,你就辛苦一下多跑跑腿,别把自己*得太狠了,我相信就算没有你这次主动出击,张家父子的事情也瞒不了多久,迟早会曝露出来,这一场阵仗迟早要经历的?!?br />
    许言森抓住她的手,脸上露出了笑容:“看见你我心里就轻松多了,珊珊,有你在,真好?!?br />
    “那等我这边结束了,我再来看你?”袁珊珊也心疼他。

    “好?!毙硌陨成系男θ堇┐?,“你先忙吧,常师兄在等你?!?br />
    袁珊珊挥挥手,转身向常师兄走过去,许言森看她身影消失在病房里后,才转身回去。路上碰到不知从哪个角落里拐出来的老太太两人,许言森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许蕴淑好歹顾忌着这里是医院,没立刻大声叫起来,跟她妈抱怨:“你看看这死小子这么没礼貌,不说我了,连妈你也不叫一声!”

    老太太简直要被亲闺女气吐血了,狠狠捶了她一记:“你嫌你爸活的时间太长,你就尽管折腾,你还想让你大哥再扇你几个耳光?”

    一说耳光,许蕴淑脸上还火辣辣地疼,半边脸肿着,现在连说话都有点含糊不清,要是以前她哥敢这样打她,早就闹翻天了,可昨天她大哥看向她的恨不得掐死她的眼光,让她如同掉入冰窟一样,让她不敢多说一个字,否则等待她的就是第二个耳光。

    现在想起来还抖了一下,同时又觉得委曲无比,她做错什么了?还不是大嫂二嫂搞出来的事:“妈,那援朝的事情怎么办?他做错了什么,让爸醒来后多打他几顿不就好了?再不救人可来不及了?!?br />
    老太太目光一厉,瞪着女儿说:“你爸醒来之前,别再让我听到张援朝三个字,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她比任何人都希望老头子早点醒来,走前几步又不放心地转头盯着女儿,“你爸醒来后,你少往他面前凑,现在是你爸重要还是你男人重要?医生都说了,你爸这情况再出现一次,下一次可不一定能醒得过来了,到时等着你大哥二哥让张援朝给你爸抵命吧!”

    老太太也是被这女儿*得无奈,不得不放出狠话,否则她也要担心老头子刚醒过来,这丫头没轻没重地就让老头子救张援朝,老头子绝对会被气得再犯一次病。

    留在原地的许蕴淑心里也害怕,喃喃道:“不会这么严重吧……可那要怎么办?晓雯丫头还在外面等着我?!?br />
    狠狠心,一咬牙转身走了出去,她爸现在没办法动,那她去找人救,跟着她爸,她好歹认识不少叔叔伯伯,找他们绝对没错的。

    老太太没走远,从拐角处走出来,眼泪掉了下来,这死丫头可怎办?把男人看得比她爸还要紧,这时候不顾她爸的情况,就惦记着去救人,没老头子和老大放话出来,这时候谁会去理张援朝的事,老太太更恨不得张援朝死了才好。

    见只有老太太一人出现,许大伯神色没一点变化,想也知道她现在在忙什么,不免为老爷子不值,就宠出这么个没良心的东西!

    ***

    袁珊珊跟在常老身后,看他和另一位老中医给病人望闻问切。

    病人的情况很严重,迫切需要手术,可凭目前国内最好的医生动手,成功率也极低,这时候有人提出来,看中医能不能提供辅助,提高手术的成功率。

    常老和另一位老中医在边上讨论,袁珊珊和常师兄也上前检查了一下,袁珊珊先把脉,后用精神力扫描整个身体的情况,检查下来的结果让她对这位老人深怀敬意,体内好几片积年留下来的弹片,已经和机体组织长在了一起,这一次,其中一个碎片正是导致手术成功率无法提升的罪魁祸首。

    专家们再次碰头,常老他们能做的一是用汤剂来吊命,第二就是用针灸来辅助整个手术过程,只是这对针灸者的要求也极高,差了分毫就可能导致失败。京城不是没有针灸高手,但来看过后也不能保证行针的成功。

    常老和另一位老中医讨论后拟了个方子出来,至于行针的人选,则还需要商量待定?;岷蟪@纤较吕镂试荷海骸把就?,让你出手,你能保证多大的成功率?”

    常师兄吃惊地看向他老父亲和袁珊珊,将这样重要的事情拿来问她。

    袁珊珊想了下说:“有七八成的把握吧?!逼涫等绻皇怯芯窳Π锩?,她也不敢作任何保证,但在精神力之下,行针之时任何变化都逃不过她的精神力观察,甚至集中起来可以做到最细微化的程度,只是这话说出来也不可能有人相信,所以她将成功率下调了一些。

    常师兄吃了一惊,这姑娘是无知者无畏还是胆大心细?常老爷子接触了袁珊珊这么长时间,知道这姑娘不是说大话的人,只是这事情不到最后地步,估计没人敢用这姑娘:“约个时间,我跟你师父电话里聊聊?!?br />
    最了解这姑娘的还是她师父,常老要看老周那里怎么说,再决定要不要把这姑娘推出去,如果情况不顺利,很可能会毁了这姑娘。

    袁珊珊了解常老的想法,说了声好,等她给大师兄那边去个电话,约好了时间便可以。

    如果没人向她要求,她会默默旁观,可如果上面敢用她,她会尽自己的全力,如果当真需要这么个人的话,她相信没人能比自己做得更好,这样一位可敬的老人家,她也希望对方能度过病痛的折磨,平安康健。

    常老守电话去了,空下来的袁珊珊去许言森那边。

    不出她所料,她到来之前,许老爷子刚刚醒来,所以这时候病人家属都紧张地站在外面,医生在病房里给病人检查身体,许母和于秋也过来了,袁珊珊依旧没看到许蕴淑的人影,不由暗暗摇头,可怜老爷子的一片爱女之心,不过根子也在他这儿。

    “你来了,那边结束了?”许言森看到袁珊珊很高兴,老爷子终于醒过来了,让他也松了口气。

    “珊珊丫头就是争气?!毙砟缚吹剿咝肆?,拉着她的手关心地问她的情况,袁珊珊也捡了能说的说了一些。

    听到声音,老太太才转身看了几眼,看许言森和他妈的态度就猜到这姑娘是什么人,看得眼神一暗,心里把女儿又怪了一通,难怪老二家的那么生气,长眼睛的都知道会挑什么样的姑娘当儿媳妇,就那张家的姑娘,连她也看不上眼。

    医生出来了,许大伯连忙过去问医生情况,医生如实告诉了家属,老爷子如今半边偏瘫,口角歪斜,说话也不利索,目前老人家的情况再受不得半点刺激,所以希望家属好好配合院方治疗,病房里不要留太多人,免得打扰病人休息。

    一听到这个结果,老太太差点栽坐在地上,捂着脸呜呜地哭起来,老伴是什么样的人,生活了几十年了还能不了解?最接受不了这个结果的就是老头子自己了,能受得了这样病病歪歪地躺在床上,吃喝拉撒都要人侍候?

    “只要病人与家属配合治疗,会有康复的一天,不要给病人太大的心理压力?!币缴蠢咸庾纯?,劝道。

    “多谢医生,我们明白,我们会配合医生做好治疗工作?!毙泶蟛私饫弦拥男郧?,可现在能怎样?对他们来说,人能醒过来就是好事了。

    医生又叮嘱了不少注意事项,这才离开,病房里不能待太多人,许大伯没敢让情绪崩溃的老太太进去,而是自己换了衣裳,独自进去探望老爷子。

    许大伯看清老爷子如今的模样,心里酸涩得厉害,差点眼泪就落了下来,过去抓住老父亲的手,靠近他耳边说:“爸你不用担心,医生说了,只要配合治疗,会很快康复的。爸,二弟正在赶回来的路上,言涛我也给叫回来了,言州和言森都守在外面,所以爸你要好好的?!?br />
    老爷子听得老泪纵横,像是从鬼门关走过了一场,这才发现亏欠了老二许多,要是这一回他没能从鬼门关回来,那和老二连最后一面也不能见到,父子俩有多少年没见过面了,身在疗养院的时候总觉得大家会有回京城的一日。

    “呜呜……”老爷子话也说清楚了,许大伯凑近努力听,听了个大概,这是在问二弟情况。

    “爸你放心,明天一早醒来肯定能见到二弟了,弟妹和言森也在外面,守了爸一天一夜了?!毙泶蟛蒙床继胬弦硬潦米旖橇飨吕吹目谒?,心里又一酸。

    浑浊的眼泪从眼角滚落下来,神情也有些激动,嘴里呜啦呜啦叫着,许大伯忙仔细听,听明白后赶紧安抚老爷子:“爸,我会盯着的,张援朝有错,政府会惩罚他,张援朝没错,政府也不会冤枉了他,这事我和二弟都不会C手?!?br />
    老爷子这才平复下来,看着长子,张了张口,好半天才说了一句,这次吐词清晰多了,许大伯听得清清楚楚。

    “爸……错了,不该听你妹妹的,老大你……也不要听你妹妹的……不要救……”

    许大伯不得不承认,还是当爸的最了解自己的闺女,他妹妹现在连老爷子都顾不得,想方设法地找人去救张援朝出来,可这种事情又岂是儿戏?其实就连他也动不得,多少人盯着,跟黄家牵扯上,许家敢伸手也要搭进去,老爷子也看得非常明白,这种大是大非的关键时候不会含糊的。

    说了一会儿话,将家里的情况都告诉老爷子,除了许蕴淑,好让老爷子安心,没一会儿,老爷子眼睛又闭上了,许大伯又待了会儿,才轻手轻脚地出来。

    老太太想进去守着,却被许大伯拒绝了,因为许大伯提了,老爷子却摇头,直到提到他媳妇于秋,老爷子才没其他反应,老太太又呜呜伤心地哭。

    最后许大伯安排于秋和许言州守着,其他人回去休息,等明天来给他们母子俩换班,大家轮着来,一直守在这儿所有人都要吃不消。

    许母说回去做些吃的送过来,老太太不想走,许大伯一句话却让老太太不得不离开,许大伯说:“妈最好看住蕴淑,暂时不要让她来闹爸?!?br />
    老太太没有话来反驳,亲闺女的性子她比任何人清楚,否则也不会现在连老爷子人醒了,这闺女人还不知在哪里,她只得回去守着。

    许母把儿子和袁珊珊带回了家,她好歹上午回来睡了一觉,儿子却一直到现在没阖眼,当妈的心疼儿子,自家做的饭菜比回学校吃食堂来得好,等吃好了就把两人赶回学校去:“妈去医院里送,你们回学校,妈回来后正好休息,明早去替你们伯母,你们在学校好好上课?!?br />
    “妈你路上小心,我明天下了课过去?!毙硌陨V龅?。

    两人回到学校,袁珊珊催促许言森赶紧去休息,普通人的身体哪里能和异能者相比,要她熬上两日两夜都没问题。

    第二日,刚准备进教室上课的袁珊珊,就被一辆车子接走了,被车子接走算不得多稀奇,让人好奇的是接她人的来历身份。

    常师兄亲自跟车来接人的,常老在与周老爷子通过电话后,便下了决心向医院推荐了由袁珊珊行针,但她的年龄和资历成了最大的争论,最后商议之后先看看袁珊珊的针灸术究竟如何。

    常师兄在车上就跟袁珊珊说明了:“周老爷子说小袁你一手针灸已经超过老爷子当年鼎盛期,不过对你质疑肯定是有的,你要先做好思想准备?!?br />
    常师兄没想到这姑娘这么厉害,周老爷子这人如何他知道,不会因为袁珊珊是他的小徒弟就偏心,拿病人的身体开玩笑,周老的医德向来是他爸看重的,所以常师兄才更吃惊。

    这时候袁珊珊没必要谦虚了,让她上当然要拿出实力来。

    到了医院,就被一堆人围观,幸好袁珊珊脸皮够厚,哦不,心理足够强大,坦然地面对各色目光的打量评估,用实力说话便行。